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西伯利亚的主人?
    ( )西伯利亚市政府广场上搭起了一个巨大的舞台,穿着西伯利亚民族服饰的舞蹈演员在上面随着音乐跳舞,在舞台的旁边已经围了很多的人,舞台的上方悬挂出一道横幅:热烈庆祝中俄石油合作协议签署。

    对于这个情况,很多北俄人都有点不敢相信:“怎么州政府要和中国合作开发石油了吗?我们原来不是超级大国,是世界上最有发言权的国家吗?怎么现在沦落到要向那个需要我们帮助的国家卖石油了?”

    其他的北俄人也只是痛苦叹息:“这也是没办法的呀,我们作为老大哥一直帮他们顶在西方国家的前面,遭受西方国家的制裁,导致我们的经济一直很难发展,不像那些狡猾的中国人,他们背叛了我们去和西方国家接触,才会有后来的发展,我们国家为了度过现在的难关,只能先向他们妥协了!”

    不过不管台下这些超级大国国民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想法,都改变不了舞台上即将发生的一切。

    几分钟以后,台上的舞蹈结束,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走上台,领头一人马上被人认出来了:“看!那是我们的州长,还有尤金斯先生!”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看到这个情况的第一反应只是惊叹今天这次仪式的隆重,但对于一些眼光深一些的人来说,他们却能看到更多,因为以往当州长和尤金斯一起出来的时候,都是尤金斯走在州长的前面,但今天却是州长走在尤金斯的前面。

    就是在标榜民主的美国,这个站位也都是有讲究的,更别说是在和国内形式非常相似的北俄了,这一前一后的站位,往往意味着的就是这个人身份的高低起伏。

    州长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面带发自内心的笑容,因为这是他竞选当上州长以来,第一次能走在尤金斯的前面,而尤金斯则是垂头丧气的跟在州长身后,再后面就是中国领事张辉和州政府的陪同官员。

    尤金斯看着前面州长的背影,内心无比纠结,想着自己原来就是走在那个位置的,但是现在自己却只能走在他后面,并且这个位置还不是他想站的,还是那个中国领事让他走的。

    如果事情可以重来的话,尤金斯是真的不想招惹那个周铭了,因为要是没他,那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

    但是很可惜,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并不能推倒了重新来过。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尤金斯郁闷的,最让他郁闷到死的是他知道自己今天来就是替州长背锅,让大家明白今天做主把油田卖给中国人的是他尤金斯,并不是他州长。

    得到的好处政绩都是他州长的,被人民骂的却是他尤金斯,尤金斯明知如此,他却仍然别无选择的要来。

    就在尤金斯走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州长邀请张辉领事上前,完全无视了他尤金斯,尤金斯对此也是毫无办法,毕竟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你下位了,不管心理多么不平衡,都得接受。

    “今天我在这里非常高兴的向大家宣布,我们西伯利亚州将和中国公司签订一份高达十三亿新卢布的石油开采协议,从今天开始,我们和中国就是非常重要的石油合作伙伴啦!”州长在台上高兴的宣布着,“那么接下来我们有请尤金斯先生为这一次的中俄石油合作做发言。”

    这州长说完回头对尤金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过在尤金斯看来,州长此时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嘲弄的意味。

    尤金斯心里非常恼火,但他却并没有办法表现出来,他只能压着火气走上台。

    当尤金斯接过话筒,台下的人立即发出最热烈的欢呼,这让尤金斯又有了信心,毕竟他曾是西伯利亚的主人。

    “今天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证中俄两国石油的第一次合作,我相信这是一个历史的见证,我相信在十年二十年以后,大家一定会铭记今天的这一时刻!”

    尤金斯起了一个非常高调的开场,然后接着说:“用中国人的话说,我们中俄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居,本身就应该要互相帮助,而近些年来国内经济形势的恶化,也让很多石油公司处于严重负债状态,资金紧张,无法对石油工业进行投资,长此以往下去有可能导致石油工业的减产,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要找一个伙伴一起来共同开发,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

    尤金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知道有人可能会认为,我们作为超级大国,如果只是向中国输送石油,就会成为他们的能源附庸,这其实是一种非常自私的民族主义,但很可惜,在过去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还抱有这个观念,不过自从我和一位来自中国的周铭先生谈过以后,我才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这位周铭先生,是来自中国的一位非常优秀的商人,他的商业理念,都是没有国界的,不论是资源还是市场,只要能实现共赢,那么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可以尝试的!”尤金斯语气感慨的说,“我非常庆幸自己能遇到周铭先生这样的人,能听到他给我这样的启发,我甚至感觉他都可以当我的人生导师了!”

