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这是周铭的套
    有句歌词:我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这句歌词正好暗合了尼古拉维奇和麦塔此时的心情,因为他们是怎么都想不到卡西亚居然会带来这么一条消息,只是这个消息带的他们的只有惊并没有喜。

    “老伙计,今天可并不是愚人节,这个玩笑也一点都不好玩!”尼古拉维奇对卡西亚说。

    卡西亚被尼古拉维奇这凝重的语气吓了一个哆嗦,但他还是说:“总统先生,我并没有在开玩笑,刚才内务部去瑞士银行支取现金,是瑞士银行的工作人员传来的消息,说我们那个账户上并没有钱。”

    “那钱到哪里去了?卡西亚先生,当初你的汇报是你亲手把那张一亿美金的支票交到肖恩手上,也是你亲眼看着肖恩验明支票,并把钱存入到我们账户上的,现在你却告诉我里面一分钱没有,那请你告诉我这一亿美金究竟到哪里去了?你这不是在给我开一个最恶劣的玩笑吗?”

    尼古拉维奇冲着卡西亚愤怒的咆哮道,甚至连口水都要喷到对方脸上了。不过这位北俄总统也不能不愤怒,毕竟那不是一块钱两块钱,而是一亿美金,在这个超级大国最鼎盛的时候这并不算什么,但就现在北俄四处漏风的财政状况而言,这笔钱就非常重要了,否则他也不会做那笔一千四百亿新卢布购买50亿美金的交易了。

    这笔交易一方面是很多高官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而另一方面,也的确是姆林宫非常需要钱来确保财政不至破产。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咆哮,卡西亚感到非常惶恐:“总统先生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的确是亲眼看着支票被验明存进了银行的,而且当时麦塔先生也在场,他是可以为我证明的。”

    卡西亚情急之下拉上了旁边的麦塔,他也不能不这样做,毕竟那可是一亿美金,哪怕他这位总统办公厅主任也是完全负担不起的。

    尼古拉维奇转头看向麦塔,眼神里满是疑惑和询问,但面对尼古拉维奇的询问,麦塔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他打的这个电话正是给那位瑞士银行的大客户经理肖恩的,他想要问的是周铭给自己的那两千万美金有没有到账。

    在麦塔看来,尼古拉维奇和卡西亚的事情并不重要,首先他们作为从白宫到姆林宫的老搭档,尼古拉维奇不可能不了解卡西亚的忠诚。

    好吧就算政治不相信人心,但至少卡西亚要真的在这一亿美金上动了手脚,就肯定要离开北俄申请政治.避难去了,这还回来一本正经的汇报,那他不是脑子被门挤了,就是脑子被门给挤了呀!

    尼古拉维奇和卡西亚也都是很懂的,因此他们都并没有催促什么,而是等着他打完这个电话。

    不过也并不需要等他打完了,当他们看到麦塔的脸色不对了以后,就立即明白了结果:这位美国金融战大师,也同样被坑了,他的两千万美金也并没有到账。

    只是让人很费解的是,这一亿两千万美金明明是他们看着肖恩收走核对的,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还是这个肖恩有问题?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呀,因为且不说肖恩作为瑞士银行的大客户经理,本身具有极高的职业操守,关键这个肖恩是他们带过去的,要有问题也应该是帮他们的才对呀!

    “我的上帝,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中国周铭会什么东方魔法,把这一亿两千万美金全变消失了吗?”卡西亚喃喃说。

    尼古拉维奇并没有说话,但他一脸费解的表情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麦塔则立即皱起了眉头:“如果周铭只是给我们变了一个魔术,把这一亿两千万美金变走了倒还好,我担心的是他还有别的魔术并没有结束。”

    尼古拉维奇和卡西亚在听到这话以后心头一惊,可他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办公室的大门就再一次被敲开,卡西亚的助手走了进来,并给他带来了一份报纸,卡西亚看到报纸的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然后甚至都来不及问那助手什么,就直接把报纸递给了尼古拉维奇,因为上面的头版头条正是他们和周铭签署的那份协议。

    卖国协议!

