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士为知己者死
    (鞠躬感谢“850106”和“杆面张”的月票支持!)

    “娃娃笑公司,前身是南城中学校办儿童食品厂,后来由于自身效益出了问题,被李庆远你和你以前工厂的领导叶建林,以及南城中学校办企业办公室主任吴铮一起联合承包了下来,第一年靠着给别人加工口服液然后拿到学校里来卖赚钱,那个时候你们还没有自己的品牌名字。n∈n∈diann∈小n∈说,o”

    “第二年,你们成立了娃娃笑股份公司,开发了娃娃笑口服液,靠着解决儿童吃饭问题的广告一炮打响,仅仅不到一年,你们的月销售就达到了近百万元。”

    周铭如数家珍般把娃娃笑公司的发展历程一dian一dian的全说出来,让李庆远感到十分惊讶:“周老板,你……你怎么知道?”

    说到这里李庆远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急忙又问:“难道周老板你真的调查过吗?”

    周铭毫不避讳的dian头说:“当然,我的八宝粥随着独家冠名了春晚以后,在全国打响了知名度,各个地方的销售情况都非常好,但唯独就在杭城市这里出了一dian问题,由于我们在这里的经销商也是面向学校进行的宣传和推广,就和你的口服液发生了冲突。”

    “可是我的是口服液而周老板你的是八宝粥,我两个产品从本质上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冲突吧?并且另外来说,周老板你的八宝粥销量那么好,我哪能和你比呢?就是你在杭城市的经销商我都比不上呀!”李庆远说。

    “所以说呀,你给我制造了麻烦你自己都不知道。”

    周铭对李庆远这么说,让李庆远羞愧的低下了头,周铭接着说:“不过我也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商场竞争在所难免,我总不能不让你做生意不是?”

    调侃了一句,随后周铭进入了主题:“不过碰到了麻烦以后,我就通过这边的经销商了解了一些娃娃笑公司的销售手法和经营策略,发现都很不错,只是由于娃娃笑公司的规模局限,也不是食品范畴,否则我的八宝粥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面对周铭夸奖李庆远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这不是他多骄傲,而是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了周铭后面所要说的话。

    “所以当我了解到这一切的时候我就在想,像你这样的人,如果给你一个好一些的平台,如果给你一个能发挥自己能力的机会,让你来做八宝粥而不是娃娃笑,你会不会还我一个惊喜呢?”周铭对李庆远说,“刚才我听到你说十亿罐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应该是你最后的答案了。”

    周铭说着向李庆远伸出了手:“那么李庆远先生,你愿意来我的八宝粥公司尽情施展你的商业才华,亲手带出一个食品商业帝国吗?”

    “当执行总裁?”李庆远下意识的问。

    周铭没来得及说话,苏涵就先很不高兴的说:“你也太贪心了,刚来八宝粥厂就想当总裁,你以为我们这里是过家家游戏吗?”

    周铭先拉着苏涵的小手安慰了她一下,然后笑着dian头说:“当然没问题,不过需要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以后,毕竟我的八宝粥厂养活着那么多人,不是说谁拍拍胸脯表个态就能坐上总裁位置的。如果你同意的话明天就可以来我们八宝粥在杭城市的经销商那里报到,你先在那里上班,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会做出成绩的!”

    说完周铭见李庆远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便故意皱起了眉头说:“怎么?我这样安排你还不满意吗?还是你打算继续说服你的合伙人和你一起创业搞饮料和食品厂,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那边李庆远就急忙摇头说:“周老板不是的,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与其和他们一起搞,我还不如跟着周老板你做事给你打工,他们简直都快要把我给气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周铭好奇的问,其实他这就是明知故问,他知道李庆远现在的苦恼就是他想要搞饮料和食品厂,结果他的合伙人不同意,最后他们就闹翻了,闹到现在叶建林和吴铮甚至都还从高利贷和学校两个方面在给他施压,来逼他放弃他的想法,继续搞口服液。

    不过周铭还是要这么问,因为有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和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是两个截然不同结果。

    李庆远面对周铭的问题,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语气非常无奈的说:“周老板你的确调查过我,但你或许并不知道,我的那两个合伙人,他们为了阻止我去做饮料和食品的项目,用上了什么样的手段……”

    随后李庆远就把叶建林和吴铮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周铭,内容和周铭得到的消息基本差不多。

    “现在不仅叶建林和吴铮他们不支持我,就连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在反对了,他们认为我要做饮料和食品根本是在瞎胡闹,我这都已经是众叛亲离了!”

