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该走的人和该说的事
    ( )北俄首都克里斯科东郊机场的二号航站楼前,一辆辆豪车林立,把这里弄得就像是豪车展一般,甚而就算是一般的车展也很难聚集这么多的豪车。&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航站楼前,两个地勤人员都目瞪口呆,其中一个伸手捅了捅旁边的同事,看着那边愣愣的说:“我的上帝,我没有看错吧,今天咱们机场怎么开来了这么多豪车?能拥有这些车子的肯定都不会是一般的人物吧,这样的人咱们就算在机场这里也只是偶尔才能见到,现在居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另一位老地勤人员则说:“其实我想告诉你,这些人并不是今天才到这里的,他们之前就住在机场酒店,你住在机场里可能不知道,我每天下班从那里经过,我都能看到他们的豪车停在门口,不过却都没有开进来,我看他们像是在这里等什么人。”

    这话让他更惊讶了:“还有什么人值得他们这样去等吗?难道是总统先生?可是总统先生的专机也不应该是从我们这里起飞吧?”

    那位老地勤仰望天空说:“这一点恐怕就只有上帝他老人家才知道了。”

    两位地勤人员的对话没法给那边的豪车队伍造成任何影响,就连声音也传不过去,当然这也和豪车队伍附近站着很多穿黑衣的保镖,他们完全不敢靠近有关,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不敢靠近,所以他们才看不到那边的着急。

    此时此刻,在豪车队伍的前面,在众多保镖的围拥下,十几位或穿着西服或穿着燕尾服的人站在那里,尽管看上去他们都很淡定,但实际皱着的眉头和紧握着的拳头等一些小动作,都不难看出他们心底的焦急。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苏联解体以后崛起的北俄巨富,领头的正是拥有最大私有银行,能和北俄首富比肩的博尔塔斯基。

    作为今天的领头人,博尔塔斯基相比其他人还是要淡定许多,他只是站在队伍最前面,仰头望着天空,整个人如同蜡像一般站着非常平静,如果要说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在不断颤动的手指了。

    “博尔塔斯基先生,我可听说谢尔盖夫斯基在西伯利亚成功的靠上了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大船,拿到了很多他梦寐以求的油田,他们甚至还和中国那边签订了一份石油协议,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不会是他们已经忘记了我们克里斯科的事情,只想专心做他们的石油大亨了吧?”

    大家都在静静等着,可总有人会耐不住性子的,他凑到博尔塔斯基的耳边很不耐烦的抱怨说:“我可是知道伊尔别多夫先生和谢尔盖夫斯基他们之前就在一起合作搞石油化工方面的项目,现在又在西伯利亚收获那么多,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呀!”

    博尔塔斯基眼中的烦躁一闪即逝,也不回头就教训他说:“这种话别乱说,现在他们不都已经回来了吗?”

    那人却并不死心:“可是博尔塔斯基先生您想想,我们都已经在机场酒店吃了几天的黑面包了?上帝,那里的食物根本不是人吃的,要是他们真的在意这边的事情,不是应该早就回来了吗?怎么会到现在才回来?这几天的时间,都够一盘上好的鱼子酱发霉了,更不要说是事情了。”

    博尔塔斯基这一次没有说话,因为他也在想着这些事情,当然人群里也并不是只有牢骚,媒体大亨科尔霍多就说:“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既然选择相信他们,就必须给予足够的信任,除非你们能做到自己摆平眼前的麻烦。”

    “我们是摆不平,难道那个中国人就能摆平了吗?我看他就是没办法才故意拖延这么长时间的!”那人很不服气,“还说什么从刀塔计划里分利益,还是一半的利益,这怎么可能嘛,那可是少说上千亿的财富呀,我看除非麦塔先生脑子泡了北冰洋的海水了,否则怎么会这样做呢?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博尔塔斯基还是没有说话,倒不是他随着这些争执对周铭和产生了怀疑,他相信这些争执的人也并不是怀疑,只是他们都很着急罢了,否则他们就不会在机场酒店住这么多天的等周铭他们回来了,实在是有些事情必须要他们回来才有办法解决。

    “看!有飞机过来了,就是那架飞机,我认识!”

