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来自西伯利亚的警告(中)
    “周铭先生,很抱歉今天的事情是我料想的不够周到,我也一直很气愤尤金斯在西伯利亚的嚣张跋扈,不过周铭先生您实在不该最后还那样挑衅尤金斯的。◎,”

    在礼宾车上,多默尔对周铭说,因为之前那个飞机头在转述完尤金斯的警告以后就离开了,其实就从他安排卡车只撞开在最前面轿车的行为就能猜出他只是警告而已,不过在听到周铭最后一句挑衅以后,飞机头开枪在地面留下了一排弹孔以示愤怒。

    也正是源于这个插曲,在回到车上以后多默尔才会对周铭这么说。

    “多默尔先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尤金斯在西伯利亚这里真的这么可怕吗?”杜鹏好奇的问道,这也是周铭想知道的答案。

    面对杜鹏的疑问,多默尔叹了口气说:“这真是我们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耻辱呀!”

    跟着一起过来的张辉领事对杜鹏解释道:“北俄和国内的情况并不一样,这边过去就属于一个松散的联邦制度,每个加盟州或者共和国都有自己相对独立的体制,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并没那么强,尤其是在原苏联陷入经济衰退以后,地方上兴起很多民间团体。”

    “这些民间团体起初就是一些穷人自发组建的互助团体,但随着政府部门的纵容,这些团体就会逐渐壮大,发展成为渗透进全社会的大型团体,就连中央政府都颇为头痛,弗拉基米尔家族就是整个西伯利亚几个加盟州势力最大的民间团体,就连州长在遇到一些棘手案件的时候还要求助他们的帮忙。”张辉说。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在过来西伯利亚之前,他就了解过这边的情况,所以周铭知道张辉还是在多默尔面前,有些话不好说的太过才这么说的。

    其实张辉口中这些所谓的民间团体就是黑帮,而北俄黑帮的强大周铭也有所耳闻,周铭记得自己前世曾看过一篇关于北俄黑帮的新闻,说是某位北俄官员被恐怖分子抓为人质,北俄政府在多次谈判未果的情况下,都要求助于黑帮才能救回官员,北俄黑帮的能量由此可见一斑了。

    现在或许北俄黑帮或许还没有到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的。

    尤金斯被称为是西伯利亚的主人,可不仅是因为他手里掌握着西伯利亚银行和石油公司,更重要的就是他手底下掌握的这些黑帮。

    资本和黑帮结合在一起其实是世界各地的普遍现象,毕竟在很多时候资本总需要借助民间力量的,因此在所有资本强国,都有黑帮的存在,否则就不会有教父的称呼了,只是这在北俄这边尤为突出罢了。

    “张领事你说的我都理解,可我们来西伯利亚的目的和尤金斯就是相违背的,而且我们也不能背叛我们的朋友多默尔先生不是吗?”周铭说。

    周铭的话让张辉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多默尔一眼,多默尔马上感动的说:“周铭先生真是我们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好朋友!”

    周铭呵呵笑着和多默尔敷衍了几句,然后多默尔的车送他们来到了一座豪华庄园。

    这是在周铭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是因为由于现在尤金斯才是弗拉基米尔家族的领导者,反对尤金斯的多默尔在家族里是被边缘化的对象,尽管还拿着家族不少产业,但也就那样了,要不也不会这么坚定抱着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这两个外来者的大腿了,这样的人都能有这么好的别墅?

    而意料之中则是西伯利亚果然地广人稀,是后世的别墅之国,哪怕多默尔再怎么被边缘化,但至少一个庄园别墅还是轻轻松松的。

    周铭他们被安顿在了别墅,下午就跟着张辉去到了州政府,这是必要的程序,因为不管北俄的所有制再怎么变化,但土地和资源始终是国家所有的,这边在联邦制下,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一套体系,所以他们尽管拿到了姆林宫的授权,却仍然要得到地方的支持才行。

    可能是出于对新北俄联邦的忠诚,周铭他们在州政府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是州长亲自来迎接周铭,并做出支持表态的。

    “周铭先生,还是你们有办法,我来到西伯利亚州那么长时间,都只见到过两次州长,不管是油田的开发还是石油公司的股份问题,都是拖着解决不了的,你们才刚到这里州长就亲自接见你们了!”

