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账该结了
    北俄股市在经历了连续几天的疯涨之后终于停止了继续增长的势头,第一次出现了开市暴跌的情况,今天早上开市包括银行股和工业股在内几乎所有股票都出现了巨大跌幅,整体跌幅都高达百分之三十,这个跌幅或许相比之前的涨幅差了很多,但也算终止了股票的持续涨势。

    金融专家指出这是正常的市场情况,说明股市还并达到那种大发展的时候,之前只是因为受到尼古拉维奇总统签署命令开放国外投资进入的影响,现在市场调节了过来,自然会给这股涨势进行降温。

    北俄金融报预计在未来可见的时间内,股市还会有一个持续性的下跌,而截止到本报发稿前北俄股市较昨天已经持续下跌超过了百分之九十。

    ……

    这是北俄金融报上的头版头条,这份金融报是随着证券市场发展起来应运而生的一份报纸,一天早晚各发行一份,分别记录和分析当天和昨天的股市情况。

    八号别墅里,戴维耶手上拿着这份报纸,才看了没两眼他就狠狠的把报纸给撕掉了,最后揉成一团用力的砸在了地上并破口大骂起来:“麦塔这个国家的叛徒,世界上最混蛋的混蛋,他居然真的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和那些丑恶贪婪的中国人勾结到了一起,对抗起了自己的刀塔计划。”

    说完戴维耶把目光投到了对面的威廉身上:“你看到了,这就是你曾经尊敬的麦塔先生,实际上他骨子里就是一个自私和贪婪的恶棍,现在他更是已经抛弃了他的自尊和荣耀,甘愿堕落到和那些中国人联手了。”

    面对戴维耶的话,威廉则摊开两手:“我说戴维耶,任何事情都要有条件,如果没有这些f的探员过来要抓捕麦塔先生的话,我想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这些事的吧?”

    威廉说着又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我直到现在都还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联邦调查局要在这个时候去计较一个什么一万四千美元的州税,非要派人过来抓捕麦塔先生,结果把他给逼上绝路,不得不和中国人联手,让整个刀塔计划都要破产,做这个决定[熱,門.小説. 网]的人他脑子里全装的是屎吗?”

    “这是法律!威廉,我们是一个法制国家,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不管他现在在干什么。”

    戴维耶试图向威廉解释,但威廉却并不理会,戴维耶只好又把目光放在了另一边的f探员身上,怒骂道:“还有你们这些探员,连这么一个人都抓不到,难道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全拿去养猪了吗?”

    戴维耶的话让那几个探员非常恼火,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却也只能压着自己的火气,一点一点的向他解释:“戴维耶先生,我想这并不怪我们,之前是你们走漏了风声,才让嫌疑人有了逃脱的机会,现在嫌疑人又受到了中国领事馆的保护,我们就算知道他在哪里也无法实施抓捕。”

    不过这些f探员的解释戴维耶根本充耳不闻:“这次的刀塔计划不仅是美国的骄傲,更是整个文明社会的结晶,我们绝不能被一个背叛者还有一群污浊的中国人打败,你们必须想办法抓捕麦塔,中国那边我会打电话回国,请求总统先生出面给中国施加压力,这次的计划不容有失!”

    对于戴维耶这番话,威廉还有那些f的探员们都没有太大的反应,戴维耶喘口气,他拿起桌面上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但马上就把杯子给狠狠摔在了地上,同时怒骂一声:“该死的真烫,为什么我的咖啡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凉下来,真是狗屎!”

    ……

    有人欢喜有人忧,当戴维耶面对股市的下跌在八号别墅里大发雷霆的时候,在领事馆旗下的南郊庄园里,一场庆功宴会正在进行着。

    庄园的院子里摆着几张桌子,所有应邀参加的人都对号入座在自己的位置上,相比西方宴会的那种自助餐的酒会模式,这样的庆功宴更带有东方特色。不过宴会的形式或许和西方人有所不同,但这些北俄人也很快习惯了,纷纷举杯向周铭庆贺起来。

    “这一次股市的下跌,不仅挽救了我们的公司股票,更重要的还挽救了整个北俄的证券市场,让这个市场不至于在那些国外热钱的冲击下趋于崩溃,周铭先生真是我们北俄金融市场的大救星呀!”

