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剩下的交给老师
    ( )还认为自己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面对孙林的调侃,李阳的脸色一下涨的通红,显然他从孙林的话语当中听出了浓浓侮辱意味,并且这种侮辱不仅仅是对他,更是对在场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因此还没等他说话,下面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就先爆发了。≧

    “孙林你这个数典忘祖的小人,你不要以为你就这样赢了!”下面有人这样嘶喊着。

    听到这话孙林乐了,他看着下面反问道:“我赢没赢难道是你说了算吗?还是你打算上来帮这位张卫同学抢救一下呢?”

    “我来就我来,谁怕谁呀!”

    下面有同学被孙林这么一激就要上去和孙林辩论,不过却被他身边的同学一下拉住了,这个动作的意思很明白:他不是孙林的对手,他同学[熱,門.小説. 网]的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再上去给孙林增加嚣张的本钱了。

    孙林见这个情况更开心了,说话也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这就对了,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藏着掖着就行了,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同学们你们可永远要记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呀,自不量力的后果就是丢人现眼!”

    孙林这句话是一句提醒更是一句挑衅,不过对于此刻的金融班同学们来说,无论是提醒还是挑衅都一样了,因为连副班长大人都输了,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大家一起冲上去把他打一顿吧?这可不是一个好做法。

    试想这个从全国挑选出来的精英班级,学生理论上辩不赢外人,最后恼羞成怒要打人,那样不仅是丢自己的人,更是金融班甚至是国家的人。这些学生固然激情热血但也远没到能昏了头的地步,还是能克制自己的情绪,不会做出这么激动的事的。

    可是……就这样认输,真的好不甘心呀!

    但是还有谁?还有谁能辩赢这个孙林,为我们金融班挽回最后的尊严呢?

    这是此时每一位金融班乃至人大金融学院的学子们心中的呐喊,而在讲台上的李阳更是用力的握紧双拳,仿佛要把指甲掐进肉里一般,他痛恨孙林的嚣张,不过相比之下他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他的辩论就那么厉害?

    明明这个家伙理论水平就是一塌糊涂,他所举的例子也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不仅一点严谨性都没有,甚至还很片面,可自己怎么就是辩不过他呢?我可是金融班里金融知识最丰富,最会辩论的呀!

    难道就因为他是从金融发源地西方国家过来的,这些知识都已经是他的常识了吗?就像孙子兵法里面的那些东西对于国人来说一样?

    现在连我都输了,那他岂不就更嚣张,更不把我们金融班的同学们放在眼里了吗?

    想到这里,李阳心里突然涌出一股绝望,而这时对面的**却做了一个更加挑衅的举动,只见他把烟头摁灭在了讲堂上的粉笔盒里。

    这个动作让所有学生惊呆了,不过这些惊呆的表情却只让**感觉更加受用,他故意说:“很抱歉你们这里并没有烟灰缸,我就只能用这个了,不过在我想来你们这里要粉笔盒也没什么用不是?”

    **这句话无疑点燃了火药桶,让所有学生一下暴怒了起来:“你这个从外国的杂碎,就在这里找刺激是不,不给你点颜色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我顶你个肺啊!我要打到你扑街,塞你老母!”

    伴随着这左一句右一句的谩骂,台下所有人的学生一个个都暴躁了起来,纷纷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就像是在声讨和游行一般,有些脾气大的学生甚至还撸起了袖子冲上去要动手打他了。

    **见势不妙急忙说:“你们想要干什么?说不过就要动手了吗?大陆人果然是非常野蛮没有素质的,就连这高等学府的人都是这样,那普通人肯定就更加不堪了,你们也好歹是大学生,是大陆人当中的精英,这里还是金融班,你们就是这样子的精英吗?我看你们这个金融班还是趁早解散算了!”

    “我放你娘的狗屁!文明讲道理也是对可以讲道理的人讲的,对你这种不知廉耻的杂碎,就没有任何道理好讲的了!”

    听着下面这些这些愤怒的宣言,显然**的这番劝退并没有任何作用,除了让这些学生更愤怒以外。

    看到班里这个情况,叶凝急忙对周铭说:“老师不能让他们动手打人,万一他们动了手不仅那些同学本身的前途没了,我们金融班的声誉也要从此毁于一旦了,老师您得想想办法呀!”

