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不管不闻不干涉
    日子进入了十月,北俄这边的气温已经在逐渐下降了,甚至西伯利亚那种西方都已经迎来了第一场雪,但在中国的首都这里,还是一副秋高气爽的样子,固然晚上会有点凉,但白天还是很热的,在这个四九城的大街小巷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还穿着短袖,昭示着现在的气候。●⌒,

    随安室是中南海的一处普通书房,后来最高领导人杨定国重新入主中央以后就定这里为自己的书房了,他有事没事也喜欢在这里休息看书。

    下午,刚刚在长安街上进行了建国四十周年大阅兵的杨定国正在随安室的院子里休息,就听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在外面响起,杨定国马上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位带着黑框眼睛穿着白色衬衣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能这么堂而皇之走进来的,不是现在的共和国主席杜中原还能是谁?

    “中原同志,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这边坐下。”

    杨定国向杜中原招手,因为在他的边上,还摆放着另一张椅子,显然这是他早就预感到有人会来了的。

    杜中原径直过来坐下,杨定国让生活秘书给他端上一杯茶,杜中原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立即对杨定国说:“杨老我这里有个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

    杨定国神色不动询问他:“是关于北俄首都那边那些小家伙的事情吗?”

    对于杨定国能猜到,杜中原一点也不感觉奇怪,毕竟现在他才是这个国家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整个中办都围着他转的,那么有国外的消息传到他这里来一点也不奇怪。

    “的确是这个事情,刚才美国大使打来了电话,对于我们干涉他们国家的司法活动表示抗议,同时要求我们立即停止在北俄的一切政治和经济活动。”杜中原说到这里语气更凝重了,“尤其是周铭那几个人的活动,美国大使在电话里的语气非常严肃,他甚至说如果我们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全世界的动荡。”

    听完杜中原的汇报,杨定国脸上并没有什么波动,他沉吟了一会然后问道:“中原同志,杜鹏那边你有没有联系?”

    杜中原点头回答:“有,刚才和美国大使通完电话我就联系了他,他说他们现在正在接手一笔巨大的财富,这笔财富有上千亿美金之多。”

    杜中原说到最后都是小心翼翼的,杨定国在听到千亿美金这个数字的时候,那张从来都古井无波的脸上也终于有了惊讶的情绪,尽管并不强烈,但对于一位戎马半生几起几落的伟人来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上千亿美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整个国家十亿人去年辛辛苦苦一年的国民收入才只有这么多吧,却没想到那几个小家伙才去了北俄一趟就能收获这么多财富,看来这金融还真是一头恐怖的怪兽呀!”杨定国语气感慨的说,听不出来究竟是喜还是忧虑。

    不过杨定国的情绪也就是一时的,他接着轻松道:“不过也难怪美国那边会这么紧张了,这可是上千亿美金,他们前年才刚刚经历了一次股灾,本身国内的经济就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要一下子放出这么多资金,肯定会有困难的,毕竟美元不管再怎么全球通用,他也不能开足马力的全力印钞.票不是?”

    “杜鹏告诉我说他们这次如果能成功,能得到的各种利益加起来肯定能超过十万亿美元,因为他们这是在掠夺一个超级大国半个世纪积累起来的财富。”杜中原说。

    杨定国伸出一根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点了几下:“我想这才是让那些美国人睡不着觉的原因所在。”

    “的确,原本那位麦塔先生是美国总统的金融战专家,这一次针对北俄的刀塔计划也是他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从经济上彻底打垮北俄,并掠夺他的财富,让他再也无法和美国抗衡,却没想到现在被周铭他们横插了一脚进去,还要分走一半的利益,美国人肯定要跳脚了的。”杜中原说。

    “那是当然,”杨定国露出了笑容,“中原同志呀,过去我们总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强盗是帝国.主义,现在这些曾经的帝国.主义都反过来指责我们是强盗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呀!”