    “最后在这里,我作为中俄石油合作的倡导人,我祝愿这一次合作获得成功,让我们大家一起给予最大的祝福!”

    尤金斯大声说着,甚至都要喊起来了,而在他的带动下,台下的观众也都非常激动,他们都跟着尤金斯一起叫喊着,仿佛被洗脑了一般,不过这也是今天请他来的目的,尤金斯作为整个西伯利亚的主人,他的话当然是最有说服力,也是最能感染群众的。

    说完以后,尤金斯微笑着向台下挥手致意,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并没有失败,仍然还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一样,好一会以后才在州长的提醒下走下台。

    走下了台,尤金斯并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旁边的坐席上,这里是预先安排好给所有其他和这次石油合作项目有关的人员坐着的,周铭和李成童刚他们,就坐在这里。

    “周铭先生,我刚才的话……”

    尤金斯陪着笑走到周铭面前,他本想是向周铭邀功来着,毕竟他刚才都那样捧了周铭,可哪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周铭冷冰冰的质问就打过来了:“是谁让你私自改变台本乱说话的?”

    这句质问让尤金斯当时一愣,磕磕巴巴的解释:“周铭先生,我这不是在夸您吗?并且我每一句话也都是发自内心的,并且也有了很好的效果,您看台下这些观众,他们都是那样的高兴……”

    “我问你是谁让你私自改变台本乱说话的?”周铭又问了一遍,并且这一次他是一字一顿的问。

    面对周铭的质问,这一下让尤金斯的寒毛都一下竖起来了,感到一种由心的恐惧,因为对面周铭似乎是真生气了,可究竟自己是哪里惹这位大爷生气了呢?

    苏涵的话给了他答案:“尤金斯先生,我记得在你上台前我还交代过你,让你上台后千万不要提周铭先生的名字,只说这是两国的石油合作的,难道是你忘了吗?周铭先生是很不喜欢在这样的大事情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样非常不好。”

    经苏涵这一提醒,尤金斯马上恍然大悟,同时冷汗马上从他的额头渗出来了,然后他说:“非常抱歉周铭先生,我在台上一下子忘记了,我只想着这样能够提高您的知名度,想着是对您有利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还请您一定要原谅我,不要和我计较。”

    如果那些观众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跌碎一地眼镜,因为在他们看来在西伯利亚这片土地上,尤金斯就是这里的王,就算是总统来了他都未必会这样,怎么会对一个国外商人这么卑躬屈膝呢?

    只是会这么想的人,他们并不会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国外的普通商人,把他们西伯利亚的王给拉下了马。

    “亲爱的尤金斯先生,如果你想提高你的知名度,我不介意,但[熱,門.小説. 网]是请你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到别人的头上去,尤其还是在别人已经叮嘱了你的前提下,这就更不应该了,因为我并不喜欢,比起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我的名字,我更喜欢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摸摸的把钱赚了。”周铭说。

    尽管周铭这番话比起之前要平缓很多,但却让尤金斯比之前更害怕了,他忙不迭的点头:“是的周铭先生,我知道我错了,还请您不要和我这样的人计较呀!”

    尤金斯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直到周铭最后无奈的摆摆手,他才感恩戴德的离开了。

    尤金斯离开,旁边的童刚说:“周铭小兄弟还是你有能耐呀,这么一位西伯利亚的主人,就生生让你给打成了狗。”

    “这可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本事,如果没有童主席和李董,我想我也做不到。”周铭说。

    “周铭小兄弟就是会说话!”童刚哈哈笑道,不过紧接着他的脸色又严峻起来,“不过周铭小兄弟,我们现在还在这里,不尽快赶回克里斯科……真的好吗?”

    (l~1`x*>+``+<*l~1x)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