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李庆远的苦恼(下)
    在杭城市南城中学附近一家较好餐馆的包厢内,叶建林和吴铮相对而坐,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桌并没有怎么动的菜肴,三个只喝了一半的酒杯,不过桌上的碗筷有些东倒西歪,门口服务员在小心翼翼的朝里张望,无一不昭示了这次饭局不欢而散的味道。+◆+◆dian+◆小+◆说,o

    “我们这里没事的,不要在这里看了,都给我滚蛋!”

    叶建林没好气的对门外的服务员说,吴铮则不好意思的对服务员笑笑,示意她先离开,这里没事,然后回过头,见叶建林正端起酒杯喝酒,吴铮连忙抢下他的酒杯:“好了老叶,你也少喝dian吧,咱们下午还有事情的。”

    叶建林则把吴铮的手给一把甩开:“有事情有什么事情?吴老弟你也看到了刚才李庆远那狗屎样子,他就一门心思的不想干了,就想搞他那什么饮料食品,你说他这不是有病吗?我真特么想在他脑袋上开个瓢!”

    “庆远他也确实是,就这么犟的一个人,认准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吴铮回想起刚才也是叹了口气,他好说歹说才把他们给劝来先吃饭了,原本他想的是在饭桌上大家吃好喝好把事情也谈好,可他却没想到人是劝来饭桌上了,但没说两句就又吵起来了,争吵的源头没别的,还是那个继续搞口服液和改组搞饮料和食品的老问题。

    李庆远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就是要搞饮料和食品,叶建林也是坚决不同意,结果一来二去俩人就又闹崩了,甚至还差dian动了手,幸好有自己在这里当和事佬,才让他们没真的打起来,不过最后事情肯定谈不成了,李庆远饭都不吃完就气冲冲的走了。

    在吴铮叹气的时候,叶建林又抓起酒杯猛灌了一口酒,然后才说:“吴老弟,咱们再这样搞下去肯定不行了,尤其是让李庆远这么胡闹下去!”

    “那你想怎么办?”吴铮问。

    “我知道李庆远投资的股份都是他借的钱,所以我已经和那边打了招呼,催他赶紧还钱,如果不还钱就要把他抵押的房子收走。”叶建林说。

    “老叶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好歹咱们都是合伙做生意的,只是意见有分歧,不要就逼的别人家破人亡吧?”吴铮有些担心的说。

    叶建林马上解释:“吴老弟你这想哪去了,我又不是黑社会哪会做这样的事情呢?我只是给他一dian压力,让他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已。”

    说着叶建林不免又叹气起来:“只是他这个人真不好说,你说咱们现在口服液生意做的好好的,销售额每个月都在蒸蒸日上,从最初一个月几千做到了现在的百万大关,他怎么就会想到要现在放弃了,说什么口服液要完,非要去搞那什么饮料和食品,他不是傻b根本就是傻b!”

    “所以老叶你就想着用这种办法来逼他,让他回心转意了?”吴铮问。

    叶建林dian头说:“那当然,我们有一说一,不管他现在的想法多神经,但至少他这个人还是很会做生意的,我们娃娃笑口服液也基本是靠他的生意手段给撑起来的,要想突破百万大关赚更多的钱,还是要靠他的。”

    说到这里叶建林又把头转向了吴铮这边:“对了吴老弟,我知道李庆远他老婆左慧珍是咱学校的老师,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吴铮皱起了眉头:“老叶你是想让我找学校领导活动,帮你威胁要开除她?”

    叶建林dian头说是,不过马上又解释:“吴老弟,你这么做并不是要帮我威胁他什么,而是为了咱们这个娃娃笑公司,现在咱们口服液卖的好好的,你也不想让李庆远在这里瞎搞,搞烂了我们的生意吧?”

    吴铮想了一下最后dian头说:“我明白了,我马上就给学校领导打电话。”

    ……

    餐馆里叶建林和吴铮在这么合计着,外面李庆远则是走到了一个公园内,用力狠踹着一棵树。

    “傻b!只顾着眼前利益的白痴,我怎么会和你们这么蠢的人合伙?口服液不管做多好肯定是要完蛋的,只有转型去搞饮料食品才是出路,没看到临阳那个倒闭的罐头厂,就是做了八宝粥才救活的吗?一个小厂都可以,我们也行,只有你们这些蠢货才会想着抱着口服液吃一辈子!”

    说着李庆远抬腿又朝树上踹了两脚,落下来几片树叶,李庆远啐了一口说:“噢b!如果你们都没有眼光,就特么把娃娃笑公司给我让我来搞,我一定会把这个公司做大做强,做成全国第一的公司!”

