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们是做好事的坏人
    ( )(鞠躬感谢“葬i空”的六张月票支持!凌晨还有一章更新!)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在北洋年间,有一位落草为寇的将军,有一天他带着自家弟兄去打劫一列火车,这列火车非常特殊,不是因为他是最原始的蒸汽机车,更重要的是这列火车是用马匹拉动的。&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为了减缓火车的速度,将军决定打断这些马匹的缰绳,于是他站在几百米开外的山上狠狠朝火车连续开枪,可是那边却纹丝不动,当他的手下很奇怪这位枪法奇准能百步穿杨的老大,今天面对这列火车怎么这么有失水准的时候,这位将军却很无所谓的说出了让子弹再飞一会的名言。

    这个故事无论是李成童刚还是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甚至是杜鹏和苏涵都没听过,因为这个故事并不是什么民间传说,而是完全由后人编写出来的。不过就算是真的流传下来的故事,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恐怕还会有人质疑,什么让子弹再飞一会,这根本不科学嘛!

    多默尔就是这么一个较真的人,他愣愣的看着其他人说:“这不可能吧,子弹的速度不是很快吗?怎么可能让子弹再飞一会?周铭先生怎么会说出这么一个奇怪的故事?”

    周铭这个时候和杜鹏苏涵卡列琳娜已经离开了,不过就算周铭还没有离开,面对多默尔这么一个问题,他也没法回答什么。

    童刚听着多默尔的话想了一下说:“这个故事如果只是单纯的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是肯定说不通的,不过在我们国家有一句老话,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周铭小兄弟他讲的这个故事也肯定是这个意思,况且他不是说过缺少一个契机吗?”

    对于中国的这些富有哲理的古语,多默尔只是瞪着眼睛,满脑门的半懵半懂。

    “那童刚先生您的意思,就是说周铭先生他觉得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有利了?”多默尔问。

    “是的,不仅现在有利恐怕以后还会越来越有利。”童刚说。

    童刚的话让伊尔别多夫和谢尔盖夫斯基这样听不懂中国古语的北俄人恍然大悟,毕竟单凭助手的翻译,是根本领悟不到这古语真正内涵的,尽管对于绝大多数国人来说这古语并不难懂,但文化加上语言之间的诧异,就足以成为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不过这一切周铭都不知道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房间。

    周铭他们几人一起走下楼,杜鹏回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由对周铭说:“周铭你这家伙,我现在发现你不仅在商业上有一套,编故事也这么在行,这种这么扯淡的故事你这家伙居然张嘴就来,你不去拍电影真是可惜了。”

    面对杜鹏的打趣,周铭也哈哈笑道:“杜大少你这倒提醒我了,等我做完北俄这边的事情回到港城去,搞不好还真想拍部电影出来了。”

    杜鹏知道以周铭现在的能力要拍部电影那是太简单了,但现在的重点显然并不在这上面,杜鹏接着说:“不过油[熱,門.小説. 网]田这边接下来的安排还要一段时间,周铭你不会真的打算自己下去那些工人家里面吧。”

    周铭理所应当的点头:“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肯定是要去的。”

    “那好吧,”杜鹏两手一摊,语气无奈的说,“我们第一个要去的是哪里?刚才那个偷蛋挞的小女孩家里吗?”

    周铭拍着杜鹏的肩膀哈哈笑道:“咱们的杜大少就是聪明,我准备去的就是那里。”

    说完他们就直接来到了工人宿舍区,周铭又笑了:“看来我今天的运气还不错,我本以为还要找一下目标的,没想到就直接碰到了。”

    顺着周铭的视线方向看过去,正好看见一个小女孩头顶着一碗凉水站在宿舍楼门口,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早餐时候来厨房偷吃蛋挞被发现的那个小女孩。

    周铭他们走过去,卡列琳娜在周铭的示意下走过去弯腰问她:“小妹妹你在这里干什么呀?为什么你头顶上还要顶着一碗水呢?放下来姐姐有话要问你好吗?”

    卡列琳娜说着就伸手要去拿小女孩头顶的那碗水,可小女孩马上向后退了一步说:“不要,这碗水不能拿走,这是我今天做错了事情,我爸爸罚我在这里站着,一整天都不能动,这碗水就是证据,如果要是有水洒出来了,我爸爸一定会打死我的!”

    卡列琳娜愣了一下,她尽管想到会有原因了,却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卡列琳娜想了一下问:“你说今天做错了事情,是刚才在厨房的事情吗?”

