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那个人给的机会
    2010年浙商年会在杭城市洲际酒店召开,由于所有能叫的出名字的浙商都会参加这次年会,因此记者们早早就都来到了现场,守着几个入场口,等着能第一个捕捉到那些站在财富ding端商人们的身影。n∈n∈diann∈小n∈说,o

    距离年会的正式召开还有一段时间,这些记者们守在门口闲着无聊,就一个个聊天起来:“我这参加了几次浙商年会,随着浙商在全国的发展越来越好,这大会真是一次办的比一次规模要大了,不过上一次浙商年会有人缺席,这一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缺席了。”

    “这可说不好,你知道但凡有资格被邀请来参加这个年会的,那至少都是身家过亿的,这些人哪一个没有自己的庞大事业,万一他们公司临时有dian很重要的事情非要他们回去处理,恐怕他们就要缺席了。”

    “你说的在理,不过我倒认为那些临时有事会缺席的不过都是一些小角色罢了,真正那些大集团企业的老板,他们肯定不会缺席的,尤其是那一位老板,他要是缺席就太让人遗憾了。”

    “你说的不会是最近才被凭全国首富的李庆远吧?”

    “除了他还能有谁?那可是咱们浙商的骄傲,他今年不仅是全国的首富,甚至在全世界的富豪榜里都排进了前十的,这可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就在这些记者在旁边聊天的时候,时间悄然而过,很快临近了年会召开的时候,受到邀请的浙商们一批批的入场,门口的记者们纷纷起身拿着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下来这些省内富豪们的身影。

    “看那,那是全国新晋首富李庆远先生,他带着女儿一起来参加这个年会了!”

    突然记者人群中一声喊,顿时吸引了记者的全部目光,原本还分散记录其他人的相机,顿时全部集中到了门口李庆远的身上,这让其他浙商很不爽,可也没办法,谁让别人是全国首富呢?自己见到他还得腆着脸打招呼,还得和他套近乎,想办法拉关系,在生意上面合作一下的,现在抢dian风头又算得了什么。

    随后在所有人得注视中,这位六十多岁的老浙商被自己女儿挽着走进了大厅,顿时一片镁光灯闪耀。

    如果是普通浙商还会在这里停留一下,好让媒体多捕捉一下自己的身影,但对李庆远来说这都是浮云了,他并不停留的就走进了大厅,在现场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李庆远之后,现场迎来了一拨入场的小**,很多著名的企业家都在这个时候纷纷入场,有现代集团董事长有永利集团董事长,甚至还有一位未来的全国首富电商的掌门人,不过同为浙商,同样都是站在财富ding端的人,他们就要比李庆远差了一些,毕竟现在李庆远才是新出炉的全国首富。

    整个浙商年会按部就班的进行,首先由省府领导和主办方致辞,在一番展望浙商发展的未来以后,终于进行到了李庆远上台讲话的环节了。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李庆远昂首走上演讲台:“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你们好,首先我很荣幸能够出席这一次的浙商年会,由于一个排行榜,我想在座的很多人都应该认识我,但我还是要在这里再做一次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李庆远,是娃娃笑集团的董事长,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尽管只是一段并没有任何新意的开场,但由于是从李庆远的嘴里说出来的,就有了一片热烈的掌声,记者们也都毫不吝惜相机内存的狂拍不止。

    掌声过后,李庆远接着说:“对于浙商未来的展望什么的,我想我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了,因为我们国家的高速发展并没有停止,那么作为全国发展重要推动力的浙商,自然有机会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的,尤其是80后和90后,只要能抓住这一次高速发展的机会,肯定能创出属于自己的业。”

    李庆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说:“在我来之前,我就接受了好几家媒体的采访,他们都很关心我当初是如何起家的,很好奇我究竟是如何把一个当初的食品小厂,做到了现在这么一个大集团公司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以前一直避而不谈,但今天在这里,面对所有的浙商朋友,还有各路的媒体朋友,我想好好谈谈。”

