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师有人砸场子
    ( )“周铭同志,我认为这金融班既然都是未来要培养成为国家栋梁,是为了国家金融市场稳定的,那么首先就必须培养这些同学们坚定的爱国热情,让他们都有为了祖国事业奉献知识青春的高尚情操!”

    人大金融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里,周铭和院长书记都坐在那里,苏涵杜鹏和也在,他们现在讨论的就是金融班的建设工作,现在说话的是学院书记,从他书记的角度出发,他认为是要从思想层面先建设好。

    院长却有不同看法:“书记,我认为我们还是要相信同学们的好,我们不能带着怀疑的眼光看他们,那样是对他们极大的侮辱。”

    “不院长,我倒是很同意书记的意见,我还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就和我说过,教育的首要目的是什么?就是树人,就是首先要摆正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只有三观正的人,他以后的路才好走,否则如果是一个三观不正的人,那么无论他取得多少成就,都是对国家有害的。”

    周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周铭说这话也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在后世,他听到太多出国留学以后就不回来了的故事,还有那些赚了钱就逃往国外把钱往国外送的商人,有的干脆在国外注册公司,回来赚国人的钱,然后在国外潇洒,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周铭不知道在后世自己听到的那些新闻当中,有没有金融班的这些学生,不过他既然成为了这个金融班的班主任,他就有带好他们的责任,不论这是中央压的任务,还是周铭自己就没有敷衍了事的习惯。

    书记很意外的看了周铭一眼,对周铭的支持表示感激,他本以为像周铭这样出国的人会对国家有很大意见,却没想他开口就支持自己的思想道德建设。

    书记意外,院长当然也意外,不过他也并没有古板到那种程度,他想了一下说:“好吧,既然书记你和周铭同志都这样认为,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同学们的三观和思想政治教育也的确是需要做的,我虽然很同意周铭同志教育就是树人的话,但我也保留自己的意见,认为不要太过约束的好,那样会限制同学们的主观能动性。”

    周铭笑笑说:“院长你这大可放心,只是要给同学们树立正确和积极的思想,我们又不是什么邪教,当然不会限制什么。”

    周铭的话让院长和书记都愣了一下,显然是觉得周铭的玩笑有些过了,不过随即联系他国外回来的身份就释然了,当他们后面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在外面守着的办公室主任进来说金融班的团支部书记叶凝来找周铭。

    这个消息让周铭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周铭是昨天才去金融班宣布自己是他们班主任的消息,到现在为止也才不过去了金融班两次,班上的同学记性差一点的可能都还记不住自己的样子,怎么现在就会来找呢?难道是班上出了什么事情不成吗?

    带着这个想法,周铭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室,果然看到了叶凝。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她穿着朴素的麻布衣服,梳着一条麻花辫,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有些土气,但这种土气却有些后世那些大学女孩所永远找不回去的清纯。

    她见周铭出来,急忙上前两步说:“老师不好啦,经济讲堂里我们班的同学和校外的人吵起来了,我怕他们会吃亏,老师你过去看看吧。”

    周铭听到这话没有任何犹豫,只和院长书记打了招呼就跟着叶凝离开了。

    金融学院的院长办公室距离学生大楼是有一定距离的,不过周铭是开车来的,所以几分钟以后就到了金融研究楼,当他们赶到经济讲堂里的时候,这里正在上演着一番激烈的唇枪舌战。

    其实这个经济讲堂只是一个普通的研究教室而已,只不过在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这些精力过剩的学子们喜欢在里面自习开辩论会,久而久之这里就有了经济讲堂的称号,之前是人大金融学院的学生主宰这里,不过现在随着金融班被建立起来,面对这些从全国挑选出来的精英,经济讲堂自然就被他们给霸占了。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说来金融班的这些学生他们由于都带着一颗国家栋梁的赤子之心,所以他们都是特别强势的,人大的同学们也都知道这一点,这经济讲堂成了金融班的演讲场所就不奇怪了。

