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总统先生你要负责
    中午时分,一个特殊的车队从姆林宫侧门开出,前面是一辆墨绿色的吉普车开路,后面跟着一辆黑色轿车,中间是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最后则是一辆轿车和一辆大巴车。√∟頂點小說,

    之所以说他特殊,就是因为如果把中间的礼宾车换成一辆防弹轿车的话,这个车队就是一个标准的总统出行车队,不过事实上就算中间是一辆礼宾车,这依然是总统出行车队,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和麦塔都在车上。

    原因很简单,就是麦塔的这辆车足够宽敞,而且作为一位美国金融战专家,他的车子也具有防弹功能,当然他们也需要在车上再多说些话的。

    车队没有闪烁任何警笛,安静的穿过格勒大街直接到了东郊伊尔别多夫的别墅里,周铭和伊尔别多夫在门口迎接,尼古拉维奇和麦塔走下车,才只来得及打个招呼,周铭就热情的对他们说:“总统先生还有麦塔先生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现在我们正在这里准备烤肉,只要两位不嫌弃我们这些人手艺生疏,就可以过来一起吃。”

    面对周铭邀请,尼古拉维奇和麦塔别无选择,只能先跟着周铭过去了。

    在别墅的后院草地上,几个支架已经被搭了起来,旁边竖着一个巨大的遮阳伞,下面摆放着桌椅,杜鹏苏涵和李成童刚以及科尔霍多他们此刻都围在烤肉架旁边,自己亲手做着烧烤。

    见周铭带着尼古拉维奇和麦塔走过来,李成微笑着打招呼说:“总统先生麦塔先生你们来啦,我刚烤好几串羊肉,两位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尝尝,给我个评价。”

    “其实李董的烤肉功力很强的,所以我经常笑话他在过去肯定是路边烤羊肉串的,在家里也肯定是大厨级别。”周铭笑着向他们推荐,其实很多有钱人并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相反越是有钱人,他们的各种生活技能都是高分,毕竟他们接触的人各种各样,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因为在商界,大家面对面坐在会议室里谈判,都是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的形式,也是电视剧和电影的误导,实际在很多时候,高尔夫球场或者是什么酒会上的交际才是关键,公司老总见面就直接进会议室交换文件展开商谈,是最初级也是效率最低的方式。

    就连最普通的业务员都知道请客户去按摩洗脚蒸桑拿,更别说这些富豪了,他们的方式就更多了。

    哪怕就是后世遭人诟病的某海盛筵也是如此,之所以会有那么多富豪受邀参加,不是因为里面有多少美女,事实上那些能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也不会在乎那些绿茶妹,随便甩几百万出去,难道不会有很水灵的妹子把自己洗好了打包送去他们的床上吗?

    对他们来说,这种盛筵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之间的交际,拓展自己的圈子人脉,因为这些就是他们富贵的资本。

    而在这些场合,不论是在聚会上的写字绘画,亦或是在户外的烧烤打球,有时候都是一种表现手段。而李成作为港城的后起之秀,也是未来的世界华人首富,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他的观念里,他这些手艺可以派不上用场,但需要的时候他绝对不能不会。

    正是这个原因,他才会烤肉,只是他会烤肉这一点并不会在媒体面前展示,就算展示了也会被理解为是作秀,就一直不为人所知了。

    别墅女仆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周铭接过来递到尼古拉维奇和麦塔面前,他们尝了都对李成的烤肉手艺赞不绝口。

    这个称赞带着三分恭维三分敷衍,当然也还有三分确实好吃,毕竟以李成的身份,找个烧烤大师学习方法并不是什么难事。

    周铭带着尼古拉维奇和麦塔坐到了一个遮阳伞下,杜鹏苏涵他们也跟着过来,李成也放下了手中的烤肉,交给旁边的专职厨师,让女仆端着已经做好的烧烤一起过来了。

    大家一起围坐在桌子前,周铭对尼古拉维奇说:“我知道北俄这边喜欢喝伏特加,不过我们待会还要谈事情,就不喝烈酒了,随便喝点啤酒好了。”

    尼古拉维奇笑着说:“其实喝什么并不重要,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好了。”