    李庆远这句话让台下顿时一片哗然,大家都很惊讶,不过所有的记者在惊讶之余都飞快的拿起了笔和本子,准备记录下这重要的新闻。

    李庆远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在台下安静了以后才说:“我的履历大家在网上都能查的到,你们知道我当初是替别人在做保健品口服液的,后来转型做的饮料和食品。”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做起来却是很难的,因为那个时候做口服液赚钱,大家都在做口服液,市面上的口服液层出不穷,根本没人想去做什么饮料和食品,我那个时候提出这个想法,根本就没人相信我。”

    李庆远说着自己都无奈摇摇头,似乎想起了那时候的苦恼:“那个时候我说想要做饮料和食品,当时的几个合伙人没有一个答应的,他们为了让我继续做口服液,甚至还用出各种手段逼我就范。”

    说到最后李庆远自己都无奈笑了,他问道:“那一段时间我过的非常痛苦,甚至都想过干脆随波逐流算了,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我改变了想法。”

    “我知道很多人都认为我是自己投资的饮料和食品厂,是我在做保健品的时候赚的第一桶金,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李庆远说,“在改革开放之初,我家里是很穷的,我所有做生意的钱都是借来的,甚至还借了高利贷,那个时候做口服液的确赚了钱,但那个钱全压在货上了,连高利贷都还不起,哪有什么钱去投资呢?”

    “你们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拿房子抵押的高利贷,都有人堵到我家门口来要债了。”

    李庆远说着突然一转话锋:“不过我很庆幸我的自己的运气,我能在那个时候碰到那个人,就是他给了我一个机会,才改变了我的一生,或者说不仅是我,那个人还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

    李庆远抬头起来:“你们总说我是全国首富,说我是站在财富ding端的人,但我在这里想说,我和他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说李庆远之前的话还只是让现场哗然的话,那么此刻他这句话就是让现场爆炸了,虽然谁都明白所谓的排行榜不过就是个噱头,实际上在国内还是有不少不愿意公开自己的隐富,但由于这些人太低调了,就算是嗅觉最敏锐的记者,也很难揭开他们的面纱,现在好容易李庆远主动提到了,怎么能不让他们兴奋呢?

    不过可惜的是,李庆远的话就只说到了这里,他到最后也没有提到这个人,不过坐在台下的李庆远的女儿,却突然想起自己很小时候听过的一个名字:周铭。

    ……

    时间回到89年,李庆远在杭城市南城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以往每天晚上吃饭完他都要和妻子出来散步一下的,不过今天却只有他一个人,因为今天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从半个月前,他就已经提出要放弃现在的口服液项目,转而去做饮料和食品,不过并没有人支持,所有人都在反对,到最后都吵起来了,自己也因此旷工了半个月以示抗议,本以为能让叶建林和吴铮妥协一下,可是谁知道这两个人根本不吃自己这套。

    自己不在业绩下滑,他们还是不松口,甚至发展到了后来都对抗起来。

    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那么自己会陪他们抗争到底,也要让自己的饮料和食品项目搞起来,可是这些人渣,他们居然把手给伸到自己家里去了。

    回想起刚才自己在家里妻子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李庆远就感到一阵烦躁,他没想到才那么一dian困难,妻子就ding不住压力的叛变,不仅不支持自己饮料和食品的项目,反而还一个劲的反对起来。

    可恶!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自己,相信口服液没前途,只有饮料和食品才有前途呢?

    李庆远在心里呐喊着,突然一阵嘈杂的喇叭打断了他的思路,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那边是有人在搞宣传,是临阳八宝粥的宣传。

    李庆远下意识的走过去,他看着临阳八宝粥一年卖出一亿罐的广告,很不服气的说:“不就是一亿罐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如果给我接手这个食品厂,我能卖出十亿罐,我还能搞出更多其他的产品!只要谁能给我这个机会……”

    李庆远在这里喃喃自语着,但突然间,一个声音就在他身旁响起:“真的吗?如果给你机会,你就能卖出十亿罐?”

    这个声音把李庆远吓了一跳,他回头看去,只见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身后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李庆远先是很疑惑,但随之他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伸手指着那年轻男人问:“你……你是周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