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什么骄子?就是废物!
    ( )沉默,都说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金融班的这些热血激进的年轻人显然都是后者。∷頂∷点∷小∷说,

    在一阵沉默之后马上爆发出一阵谩骂声:“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他有什么资格来当我们的班主任?我们这里是金融班,我们都是未来的金融精英,是未来要建设祖国对抗国外资本家入侵的中坚力量,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当我们班主任的!”

    在一阵气势汹汹中,班长陈树打手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他说:“书记,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是一个什么班,我们未来都是要成为金融精英的,别说我们并不需要什么辅导员,就算需要,也应该是那种能给我们带来帮助的金融博士或者教授,或者什么资深基金经理什么的。”

    “其实这并不难找,我们国内的确缺少这样的人才,但我想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不能放眼全世界来找呢?我相信这样的人还是很多的,之前的两个就很差劲了,现在中央就给我们挑选了这样一个人?”

    陈树说着随手指了一下周铭:“书记你看看他,我真不明白他有什么资格能到我们这个班级来?还是他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学院书记想说什么,但陈树却抢先说道:“书记,我想同学们的声音你刚才也都听到了,我们大家去美国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去学习先进知识,不是去混日子的,如果是有谁想借着这个机会到我们的队伍里来混日子,很抱歉,那就请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他。”

    随着陈树的话,其他金融班学生也都纷纷附和着说:“没错,我们这里不欢迎混日子的白痴,想混日子混资历就请快滚蛋吧!”

    面对下面学生的一阵嘘声,学院书记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他很想说周铭并不是什么混日子的衙内,他是有真材实料的,但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他只能把目光投在了周铭身上,他想着中央既然派他下来,总该有些能耐吧?至少……应该要比之前那些人要有能耐一些才对。

    周铭给了学院书记一个放心的眼神,他挥手让大家安静一下,而也不知是周铭就有这个魅力,还是下面的学生们就这么给面子,想听听周铭究竟想说些什么,总之不管怎么样,当周铭挥手以后,下面刚刚还很吵闹的教室就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周铭对此比较满意,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你们想听我说什么,但恐怕我想说的并不合你们的意。”

    周铭的这个开场就让所有人非常惊讶,不过下面还来不及反应,周铭就接着说:“我知道你们这个班是特殊的金融班,你们也都是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学子,是要送去美国深造的。因为能力所以自负,你们根本不认同任何人来当你们的班主任,或者可以说你们认同的班主任只是你们理想当中的圣人。”

    “据我所知,在我之前曾有几个人被安排了这个职位,他们有央行的官员,和人大的教授,但最后都被你们给赶走了。”

    周铭把自己所知道的这个班的情况侃侃道来,其实这也正是中央头疼急召周铭来带班的原因所在。

    首先在有了苏联的前车之鉴以后,这个金融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由于很多历史原因,国内在金融资本这一块的经验几乎为零,因此在中央领导人的眼里,这一批派出去的留学生,和满清末年那一批留洋学子几乎是同等待遇,甚至现在领导人的危机感还要更强,对此还要更重视一些。

    正是这些原因,这些金融班学生都是天之骄子的待遇,在选择班主任上面,中央也不是没有经过慎重考虑,可无论挑选的是谁,都不能让这些学子们满意,甚至还让这些学子们反感,最后中央没办法,只好把原来的班主任全部撤掉,找来了周铭。

    周铭的话音才落,班长陈树马上说:“对不起纠正一下,你说的不对,那些班主任并不是被我们给赶走的,他们只是自己没本事,才只能离开的。”

    其他学生纷纷附和:“对呀,我们哪里有赶他们了?都是他们自己什么都不懂,凭什么来带我们这个金融班?”