    走出州政府大楼,谢尔盖夫斯基就很感慨的对周铭说,似乎对这一次有了很足的信心。

    “谢尔盖夫斯基过誉了,这都是托了张领事的福,不过见到了州长只是开始,后面具体事情的操作还得我们自己来完成。”

    周铭对谢尔盖夫斯基说,周铭这么说一方面确实是领事张辉打着国家的名义,再加上姆林宫那边的文件,州政府这边总要配合一下的,而另一方面,就是周铭暗暗有一种感觉,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州政府大楼门口,州政府副秘书长已经等在了这里,根据州长的安排,将会由他带着周铭他们去秋明油田区。

    秋明油田区是一块非常大面积的超级油田,之所以叫秋明油田区,是因为这里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油田,而是由很多油田组合在一起的总称,如果把每个单一油田看做是一个市的话,那么这个秋明油田区就是一个省了,其中有一块名叫南罗斯的油田,就是在这次的卢布交易中卖给周铭的油田。

    “这块南罗斯油田是一块新开发的油田,而且根据秋明油田整体的侏罗纪裂缝储藏,储存埋深在3000米,整体的油料品质会很好,几个阶段的勘探结果估计总产量至少能够达到两千多万吨。”

    在车上,那位州政府副秘书长侃侃而谈的给周铭解释着这块油田的价值,好让周铭对油田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周铭尽管不是学地质的,但之前也对油田有一定了解,知道这块油田相比其他动辄上亿吨甚至是一百亿吨的大油田,并不算什么,甚至三千多米也加大了开采难度,不过如果真是那种超级油田,姆林宫里那位总统先生就是智商再低再**,也不会拿出来抵资了。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幢大楼前,副秘书长告诉周铭这是油田资料的保管室,所有关于油田的资料档案都被保存在这里。

    原本周铭他们来这里,是要对油田手续进行移交的,至于去油田看情况,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毕竟油田是非常偏僻的地方。

    可让谁也没想到的,当他们到了这里,居然在门口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尤金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多默尔惊讶的问。

    尤金斯看了多默尔一眼说:“我的表哥都要在这里卖国了,我难道不应该来看看吗?你真是个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叛徒!”

    面对尤金斯的指责,多默尔当场就谩骂起来:“你说谎!我只是带周铭先生他们过来办手续,尤金斯我看你才是家族的叛徒!”

    尤金斯却并不理会多默尔,他又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知道南罗斯油田是总统先生批给你的,不过我劝你还是自己放弃这块油田会比较好。”

    “这是为何?还请尤金斯先生能给我一个理由。”周铭说。

    “难道路上秘书长先生没给周铭先生介绍吗?这块油田埋藏深储量少,开采难度极大,这些都可以是周铭先生你放弃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块油田是美国人更有意向的,这些都可以是理由。”

    尤金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知道中国人是礼尚往来的,我也不会让周铭先生难做,只要周铭放弃油田,我可以保证周铭先生在西伯利亚的货物运输畅通无阻,不知周铭先生怎么想呢?”

    周铭点头说:“尤金斯先生的提议的确很让人心动,不过我这个人很贪心,我不仅希望我的货物能在西伯利亚这边运输顺畅,我同样也想接手这块南罗斯油田。”

    尤金斯笑了:“那我劝周铭先生还是不要这么贪心的好,因为如果大家好好谈能各退一步的话,我们还可以是好朋友,以后我也会很欢迎周铭先生随时来西伯利亚做客,我们在其他很多领域,也还是有合作机会的,我可以给周铭先生招待这边最漂亮的处女。”

    尤金斯说着一转话锋又说:“但要是周铭这么固执的话,那就很差劲了,搞不好不仅一无所有,甚至还会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我们西伯利亚这边的冬天可是很漫长,也是很残酷的,听说周铭先生在来的路上,就险些出了车祸,周铭先生还是好好想一想吧,这个答案可是关乎很多的。”

    周铭也笑了:“我非常感谢尤金斯先生对我的提醒,但我这个人的确很固执。”

    尤金斯惋惜的叹了口气:“我都已经说的这么[熱,門.小説. 网]明白了周铭先生你还这样,那真是太可惜了,周铭先生好自为之了。”

    尤金斯说完就走出了大门,而随着尤金斯的离开,突然一声凄厉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