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麦塔避难先生(下)
    “避难?”

    童刚和李成当即都愣在了那里,如果不是他们都知道周铭并不是一个随意的人,他们都会认为周铭是在开玩笑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怎么都想不通,麦塔作为美国总统特聘的金融战专家,尤其现在这位金融专家还是在进行着二十万亿大计划的时候,恐怕就算是北俄总统在整个西方世界的强大压力下都不仅不敢对麦塔做什么,甚至说不得还要帮着保护他不要受任何威胁了。

    这样一个人,他怎么会还要避什么难呢?更别说还是要来周铭这里避难,就更是天方夜谭了,怎么看真的出了事以后,美国使馆都比周铭安排的这个小庄园要强势要安全要可靠许多。

    面对童刚和李成这么一副听到世界末日消息一般的表情,周铭依然还是淡定的点头说:“是的,麦塔先生来这里就是来避难的,因为有些事情童主席和李董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有的探[熱,門.小説. 网]员来到了北俄,说是麦塔先生的公司漏税了一万四千美元,要把他抓回美国受审。”

    童刚和李成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马上回神过来,凝重的说:“这肯定是个阴谋!”

    “我和童主席李董你们的想法一致,所以我就接麦塔先生过来这里避难了。”周铭说。

    这时麦塔也很适时的站起来说:“是的,我也非常感谢周铭先生能在这个时候伸出手来帮助我,如果不是周铭先生,恐怕我就要被抓回去成为阴谋的祭品啦!看来只有在危难之中才能看出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童刚和李成对着麦塔笑着客套了一下,然后把周铭拉到了一边,童刚眼神十分凝重的问周铭:“你怎么就真把他给接过来了,你不怕这是个阴谋吗?”

    “这本来就是个阴谋,否则美国那边也不会因为这区区一万四千美元的税务就派人这么大张旗鼓的过来抓他了。”周铭说。

    童刚对周铭的话很不满意,他语气严肃的说:“周铭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这里装糊涂呢?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美国那边会在这个时候派人过来抓他,而且还如此凑巧的让他给知道了?”

    周铭当然是在装糊涂,现在正是刀塔计划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抓走麦塔就不怕计划就此功亏一篑吗?

    这么简单的逻辑周铭当然能想到,只是周铭更有前世的记忆,他很清楚美国那边就是干了这么一件反逻辑的事情。

    当刀塔计划正进行到最**的时候,联邦调查局探员突然找上门来,不过第一次并没有抓到麦塔,因为麦塔由于一直和另一个中东国家进行军火交易,他就在那个国家情报机构提供的消息面前逃过一劫,直到他逃往瑞士避难才被瑞士警察秘密逮捕,最后引渡回美国,指控漏税一万四千美元被判处二十二年有期徒刑。

    既然前世那个世界民主灯塔国都是这么做的,那么这一世他们有什么理由改变呢?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在接到麦塔的电话以后才会选择相信,只是这个理由自然是不能说的,周铭只好换一种说法:“童主席你说的我当然明白,不过我认为就是因为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美国人这么做就有很大把握能成功。”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说:“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理由,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麦塔先生根本没必要拿这种事情来骗我,因为我们现在在刀塔计划的威势下已经是内忧外患了,他要想对付我们是很轻松的,玩这种花样难道童主席不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吗?”

    童刚点点头这才想起现在的形势,周铭见童刚和李成的脸色有所缓和,才接着说:“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想还是让麦塔先生自己来说吧。”

    周铭说完就给了麦塔一个手势,麦塔马上站起了身,显然他们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毕竟麦塔自己也明白他来找周铭究竟有多么突兀。

    “其实我知道的原因也很凑巧,一直跟我做事的戴维耶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他以往对我都是很尊敬的,突然最近几天他对我的态度改变了,我就留意上心了,结果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刚在瑞士被抓了,今天他们早上一出门去机场,我意识到不对,就马上离开了八号别墅,后来我接到电话,他们果然是去接探员来抓我的。”

    麦塔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说:“其实我很同意周铭先生的看法,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人都已经在这里了,根本做不了任何对你们有威胁的事情不是吗?”

