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庆远的苦恼(上)
    杭城市是滨江省的省会,大钱塘的出海口,不仅是现在,在历史上也是非常重要的城市,遗留下了许多自然和人文景观遗迹,有着人间天堂的美誉。『≤『≤dian『≤小『≤说,o当然杭城市可不仅仅只是个旅游城市,他的经济发展同样优秀,甚至还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最好的几个地方之一,尤其是一段时间他的高房价居然超过了大帝都和大魔都。

    不过不管多么牛b,那也都是以后的事情,这个时候的杭城经济和其他地方一样也才刚刚起步,在摸索着前进,纵然有人能看到杭城市未来的腾飞,但目前的整体情况摆在这里,杭城市再厉害也超过不了时代。

    但也正是这种混沌未开大浪淘沙的情况,才让一批人中龙凤有机会起飞跳过了龙门,成为万众敬仰的大人物,李庆远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过正如所有的大罗金仙飞升都要渡劫一样,任何企业家的成功,也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他们总会碰到各种难题,哪怕是未来全国首富的李庆远也不例外。

    杭城市南城区南城中学,一个沉默的中年人匆匆从校门口走过,来到了校门口旁边的平房区,这个中年人就是李庆远。

    在平房大门口挂着一块大大的牌子:娃娃笑股份有限公司。

    李庆远抬头看着这块牌子,看了许久许久,最后幽幽叹了口气,这时旁边一个声音传来:“李庆远,你又来干什么?又想说解散这个娃娃笑公司,去搞什么饮料食品吗?我告诉你如果你是打着这个主意,我劝你还是赶紧滚蛋,这里并不欢迎你!”

    这个声音李庆远非常熟悉,他根本不用回头就能知道是谁:“叶总我也想告诉你,这个娃娃笑公司并不是你一个人的,我在这里也有股份,并且我的股份还要比你多,我做出的贡献也比你大,你不仅没有任何赶我走的权力,相反的我还可以赶你走!”

    李庆远口中的叶总名叫叶建林,过去在校办厂工作的时候是李庆远的领导,后来响应改革开放就一起下海搞企业,是这个娃娃笑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在叶建林身旁还有一个人名叫吴铮,他是南城中学校办企业办公室主任,和叶建林一样,也是娃娃笑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此刻他见李庆远和叶建林在这里吵架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显然这样的场面他已经见到很多次了,自从李庆远提出要改组娃娃笑公司,放弃原有的口服液企业,成立新的饮料和食品公司以后,他们几乎每一次见面都要狠狠吵一架,似乎不这么做他们就不叫李庆远和叶建林一样。

    叶建林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噢b!我说李庆远你怕不是噶瘟鸡斗头吧?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来,你真以为我们是在过家家呢?还没有赶你的权力,别说我们三个人的股份差不多,就算股份全是你的,我让你滚出娃娃笑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你信是不信?”

    李庆远非常生气,他抬手指着叶建林大声说:“叶建林你不要以为你舅舅是教育局副局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现在不是过去动乱的时候,现在是**律的,我们这是在商言商,你舅舅不能给你撑腰的!”

    李庆远生气,叶建林也同样很不高兴,他眼睛一瞪:“指?你特么指什么指?再指信不信老子找人把你手指头给你剁掉!”

    “你还知道讲什么法律?你也真是够了!”

    叶建林冷笑着说,看着李庆远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他摇摇头接着说:“那好吧,既然李庆远同志你要**律,那我就给你好好讲**律。”

    “李庆远我问你这娃娃笑公司是谁创办的?”叶建林随手指向那面娃娃笑的招牌说,“这是咱们区教育局响应中央改革开放政策才投资创办的,挂靠在南城中学这里的,而我是受教育局指派到娃娃笑公司这里来看着这个公司的,为什么?为的就是担心某些人仗着自己做出了dian成绩就飘飘然,想干嘛就干嘛了的。”

    “我在这里就是一个监督,就是有监督你李庆远的责任,在非常情况下,可以让你滚蛋!当然如果李庆远同志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完全可以去教育局咨询,我相信他们会给你一个让你信服的答案。”

    叶建林说着看这李庆远愤怒的样子,感到非常洋洋自得。

    “叶建林你这个王八蛋!”

    面对叶建林这个样子,李庆远再也忍不住的伸手就去拽叶建林的衣领。

    李庆远愤怒,叶建林也同样火大,他先是一愣,随后也扯住了李庆远的领子,喷着唾沫对他说:“李庆远你特么的要动手是吗?来来来,老子忍你很久了,今天你要是弄不死老子,看老子明天不带人砍死你全家!”