    陈树打手势让大家安静,他骄傲的抬头看着周铭说:“这位叫什么周铭的同学是吧?既然你能被选到这里来,想必这里的情况还有这个班的性质你也都是了解的……”

    不等陈树说完周铭就点头说:“我当然了解,你们不过就是一群自以为是的小学生罢了。”

    随着周铭的话,下面所有人的脸色马上黑了,陈树忍着怒气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希望是你说错了,或者是我们听错了。”

    “我也希望是我说错了,但可惜并不是。”周铭说,“我承认你们都是国家精心挑选出来的,你们肯定都很聪明很有天赋,可那又能说明什么?伤仲永的故事太多了,更别说你们是不是方仲永还两说,你们不过就是因为进了这个金融班,你们就觉着你们是金融大师,就可以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我真希望你们都能撒泡尿照照你们自己那副德性!”周铭伸手指着下面所有人说,“你们知道什么叫做股[熱,門.小説. 网]票,什么叫做市场吗?你们知道一千万美金堆在一起有多高吗?你们见过资本的真正运作吗?你们不过就是一群在教室里看过几本破书,就嗷嗷叫想着治国平天下的废物罢了!”

    周铭的话就如同是一颗被丢到了水中的石头一般,顿时荡起了一片涟漪,点燃了所有学生的怒火,他们纷纷指着周铭愤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废物当中的废物,是社会的蛀虫,国家的败类,国家的发展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人才会停滞不前,我们就是要消灭你这样的囊虫!”

    这些学生你一言我一语的怒骂着,甚至还有人都挽起袖子,想要冲上来打架一般。

    下面的愤怒就像是有实质一般铺面而来,让学院书记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好在他的手还拉着周铭的袖子。

    当然他这么做并不是这位书记的某些取向有什么问题,而是他非常了解这些金融班学生的脾气,知道周铭这么说根本就是在挑起矛盾,所以他才想拉下周铭提醒一下他,可谁知周铭也不知是没发现还是怎么的,居然越说越起劲了,完全不管他。

    见周铭没反应,这位书记没办法了只能说话道:“周铭先生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不是激化你和同学们之间的矛盾吗?”

    周铭回头对他笑了一下:“激化什么矛盾?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书记你不这样觉得吗?你看看这些人,他们整天吃国家的喝国家的,国家还给他们钱去出国深造,可他们能做什么?天天在这里吵架讨论,变着法子赶走国家精心安排的班主任。”

    周铭指着下面的人说:“这些人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在我看来包括他们的脑子在内都是一文不值的,他们就是在这里浪费粮食的一群废物!”

    周铭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因此他的话全给下面的学生们听到了,顿时怒骂声又提高了一个档次,有几个暴脾气的学生都已经冲到讲台前面来了,扬着自己的拳头就要冲上来。

    冲突并没有爆发,因为一直跟着周铭的保镖**在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而学院书记也用力拉了周铭一下说:“周铭先生,你也是一名大学生,你怎么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言呢?我要你马上给这些同学们道歉!”

    “道歉?”周铭笑了,“对不起我并没有给废物们道歉的习惯。”

    周铭说完伸手指向下面的同学们说:“我这么说你们还别不服气,你们不要看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但要说到金融资本方面的经验和了解,你们别说拍马,拍火车能不能追上我还两说。”

    周铭的话说完,下面立即响起一阵嘘声:“还说我们小学生,我看你才是真正小学生吧!真是没羞没臊的,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哪位诺贝尔经济学家投胎转世吗?”

    下面左一句右一句的话让周铭笑了,别说下面这尽管是在谩骂,但他们倒也有些话说到点子上了。

    周铭对此无所谓,但苏涵和杜鹏却有点忍不了了,他们不明白这些连社会都没有出过的学生们怎么就敢嘲笑周铭,要知道他可是在北俄那边和美国金融战专家以及北俄富豪们,真刀真.枪干过的呀!

    因此他们当即就要站出来为周铭说明什么,不过周铭却在第一时间拦住了他们,周铭没有对他们说什么,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清了清嗓子,对下面的同学们说:“我并不是哪位诺贝尔经济学家的转世,但我所有的金融资本方面的知识,肯定是你们永远想不到的。”

    面对周铭这番话,下面的嘘声更大了,周铭毫不在意接着说:“我知道你们不信,这没关系,你们这些倒霉孩子们,接下来就看我怎么征服你们吧!”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