    一声呼喊结束了人群当中的争论,大家都看向天空,只见一家喷气式客机带着刺耳的轰鸣,缓缓降落在机场上。

    这些人马上回到车上,才等飞机停稳,他们就急急忙忙开车过去了,甚至比机场的地勤人员还要积极,这再次让机场那些人吃了一惊。

    后面的程序普通,搭好客梯,机舱门打开,伊尔别多夫首先走出舱门,后面周铭李成这些中国人,见到他们,下面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就好像是欢迎英雄归来一般,细细分辨还能听出他们是松了口气的。

    “周铭先生还有伊尔别多夫先生,们回来,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到来,克里斯科的事情,我们都期待你们回来想办法。”博尔塔斯基走上前和周铭伊尔别多夫他们握手说。

    “博尔塔斯基先生还有大家都请放心,我们虽然之前人一直都在西伯利亚,但是我们却一直都没有忘记克里斯科的事情,我们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发展,我们也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的重点,绝对是在这里的!”

    周铭当场就给大家做出了自己的内心宣言,显然周铭早就猜到了他们的想法,所以张嘴就直接做出了这样的宣言,这让博尔塔斯基还有其他人顿时感到羞愧难当,不过好在他们都是老油条了,尽管心里再怎么难堪,但表面上都还能维持住淡定的。

    正如所有的故事总有转折,很多事情也会出现意外,当周铭才给他们发表了宣言,又一辆豪车开来了这里。

    “恭喜周铭先生和伊尔别多夫先生顺利的解决了西伯利亚的麻烦!”

    一个声音非常突兀的响起,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年轻的美国人走来这边,这个人很多人都认识,他是刀塔计划的重要执行人威廉。

    威廉走过来,那些保镖和富豪都下意识的给他让出了一条路,威廉径直来到周铭面前说:“听说周铭先生主导了中俄石油协议的签署?没想到周铭先生还是这么一位爱国商人,真是要说声恭喜了。”

    周铭微微笑道:“非常感谢威廉先生,作为中国人,我自认为还做的不够。”

    “看来周铭先生比我想象得更高尚,真是让人敬佩,”威廉不痛不痒的夸了一句,然后才开始了主题,“好吧,我今天来是麦塔先生有句话想让我带给周铭先生您,不知道您想听吗?”

    “其实我是不想听的。”周铭故意这么说了一句,见威廉的脸色涨怒以后,才继续说道,“只是威廉先生这么大老远跑来迎接我,不听似乎又说不过去,那威廉先生还是说吧。”

    威廉顿时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他愤怒的伸出手指着周铭,不过却并没有说出什么,最后深吸一口气说:“周铭先生果然还是那么会说话,不过麦塔先生想告诉你的是,西伯利亚那里才是你的市场,克里斯科这里,已经没有位置了。”

    说完威廉环视一圈又说:“大家都是北俄商人,如果你们现在还想加入,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大家不妨多考虑一下。”

    周铭叹息着摇了摇头,威廉嘲弄着问:“周铭先生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是呀我是想说挺多的,但是最想说的,就是我这个喜欢挑战,尤其是善于挤进已经满员的市场,说不定还是最后的赢家呢!”周铭说。

    听着周铭的答案,那边威廉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周铭先生很会说话嘛,现在还会说出这么富有喜剧效果的话来,谁说东方民族含蓄的,我看周铭先生就很有力的回击了这句话呀!”

    杜鹏和苏涵在周铭身后非常生气,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们也是明白眼下形势的确是对周铭他们非常不利的,李成和童刚也都皱起了眉头,对这个嚣张嘲讽的白人感到非常不满。

    相比他们,周铭的神色要轻松很多,他只是微微耸了耸肩:“我只是学会了威廉先生你们的幽默而已,不知道威廉先生是打算让我们在这里欣赏你的笑容吗?”

    “当然不是,我可还要回去的。”威廉说完就转身离开,只是没走几步他突然又回头过来,“对了忘了最后再说一句,其实我是很喜欢听周铭先生你讲笑话的,尤其是你一本正经那么幽默的时候。”

    最后嘲讽这么一句以后,威廉才真的离开,而随着威廉的离开,包括博尔塔斯基在内的其他人都一下茫然了,他们突然对未来不确信了起来,一个个都在思考信任周铭是不是真的正确了。

    苏涵轻轻拉了一下周铭的衣袖,她很为周铭感到担心,但周铭却转头对她报以微笑让她放心。

    转头回来,周铭对大家说:“好了,该走的人走了,那么我们也该说我们该说的事情了。”

    [熱,門.小説. 网] (l~1`x*>+``+<*l~1x)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