    说话间别墅雇佣的女仆已经倒好了啤酒,并上来给每个人一杯,所有人首先共同举杯。

    随着第一杯啤酒下肚,周铭先说话道:“总统先生今天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之前我听说您运来银行的并不是新卢布而是旧卢布,西伯利亚那边原本计划给我的油田也已经给了另外的公司。我想找总统先生您了解情况,您却一直在忙,这可把我还有我的合作伙伴都急坏了。”

    周铭这话让尼古拉维奇和麦塔都感觉有些意外,因为他们进来见周铭邀请他们吃烤肉,是要先客套一番,等他们先开口的,却没想现在才第一杯酒喝完,周铭就直入主题了。

    面对周铭的质问,尼古拉维奇不尴不尬的笑笑说:“这个情况我也是才刚知道,我们北俄政府是非常有诚信的,既然已经签署了协议,那么交易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完成的,我相信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听着尼古拉维奇的解释,周铭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只是误会吗?我还以为是北俄政府里有谁故意出现了工作上的失误,总统先生要彻查到底,严惩那些敢在里面做手脚的人呢!”

    周铭这句话让尼古拉维奇直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因为事情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有数,周铭现在再这么说,显然就是故意要他给个交代了。

    很多时候话并不要一字一句明白说出来的,用这种不经意的方式反而让人难以招架。

    当然尼古拉维奇也可以选择不给交代,但[熱,門.小説. 网]那样一来有些窗户纸就要被捅破了,这是并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因此尼古拉维奇就只能咽下这口气说:“周铭先生所言极是,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毕竟我和周铭先生的交易是非常重要的,那些敢在这里伸手的贪官,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周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有总统先生的这个保证我就放心了,因为要是姆林宫里的情况真那么差,我还就不敢再交易了。”

    尼古拉维奇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因为周铭这番话听在他耳朵里,并不是什么庆幸,而是一巴掌一巴掌扇向他的耳光。只是当他听到了周铭接下来的话,他会宁愿让周铭真的伸手扇他几耳光才痛快了。

    “不过这也并没什么,毕竟哪里不会出错呢?只是总统先生,现在既然错误已经出来了,那我们总该有点补救措施吧?”

    尼古拉维奇心头一凛,非常警惕的问:“周铭先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总统先生,不管之前的错误是怎么发生的,因为他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要再去计较了,但是运到了银行那么多的旧卢布,总得想个办法处理一下吧,毕竟这是总统先生您亲自签署的废除命令。”周铭说。

    尼古拉维奇忽然听到了一声割肉声,他也明白了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算盘,他就是想要把他通过切尔夫市场收集来的那些旧卢布全部找渠道处理掉。而最气人的就是他明知道周铭心里打着的算盘,看到了周铭给自己挖的坑,却仍然只有往下跳这一个选择。

    “这请周铭先生放心,既然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那么我们自然是要对这笔旧卢布负责的,周铭先生可以把这些旧卢布都按照我当初规定的兑换比例全部兑换成新卢布。”尼古拉维奇说。

    周铭又问:“那么是多少旧卢布都能兑换吗?”

    “是的,因为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我们必须承担这个责任,可以把我们错运的旧卢布全部进行兑换。”尼古拉维奇咬着牙说。

    “总统先生果然大气,这就是大国风范,让我等小邦平民敬佩不已呀!”

    周铭笑着说,但他的这个笑容在尼古拉维奇看来就是恶魔的笑容,因为尼古拉维奇就算再蠢也能明白,周铭将来会拿来兑换的旧卢布肯定不会只有自己运过去的那一点点,天知道会有多少!

    这叫怎么回事嘛!明明自己是设计好要狠狠坑这个中国人一把的,可现在到头来为何自己反而还成了帮他处理旧卢布的恩人了呢?

    这个结果让尼古拉维奇绝对是要抓狂了,不过他最后还是稳定了下来,问周铭道:“周铭先生,我这边的确有很多地方失误,但我听说周铭先生的资金也并没有到我们的账户上,这又作何解释呢?”

    周铭面对这个问题惊疑了一声:“这不对吧?我可是当着麦塔先生和卡西亚主任的面把支票交给的瑞士银行大客户经理,也是那位肖恩经理当场检验过的,现在怎么可能会没到账呢?”

    麦塔这一次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周铭先生,钱确实没有到,不仅是尼古拉维奇先生那边的一亿美金没有到账,我这边的两千万美金也并没有到账。”

    “原来是这样呀。”周铭笑了,那个笑容直让麦塔和尼古拉维奇两个人心底发毛。(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