    小女孩点头说:“就是这个事情,我爸爸说我不该偷吃大人们的东西,说这样会激怒上面的大人,他们生气了我们的供暖又会被拖延,或者继续发给我们那些只能在油田内部使用的旧卢布。”

    “那你们这里之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卡列琳娜又问。

    “是发生过的,去年就是因为有人激怒了普希金先生,结果导致我们在雪天里挨冻了一个多月,最后那个人被活活冻死在自己宿舍里了。”

    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下来了:“大姐姐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偷吃你们东西的,我只是太饿了,我也不想被冻死,我还想吃东西……”

    “小妹妹不哭,你当然不会被冻死,你以后也还会吃很多很多好吃的!”

    卡列琳娜安慰着小女孩,然后直起身来把原因告诉了周铭,苏涵听完以后立即愤慨道:“太过分了,这些家伙怎么能这样欺负一个小女孩呢?他们还是人不是了?”

    说完苏涵也弯腰下去,拿出自己带着的巧克力递给小女孩说:“小妹妹不要哭,这个巧克力给你,这个东西比你刚才拿到的蛋挞要好吃得多。”

    面对苏涵的好意,那小女孩只是摇头着后退:“大姐姐我不能吃的,我要是吃了我肯定要被打死的……啊!”

    小女孩说着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原来是她在摇头的时候幅度过大把头顶碗里的水都洒出来了,这一下她哭的更厉害了:“完了这下我肯定要被打死了,我不要被打死呀!”

    这个情况也是苏涵始料未及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让卡列琳娜一起帮忙轻声安慰着小女孩。

    小女孩的哭声引来了宿舍楼工人的注意,马上很多人走出了活动房,一个留着棕色胡子的北俄人走过来询问:“各位尊贵的先生女士们你们好,是不是她又冒犯你们什么了?请你们告诉我,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

    说着那人就狠狠一巴掌扇在小女孩的脸上并大声骂道:“让你好好在这里罚站你怎么就不听话呢?还要冒犯这些尊贵的大人们,你是真的想被打死了吗?”

    哐当一声响,那碗水打翻在地上,小女孩也被打倒在地,她捂着脸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

    苏涵马上过去扶起小女孩,并怒斥那个北俄人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她的父亲对吧,你为什么要这样打她呢?她只不过就是饿了要吃东西,现在她也并没有冒犯我们,只是我不小心让她的水洒出来了,你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打她,你简直就是畜牲!”

    苏涵说完又把巧克力塞给小女孩:“你不要哭了,刚才都是大姐姐不对,大姐姐不该弄洒你碗里的水,不过大姐姐已经和你爸爸讲清楚了,他不会再打你了,这个巧克力就是大姐姐给你的补偿。”

    小女孩愣愣的接着巧克力,不过她却并不敢吃,而是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嘴里喃喃说了一声怕。

    苏涵抬头又看向那个北俄人,可还没等苏涵说话,那北俄人就对苏涵说:“这位女士您好,我非常感谢你们能来这里看我们,但我们都有我们自己的规矩和生活,请你们不要管好吗?”

    “这怎么能不管呢?你看你女儿都饿成什么样了,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她只是想吃东西呀!”

    苏涵见这些石油工人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只好换一个方式说:“我们这一次来油田就是来给你们送温暖的,是来改善你们生活的,所以既然这个小女孩她想吃蛋挞就可以吃,想吃巧克力也可以吃,同样的你们也能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这样不好吗?我们是真心来帮助你们的!”

    苏涵语气真诚的对这些石油工人们说,但这些石油工人却并不买苏涵的账,其他人一个个转身回去自己的宿舍,那个棕胡子则默默拉过自己的女儿,让她扔掉手上的巧克力,然后跟着其他人一起回去了宿舍。

    这一幕看着苏涵愣在了那里,让她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只有种深深的无力。

    周铭也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不过他却没有说话,只是把疑惑的目光回头看向了杜鹏。

    杜鹏哪里会不明白周铭想问自己什么,他叹息一声说:“看来这些人是真的很畏惧普希金他们,如果没有他们的首肯,这些人连一颗巧克力都不敢接,不过也难怪,毕竟在油田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嘛!”

    周铭却微微一笑:“杜大少,那依你这么说,我们岂不就是过来搞政变的坏人了。”

    “不,”杜鹏严肃的说,“我们是做好事的坏人。”

    (l~1`x*>+``+<*l~1x)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