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来自西伯利亚的警告(下)
    这突如其来的警铃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可随即大家就都感觉到了奇怪,因为除了刺耳的警铃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可能的危险,既没有像后世巴格达一样到处的爆炸声,也没有感觉地震的摇晃样子,并且就算真是地震也来不及拉警铃了吧。》頂點小說,

    如果今天不是四月一号,那周铭真要怀疑这是哪个无聊的孩子搞出来的恶作剧了。

    不过正在大家疑惑间,几个工作人员急急跑过来,边跑边喊道:“秘书长不好了,档案室失火,关于南罗斯油田的文件全部被烧掉啦!”

    听到这声喊,多默尔伊尔别多夫和领事张辉都一下变了脸色,周铭也在听了卡列琳娜的翻译以后凝重了脸色。

    那位副秘书长上去质问怎么会起火了,工作人员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档案室里突然就起火了,他们第一时间赶去救火,但也晚了,关于南罗斯油田的文件全被烧掉了。

    听完工作人员的汇报,那位副秘书长很遗憾的对周铭说:“看来很抱歉了周铭先生,由于发生了这样谁也不想见到的事情,今天文件的交接没办法进行了,不过没关系,这些文件我们都有备份,只能请周铭先生耐心的等一段时间,我们整理好了一定第一时间联系周铭先生。”

    周铭叹口气说:“也只能这样,那麻烦秘书长先生了。”

    那位副秘书长摇头说不要紧,挥手让工作人员去关了警铃,顺便去查看损失情况。

    这时杜鹏小声问周铭:“这不对吧,起火也起的太邪门了。”

    周铭点头说当然,他怎么会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呢?且不说尤金斯前脚才走,后脚档案室就起火了,烧的不是别的,就单单只有关于南罗斯油田的文件,想说不是故意的都没办法洗。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火警警铃应该是发现了起火就立即拉响的,而警铃拉响以后那工作人员马上跑了出来向副秘书长汇报情况,这么短的时间只够传递消息的,可他却已经完成了清点工作,汇报说只烧掉了关于南罗斯油田的文件,这怎么能不可疑呢?

    毫无疑问,这场失火肯定是尤金斯安排好的情节,目的就是继续威胁自己,不让自己的顺利的拿到油田。

    张辉想到这里苦笑着对周铭说:“周铭先生,看来这油田并不好拿呀!”

    “张领事,就是不好拿的东西拿到手才是挑战,要是什么东西都那么容易拿到手,哪里还有什么传奇可言呢?”

    周铭对张辉说,让张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他们也没必要再说什么,既然文件已经没有了,他们再在这里也失去了意义,他们转身离开这里,但他们走到门口,却看到了另一幕让人震惊的事情。

    一辆重型卡车在街道上呼啸开来,狠狠撞向了路边的一辆轿车,轰的一声就把轿车撞得稀烂。

    周铭他们目瞪口呆,因为这辆重型卡车他们在上午还见到过,就是这辆车给自己带来了尤金斯的威胁警告,而现在他撞掉的,正是多默尔安排的第二辆车。

    小轿车被卡车撞在墙上,在卡车强大的冲击力下直接被挤压成了碎片,仿佛那车子并不是钢铁而是纸张一般。

    可还没等他们从这场惊人的车祸中回神过来,又有几辆面包车开了过来,下来二十多个拿着大铁锤的年轻人,他们下车以后直奔周铭他们那辆礼宾车过去,二话不说论起铁锤就狠狠砸向礼宾车。

    砰!有人一铁锤砸碎了车窗,碎了一地玻璃;咚!有人一铁锤砸在车门上,顿时凹陷进去一块。

    在这一连串噼里啪啦额敲打声中,又是那个飞机头走下了卡车,他来到周铭面前笑着对周铭说:“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周铭先生,我又撞到你的车了,希望没有把的尿给吓出来。”

    飞机头很嚣张的狂笑说,然后缓了口气又说:“当然我这次还是想告诉你,尤金斯先生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在第一场雪落下之前离开西伯利亚,大家就还是相安无事的好朋友,否则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想周铭先生您的身板,应该不会比这些汽车更坚硬吧?”