    杜中原并没有接这句话,杨定国很了解自己这位搭档,他是那种非常小心谨慎的性格,也很能找准自己的身份定位,但要他出头的时候他也回毫不犹豫,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自己也并不会找他搭档了,因此杨定国也并没有指望他在这个时候会评论什么。

    杨定国自己接着说:“不过说是那样说,但我们谁没有一个大国梦,谁不想要帝国.主义一把呢?以前从来都是我们去指责美国人,现在换成他们来指责我们了,这样的感觉也挺不错的。”

    “那杨老您的意思是我们要支持周铭他们在北俄的行为了?”杜中原问。

    “如果是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一定支持,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尤其是我们的老大哥刚倒下的时候。”

    杨定国的语气无奈,杜中原也明白他的意思,无非是过去还能有苏联扛在前面,现在苏联倒了,自己可不能跳出来给美国人当对手,毕竟现在国家的本钱还远远不够。

    杨定国考虑了一下说:“不过周铭他们在北俄的所作所为都应该算做是商业行为,我们尽管是红色中华,但我们也是一个很开放的国家,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对于民间的一切商业行为我们都是不加干涉的,否则就是**政府了,那样的行为也一直是我们反对的。”

    听了杨定国的话,杜中原高兴的拍手起来:“就是这样,美国人不一向指责我们设置贸易壁垒吗?那我们今天就开放给他们看看。”

    不过杜中原高兴了,杨定国却又忧虑了起来:“只是没想到呀,这金融战居然会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要说在正面战场上,无论是打常规战争还是核战,苏联都不会怕美国,但现在面对美国人的金融战,他们居然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下去,全体国民辛辛苦苦半个世纪的财富就要这样被人给劫掠走了,”

    “这里面固然有很多苏联本身的问题在里面,但更多的还是金融资本这个东西本身的力量,这也是给我们敲了一个警钟呀!”

    杨定国无不忧虑的说:“现在我们改革开放十年了,到现在还依然有很多同志不理解不配合,尤其是对我们现在放开的资本市场用了一种抵触和批判的态度,说我们这是在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说我们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他们这样的思想让我感到非常担忧啊!”

    杨定国的担忧不用说杜中原也能明白,无非就是如果美国人把这一套金融战的方法用在了中国,那结果会怎样?

    要知道苏联尽管之前就存在很大问题,但这个国家无论在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要比中国强了太多,在金融战之下都毫无还手的能力,整个国家半个世纪的积累全给他人做了嫁衣,要是发生在中国根本不堪设想。

    “不过我们也幸好我们国家出了一个周铭。”杜中原提醒了一句。

    杨定国这才吐出了一口气说:“是呀!江山代有才人出,幸好我们有一个周铭,他不光学会了西方金融资本的那一套,甚至还能在这样汇聚精英的金融战场上狠狠抽那些美国佬一鞭子。”

    不过杨定国并没有因此信心满满,他接着说:“只是光靠一个周铭是远远不够的,你看他在临阳搞一个工业园区都那么困难重重的,不知道多少[熱,門.小説. 网]人要找他麻烦,还有我们的股市也是一样,多少人在背后打着主意。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同志们的眼光都还远不够开阔和长远。”

    杜中原眼神一动,显然已经想到了杨定国的打算:“那杨老的意思,那个事情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不是尽快而是要马上,不管还有多少同志不理解都要马上!”杨定国说的斩钉截铁,“苏联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我们不能去幻想什么,必须要行动起来,否则我们就会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杜中原点头说:“好的杨老我明白了,这个事情的前期准备工作一直在做的,地方上都还算配合,现在要加快进度也并不难。”

    “那就好。”杨定国说着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另外联系一下周铭那边,如果北俄那边的事情结束了,我需要他马上返回国内。”

    杜中原愣了一下,显然有些不理解杨定国的这个决定,杨定国解释说:“因为这个队,我认为只有他才能带。”

    尽管杨定国给出了解释,但这个时候的杜中原还是感到很纳闷,他也认同周铭很有能力,可周铭的能力不都是在金融手段上面吗?其他的事情还能相提并论吗?不过当几年以后当他再想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却不得不佩服杨定国的识人之明,周铭那个家伙还真是注定要腾龙九天的人物。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