    “上帝作证,我真的从一开始就相信周铭先生您绝对能带领我们度过这个难关的,现在又有了麦塔先生的帮忙,这就让我们的信心更足了,我们一定能掌握好这个市场,谁都不能在我们的市场上胡作非为!”

    “周铭先生是我们所有北俄人最好的朋友,在我们证券市场最危急谁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只有周铭先生能站出来帮我们,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友谊,我认为为了这样浓浓到比世界上最纯鱼子酱还要浓郁的友谊,值得我们大家一起和周铭先生干上一杯!”

    在这一句又一句的话语中,所有人都向周铭举起了酒杯,周铭当然也毫不客气的举杯站了起来。

    他先喝下了杯中的酒然后说:“首先我很高兴大家今天都能聚在一起,我更高兴的是大家也都没有被国外涌入的热钱所击垮,这说明大家也都是非常优秀的,而这一次我们能挡住国外热钱在证券市场上的进攻,也是和在座各位的共同努力所分不开的。”

    “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周铭接着说,“这是我借用一位伟人说过的话,也是我现在想说的话,国外涌入的那些热钱并不会因为这么一次挫败就会退去,我们还必须坚持抛售股票,继续用对冲手段打压股价,直到最后回复到正常的水平线上。”

    面对周铭的号召,伊尔别多夫第一个表明了态度:“我完全支持周铭先生!当初周铭先生说有办法对付那些国外热钱,现在他果然做到了,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退却!”

    有了伊尔别多夫第一个跳出来支持,马上带起其他人也都支持了起来,不过伊尔别多夫这跳出来支持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当初他去八号别墅找麦塔的事情被周铭知道了,周铭对此肯定会有不满,所以那次周铭才会首先招呼博尔塔斯基坐下,那么现在这个时候他还不想办法挽回一点形象就再没机会啦!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跟着伊尔别多夫无脑跳忠,还是有一些人有自己的疑问:“可是周铭先生,那边不是汇聚了西方国家所有财富的刀塔计划吗?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真要铁了心和我们对冲去抬高股价,不管我们抛售多少他们都接下来,那结果我们不还是会输吗?他们更会借此机会掌握我们很多公司的股票。”

    这个疑问被提出来,马上让很多人吸了一口气,伊尔别多夫更是恶狠狠看着他,责怪他很不懂事。

    周铭看向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罗布拉莫。”他并不畏惧的回答。

    听到这个名字周铭的眉头下意识的挑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他听过,或许不仅是他,后世只要稍微对世界关注一点的都会听过这个名字,他就是后世北俄排行第一的寡头富豪,靠着产业一年随随便便进账几百亿,他还一个人打造出了一支英超的豪门球队。

    只是现在他还并不是后世的豪门,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甚至他的座位都是排在最后面的。

    “罗布拉莫你这家伙怎么能在周铭先生面前这样瞎说呢?你……”

    伊尔别多夫马上呵斥他说,不过伊尔别多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给打断了:“不,我倒觉得这位罗布拉莫先生的话很正确。”

    周铭这话让包括伊尔别多夫在内的很多人都一下瞪大了眼睛,但周铭却并不在乎,他接着说道:“的确如果那边铁了心要和我们拼到底,他们是有机会的,可前提就在于他们可能会这样做吗?”

    如果说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惊讶的话,那么此刻周铭的话就是让所有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因为他们不明白那边为什么不会这么做?

    周铭这一次并没有让大家迷惑多久,很快就揭开了谜底,他做手势指了指身旁坐着的麦塔先生,这才让大家恍然大悟,周铭也同时解释道:“因为麦塔先生就在这里,麦塔先生手上掌握着刀塔计划大部分账户的密码,甚至其中很大一部分账户还是麦塔先生私人的,那么失去这一大笔钱的刀塔计划,还能有多大威胁呢?”

    周铭说着看着罗布拉莫脸上对自己崇敬的表情,心里很恶趣味的想着:会不会在十多年后,他收购了切尔西以后,面对全世界的媒体,说自己当年的发迹都是受了一位叫周铭的中国人的启发,他才是自己的命中贵人。

    当然周铭也并不会一直在做这种白日梦,他很快又坐下来,转头对麦塔说:“麦塔先生,相信你也看到了这个号召力,那么我们的账,今天也该结一下了吧?”

    麦塔点头说:“可以,不过那笔钱我还希望周铭先生不要拿出来,因为会对全世界的金融秩序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