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样森破
    (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经济讲堂里顿时一阵哄堂大笑,所有讲堂内的学生都伸手指着台上的**,笑的合不拢嘴。頂点小说,

    “原来大名鼎鼎的海归金融专家居然连国富论都没有看过,感情只是在这里招摇撞骗的呀?原来说什么海归博士都是自己吹牛皮的,我一直以为国外的金融博士都是博览群]的,没想到连国富论都没看过呀?这博士也太水了一点……”

    面对下面学生们的嘲讽,**脸色一下涨成了猪肝色,强自说道:“你们懂什么,我们美国是尊重自由尊重个人意愿的,不像你们这里强压着你们看每一本书,非要去考那些偏门难点,我们只要掌握了主要的理论知识,懂得如何应用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记得里面的每一句话。”

    **的辩解显然并没有效果,只能让学生们笑的更欢了:“哎哟我的张博士,你就直说你没看过国富论不就好了吗?何必讲那么多没用的呢?”

    “你们放屁!你们知道国富论究竟有多厚,有多少字吗?除了你们这些死读书的**学校以外,我们美国谁会去死记国富论里的每一句话?我们……”

    这一次不等**说完,周铭就提醒他说:“**先生,友情提醒一下,我刚才所说的那段话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一句俗语,我想就算**先生你在国外也肯定听过,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先生,你说你记不到国富论里面的每一句话我可以理解,但你总该能听出国富论和论语的区别吧?”

    如果说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一种羞辱和嘲讽的话,那么周铭的这句话提醒就是在明明白白的打脸了。

    在**看来,周铭所说的每一个字就像是一记记巴掌一般,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感觉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他也能听的出来,周铭也是在骂他是个杂碎,尽管周铭并没有直接说什么,但周铭那番话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什么叫听不出国富论和论语的区别?如果说国富论是西方经济学的圣经瑰宝的话,那么论语无疑就是中国两千年来的精神圣经了。

    谁要说哪位基督徒没有看过圣经,哪位国学研究者听不出论语,这一定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人们一定会说他是伪教徒和伪研究者,那么现在一位自诩经济学博士的人听不出国富论,自然也是如此了。

    尤其是对**而言,这位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华人,不仅国富论没看熟,就连论语都听不出来,这不是一无是处的杂碎还能是什么?

    **眼角的肌肉在颤抖,这是他非常愤怒的表现,他伸手指着周铭说:“我们现在是在辩论经济,有本事咱们就经济学方面的论题正面辩一辩!”

    周铭却两手一摊:“很抱歉**先生,你连国富论都没看过,我很难想象咱们之间还有什么经济问题好讨论的。”

    随着周铭的话,下面的学生也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他道:“就是说呀,这位从美国来的**先生,国富论可是西方国家现代经济学的基础,你连这个都不去看,你觉得你还懂经济,我们还有和你讨论经济的必要吗?我们可并没有对牛弹琴的兴致。”

    “你们这是放屁,都是在放狗屁!”**大声叫骂着,“你们这些小瘪三,忘了我刚才是怎么用美国最先进的金融理念教育你们了吗?忘了我是来自自由国度,而你们只是在这毒菜国度的一滩烂泥里了吗?”

    **这番话倒是唤醒了同学们刚才的痛苦回忆,不过这个唤醒只是片刻的,因为紧接着周铭就说了一句:“可是你连国富论都没看过。”

    “这不是重点!”**急忙否认,“我在美国学习的是最最正宗的经济学科目,你们不管要和我讨论什么样的经济学论题我都能和你们大战三百回合,无论任何金融现象我都可以给你们分析得头头是道,只要你们敢和我辩论经济学,你们还有这个胆量吗?”

    这边**的话音才落,下面的金融班长陈树就马上说:“可是你连国富论都没看过。”

    “我说了不要去纠结这个!我不是没有看过国富论,我只是不像你们这些毒菜学生们一样只会一味的死记硬背!”

    **怒吼着对下面的学生们说:“再说你们看过又怎么样?你们还是毒菜国家的**学生,从燕大到人大,还有你们金融班的副班长,哪一个能在经济问题上辩的过我?对于金融现象的讨论,你们哪一个能比我深刻?这么多大学我都一个一个挑战过来了,有哪一个能说在经济学上稳胜过我的?”

