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相信自己的判断
    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周铭就拨开了这些人的茫然,当然打消他们心底的疑虑还做不到,但至少能稳住局面,让大家表面上还能共同进退,不至于当场闹出什么问题来。

    他们一起来到了机场酒店的会议室,这是博尔塔斯基早就定好了的,为的就是当周铭他们回来以后的第一时间就能开始讨论问题,为此他一连租了好几天,由此可见他们的心里是多么着急。

    大家一起来到了会议室,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让气氛显得非常沉闷,周铭只好先问:“博尔塔斯基先生,不知道现在克里斯科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能详细和我说一下吗?你知道我们在西伯利亚那边通过电话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

    随着周铭说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边,博尔塔斯基苦笑一下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就是麦塔先生他们在伦敦交易所大肆的做空黄金,导致北俄政府的黄金出口困难,只能选择卖给刀塔计划支持的那些投机商,乌拉尔山那边的很多金矿都是直接卖掉开采权的……”

    不等博尔塔斯基说完,李成就打断说,语气显得非常惊讶:“总统先生连金矿的开采权都卖掉了,可是北俄政府不是才拿到了五十亿美金吗?怎么会穷到卖金矿呢?那可是金矿,不是别的呀!”

    尽管在西伯利亚已经通过电话得知了这边的情况,但现在当他到了克里斯科,亲耳听博尔塔斯基说出来,还是让他感到非常惊讶。

    李成惊讶,带着前世记忆的周铭则更惊讶,不过并不是对黄金价格被做空这个事情,因为在前世的时候,麦塔就是通过黄金价格,把北俄经济给逼上了绝境,才有了后来的很多事情。

    要知道,现在的北俄财政就靠着做黄金出口过日子,甚至就连很多国家官员的工资都是通过这个生意发放的,一旦黄金价格被人做空了,必然会对北俄经济造成致命打击,让北俄政府不得不另寻出路,选择和麦塔这些投机商合作,走他们那边出口黄金,这就给了他们扼取暴利的机会。

    这些周铭都还记得,历史的重演原本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可问题正如李成所说的那样,前世是因为新生的北俄政府没钱,现在北俄政府才刚刚拿到五十亿美元,怎么还对黄金价格这么敏感呢?

    并且更让周铭费解的是,前世北俄政府财政状况那么糟糕都还没有出卖金矿,知道不能竭泽而渔,可这一世明明他们的财政有所好转了,怎么反而还干起了杀鸡取卵的蠢事呢?这没道理呀!

    面对李成的惊讶,博尔塔斯基这些人面面相觑,最后由伊尔别多夫出面解释道:“恐怕那是因为姆林宫还要支付前苏联高官们的遣散安置费。”

    这个解释才让人恍然大悟,的确一个超级大国的解体,并不是分散成一个个国家就算完事了,原来那些手握重权的高官必须要有一个妥善的安置才行,否则很容易出乱子。

    如果是到了十年二十年以后,这并不算什么问题,可现在苏联才解体两个月,那些高官在北俄军政两界都还有很大的影响力,不把这些人给伺候好了,尼古拉维奇这个总统的位置坐的也并不踏实。

    前世多给了尼古拉维奇两年的准备时间,现在或许就是少了这两年的准备,才会让他陷入这样的被动吧。

    周铭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这些对周铭来说并不算事,他点点头语气轻松的说:“博尔塔斯基先生,这个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们的总统先生总有他的想法,只是对于我们来说,另一方面才是需要关注的吧。”

    听周铭这么说,包括博尔塔斯基和伊尔别多夫在内的所有北俄人,他们的脸色刷一下都变了,尽管这个事情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的。

    最后还是博尔塔斯基说:“的确,总统先生现在已经在商讨签署进一步放开资本市场,对国外资本进入国内放宽条件的命令。”

    “最大限度的放开市场,将一切都交给市场来自行运转,哪怕明知道会受到国外游资热钱的猛烈冲击也一样,一定要压缩政府开支,取消补贴放开价格,实行贸易自由化,这就是姆林宫那位总统先生所说的休克疗法吗?”周铭说,语气带着可笑和玩味。

