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院长尉迟峰
    “所以我就这样被停职了。”周铭这么说着,还无谓的耸了一下肩,周铭的表现的确非常淡定,不过坐在他对面的杜鹏则就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这个时候周铭已经离开了人大,事实上以人大金融院长的那个态度,周铭在他的办公室里也不可能停留多长时间,从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甚至可以说从周铭进来怒气冲冲的找他,但他的表现却并不惊讶那一刻开始,周铭就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和他有关,或者更有可能是他一手安排的了。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周铭在搞清楚了他的态度,马上离开了院长办公室,找到杜鹏出来聊天,把事情告诉了他。

    “好不容易自己能当一次辛勤的园丁和塑造灵魂的工程师,以为自己还能带出几个学生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真感觉有些滑稽。”

    周铭说着自嘲笑笑,那边杜鹏可不管周铭的自嘲,他急忙拦住周铭下面的话说:“等一下,周铭你说你就只是因为把金融班带出去农贸市场上课,然后金融学院就把这个事情上报了中央,然后你就被停职处理了?”

    周铭点头说是,杜鹏那边感慨说:“这也有点太过儿戏了一点,怎么看都不像是中央处理这种事情的态度呀!”

    “的确很儿戏,不过也并没有人说着是中央给出的处理意见吧?”周铭说。

    杜鹏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周铭你说这是人大金融学院内部给出对你的处理意见?的确,周铭你刚才也只是说院长说你做的这些事情是让中央震怒,停职是为了保护周铭你,并没有说这是中央做出的决定,他这么说是为了给周铭你一个错误的引导!”

    说着杜鹏看了周铭一眼说:“周铭你也别沮丧,不就是一个破班主任嘛,你都是手握千亿的超级资本家了,还在乎这个?”

    “班主任这个位置我是不在乎的,就人大那点工资和编制我还看不上,但人争一口气,我不能这样被人不明不白的赶走吧?”周铭说,“尤其杜鹏你不还说我是什么千亿大资本家吗?这个事情就更不能容忍了。”

    杜鹏摊开两手说:“那好吧,我帮你去我爷爷那里问问看,我相信我爷爷和杨老都还是支持你的,这你不用担心。”

    “我一点也不担心,”周铭摆摆手说,“并且这还不用着急,我现在奇怪的只是一点,就是这人大院长干嘛要这样针对我?凡事都要有个由头吧,我和他老人家远无仇近无怨的,他这样做让人感到很费解呀!难道说咱们的院长大人老年痴呆了,还是哪根筋突然搭错了呢?否则他这样做没道理呀!”

    杜鹏凝神想了一下说:“好像还真是周铭你说的这样,从周铭你来到人大金融学院的第一天,这位院长就很不喜欢你,处处都要和你作对,要不是周铭你的职位是中央钦定的,搞不好你还真连这校园都进不来了。”

    “那我倒宁愿进不来。”周铭随口说了这么一句,“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了这个事情我也懒得烦恼。”

    “那倒是,以周铭你小子的性格,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就没有了,反正本来就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至于会不会惹怒杨老他们,就和你没有关系了。不过现在你既然已经是金融班的班主任了,要再把你弄走,这种公然打你脸的行为是你最不能容忍的了。”

    杜鹏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想了一下说:“不过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点东西,搞不好会和院长一直针对你有关系。”

    周铭疑惑的看着杜鹏,杜鹏告诉他说:“我们好像一直都是叫他院长,都忘记了院长也是有名字的。”

    “我当然知道,”周铭若有所思,“他的名字叫尉迟峰。”

    与此同时,在人大金融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里,尉迟峰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他面前,办公室主任正在不停的做着检讨。

    “院长,对于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该放周铭那样的人进来,给院长您本人和工作上都带来了很大的烦恼,我向您检讨。”

    尉迟峰摆了摆手:“老王啊,我们一起工作有多长时间了?”

    办公室主任不明所以,懵懵懂懂回答:“从我进校工作开始,我跟着院长您一起工作已经有十年了。”

    “孔夫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原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一起工作十年了吗?”

