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拦路打劫
    一辆中巴车在几辆小轿车的拥护下在西伯利亚公路上匀速行驶着,周铭和杜鹏就坐在车里,杜鹏看着窗外荒凉的西伯利亚平原,紧了紧身上穿着的秋衣,很感慨的对周铭说:“如果不是确定日历上的日期没错,我都要怀疑现在究竟是不是九月了!”

    周铭笑了一下,他能明白杜鹏的感慨,因为九月这时候要在国内,不管哪里都还是一副秋高气爽的样子,但在西伯利亚这边却已经都凉下来了,尽管由于纬度的原因这边并没有满地的落叶,但从街上人们换上的衣服以及州政府确定的供暖日期,都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西伯利亚的冬天已经是要来的了。≧頂點小說,

    “看来西伯利亚的气候是让杜鹏先生很满意的,如果杜鹏先生有兴趣的话欢迎常来,不过现在好像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呀!”多默尔对杜鹏说。

    多默尔的话语是带有一些焦急的,算算时间,今天已经是9月中旬,周铭他们到西伯利亚已经一个多礼拜了,原本按照他们最开始的计划,现在他们不说要把尤金斯怎么样,至少也要拿到南罗斯油田的相关文件的。但是由于刚来那天档案室的一场失火,直接烧掉了油田的相关档案,后来这个事情就被搁置了下来。

    其实这也并不让人意外,要知道张辉作为派驻北俄的领事,他是和周铭一起过来的,连袭击一国领事车子的事情,最后都不了了之,那么只是烧掉了一点特定的档案,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更别说失火的时候谁也没在档案室里,天知道是不是真的烧掉了什么。

    周铭他们在州府一等就是好几天的时间,相关文件却始终没有被整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文件本身还是其他原因。

    不过周铭对此似乎并不在意,除了一边在催促州政府那边加快整理速度以外,就是让多默尔领着自己在西伯利亚市附近旅游。多默尔尽管也很操心南罗斯油田和如何对付尤金斯的事情,不过他也明白这个事情并不是急就能解决的,再说周铭这么大老远的过来他作为地主也有必要带着四处走走看看。

    但西伯利亚作为全年只有五个月左右不下雪的地方,由于条件非常恶劣,相比这里的商业价值,在旅游方面并没有太多值得游览的地方,尤其现在还没有入冬,连这里最盛名的雪景都看不到,就更没意思了,因此很快多默尔就带着周铭在周边看了一圈。

    这些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今天周铭却突然给多默尔提出想去油田看看却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他完全不明白周铭究竟要干什么。

    ‘周铭先生,一般油田为了避免意外都远离城市,周围也因为一些原因会非常荒凉,距离州府也很远,周铭先生要想去其他地方看看还有更多选择,没必要去油田呀!并且周铭先生真那么像看油田的话,先等文件签好了以后再去也不迟,我认为完全没必要急在这一时的。’

    这是当时多默尔对周铭说的话,不过说归说,最后多默尔还是带着周铭朝油田出发了。

    当初接周铭的那辆凯迪拉克已经被飞机头砸了个稀烂,这一次多默尔就只安排一辆中巴车了。

    对于多默尔刚才的话,周铭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杜鹏真的当成来旅游的了。

    就现在来说,多默尔要比周铭和杜鹏紧张多了,没有别的原因,过去尽管他和尤金斯有矛盾,但有所动作都还是在暗处的,现在随着周铭他们过来,他和尤金斯的争端一下子完全暴露了出来,如果这一次不能从尤金斯手里扒点东西出来,他简直不敢想以后的事情。

    一边在心里权衡着多默尔的想法,周铭对他说:“多默尔先生多虑了,我这边只是想提前了解一下这边油田的情况,毕竟我们这些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会好奇也是理所应当的。”

    多默尔听周铭这么说也是真无语了,他看着周铭微笑的表情,真想敲开周铭的脑袋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你忘了尤金斯也威胁过你,如果在下第一场雪之前不离开,他就要动手对付你了吗?还是你这么自信他是在和你开玩笑,试探他是不是真的有这个决心?可这是完全没必要吧?

    正当多默尔这么想着的时候,旁边几辆车子猛的呼啸而过,多默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让他马上愣住了,因为那几辆车让他感到非常眼熟,可是最后他并不敢确认还祈祷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多默尔的祈祷最终没有发挥作用,他们的车子没开几分钟,就停了下来,因为前面几辆车子横在路中间完全堵住了路。

    该死还真是这些人!