    可以说当金融班成立以后,这经济讲堂就一直是金融班的同学们在这里演讲他们对金融经济的认识,其他人大金融学院的同学不是对此没有意见,只是其他学生根本说不赢这些被选进金融班的精英,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金融班的专用讲堂了,不过今天这个情况突然就被打破了。

    打破这个情况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名叫,根据叶凝的介绍周铭知道他是燕大夜大班的人,是在燕大那边混文凭的,之前就很不老实,总是仗着自己归国华人的身份瞧不起国内的人,伙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闲来无事就在各个大学的讲堂找人论战,顺带着嘲讽国内的学生们。

    叶凝说她之前在燕大的时候就见过他们找事,现在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金融班的情况,知道金融班里的同学们都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精英,就自然跑来这里找他们论战了。

    之前他们也来过几次,不过那时金融班的班主任都还没确定下来,大家都烦得很,没功夫陪他们瞎闹,直到今天他们才逮到一个大多数金融班人都在经济讲堂的机会,和金融班学生们正面刚了一次,结果就是金融班的学生们情况不好,叶凝急急忙忙跑去找周铭过来救场了。

    听着叶凝的介绍,周铭问她:“正面刚?那听你这么说,那些香蕉人还都有点本事咯?”

    “香蕉人?”叶凝显然并没有听过这个新词汇,周铭给她解释了香蕉人就是在国外出身的第二代及以后的华人,他们由于从小接触西方社会,因此他们虽然长着黄皮肤,但实际内里却更倾向于西方的白人社会,外黄内白,所以被称作是香蕉人。

    面对周铭的解释叶凝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老师你这么形容真是太贴切了,看着那些家伙明明自己流着也是同样的血液,却还那么看不起还那样侮辱自己的同胞我就觉着恶心!”

    “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他们出生就在国外,接受的也都是国外的教育呢?所以他们当然会更认同西方社会那一套了。”对于叶凝的不满,周铭只能这么叹息着给她解释,“谁让我们国家过去不够强大呢?”

    叶凝抬头看着周铭,似乎想到了什么,周铭接着对她说:“所以我们国家为了追赶国外的经济繁华,才要派你们出国留学,为的就是学习国外那些先进的知识方法,为了让我们的国家富强起来,让所有人不再需要出国去讨生活,才会尽可能减少这些香蕉人的诞生,这就是你们肩上的重担!”

    叶凝对着周铭重重的点头说:“老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我也会让同学们都努力的,努力学习,回来建设我们的国家,请您相信!”

    [熱,門.小説. 网]

    周铭笑了:“我当然很相信你们,不过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还是先进讲堂看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吧。”

    说着周铭就和叶凝一起走进了讲堂,他们才推开门,顿时就感受到了讲堂内那股弥漫着的紧张气氛,只见那些金融班的学生们,他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讲台上的辩论双方,他们双手握拳神色焦急,显然是在香蕉人面前的失败让他们感到非常着急了。

    讲台上的情况就很泾渭分明了,一边和叶凝一样穿着土气的就是金融班的学子,另一边穿着西服带着眼镜的,就是来砸场子的香蕉人了。

    现在讲台上的学生是副班长李阳,他就是人大金融学院的人,去年奖学金的获得者,是首都经济学界一位先锋人物的学生,年纪虽不大,但却已经在好几本经济刊物上发表过文章了。

    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很大的成就,要知道那个年代的刊物可不像二十年后那么泛滥,一篇文章要想上去,不仅要经过严格的审核,需要有真材实料,更要有足够分量的人物推荐才行,由此他的能力可见一斑。

    此外他还是一位辩论好手,曾在一次燕京各大学的辩论会上带着人大队伍夺下了冠军。

    然而就是这么优秀的一位学生,此刻在讲台上却紧握双拳紧咬牙关,上身的衬衫也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显然是已经被对方辩驳得找不到反击了方向,却又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他还想反杀却又不能。

    而比起李阳,对面的香蕉人就从容许多,他就是那伙人当中领头的,他很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嘴巴上叼着烟,斜着眼睛,用一种很不屑的眼光看着李阳:“如果没什么说的了就赶紧下去吧,难道你还不认输,还认为自己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