    童刚和李成也很光棍,听周铭和麦塔这样说,他们也开口道歉说:“很抱歉麦塔现在,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不能不谨慎一点。”

    麦塔笑了:“那当然,如果是我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

    话已经说开了,周铭才邀请几人一起坐下,周铭又对麦塔说:“麦塔先生,你知道我是个商人,而且我们之间本来就是有约定的,既然麦塔先生您现在已经在这里了,我就已经做到了当初了承诺,那么您呢?”

    “周铭小兄弟你这是说什么呢?麦塔先生才过来这里,怎么就能这么说呢?”

    周铭的话音才落,童刚就很不悦的训斥周铭,尽管之前周铭就曾告诉过童刚,他和麦塔之前的一些约定,但这个时候童刚认为还是要先做足笑脸的好。

    不过麦塔那边就大度很多,他无谓的摆摆手说:“没关系的,本来我和周铭先生之前就是这样约定的,我可不会食言。现在包括伦敦那边的股市账户和瑞士银行的账户密码都在我手上,不管是做空的北俄的黄金钱,还是后来北俄这边通货膨胀严重以后掠夺的财富,都在这些账户里。”

    麦塔说到这里马上一转话锋又说:“不过这些钱最多就只有一两千亿而已,我答应给周铭先生的还有很多,不过需要将刀塔计划继续下去。”

    “那当然是要继续下去了,麦塔先生,我今天也请了伊尔别多夫和博尔塔斯基这些北俄商人都一起过来了,”周铭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我想他们应该就快到了。”

    周铭的话就像是预言一般,当他的话音才落,这个小庄园就又迎来了几辆车,相比之前周铭和童刚他们所乘坐的伏尔加,这些车就要豪华很多,不是林肯礼宾车就是凯迪拉克,还有一辆在国内并不出名的捷豹。

    能开上这些车的,无一例外不是富豪,这一次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伊尔别多夫和博尔塔斯基这些人。

    “周铭先生我们都是很信任你才过来的,我希望你不要玩弄我们的信任,这一次能真的给我们带来实质性的消息,你知道我们现在都有很多事情……”

    伊尔别多夫首先下车就朝周铭这边走来,一边走着他还一边叨叨絮絮的说着,只不过他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坐在周铭旁边的麦塔,这让他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喃喃的问:“麦塔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很简单,我和麦塔先生本身就是合作者,这一次的刀塔计划不管怎么样我都能分到很大一份利益的。”周铭回答。

    听周铭说完,麦塔那边也很配合的说:“的确是周铭先生所说的这样,我们是很亲密无间的合作者,这一次股市的疯涨利益,实际就有周铭先生的一半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吗?那这可真是太好了,周铭先生您果然不愧是我们所有人最后的希望!”

    伊尔别多夫非常高兴的坐下来说,他看向周铭的眼神都是闪闪发光的,显然对他来说,被迫和刀塔计划那边合作是不如继续跟着周铭干的。

    只是对他这种墙头草的行为,苏涵很看不惯,尤其是她想起之前几天周铭那愁容满面的样子,就更不开心了:“伊尔别多夫先生,我可是听说你之前不是都已经主动去八号别墅找那边谈判了不是吗?我想那边肯定也给你开出了很好的价码不是吗?要不然伊尔别多夫先生怎么会带着那么多朋友背叛我们呢?”

    苏涵的话说的非常不客气,让伊尔别多夫感到非常尴尬,不过就伊尔别多夫这种人而言,他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说:“苏涵女士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我一直都是非常支持周铭先生的,不管形势变成怎么样,我都相信周铭先生一定能带领我们走向胜利!背叛什么的根本是无稽之谈嘛!”

    对于伊尔别多夫这种睁眼说的瞎话苏涵非常不屑,不过这个时候她再不爽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周铭拉着苏涵的小手,轻轻在上面拍了几下让她不要生气,随后周铭向博尔塔斯基招手说:“博尔塔斯基来这边做,现在刚好麦塔先生也在这里,我们可以更多的讨论股市接下来该怎么做。”

    博尔塔斯基很高兴的坐过来了,而伊尔别多夫则很尴尬的愣在了那里,因为周铭这个做法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他:哥现在很不爽你!

    可态度明确归明确,但伊尔别多夫却依然还是腆着脸跟着博尔塔斯基坐了过来,顿时周围一片鄙夷。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