    多默尔在心里暗骂一声,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个飞机头大摇大摆的从那边走了过来。

    这个飞机头就是尤金斯手底下最大的黑帮头目之一,是他两次驾驶重型卡车撞烂了自己车子,并且还把自己那辆凯迪拉克礼宾车给砸成破烂,没想到现在自己跑去油田他都能跑来拦在自己的前面。

    不难想象,这肯定是自己在出城前有人给尤金斯通风报信了,然后他才会派这个飞机头开车出来拦自己。而自己这边出于安全考虑,车速并不快,所以能被他追上并在这里拦住就并不奇怪了。

    “多默尔先生还真是很有钱嘛,这才几天居然又换了新车,这就是剥削者的嘴脸吗?那你说我今天要是再把你这几辆车给砸了,你们是不是该靠着自己的两条腿走回去呢?”

    飞机头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他还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棒狠砸了一下车子,多默尔那些保镖认识这个飞机头,因此对他这个挑衅的举动并不敢动。

    “多默尔先生,既然他是来找我们的,那我认为我们还是先下车的好。”

    周铭突然的声音吓了多默尔一跳,当他回头再看周铭的时候,周铭已经带着人走下了车,他没办法也只好咬咬牙一起走下去了。

    “这位飞机头先生好久不见,真没想到我跑到这么荒凉的地方都能看到你,也真是不容易了。”周铭吓了车向飞机头打招呼。

    飞机头抬头看了周铭一眼,不屑的笑了:“原来周铭先生也在车上吗?我倒是听说了周铭先生最近在西伯利亚附近旅游的事,可是你突然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不知道是有什么打算呢?”

    “尤金斯先生这么关心我也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周铭说,“不过我很好奇,难道这条路是尤金斯先生私人所有,我并不能走吗?”

    飞机头摇头说:“当然不是,只是尤金斯先生有几句话托我转告周铭先生,西伯利亚这边可不像其他地方,能选的路并不多,周铭先生不论做出任何选择,还都要慎重才好,否则选错了路,就谁也帮不了你了。”

    “还有一点,尤金斯先生还让我提醒周铭先生你,最近气象局发布了最新的天气预报,今年的西伯利亚要比往年更冷,下雪更[熱,門.小説. 网]早。”飞机头说到这里故意顿一下才接着说,“我想周铭先生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周铭点点头,不仅是他,旁边包括杜鹏苏涵张辉和多默尔也都明白,因为这是从他们第一见到飞机头以来,他就一直在威胁的事情,如果周铭不在西伯利亚下第一场雪之前离开这里,那么尤金斯就会真正拿出手段了。

    “老实说,我很希望西伯利亚的雪季能尽快到来,不过我并不认为今年的西伯利亚会有多冷,但至少现在不会那么冷,反而会很热吧。”

    周铭说了一句让人很莫名其妙的话,在飞机头那边还没反应过来前,又问他:“那么现在你的话已经带到了,可以离开了吗?”

    其实周铭说的只是很平常的话,但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却让飞机头感觉到了一种被蔑视的耻辱,他怒视着周铭,周铭也毫不示弱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最后飞机头笑了,笑得非常阴险,他对周铭说:“要我让开也不是不行,只是我和这些兄弟跑这么大老远的过来专程给你带来这番话,周铭先生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点赏金呢?要不然我和我的这些兄弟可没那么好讲话了。”

    对于飞机头这番话,杜鹏和张辉都感到十分恼火,因为他这根本就是一副拦路打劫的无耻嘴脸,尤其是他最后威胁的挥舞着自己手中棒子的时候。

    周铭也当时皱起了眉头,但那飞机头却轻蔑的扬起了嘴角,很挑衅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最后却并没有发作,而是露出了笑容,他点头对飞机头说:“这是应该的,让人跑腿总是要给小费的嘛,只是我初来乍到,不了解这边的行情。”

    飞机头感到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周铭居然会答应那么爽快,但这个诧异也就是一瞬之间的事,既然有人伸头上来宰,他就不客气了,于是他马上竖起一根手指说:“我要一百万!”

    周铭点头说好,那飞机头见周铭这么爽快马上又强调:“我说的是美金,不是新卢布。”

    周铭还是点头:“我当然知道是美金,不过你看我这么匆忙出来,身上不可能带这么多现金,要不你把账号留给我,我回头直接打到你账户里去,你看怎么样?”

    那飞机头拧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那可不行,我们弟兄可没有空手而归的习惯,不过我也不会难为你们,这样吧,你们身上有多少钱就交多少钱出来吧,剩下的等你们回去了我再找你们要。”(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