    相比周铭的玩味,在场的北俄人则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因为这所谓的休克疗法,受到最直接的冲击就是他们。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包括伊尔别多夫在内的很多人他们的企业都是上市交易了的,过去他们都能通过一些手段来操纵股市,可现在随着市场完全放开,国外热钱大量涌入,他们那种在股市上闭着眼睛赚钱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返,甚至国外资本还能通过股票一步步的倒逼他们公司的控股权,这是他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博尔塔斯基想了一下对说:“周铭先生虽然我很不愿意怀疑您,但我还是要说,现在刀塔计划那边已经拉开了战争的帷幕,只要总统先生签署了那个命令以后,战争就将真正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这个时候还请周铭先生您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呀,要是您还是那么三心二意,很难让我们再信任您了。”

    博尔塔斯基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那边伊尔别多夫张嘴想帮周铭辩驳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我相信这就是你们在机场酒店这里等了我几天以后最想说的话了吧?”

    周铭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点头,周铭又说:“那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并不需要你们信任我!”

    这句话说出口,立即震惊了所有人,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根本不相信周铭刚才说了这话,可是这话却又清清楚楚的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如同炸雷一般,把他们全炸蒙了,一下子谁都谁不出话来了。

    “周铭先生,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伊尔别多夫小心翼翼的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信任这种东西本来就一文不值,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所有的忠诚,都只是由于背叛的筹码太高。”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所以我并不要你们信任我,事实上我也不值得你们信任。”

    “不信任周铭先生您,那我们应该信任谁呢?”伊尔别多夫问。

    “谁都不要信任,就信任你们自己,或者说是信任你们自己的判断。”周铭说。

    如果说周铭之前不信任的话还只是把他们都说蒙了的话,那么周铭此刻的这句话,就是让他们混乱了。

    “我们的判断?我们应该判断什么?”博尔塔斯基没头没脑的问。

    “你们的判断只有我。”周铭说,“你们可以想想我来北俄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要跟着刀塔计划一起大赚一笔,但是刀塔计划是整个西方社会的结晶,光凭我一个人肯定[熱,門.小説. 网]不行,所以我才需要你们和我一起决战红场之巅,现在刀塔计划那边率先发难,那么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认输后退呢?”

    听着周铭的话,博尔塔斯基他们下意识的跟着点头,这时周铭又说:“所以今天在这里,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不管形势多么危急,我都一定能想出办法来解决!”

    “的确,周铭先生您要战斗并不是为了我们,更是为了您自己呀!”伊尔别多夫感慨说,“因为周铭先生您的切尔夫市场之前给刀塔计划带来了很多麻烦,这一次国际资本的进入,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周铭先生您的,您的切尔夫市场肯定是首当其冲的,您必须要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而战!”

    随着周铭的保证,有了伊尔别多夫的感慨,其他人也都纷纷松了口气,这一幕让童刚和李成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

    在这里,他们都看出周铭刚才玩的小手段了,刚才由于博尔塔斯基这些人的信心动摇,周铭才并没有直接说信任什么的,因为他很清楚这并不会有很大的作用,所以他才反其道而行之,让他们不要信任,随后又通过自己来北俄的目的,把他和这些北俄人拉到了同一战线上。

    这样说起来是绕了一个很大的弯子才不过是回到了原点,但其实不然,对于一个人来说,相比你给他说的,他会更愿意相信自己分析出来的判断,而周铭就是引导他们来做出这个判断。

    这个周铭,别看年纪轻轻的,但是在拿捏人心的手段上,真是越发的熟练了,假以时日还真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的妖孽了!

    李成和童刚都看着周铭微笑着点头,心里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只是他们的感慨却并不仅于此:自己能在现在认识他,并和他成为好朋友,真是天大福气,因为只有跟着他,或许才能冲破那一层华裔商人始终无法突破的瓶颈,走到另一个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圈子里去!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