    如果说之前档案室失火还只是猜测是尤金斯在威胁的话,那么现在飞机头这一番话,就已经是坐实了这番猜测。

    周铭看了一眼已经被卡车挤压成一块铁饼的车子,以及那已经被砸到稀烂的礼宾车,对飞机头说:“非常感谢尤金斯先生能专程遣你来告诉我们这一切,他对朋友的良苦用心让人感动。”

    周铭的话说到这里猛的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我也还是那句话,我认为尤金斯先生真的有必要去看一下精神科的医生了,否则常年活在妄想世界里,真会抑郁的。”

    再看那边飞机头,他在听到周铭这话以后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这是被人戏耍了。

    飞机头怒喊一声,端着自己那把ak来到那辆礼宾车前,对着礼宾车身就是一串扫射,随着如爆一般的枪响,已经破烂不堪的礼宾车上顿时又出现了一堆弹孔。

    做完这一切,飞机头满意的看着车子,回头又狠狠对着周铭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这才带着人离开。

    当飞机头离开,那位一起来的副秘书长才姗姗来迟的走出来,看着周铭他们被打到稀烂的礼宾车,他当场就像周铭和张辉做出了保证:“请中国的朋友放心,我一定会责令相关部门尽快抓获嫌疑人,将他们绳之以法!”

    对于这位副秘书长的保证,周铭他们都表示非常怀疑,不仅是西伯利亚这边的黑帮竟如此猖狂,更重要的是今天这些离奇的事情,让人不能不小心一点。

    最后[熱,門.小説. 网]周铭他们是被州政府派来的车子接回去的,回到多默尔的别墅里,他们也没心情再去做别的了,只能一起坐在客厅里商量事情,杜鹏很是担忧的对周铭说:“周铭,看来姆林宫里那位总统先生他在把西伯利亚油田丢给我们之前,本身就没安什么好心。”

    “石油就是埋在地下的金子,按照标准来说,南罗斯这块油田并不算太差,少说也能开采几年,但他就因为一笔12亿新卢布的交易把油田抵押给我们了,尽管这里面还有其他因素,但在这位尼古拉维奇先生想来,他不管怎样都不会吃亏吧。”

    周铭这么说,他想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无论他有没有真做这个打算,我们总是要来的。”

    “周铭先生的确想的周到,但现在的情况可不是当时的情况了,”张辉这时突然说话了,“刚才在回来的时候,尤金斯派人送来了一个装着子弹头的信封,再联系今天的失火和后来的砸车,这威胁的意味太明显了,现在西伯利亚的形势可谓是坏到了极点,我的建议是咱们回去多想想。”

    伊尔别多夫瞪着眼睛说:“张领事,您这么说是要打退堂鼓,放弃西伯利亚的油田了吗?”

    “并不是这样伊尔别多夫先生,我只是认为我们没有必要为别人来出头和尤金斯较这个劲。”张辉说,“我在克里斯科的时候曾听过这位尤金斯先生的一些事情,他曾经因为一些并不重要的事情,把一家人砍死在街头,手段极其残忍,场面非常血腥。”

    “而且,”张辉看了多默尔一眼接着说,“西伯利亚这边的事情我想多默尔先生会比我更清楚。”

    多默尔知道自己不可能躲得过去,便叹了口气说:“寄子弹是我们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警告,如果不听从家族的指示安排,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冰冷子弹的审判。”

    尽管早就听说过了这个规矩,但当现在多默尔解释以后,还是让伊尔别多夫倒吸了一口冷气:“尤金斯这个家伙,他真的敢做吗?”

    “这就是我建议离开这里的原因所在。”张辉说。

    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周铭突然笑了,他问杜鹏:“看来尤金斯这个家伙是要动真格的了,你怎么看?”

    杜鹏的脸上也挂着笑容:“这威胁的子弹都已经打出来了,还能怎么看,当然就是拿眼睛看了,而且从小到大我爷爷也总是教导我,作为男人一定要坚强,绝对不要随意向任何恶势力妥协。”

    “这么说杜大少也不打算离开西伯利亚了吗?”周铭语气带着故意问。

    杜鹏两手一摊说:“这还用说吗?我爷爷要是知道我有朝一日背对着敌人逃跑,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爷爷都会打断我腿的。”

    周铭随后对张辉说:“张领事这恐怕很不好意思了,我们这两个年轻人的自尊和好胜心都非常重,只怕我们不会听你的话离开了。”

    刚才看周铭和杜鹏的一唱一和,张辉就已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他无奈的摇摇头说:“既然这样,我也就留在这里吧,毕竟我还要完成杜主席交给我的任务。”

    “那就麻烦张领事了,”周铭最后说,“不过请张领事放心,西伯利亚的学就快下了。”

    周铭这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这就是尤金斯威胁他们的话,却没想周铭这时先说出来了,没人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