    这边李庆远在骂着,那边从树后面走出来一个小年轻说:“你特么的傻b吗?没事在这里瞎踢什么树,赶紧滚蛋,信不信老子揍你?”

    李庆远这个时候也是在气头上,见那小年轻出来他也骂道:“老子在这里踢树也碍着你了?今天真是撞了个邪了,刚好老子现在心情不好,你这小b崽子就撞上来了,来来来我们练练手!”

    李庆远说着就朝那小年轻走去,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气势汹汹,不过小年轻抬起一脚就踹在了李庆远的肚子上,再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就把李庆远给打了一顿。

    事后李庆远抱着头趴在地上痛苦着:“妈蛋的,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都这么针对我?”

    过了一会李庆远爬起来把身上给整理了一下,差不多了以后才走回家,他的妻子左慧珍是南城中学的老师,他的家也就在南城中学旁边,他回到家里,妻子左慧珍正坐在客厅,见他回来蹭一下就站了起来:“回来?你还知道回来,说你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情?”

    这劈头盖脸的问题让李庆远一头雾水:“我没惹什么事情呀。”

    听李庆远这么说左慧珍更火大了,她把眼睛一瞪说:“还没惹事,那今天怎么会有高利贷的找上门来说找你还钱的,还说你要是不还钱就把咱们的房子都收走?还有吴叔叔和李叔叔也都打电话来,说找你还钱。”

    “妈蛋的,这都是叶建林这个王八蛋在背后搞的鬼,他们说不过我就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逼我就范!”李庆远明白了过来。

    “庆远你是不是又说要搞什么饮料和食品厂,要放弃口服液了?”

    左慧珍这时也反应了过来,作为李庆远的妻子,她当然知道李庆远最近在做的事情,也知道那边对这个事情的反应。

    “当然是要这么做的!”李庆远说,“口服液保健品这个东西也就只能靠广告去忽悠人,但实际上这个东西的定位是非常尴尬的,短期可以赚不少钱,但长期做下去这个东西肯定会要出大问题的!所以必须趁现在能放手的时候赶紧放手转型,只有去做饮料和食品才是长久发展之计,你看临阳八宝粥不就做的很好吗?”

    “那也是你一个人的想法不是吗?”

    左慧珍脱口而出,不过随后她又耐着性子对李庆远说:“庆远我知道你是个很有理想和抱负的人,你也很会做生意,但这娃娃笑公司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口服液保健品也不是你一个人在做,你看其他人不都做得很好吗?我听说教育局那边还要追加投资继续推广呢,怎么就你要改呢?”

    “那我倒宁愿没有他们,这公司就是我一个人的!”李庆远说,“那叶建林根本就是头固执的蠢猪,他完全不知道生意该怎么做,就知道在那里指指diandian,使用那些卑鄙的手段。还有吴铮,他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墙头草,只知道在那里做和事佬和稀泥当老好人,对公司的发展一dian帮助都没有!”

    “如果以后我能把娃娃笑公司发展起来,我一定不要这些碍事的副总,我宁愿我一个人管理这个公司!”李庆远最后说。

    “行行行,你行你能耐,你就是这个娃娃笑公司的皇帝好了吧,可是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那现在怎么办?”左慧珍说,“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是那些高利贷要逼我们还钱,不还钱他们就要来收我们的房子,你难道要我和七岁的女儿去睡大马路吗?”

    “还有,”左慧珍补充接着说,“就在你回来之前,我们校领导也给我打电话了,说如果你要把娃娃笑公司给搞乱,他就要开除我,你难道希望我被学校开除,然后带着女儿跟你去要饭吗?”

    左慧珍的话把李庆远给一下说蒙了,只愣愣的看着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左慧珍见他这样又劝他起来:“庆远呀,你说说你就好好做生意不行吗?你本来成分就不好,一直都没有编制没正式工作,每个月提心吊胆的就挣那么dian钱,好不容易搞dian口服液赚了一dian钱,咱们就安安分分的做这生意不好吗,非要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说口服液会出问题,我相信你,可叶建林和吴铮他们也不是傻b呀,娃娃笑背后还站在区教育局呀,就算出了事也有人ding着,你拿着这么多股份也不至于没饭吃呀,你说你非要出这个头干嘛!”

    李庆远在左慧珍的话语中低下了头,他的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心里感到非常痛苦:明明公司就是应该要转型的,明明公司只有做饮料和食品才能有出路的,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自己的判断,所有人都只顾着口服液那一diandian利益,都在拼命和自己唱反调,还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来了呢?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能带出一个饮料和食品的商业帝国来,可是……我能有这个机会吗?谁又能给我这个机会呢?

    谁有这么好的眼光?谁能看到这一切呢?谁能?

    李庆远在心里呐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