    李庆远痛苦的说:“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口服液这种保健品未来是肯定要出问题的,并且口服液的可拓展空间也非常小,相反饮料和食品现在国内的市场完全就是一片空白,而且未来还是要比口服液有更广阔市场的,他们都看不到这一dian,只有周老板你能看到。”

    “所以,如果周老板你真不嫌弃的话,我非常愿意在你的手底下做事,给你打工,我也不要求做什么经销经理什么的,就让我从最基层的业务员干起,我最后依然能坐上总裁的位置!”李庆远的话十分有底气。

    周铭拍拍李庆远的肩膀鼓励着他:“好的,我对你非常有信心,那么为了也表示我自己的诚意,我决定把娃娃笑这个公司给收购下来,以后我的临阳八宝粥在杭城市的销售,就由娃娃笑公司来负责了,李庆远你还是这个娃娃笑公司的负责人!”

    这话让李庆远感到眼前一亮:“周老板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还能负责娃娃笑公司?”

    “我为什么要剥夺你带领娃娃笑公司的权力呢?我想你这一年已经和娃娃笑这三个字有了很深厚的感情了吧?”周铭说。

    “周老板……”

    李庆远的话变得有些哽咽了,因为周铭的话说对了,他的确是和娃娃笑这三个字有了很深的感情,事实上当初在为自己的公司取名字的时候,李庆远就对这三个字有着莫名的感觉,仿佛自己和这三个字有一种非同一般的联系,好像前世有缘,自己总有一天能让这三个字响彻全国一般。

    正是这个原因,他才不想和娃娃笑分开,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他能妥协,但如果能带着娃娃笑这个品牌的话就更好了。

    “怎么你不相信吗?那这样吧,明天或者什么时候我去一趟娃娃笑公司,和你的那些合伙人谈谈收购的事情,虽然你们公司现在效益不错,但我想几个回合还是能拿下来了。”周铭说。

    李庆远拼命摇头说:“不是的,我并没有怀疑周老板您,我只是不敢相信您会这样做。”

    李庆远说着都流出了眼泪,他太感动了,他感觉周铭就是一位知己,他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感动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敢不敢相信的,我这个人呢没别的优dian,就是有dian不切实际的理想,所以我也很尊敬其他那些有理想有抱负更有本事的人。”

    周铭说着伸手对着李庆远接着说:“我在了解到了李庆远你这个人以后,我就知道你是很有本事有生意头脑的人,今天听到了你要卖十亿罐的宣言,现在你还这么眷恋你的娃娃笑品牌舍不得放弃,我就知道你还很有理想和抱负,那么我就认为我有理由帮助像你这样的人!”

    这番话说得周铭自己是感觉相当肉麻,因为这话实在太恶心太违心了,什么帮助理想抱负,都是屁话,说到底自己就是知道李庆远这个人非常有能耐,同时自己的八宝粥也进入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当中,自己没有运营这么大公司,进行全国布局的能力,就需要有李庆远这样的人来帮忙管理。

    不过周铭自己觉得这个话很恶心,但李庆远却并不觉得,他只是觉得自己一下就找到了知己。

    由于改组饮料和食品的关系,李庆远曾觉得自己都要被世界所抛弃了,就连自己最爱的妻子和女儿也不例外,甚至妻子还在愤怒下说出了非常伤人的话,让自己心灰意冷,只有周铭,这个自己敬佩却从未见过面的人,他却因为自己的一番话,不仅说要成全自己去做饮料和食品,他更要把娃娃笑这个品牌给买下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做法呀?

    过去李庆远并不相信什么士为知己者死,他只相信一切都是利益的纽带,任何事情都是生意,但直到今天碰到了周铭,听了周铭这一番教诲,看到了周铭的做法,他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那些高尚而伟大的人物。

    那种感觉,让李庆远自己整个人从内到外整个灵魂都要升华了。

    此时李庆远的脸上已经沾满了泪水,他用力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坚定的对周铭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临阳八宝粥公司的人了,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临阳八宝粥做成全国第一的大企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