    见场面一下乱了起来,一直在旁边的吴铮这时马上出来拉架了:“庆远老叶,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大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干什么要动手呢?”

    “吴老弟你刚才也看到了,这是我要动手吗?分明就是李庆远这个狗.娘养的在发狗疯!”叶建林说。

    “好了老叶,怎么说你都是咱们这娃娃笑公司的老大哥,庆远同志是我们的小老弟,咱们是要照顾他的,你看你这样还有一dian做老大哥的样子吗?快收起你那臭脾气吧。”

    吴铮劝完叶建林又对李庆远说:“庆远同志你也是的,咱们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呢?你看这娃娃笑公司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你还是公司的董事长,拿的是最多的股份红利,你曾经说过这个娃娃笑公司就是你的心头肉,可是现在因为你和老叶在闹矛盾,公司的业务天天都在下滑,你忍心吗?”

    吴铮的话让李庆远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吴主任,你不懂,正因为这娃娃笑公司是我李庆远一手带起来的,我才不愿意看着他没落。”

    “庆远同志你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了?现在咱们娃娃笑公司的业绩不是蒸蒸日上吗?大家都在说现在保健口服液产业是大红大火的时候,上面教育局领导也很看好我们,也正准备给我们追加投资,你却要说什么市场前景不好,口服液要完……”

    吴铮说着见李庆远眼睛一瞪,就要开口反驳,他马上举手投降说:“好好好,庆远同志我知道你很会做生意,我也知道咱们这个娃娃笑公司能发展到现在你的功劳最大,但你也要听一听我们这些老同志的意见,不能这么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吧?怎么说这娃娃笑公司我们也都有股份的。”

    李庆远无奈摇头:“吴主任,我并不是在卖弄什么,我也没有说你们不懂生意不懂市场的意思,只是有些东西咱们的观念需要改变,需要更进一步的……”

    吴铮不等李庆远说完,他就打断他说:“我知道,要改革要改进,中央也高举改革开放的大旗,新闻联播里天天都在放这个新闻,我们也是改革开放的先行者,能做出现在的成绩,我们都应该是非常骄傲的。”

    说到这里吴铮一转话锋接着说:“不过再怎么改革改进,也应该是要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不是?你看我们现在做口服液做的好好的,眼看就要突破月销售额的百万大关了,你说放弃就要放弃了,心血来潮的要去搞什么饮料食品,你这不是未免太儿戏了了吗?”

    “吴主任,我这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我是经过仔细考虑的。”

    李庆远给吴铮解释说:“首先口服液这种保健品原本他的定位就很尴尬,既不是药品也不是普通的食品,算是一个灰色地带,现在我们靠着广告和生意手段以及政府的支持推广,能获得很大的利益,可是这个利益是不能持久的,一旦这个东西出了问题,那就是很难收拾的了。”

    “所以,”李庆远最后说,“我想的就是咱们趁现在保健品还没出问题的时候赶紧转型,去做饮料和食品那些有保障的东西。”

    叶建林对李庆远的话并不感冒,这边李庆远的话才说完,那边叶建林就说:“吴老弟你听到了,我说了李庆远这个家伙根本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不蛮不讲理,和他讲道理就是对牛弹琴!”

    吴铮打手势让他稍安勿躁,他接着劝道:“庆远同志,你说保健品既不是药品也不是食品这我承认,但他的定位怎么就尴尬了?他是国家认证和批准生产的,是完全符合规定的,怎么就会出问题了呢?如果你说会出问题,会很难收拾的话,为什么教育局现在还要给我们追加投入呢?”

    吴铮最后说:“所以咱们现在做口服液做的很好,并不需要转什么型的。”

    李庆远还是摇头说:“吴主任,一个东西不是说他现在做的好,就永远能做好的,我们要把眼光放长远一dian,而且我认为饮料和食品这一块,肯定要比保健品市场更大的。”

    “我就放你的屁了!”叶建林很不服气的说,“照你这么说,感情这个世界上就你眼光好,就你会做生意,其他人都傻b不成?”

    李庆远那边眼睛又瞪起来,吴铮见他们俩人有又要吵起来的架势,急忙出来做和事佬:“庆远还有老叶,你们都少说两句,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去馆子吃顿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有什么事咱们吃完饭再说,你们看好不好?”

    说完吴铮就不由分说的拉着李庆远和叶建林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