    这一次下面的全部同学一起说道:“可是你连国富论都没看过。”

    听着这整齐划一的声音,**感觉自己都快要疯掉了,他在燕京这么多天挑战了那么多大学,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憋屈过。从周铭到所有学生,他们都死抓着刚才那个国富论的问题不放,让**明明感觉这些学生不管是知识储备还是头脑反应都远不如自己,但就这个问题,让他有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周铭看着**那副快要抓狂的表情,在心底摇了摇头,只能说他是‘图样图森破啊’。

    其实**这完全就是被自己给逼疯的,毕竟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国富论几十万字,除非是真正研究这个的学者,否则谁能记到里面的每一句话呢?就算是麦塔先生那样的人物,只怕也做不到吧。

    原因很简单,除了麦塔先生是需要进行金融战以外,更多的是两百多年过去了,国富论当中的很多论点都发生了改变,大家只需要记住其中的重点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记住里面的每一句话。

    这些道理**其实他也知道,开始的时候他也说过了,但随着周铭带起了一遍又一遍的嘲讽他没看过国富论,才最终让他受不了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周铭还并不打算放过他,毕竟这种香蕉人,不认祖归宗就算了,还尽可能的贬低自己的祖国和民族,嘲讽自己的同胞,这种人是最可气的了,以前周铭只是一个最底层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大老板是上层人士,周铭拿他们没办法,但是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周铭要不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于是周铭故作惊讶的哟了一声:“听**先生你刚才的话,你还在燕京挑战了不少大学,而在这些大学里没有一位同学能稳胜过你的呀?”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自傲的挺起了胸脯:“那当然,我可是从自由的美国回来的,经济学就是我最拿手的学科!”

    不过**的自傲也就只到这里了,因为周铭接下来马上又说了一句:“你在燕京这么叼,你家里人知道吗?”

    “我在这里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意思,要我家里人知道做什么?”

    **愣愣的说,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句话的含义,可他接下来看到了下面学生都在偷偷笑他,让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周铭你是在骂我对不对?”

    **不问还好,他这么一问下面的学生突然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周铭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因为这句话要真说起来只能算是强烈嘲讽,并不算是辱骂,而**先是不理解,后又觉得这是在骂他,只能说是文化差异了。

    听着台下同学们一阵阵的嘘声,让**愤怒到浑身发抖,他并没有多大的忍耐力,所以他很快爆发了。

    “周铭你这个王八蛋,你竟然敢这样侮辱我,我和你拼了!”

    **这么说着然后张牙舞爪的就朝周铭扑了过去,让所有学生一阵惊呼,可最后**却并没有碰到周铭,当他才动手的时候,一个和他同名的年轻人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个擒拿手就把他制服了。

    **的手被反拧在背后,他吃痛的嗷嗷叫着,如同杀猪一般:“快放开我,疼死老子了,我是美国人,周铭你这王八蛋敢动我我会找你麻烦的,到使馆去投诉你的,你就等着变成外交事件吧!”

    面对**的威胁,周铭不屑道:“怎么**先生说不过就开始威胁耍赖动手了?我告诉你你要干什么你尽管去,只要你真觉得有用。”

    周铭说完,一直没出声的叶凝马上走上前来说:“你这无赖,你可知道我们周铭老师是谁?他可是在北俄和你们美国的第一金融战专家交手过还胜利了的人,他帮助我们国家在北俄的金融市场上狂赚了一千亿美金,比你们美国赚的还要多,你今天能和他说上一句话都是你家祖上积德了知道吗?”

    叶凝说完,下面的其他金融班同学也附和道:“没错,你能和我们周铭老师说话是你八辈子积的德,就你这样的人,我们国家肯定还要治你想要威胁周铭老师的罪,你就等着进监狱吧!”

    听着整个教室的声音,**目瞪口呆,他摇着头说:“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一个大陆人怎么会赢下和美国的金融战呢?美国可是最自由和最懂金融的国度呀,这一定是你们瞎编出来的,可是你们怎么会都知道北俄那边的金融战呢?这不科学,这不可能啊!”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