    尉迟峰感慨了一句,不过紧接着他就转了话锋接着说道:“那么十年了,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态度吗?我这个人一向说一不二的,我让你守在外面就肯定是有原因的,可你今天是什么态度?你难道以为你跟了我十年就可以在我面前卖弄资格了,以为我不会处理你了吗?”

    尉迟峰一句接一句的训斥让办公室主任不自觉的哆嗦一下,他急急忙忙解释:“院长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任何卖弄资格的意思,我……”

    不等他说完,尉迟峰就做手势当他打住:“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只能在这里再向你重申一遍,这一次周铭的事情是至关重要的,我希望你给我打起十二精神来,就像十年前那样,你明白吗?”

    “院长,这个周铭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还是和杜鹏有关系……”

    办公室主任本想问什么,但在看到了尉迟峰严厉的眼神以后马上闭了嘴,尉迟峰说:“老王呀,有些事情你去做就好了,不要知道的太多。”

    办公室主任忙不迭的点头说:“好的院长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咱们毕竟在一起工作十年了,我还是能信任你的,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今天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就不要再去管他了,你先出去吧。”尉迟峰最后又强调了一次,“这一次就真的不要再有人进来了。”

    “好的院长,我马上出去,这一次我保证只要我还在门外,就绝对不会再放人进来了,如果您有事就招呼我,我就在门外随时听候您的吩咐。”

    办公室主任这么说着退出了尉迟峰的办公室,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尉迟峰若有所思的自语:“这个老王不是一个当领导的料,倒是一个办事的好助手,注定没太大的前途。”

    摇摇头,尉迟峰不去管办公室主任的事情,他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在几声忙音以后那边接通了:“喂侬好,请问哪位啦?”

    听着那边略带地方口音的话语,尉迟峰脸上露出了笑容:“哥是我。”

    “原来是阿峰呀,你这个电话可让我好等,不过你现在打电话过来,看来是事情已经办成了。”那边说。

    尉迟峰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点头说是:“如果事情都没办好,我哪里有胆子打电话给你,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那边哈哈笑了几声,尉迟峰这边接着说:“今天早上我已经做出了给周铭停职的处分,撤销他金融班班主任的职位,由我暂代。”

    那边犹豫了一下说:“这是个好事情,不过你这么做不会有问题吗?我可听说他这个班主任是中央指定的。”

    “放心吧,我这么做是请示过的,那边也同意了的,要说也就是周铭这个人太自负了,才会给我一个这么大的破绽。”尉迟峰洋洋自得的说,“说出来哥你可能都不相信,你知道周铭这个人蠢到什么地步吗?他居然在给金融班上的第一堂课,就带着整个金融班去了农贸市场,这不是有病吗?”

    “农贸市场,他带金融班去那里干什么?”那边惊讶的问。

    “周铭说是带金融班去上课,可有这么荒唐的说法吗?他带的是金融班不是什么农林班,居然想着去什么农贸市场上课,我想也就是他这种年轻人,想着什么标新立异才会做出的事情,愚蠢至极!”尉迟峰评价说。

    那边语气轻[熱,門.小説. 网]松接着尉迟峰的话头往下说:“所以你就拿了这个事情做文章,说他这个班主任是很不称职,请示了那边以后才给了周铭处分?”

    “当然。”尉迟峰随即想起了什么又说,“哥你放心吧,我虽然看不惯周铭这种野路子出身的家伙,但也不至于到不顾一切,我还是很有分寸的。”

    得到这个答案,那边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不是我唠叨,有些话我还是得说的,毕竟周铭这个家伙在南江做了那么多事,你既然开始做了这些事,就一定要一次把他打倒,不能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

    尉迟峰坐直了身子:“这是必须的!我也不傻,不会和他在其他地方较劲,我就只针对他在金融班的事情,他不是个班主任吗?不是金融班的老师吗?我现在给金融班安排一个更好的班主任,更优秀的老师不就好了吗?只要金融班的学生接受了,周铭这个家伙自然就有多远滚多远了,就算中央那边也不好插手了吧?”

    “你有人选了?”那边问。

    尉迟峰点头说是:“我这次就是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周铭咱们国家的金融系统到底姓什么!”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