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这并不是好兆头
    “今天这一堂课真是太厉害了,我从来都不知道金融还可以这样去理解的,老师今天真是给我们大开了一扇神奇的大门!”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更喜欢老师讲的那个故事,那简直是神话一样的故事,我对天发誓如果要不是老师告诉我们可以去那样理解的话,我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想到在那个故事里还藏着金融的秘密,金融危机还有债券这些东西还可以以那样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我还是认为最后老师给我们分析农贸市场才是最厉害的!为什么市场里有那么多卖鸡蛋的,就只有一家的鸡蛋卖的特别好,这就是股市里面的跟风,人都是喜欢群体行动的,当有人不断的宣传这家鸡蛋好吃以后,人们就会去那里买鸡蛋,事实上那里的鸡蛋好吃不好吃谁也不知道,都是看其他人来买,就跟着一起来买了。”

    “是的这个我也有很深的印象,老师说这和股市里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庄家首先制造出股票很好的假象,事实上这家公司的真实经营情况谁也不知道,所有散户都只能看到庄家放出来的利好消息,就认为公司的经营情况很好,就会跟风去买了。”

    “不管是在股市还是在农贸市场里,这种大海捞针一般的做法找能够涨价的东西都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还有银耳的那个比喻也很厉害……”

    几个学生走在人大校园里有说有笑,他们的语气非常兴奋,很难想象他们是在谈论刚才的课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彩票中奖了的。

    “李阳黄平,你们在谈什么那么兴奋?”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一下就说出了这几位同学的身份,他们就是周铭金融班上的同学,领头的那个是金融班的副班长李阳,他们从农贸市场回来以后先去吃了饭,原本他们是该回寝室休息一会的,可他们想起早上在农贸市场的那堂课,让他们一下又兴奋起来,就在校园里边走边谈着了。

    他们一路说着一路走着,都没问题,现在李阳他们听到这个声音都在第一时间站定了,喊了一声院长好。

    人大金融学院的院长站在那里微笑的说好,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李阳马上回答:“是老师给我们的课堂,老师他真是太厉害了,我以前都没有上过这样的课,生动又具体。”

    “老师[熱,門.小説. 网]和课堂?你说的是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周铭对吗?”

    院长好奇的问,李阳点头说是,院长又问:“他的确今天早上有安排给金融班的课程,知识不知道周铭老师用了怎样的方法来给你们上课呢?”

    “是用一种非常有趣的方法。”李阳非常高兴,如同献宝的小朋友,“今天上午老师带我们去了南庄农贸市场。”

    “南庄农贸市场?周铭老师带你们去农贸市场干什么?”院长十分惊奇的问,眼皮不自然的挑了一下。

    “当然是上课呀,老师他用了一种不一样的方法在给我们上课,他居然把金融给整个带入进了农贸市场里面,所有的金融现象和金融知识都可以用农贸市场来给我们举例,老师还努力在引导我们进行独立思考,还说无论是金融还是经济,都是大繁若简,归根到底都是做买卖的……”

    不等李阳说完,院长就不耐的打断了他的话:“那你们有没有谁掉队或者遇到什么危险的?”

    “院长,这有什么危险的?我们只是去南庄的农贸市场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李阳愣愣的说,有些不明所以,“院长我们很多同学经常都会去那里买菜的,我也去过那里很多次了。”

    李阳的话才说了一半院长就说:“这怎么能一样呢?你们那是平时,但现在是在上课期间,你们也都是国家挑选出来的精英学子,更应该注意你们自己的身份,努力去学习金融知识,而不是到处闲逛!”

