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要讲究方式方法
    环仁堂位于中央西南角,或许这放在整个中南海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会议室,但要放在历史上,不论是建国以后的军队授衔还是后来和反革命集团的斗争,把国家从混乱中带出来重新走上正轨,环仁堂都是见证,现在这里正在召开一个经济会议。

    “今年全国各族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进一步贯彻执行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的方针,取得了明显成效;不仅社会供需矛盾有所缓解,物价得到有效控制,国际收支状况改善,整个国民经济也在继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促进了政治和社会的稳定,经济发展取得了喜人的成就。据初步统计,前一个季度国民产值三千亿元,国民收入两千五百亿元,平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五个百分点。”

    “虽然现在国民经济情况总体发展势头良好,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经济运行当中所存在的问题,比如产成品积压增多、经济效益下降,财政困难加剧和潜在的通货膨胀压力不断加大等等……”

    林泽康意气风发的坐在上座上侃侃而谈,虽然他在两年前就已经进入了政治局,不过那时他还兼任着滨海市委书记,直到去年才正式卸任,搬到了中南海,成为了常委,领导全国的经济发展。

    林泽康今年63岁,在机关工作也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个信号他不可谓不清楚,那就是他要成为未来接班人的前兆。

    这样的形势让林泽康焕发了无限的工作热情,这样的全国经济会议他已经连续召开了三天,为的就是部署好下一个阶段的经济计划,表现出自己领导全国的工作能力,好让杨老他们能放心的把位置交给自己。

    “虽然上个季度的工业产值在不断增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六个百分点,但工业结构的矛盾仍然十分突出,并且受市场变化的影响,多数高档耐用消费品和投资类的机电产品生产都在下降,这个情况在目前国营企业当中尤为突出,由于产成品的过多积压和流动资金的周转,以及产品的质量问题,导致企业成本继续超支,亏损企业和亏损额都处于持续上升的态势。”

    说到这里林泽康顿了一下,他环视了会议室一圈,最后才说:“同志们,这个情况是不容乐观的,国家要发展,每一步都要迈的扎扎实实才行,不能轻浮不能浮夸,我们要肯定我们发展的成绩,但同时也要发现本身存在的缺陷和不足并加以改正,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经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林泽康看了侧门一眼然后说:“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回去都整理一下会议内容,下一次会议时间再通知,现在散会。”

    说完林泽康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去侧门那边,有一位中年人等在这里,这个人林泽康认识,他是国家最高领导人杨定国的秘书。

    见林泽康过来,那秘书也不拖沓直接就说:“林委员,杨老现在就在旁边的休息室里,请你开会完过去。”

    “好的我现在已经开完会了,请带路。”林泽康说,还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几分钟以后林泽康就来到了一间小办公室,秘书先进去汇报了一声才出来让林泽康进门。

    这个休息室的布置非常简单,林泽康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杨定国,杨定国朝他招手:“泽康同志来啦,来过来这边坐。”

    林泽康点头过去坐在了杨老对面,很小心翼翼的只坐了半个屁股,尽管这个时候的林泽康已经是把自己摆在了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了,但面对杨老这位和太祖同一时代的传奇,又是一手推动了改革开放的人物,他内心还是会下意识感到忐忑的。

    毕竟对方是坐镇中央几十年的大人物,如果从建国开始算的话,是和伟人一起共事的,在全党全军都有非常高的威望,也很有手腕,否则也不会三起三落,到现在不任主席,却依然牢牢把持着最高权力。

    相比之下,才进入中央没几年的自己就很稚嫩了,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被扒下去了,不能不谨慎一点。

    “杨老您专程过来不知道是有什么指示?”林泽康问。

    杨定国不太满意的摇摇头:“泽康同志呀,你也是政治局的常委了,要有点自己的判断,不要老是别人的指示,温室里的花朵,怎么能经得起风雨呢?”

    林泽康点头受教,杨定国也就是这么一说,并不会真的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接着问:“刚才你在开经济会议,结果怎么样?”