    这就是这条新闻的主打标题,这条新闻先是说出了中央政府花23亿新卢布在一个中国人手里购买一亿美金的协议,然后在文中怒斥姆林宫这是卖国行为,因为按照目前新卢布的汇率,23亿新卢布至少应该兑换到六七亿美金,可他就只收一亿美金,这样的交易除了卖国根本让人想不到其他词汇。

    在文章的最后,报纸甚至都把协议文本的照片都贴出来了,包括骑缝处卡西亚的签字,不容抵赖。

    尼古拉维奇瘫坐在了沙发上,一脸的失魂落魄,再也没办法维持他一直以来伪装的西方贵族那种绅士表情,因为他能料想得到,当这份报纸发行以后可能的影响。

    全国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人民会一致的声讨,如果有政治团体稍微组织一下的话,还会很多的暴.乱和游行,再来就是才过去不久的议会大厦重演,原本就反对自己的人会支持人民把自己赶下台,失去权力又卖了国的自己会不会被愤怒的人民淹没,那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不过比起尼古拉维奇的失魂落魄,旁边的卡西亚则是心惊肉跳,甚至浑身都在止不住的发抖,可想而知他现在心里有多么害怕。原因很简单,这份协议是他亲手签署的,他是直接责任人,他的总统为了自己的权位心狠一点可以直接把他卖出去,说是他擅作主张签署的,和姆林宫以及总统本人都没有任何关系,到时候受千夫所指的就是他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到害怕呢?

    尽管卡西亚只是总统办公厅主任,和尼古拉维奇的最高领导人地位差了一段距离,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地位了。

    毫不夸张的说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论是他在克里斯科以黑海岸边的几套庄园别墅,还是他在瑞士银行的巨额存款,以及小他二十岁的妻子,和亲戚朋友对他的崇拜和支持,都是以这个权位为基础的。

    由于他拥有普通人几辈子都无法拼搏到的东西,所以他才更害怕失去。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当初在红场大楼里签订这份协议的时候,当周铭调侃的提到要召开大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卡西亚的脸色才会突然一下变得非常尴尬,就是他很清楚,这个协议根本是不能见光的。

    当然这个协议能不能见光其实并不重要,毕竟大家在双方获利的基础上,谁也不会傻到去把这份协议公开。

    但那是当初,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可现在由于尼古拉维奇这边并不履行协议,周铭那边就只能采取反制手段了,这是在尼古拉维奇意料之中的,可那个结果至少他也该为国家财政争取到这一亿美金才是,然而现在不仅该躺在瑞士银行的美金很神气的失踪了,协议还这么快就曝光,他这就是进了周铭的套了。

    “总统先生,我们一定要尽快展开行动,这份报纸一定要追查到底,还有泄露协议的那些中国人,一个都不能放跑!”卡西亚对尼古拉维奇说。

    卡西亚的话提醒了尼古拉维奇,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马上直起身子对卡西亚说:“老伙计你马上去联系克格勃,一定要把这些该死的混蛋都抓起来,我一定要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然后塞到他们的屁股里面去!”

    听到克格勃的名字,卡西亚知道总统先生这是要下狠手了,于是他马上站起身说:“请总统先生放心,我马上去做。”

    卡西亚说着就要走出办公室,可他的步子还没有迈开就被麦塔给拉住了,卡西亚很疑惑的看着麦塔,但麦塔却并不理他而是对尼古拉维奇说:“总统先生不要着急,你们先看清楚报纸上的日期再说。”

    尼古拉维奇原本要斥责麦塔的,可在听到他这句话以后却猛的震住了,他马上抓起报纸翻看日期,他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尼古拉维奇的表现卡西亚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他伸头过去看到报纸上面的日期以后,他也长舒了一口气,因为那上面的日期是9月1日,并不是今天而是明天。

    “周铭先生这个时间太精妙了,不前不后刚刚好。”

    麦塔语气感慨的说,他一眼就看出了周铭安排这个时间的用意,无非就是一个警告,并不是真的打算双方撕破脸,同时由于日期刚好是明天,他和尼古拉维奇就算想做什么准备也来不及。

    “麦塔先生,现在可并不是感慨对手的时候。”卡西亚提醒麦塔说。

    “我明白[熱,門.小説. 网],”麦塔说,“尼古拉维奇先生,既然我们都已经输给周铭先生了,我认为我们还是老老实实主动联系他再商量商量的好,你认为呢?”

    “那当然,毕竟按照协议,这笔交易本来就是应该要完成的嘛,我作为北俄总统,总不能食言。”尼古拉维奇说。

    ...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