    “院长我们这不是闲逛,我们是在上课……”

    李阳还想反驳,不过却被黄平给拉住了,黄平站出来说:“院长很抱歉,我们以后不会再乱跑了,不过我们今天的学习方法是很新颖的,也是得到了同学们喜爱的,今天只是一次大胆和有意义的尝试。”

    院长看了黄平一眼,拍拍他的肩膀:“你们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学习这方面并不会有任何捷径,你们都必须一步一个脚印的脚踏实地才行,千万不能好高骛远不切实际,那都是有害的。”

    黄平点头说明白了,院长这才满意的离开了,等院长离开以后,李阳拧着眉头问:“黄平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

    黄平无奈的摇摇头说:“你看不出来我可能看出来,恐怕咱们老师要倒霉了。”

    李阳惊讶到愣在了那里,而另一边,院长正如黄平所说的那样,直接找到了周铭的办公室,推开门就毫不客气的质问了过去:“周铭我问你早上是不是带着同学们去了南庄农贸市场?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周铭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和院长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周铭才说:“院长我早上的确是带着同学们去了南庄农贸市场。我是带他们去那里上课的,院长我不明白这需要给什么解释?”

    周铭的言语之中满是费解,不过院长那边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质问:“是谁批准你这样做的?你有没有向学院里提出申请?你的备课有没有得到学院里的许可?你如何给金融班上课有没有征求过学院里的意见?”

    这些质问让周铭一个头两个大:“院长大人,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吧?我身为金融班的班主任,给金融班上一堂课怎么了?我记得这个事情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和院长你说过,院长你也批准了的。”

    “我那是同意你给金融班上课,我并没有同意你可以把学生带到农贸市场那种地方去!”院长大声质问周铭,口水都要喷到周铭脸上去了。

    “院长?我并不认为农贸市场有什么不好的,而且我认为在那里能更好的表现金融的本质,开发同学们动脑思考的能力……”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院长很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语气愤怒:“你这都是一派胡言!你这个金融班的班主任根本就不负责,农贸市场那种地方都是鱼龙混杂的,你说万一同学们在那里遇到了什么危险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国家千辛万苦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到时候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最后,”院长说,“我们人大金融学院也是有自己的管理制度的,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院长了?”

    周铭感到有点无奈,他想了想对院长解释说:“院长我想说你这是有点太过偏激了一点,我承认我就这么把同学们带出去了,没有和学院打招呼申请备案,的确是我工作上的疏忽,但我认为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通过这一次的课程以后,同学们都开始自己独立思考金融理念了。”

    “周铭同志!”院长非常严肃的喊了周铭的名字,“你犯下了这么严重的工作错误,不仅不认错,现在在这里胡搅蛮缠说出一堆歪理邪说,我很难想像金融班如果完全交到你手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认为我很有必要重新向上级申请,我认为周铭同志你在改掉这些毛病前,并不适合班主任的职务了!”

    院长说完也不给周铭一个解释的机会,就直直离开了,周铭看着院长离开的背影愣愣的,过了好一会才喃喃说道:“这院长是吃了火药来的吗?这么针对我,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哦不这也根本不叫是个事,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呢?我以前还从来没见过他的。”

    院长那边很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发出了一份传真,到了第二天早上,这份传真就被送到了主席杜中原的办公桌上。

    看到了这份传真,杜中原当即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马上驱车到了随安室找到了杨定国。

    “杨老你看看这份传真,是昨天人大那边发过来的。”

    杜中原把传真递给了杨定国,杨定国看了一下,过了好一段时间以后才重重叹了口气。

    拿着传真,杨定国抬头问:“中原同志你怎么看?”

    杜中原摇摇头:“杨老,我并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好兆头。”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杨定国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他起身来到床边推开窗户,院子里的风吹进来,杨定国感受了一下才说:“中原同志,你看外面落叶了,春去秋来是最正常的自然现象,谁也不争谁也不抢,就这么顺其自然,如果咱们的有些同志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啦!”

    杜中原还站在那里,他不是不知道杨定国在说什么,但他聪明的并不说话。

    杨定国又说:“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全国人民都过上好日子,在这个前提下不论谁输谁赢都可以的,只要能进行改革开放,只要能把现代金融制度建立起来就行,怎么有人就是不愿意呢?”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