    “各项经济指标都在上涨,表示全国的经济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不过在工业配置和产业结构调整上面还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国营企业更是问题的中心,同样的,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一定的通货膨胀,目前城镇物价水平同比去年已经上涨了超过七个百分点,尤其是燕京滨海和南江这样的特大城市,情况尤为严重。”

    说起经济方面的问题,林泽康侃侃而谈,似乎如果没人打断他就可以一直这么说下去。

    杨定国对此满意的点了点头:“泽康同志在经济工作上面还是有很强的工作能力,这点是值得肯定的,并且我们国家经历了动乱好不容易赢得了这么艰难的和平发展时期,我们就一定要努力抓住这次机会,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发展不仅是我们国家,甚至还是全世界的主旋律。”

    杨定国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但是发展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不能由着性子乱来。”

    林泽康的反应很[熱,門.小説. 网]快,杨定国的话音才落他就问道:“杨老,不知道您说的由着性子乱来具体是指哪个方面呢?”

    林泽康能这么快注意到这点杨定国并不惊讶,事实上如果他没有这个政治嗅觉,他也坐不到现在的位置上,能入主中央的,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对于一位同样具有领导人智慧的人,杨定国就不卖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发展是为了党和国家,不是为了某个团体或者个人!”

    “这是当然!改革开放是全民族的大事,谁都不能在这里面伸手,我愿意为杨老您做好这个监督!”林泽康坚定的表态。

    “泽康同志的保证我应该是要相信的,不过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却并不那么让人愉快。”杨定国喝一口茶然后问,“人大金融学院里面有一个特殊的金融班我相信泽康同志你并不陌生吧?”

    林泽康点头说是,因为当初这个金融班的组建他也是参与了的,他还亲自去滨海的大学挑选了学生。

    “是这个金融班出了什么问题吗?”林泽康很小心翼翼的问。

    杨定国回答:“这个金融班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下。”

    “请杨老明示。”林泽康说。

    “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是在人大的金融班,人大金融学院的院长尉迟峰同志不顾金融班同学们的反对坚持要给金融班换班主任,结果所有金融班的同学就全部从人大退学出走了。”杨定国说。

    该死的!果然是他们闹出的事情!

    林泽康听杨定国讲完心里就忍不住的咒骂一声,其实当杨定国最开始提起金融班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会是尉迟兄弟干的蠢事,因为尉迟家族在金融系统里的确是老资格了,不仅本身的金融造诣很高,更是在金融系统里的威望不小,就连自己在滨海的时候,要整合滨海的经济,都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尉迟龙和尉迟峰俩兄弟他们一个在银行一个在高校,俨然就是一副把金融系统当成了他们后花园的架势,之前在南江股市兴起的时候,他们就曾支持谭家在那边搞破坏,拼了命的拉资源搞好滨海证券市场。

    现在金融班成立就更不用说了,不管是班上同学的挑选还是中央的重视,可以预见这些人未来一定都会是国家金融系统的脊梁,那么也可以这么说,只要他们掌握了这些学生,就等于掌握了国家未来的金融系统。

    能牢牢掌控金融系统的好处就不用说了,尉迟家族建国前后几十年的飞黄腾达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在金融班班主任的问题上动了许多脑筋,甚至为此都不惜从国外请了一位华人回来,后来中央任命周铭为班主任以后以为他们能消停一点,却没想他们居然闹出了这么大一个事情,闹到整个金融班的同学们都退学了。

    “杨老很抱歉,这个事情我马上派人去调查,一定会尽快处理的,金融班非常重要,这些同学们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留住他们的,请杨老您放心!”林泽康说。

    杨定国笑了笑:“泽康同志,我这个人呢是不反对竞争的,其实有竞争对于国家整体来说是一个好事,但是这个竞争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如果不择手段,那就失去了竞争的意义,你说对吗?”

    林泽康忙不迭的点头说对,杨定国最后说:“泽康同志是一个懂事的好同志,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请杨老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林泽康向杨定国保证。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