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生的领导
    ( )“疯狂,周铭你真的是太疯狂了。↑”

    杜鹏对周铭说出了和刚才李成童刚以及伊尔别多夫一样的话,只不过现在李成童刚和伊尔别多夫都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还有苏涵卡列琳娜和两位保镖了。

    “疯狂?我觉得还好,尤其比起二十万亿的刀塔计划本身来说,我们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周铭说。

    杜鹏眼睛死盯着周铭:“这里又没有外人了,周铭你这家伙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关子了吧?你真[熱,門.小説. 网]的认为你现在回去国内,把这边的事情交给麦塔先生来操作是好的吗?我知道是我爷爷和杨老召唤你回国的,但他们并没有要求你什么时候回国,你完全可以再等一段时间,等这边稳定下来了再走也不迟呀!”

    “我一直觉着自己的性子很暴很急,没想到周铭你这家伙比我还厉害。”杜鹏最后又补了一句。

    被杜鹏这么个暴脾气说性子急,周铭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杜鹏他们现在的心情,周铭也确实能理解,毕竟自己的决定,周铭自己都觉着疯狂了一点。

    周铭想了一下对杜鹏说:“其实这没有什么性子急不急的,既然我决定要把这边的事情交给麦塔先生来做,现在和将来并没有区别。”

    杜鹏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抢先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可以不用说,因为我之前在南郊庄园的时候都已经说过了,麦塔不仅这个世界顶尖的金融战专家,他还是刀塔计划的制定者和负责人,只有他最明白如何我们手上的资源,为我们赚取几万亿甚至是十万亿的财富,这才是我们来北俄的最根本目标不是吗?”

    “周铭你之前的确这样说过,但把那么多钱交到对手那里,总是有点……”

    不等杜鹏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并不要有什么心里的别扭,你就把麦塔先生当成是我们高薪聘请过来的项目主管就好了,难道作为公司总裁,把一个本来就由这个主管开发设计以及执行的项目交回到这个主管手里负责,还存在什么问题吗?”

    “可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杜鹏说。

    “这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呢?”周铭加重语气反问了一句,“杜鹏你我包括童主席和李董他们,以及伊尔别多夫那些北俄商人,大家都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麦塔先生就是这个项目的设计师和主管,只不过他原来服务的公司是西方国家,他的大老板是美国总统而已,现在不得已跳槽到我们这边来了。”

    面对周铭的比喻杜鹏直接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很突然的,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麦塔的声音,他问:“周铭先生杜鹏先生,我看见童刚和李成他们离开了,请问现在我可以进来了吗?”

    周铭看了杜鹏一眼,在得到了杜鹏的点头以后才说:“麦塔先生请进来吧。”

    随着周铭的话,麦塔打开门走了进来,他直接来到周铭面前,周铭请他坐下来问他有什么事,麦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周铭先生您刚才已经把您要走,把这边的事情交给我负责的事情和童刚他们说了对吗?他们是不是都很反对这样做,您和他们没有闹得太僵吧?”

    “麦塔先生的话还真是直接。”周铭说,“的确这个事情我刚才和他们说过了,他们也都勉强接受了。”

    “周铭先生您说他们都已经接受了?”麦塔惊讶的问,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周铭理所应当的点头说:“当然已经接受了,怎么难道麦塔先生并不想要这个结果吗?”

    对于周铭的打趣,麦塔只是摇头说:“并不是,我很高兴他们能接受,只是我以为我这样身份的人,他们会对我很排斥。”

    “麦塔先生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呀!”

    周铭叹息了一声,他坐过去到了麦塔的身份,拍拍他的肩膀说:“麦塔先生的确你过去是刀塔计划的负责人,我们都在你手底下吃过很多亏,要说这样接受你的领导,大家心里多少都会有些别扭,包括麦塔先生您自己都会很不适应,这是人之常情。”

    周铭的话说到这里马上转了话锋:“但麦塔先生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心里的别扭,和这个事情该怎么做之间,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冲突不是吗?我们都是男人,不能像女人那么小气的,也不能说我们之前是互相算计的对手,我们就不认同您的能力,不接受您来帮我们做事,那样就太不够豁达了,麦塔先生您说呢?”

