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压抑不如鼓励
    (鞠躬感谢“空云大师”、“葛朗台梭.哈”、“苯漠”和“爱妮芮”的月票支持!)

    “混蛋!没想到叶建林他是这样一个崇洋媚外的人,不就是一个外国人一个港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他搞基金投资的钱是钱,周老板您做八宝粥的钱就不是钱了吗?干什么把港商吹那么好,把自己贬的一文不值,他那副嘴脸真特么让人恶心!”

    李庆远愤愤不平的骂着,他和周铭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娃娃笑公司,还是被叶建林赶出来的,回想刚才叶建林的态度,李庆远就忍不住的骂出声来。+小,o

    周铭对此倒是很无所谓,毕竟就算是在经济总量全球第二的后世,还有无数人跪舔国外,更别说是改革开放初期的现在了,由于国内太穷了,再加上近代一直落后的历史,让每个人都不自觉的感到自卑,而港城作为被割让出去的自由港,由于是大陆和西方交流的最大窗口,是非常发达,让国内感觉天堂一般的存在。

    或许一些真正的大人物能放平心态,做到对外国人和港城人不卑不亢,但绝大多数还都是不自觉矮一头,觉得港商和外商就是牛b,或者别说是港商和外商了,就是一个从港城和国外来的普通人,甚至是人渣,到了国内也都是让人仰望的存在,不知道多少长腿大胸妹子主动把自己洗干净送上床的。

    普通港商都是如此,更别说这位港商还不是华人,还是从事国内没有的基金行业了,这在无形中就又给自己提高了很多逼格,变得更加高大上起来,所以才会让叶建林有那样的区别对待。

    “好了,这也无所谓,是思铭投资公司的话,我刚好认识他们的老板,我可以去找他们谈谈。”周铭安慰李庆远说。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我怕就怕叶建林这个家伙是被人忽悠了,根本没这回事呀!”李庆远叹息着说。

    这让周铭有些惊讶,李庆远接着说:“不瞒周老板您,其实叶建林说的这位索尔尼,他在之前也找过我,说要注资娃娃笑公司,不过我听他说话华而不实,没有什么可信度,而且他开的条件太大方了,大方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本着谨慎原则就没有答应,没想到我不在的时候他居然又来了。”

    李庆远的话说的非常委婉,但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意思:这位索尔尼先生就是个骗子!

    “那照你这么说,你认为这位索尔尼先生他根本不是思铭投资公司的人,他只是打着港商和思铭投资公司的旗号在这里招摇撞骗,是为了骗取娃娃笑公司的股份了?”周铭问,

    “我不敢确定这索尔尼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我能肯定他没安什么好心!”李庆远笃定的说,随后他又说,“周老板,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保证帮您处理好!”

    对于李庆远这么说周铭并不感觉意外,但他还是没有第一时间给他答案,而是凝眉想了一下才问:“你确定能做好吗?”

    “我会尽力的!”李庆远原本是想说肯定的,但话到了嘴边却又改了口。

    “我没有听到,是你不够自信,所以才说的不够响亮吗?”周铭问。

    李庆远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周铭的意思又说:“请周老板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处理好!”

    周铭diandian头:“那好,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过有一dian我要和你说清楚了,我的时间不多,如果你这边解决不了,我会用自己的方法了。”

    李庆远对周铭低下了头,做了一个鞠躬的样子说:“非常感谢周老板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李庆远家的楼下,李庆远再次对周铭表示感谢才下了车,周铭也回了一句等着他胜利归来的好消息。

    而等李庆远下车了以后,苏涵却问道:“周铭你真的决定让他来做这个事情吗?老实说我并不认为他有能力解决。”

    “我也不认为他能解决。”周铭说,“不过不管他能不能解决,或者我相不相信他能解决,这一次我都要给他这个机会。”

    苏涵一脸茫然,显然是被周铭这绕口令一样的话给绕晕了:“周铭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是李庆远,是我请来当八宝粥公司总裁的人。”周铭说了一句让苏涵更晕的话,她不明白这怎么又和八宝粥总裁给扯上关系了,不过好在周铭紧接着又说话了,反问苏涵道,“小涵我问你,如果是你兴致勃勃的进了一个理想的公司,但你在主动请缨做的第一件事就被驳回了,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当然是很打击我做事情的积极性了。”

    苏涵脱口而出道,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苏涵也明白了周铭的用意:“周铭你这么做是为了保持他做事的积极性?可他成功了还好,万一失败了怎么办,不是同样会打击他吗?”