    对叶凝的表现周铭感到有些惊讶,因为的确是她说的这样,这些学生不能动手打人,在学校里发生这样打群架的事情肯定是要记过处分的,哪怕这些学生是国家挑选出来的精英也是一样,更别说那个**还是外籍人士,不管他的皮肤是什么颜色他终归还是外国人,这意义就更大了。

    原本涉外事件就不好处理,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说不得国家还会加重处罚,可不会管是**他们这伙人先挑起的事端。这样一来,所有动手的学生最轻的也要被开除出金融班了,重一点说不准还要拘留,档案里留下污点,这些人一辈子就会被这样毁了。

    这些周铭并不是想不到,只是他没想到在这个紧急关头,在所有金融班的学生都上头了的时候,叶凝也想到了这些,看来这金融班挑选出来的精英确实都有两把刷子。

    事实上也并不只有叶凝想到了这点,金融班也有其他人想到了这点,在那边的人群中,就有人拉住了身边的人说:“喂同学,我们要冷静点啊,我们就这么上去,就算把他打死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反而你们还会因为动手打人被开除学籍的!”

    可他的劝诫却并没有用,被他劝的同学只会愤怒的回答他:“黄平!我才不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今天就是要打死他,这种数典忘祖的王八蛋就该付出他嚣张所应该付出的代价!你要还是我们金融班的同学,就跟着我一起上去,你要怕事你可以待在这里,但你不要妨碍我们!”

    不仅是这位叫黄平的普通同学,就连班长陈树的阻拦也都没用,可见这些同学们的愤怒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看着班里的情况,周铭对叶凝说:“你放心吧,我既然是金融班的班主任,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会保护好我们班的同学们的。”

    “你们不能打我,我是美国人,你们打我你们全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喊出了这一句,下面的学生则极为不屑:“放你娘的屁!我们管你是哪里人,我们只知道你现在就是我们的仇人,我们就算有麻烦也要先弄死你丫的!”

    愤怒的同学们喊着这样的话围上了讲台,李阳也想到了什么想让同学们停下来,班长陈树也在劝着同学们,可根本没人听他们的。

    这让他们都急坏了,都动手拉扯了起来,可是却并没有用,他们这么做当然不是为**担心,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同学们,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同学们就因为一时的冲动就犯下这样的大错,尤其还是对**这样的人渣,那更不值得,可是现在又有谁还能阻止这些愤怒的同学们呢?

    当这两位正副班长都无计可施的时候就听一声喊:“同学们都请冷静一下!”

    随着这一声喊,那些围上去的同学们都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因为这个声音他们都很熟悉,就是他们新任班主任周铭的声音。

    他们回头过去,只见周铭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所有的同学们无论是认识周铭的金融班学生,还是人大金融学院的同学们,都自发的给他让出了路,叶凝跟在周铭身后,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她就只是觉得周铭老师刚才的话和现在的出场都特别有魅力,让她非常崇拜,想跟着。

    “同学们,我想你们当中有些人认识我,可能有些人还不认识我,但是这都不要紧,我只想告诉你们。”

    周铭说着随手一指**接着说:“这个家伙确实是个王八蛋,但他有句话是说对了的,你们打了他你们会有麻烦的。”

    周铭的话才说完,下面马上有人说:“老师,可是他刚才……”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铭打断了:“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既然这个家伙是来辩论的,我们战胜他再请他滚蛋不就好了吗?”

    一句话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上,的确只要战胜他请他滚蛋就可以了,但谁能赢他呢?连金融班最厉害的副班长都败了……

    当大家这么想的时候,周铭已经跑上了讲台,李阳见周铭上来,他的情绪立即就忍不住了:“老师对不起,我给金融班丢人了。”

    周铭拍拍李阳的肩膀说:“不要紧的,你已经尽可能的做到了最好,这不怪你,不过你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还需要多加学习了吧?”

    “老师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学习知识的!”李阳坚定的答应周铭,可马上他又迟疑起来,“可是老师,现在怎么办?”

    周铭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剩下的就交给老师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