    确实,心里讨厌一个人,并不意味着就要否定对方的一切,那样做就太小心眼了,可这个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麦塔看着周铭,或者说逼着自己能做到的人有很多,比如那些皮厚心黑的政客们,但要去说服别人来接受,那比让自己接受,难度增加的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麦塔不能不称赞周铭一句:“周铭先生,您真是天生的领导者呀!”

    ……

    随着两辆伏尔加轿车的开出,周铭他们离开了南郊庄园,麦塔由于逼探员还在这里等着抓他,所以只能待在庄园里,这倒不是说着南郊庄园有多安全,这里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外交机构的产业,逼直接在这里抓人还是怕引起外交纠纷的,另外这里作为领事馆的别院,不可能是一点安保措施都没有的。

    正是这些原因,麦塔待在这里总是要比其他地方相对安全一些的,要是麦塔跟着周铭他们去住酒店,搞不好当天晚上就被逼给连夜绑了。

    回到酒店房间,周铭准备洗澡,苏涵一边帮周铭拿出衣服同时问他:“周铭你真的决定了吗?”

    周铭接过衣服说:“当然,小涵你想说什么?”

    苏涵想了一想说:“周铭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人心。”

    周铭点头说是,苏涵又问:“那么现在周铭你把瑞士银行的那么一大笔钱交给麦塔先生,让他来帮周铭你处理这边的事情,你这赌的不就是他的人品吗?可你又说这个是最靠不住的,这……”

    苏涵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意思却已经非常明白了,而她之所以没说完,就是因为她看到了周铭的眼神,周铭问她:“小涵,这个问题是不是在南郊庄园的时候你就想问我了?”

    苏涵低下了头:“我知道那里很多人,我这么问你不太好。”

    周铭伸手抱住了苏涵对她说:“小涵我并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

    说着周铭拉着苏涵坐了下来,把衣服放在了床上:“其实小涵你刚才说的非常对,这也是包括李成童刚还有杜鹏他们担心的最根本一个原因,我也明白这种事情是最不能靠人心的,可小涵你真的认为我是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了麦塔的人品上了吗?”

    苏涵愣愣看着周铭,大大的眼睛里有些不太理解,周铭接着解释:“这么说吧,你觉得为什么是你我还有杜鹏我们坐车回来了一号酒店?”

    “那当然是我们住在这里,而且现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也还在通缉他……”

    苏涵脱口回答,她说到这里立即眼睛一亮看着周铭说:“周铭你的意思是说他离不开那个南郊庄园了?”

    周铭点头说:“这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当然不是说逼会在这里蹲他一辈子,但至少来说会在这里蹲他一阵子,短时间内他是出不去南郊庄园的,另外就算他出去了也没用,你忘了我在瑞士银行,重新转账的几个新账户吗?也就是说,这笔钱要怎么用,都得经过我这里批准才行。”

    “原来是这样呀,那太棒啦!”苏涵高兴的拍手说,一扫之前的沉郁。

    “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真的会只靠一个曾经对手的人品吗?我不是怀疑麦塔先生真的会做什么,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呀!我是个商人,可不是什么度化世人的活菩萨。”周铭说。

    苏涵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所以周铭你之所以不对童刚李成他们说,就是担心他们会演不好戏,万一给麦塔知道了你还防着他一手,会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对吗?”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是这样的,毕竟之前是我自己把话说的那么满,也把他的品质给吹上天了,要是还防着他的话,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怎么样小涵,我这个商人是不是越来越阴险了?”

    苏涵却坚决的摇了摇头:“才不是,周铭你这是知人善用的王道!”

    “什么知人善用呀,我这根本就是自己懒而已。”周铭说,“我并不想事必躬亲,尤其是这次的金融战,里面各种数据,与其我自己头疼,倒不如丢给一个有能力的人算了,我才想到了麦塔先生。”

    “我倒觉得周铭你这么做才是天生的领导!”苏涵依然说,“周铭你想想,原来在厂里的时候,厂职工是不是经常说厂领导没本事什么的,但厂领导再没本事,他们至少能把工人给组织起来干活,这就是最大的能力。”

    “现在周铭你也是一样,”苏涵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全才,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人是什么都行的,那么既然自己不行怎么办呢?就找一个行的人上就好了,然后再管着这个行的人,确保他能把事情做好,这就是上者劳人中者劳智下者劳力了。”

    苏涵崇拜的看着周铭说:“周铭你要真什么都行我反而担忧了,你能这样用人,才是真正的最强王者!”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