    周铭摇头说:“那不一样的,现在是他主动请缨我却不让他做,他会认为我并不是真的信任他和他的能力,尤其是在这位董事长才被自己的合伙人给赶出来的情况下,这个事情就已经让他感觉在我面前很丢人了,我再压着他,只会让他更沮丧。”

    “当然如果他的心理素质强大能自我调节过来,但这个事情也会成为他心里的一根刺,在以后的工作中很容易对他的积极性造成影响的,这样不好。”

    周铭接着说:“相反的但如果我答应了让他来做,最后他却失败了,并且还要由我来收拾残局的话,这样的确也会对他造成打击,但相比直接不让他做,这样只会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能力还有所欠缺,要想做出成绩还需要加倍努力才行,这样的结果反而还能更刺激他的积极性。”

    其实还有一dian周铭是没有说的,那就是如果李庆远费尽心机最后都无法解决,自己出马很轻松就能解决的话,自己就能给他一个无所不能的印象,让他以后就算有心想要独立出户,也会要多掂量掂量,也算是他心里的另一根刺了,反正都是要有根刺的,给他希望总比让他失望要好。

    只是这个想法周铭就不跟苏涵说了,毕竟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的事情也没什么光彩的,男人自己扛就行。

    不过就算周铭不说,苏涵那边也同样想到了:“周铭这就是你经常教我的怎么驾驭下属的手段吧?”

    “手段这么说有dian不太好听,还是叫方法会好一dian。”周铭说,“毕竟同样的两种方法,一种会让人感到憋屈很不愉快,而另一种则会让人感觉很好,那我们何不选择感觉好的那一种呢?”

    “这也是苏涵你平时要注意的一dian,”周铭把话转移到了苏涵身上,“我并不是说大多数人都是很容易碎裂的玻璃心,我只是说在面对同样一件事情的时候,鼓励往往能比责骂或者压抑收到更好的效果。”

    苏涵很郑重的dian头说知道了,周铭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下,然后又放下去了:“我们先会酒店吧,给我的手机充下电,我需要和港城那边联系一下,虽然我要相信李庆远能做好,也还是要做另一手准备的。”

    “周铭,那个思铭投资公司的老板……真的是慕晴姐吗?”苏涵问。

    这个问题让周铭很惊讶,他是真的不能理解女人的想法,怎么苏涵就突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难不成她吃醋了?这女人吃醋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就是她,如果不是她的公司我哪里会在港城有那么多熟人呀!”

    周铭dian头说,他的回答很谨慎,毕竟现在并不是让苏涵在这里吃醋的时候,不过苏涵显然没有那么不懂事。

    “没想到慕晴姐这么厉害,才去了港城两年就有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啦,我听说她还是那什么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吗?真是太了不起了!”

    苏涵接着一转话锋说:“不过我也不会输给她的,虽然慕晴姐在港城,而且做的还是金融行业,但周铭你说过我们国内未来的发展潜力要比港城高很多,还有你也说过李庆远这个人有能力把八宝粥做成全国第一的品牌,那么只要我不犯错,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过慕晴姐的对吗?”

    苏涵看到周铭脸上有些错愕的表情,她洋洋自得的说:“是不是我没吃醋你很惊讶?但我才不是那种只会吃醋,只会依赖你的小女孩呢!那样总有一天我会跟不上你的脚步的,所以为了没有那一天,我会努力的充实自己,让我成为你最重要的女人,不仅在你的心里,还是在你的事业上。”

    “小涵你真的长大成熟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是很出色的企业家!”周铭说。

    其实对周铭来说,苏涵这话是在意料之外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苏涵是一个看上去软弱,但实际上内心非常要强的女孩,否则当初在厂里,她受了那样的委屈,在厂里几乎是千夫所指的,被人在背后冷言冷语,却仍然坚持不走,还靠着自己的厨艺开了一个小饭馆,哪怕明知道还是会被欺负。

    正是这样,现在她听到了林慕晴在港城那边的消息,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要和对方比个高低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了,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同时她也明白在事业上能帮助自己的男人,才是最好拴住男人的办法,否则就是一个花瓶,苏涵是肯定不想当花瓶的。

    周铭宠溺的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接着说:“那我就等着看你的努力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等李庆远那边的消息吧,老实说我很好奇他究竟会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