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办法现在不适用
    “庆远,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如果这样做了我们岂不就是把叶建林他们给得罪到底了吗?到时候高利贷上门收房子,我的工作也要没了可怎么办呀?”

    “慧珍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要说得罪,就在我和叶建林他们意见不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走到决裂也是早晚的事,而且现在周老板还在看着我,我一定要帮他打一个漂漂亮亮的开门仗!”

    李庆远对妻子左慧珍说,他们此刻就在娃娃笑公司的巷子口,手上正拿着一个横幅还有喇叭,旁边的地上还有一捆一捆的传单。£∝小,o

    “可是叶建林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就是街上的混子,仗着家里的关系很嚣张的,还经常和局里的警察吃饭喝酒,你就只是个普通人,待会他们要蛮横起来,我怕你吃亏呀!”左慧珍还有些担心。

    李庆远笑着对她说:“放心吧,我已经打电话给电视台和报社了,有记者在的情况下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而且这个事情涉外,警察那边也不敢贸然处理的,我倒觉得我并不会吃亏。还有一dian最重要的,是周老板他正在看着我,我必须要把这个事情给做好!”

    李庆远非常坚定的说,他说话时的眼睛看向了路边,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是周铭的车。

    左慧珍本来还想说dian什么,但见李庆远如此坚持,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嫁给他了,这么多年也过来了,好不容易有了发财的机会,他坚持要做什么,就陪他去做好了,就像两年前他辞掉厂里业务员的工作,借高利贷承包学校小卖部的时候一样。

    随后唰的一声,李庆远和左慧珍打开了手中的横幅,拿竹竿撑着靠在了墙边,李庆远拿起了手里的喇叭大声喊起来:“各位同志们,我是娃娃笑公司的董事长李庆远,我今天要向你们揭发这个娃娃笑公司里面的黑幕!”

    都说每一个人心底都住着一个喜欢探究八卦的魔鬼,尤其还是这种公司董事长枪口掉转对准公司的撕逼大战,更是能让人兴奋的。

    正是这个原因,李庆远这一嗓子立即就让来往的行人停下了脚步,不由自主的朝他这边围靠过来了。

    这个好的开始让李庆远很满意,他接着往下说:“同志们,相信大家很多人都喝过我们的娃娃笑口服液,这本来是一款非常好的产品,我们的公司也是教育局出资建厂的,但是现在公司的总经理叶建林他居然要把娃娃笑公司整个卖给外国人!”

    “我们原本喝自己的产品非常好,凭什么我们要把钱白白送给外国人呢?我们为什么自己能生产这么好的产品自己不守住,这不是一种卖国的行为吗?我辛辛苦苦给他干了两年,把娃娃笑这个品牌拉扯大,他转手就要给卖了,这不是王八蛋吗?”

    李庆远挥舞着手臂高声呐喊着:“而且如果只是给外国人赚钱倒还算了,要是外国人趁机把这口服液换成他们不成熟的产品,拿我们中国人做人体实验,这就是我们给了钱还要吃了亏呀!”

    李庆远一番话让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而趁着这阵哗然,左慧珍急忙开始散发传单,一边发一边说:“大家快看啊,这就是娃娃笑里面的黑幕,叶建林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人,不惜牺牲娃娃笑公司和所有消费者的利益,他们简直不是人,就是王八蛋!”

    “同志们呐!”李庆远接着又说,“作为中国人,我们要不要支持自己的品牌?我们要不要找回自己的尊严,不给外国人当试验品?”

    面对李庆远的问题,所有人高声大喊要,在这种众志一心的情况下,李庆远又说:“既然大家都要做中国人,那就请大家跟我一起接受记者同志的采访,我们一起通过电视台和报纸向领导呼吁,我们要自己的娃娃笑,不要卖给外国的杂种品牌!”

    随着李庆远的话语,几辆分别属于省电视台和杭城市电视台以及报社的车子停在了不远处,几个记者快速跑下车,拿起自己的照相机和摄影机,开始记录下这一幕,也有记者拿出本子正在现场编写了新闻。

    “记者同志,叶建林这种王八蛋要卖娃娃笑公司给外国人,我们都是抗议的人!”

    李庆远见记者过来,也高喊着朝那边过去,而在李庆远的带领下,其他围观群众也跟着一起浩浩荡荡的朝记者那边围了过去。

    这一幕被周铭和苏涵看在眼底,周铭笑着说:“真没想到李庆远还挺能想,居然能想到用这种办法来逼叶建林就范。”

    苏涵也dian头说:“是呀,他利用出资方是外国人这一dian,说叶建林找索尔尼注资就是在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又猜测说外国人可能会拿我们做实验,挑起大家对叶建林的对立情绪,再找来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过来采访,这一环扣一环,只要这个新闻散播出去了,恐怕上级机关肯定要介入干预了,那叶建林和索尔尼合资的事情就不可能了。”

    “依小涵你这么猜测,你认为李庆远他就要成功了?”周铭问。

    苏涵下意识的dian头说是,不过马上她又想起了什么问:“周铭你这么说的话,好像很不看好他的办法?”

    “说不上什么看好与不看好,只是他为了追求时间,不得不这么去做了。”

    周铭说:“首先他利用国家和民族情绪,如果放在国家苦大仇深的时候,或者是日后我们国家发展起来以后,又或者对象是东洋岛国人,可能会好很多,而现在这种国家正在起步发展,人们的思想正处于一种迷茫期的时候,这样的办法未必就多有效了,对很多人来说,根本没有民族企业这一概念的。”

    周铭接着又说:“还有一dian,小涵你还记得李庆远给我们说过,叶建林也不是个会任人宰割的人吧?”

    “没错,李庆远说过叶建林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否则在这一次未来发展的分歧上,他们就不会闹到这么僵了。”苏涵想了想继续说,“而且李庆远还说过叶建林他家里在机关有很硬的关系。”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周铭说,“既然叶建林那么强势又有这么硬的关系,他哪会容忍李庆远在他面前这么挑衅呢?媒体这个东西说起来是舆论监督,可碰到了强力机关,他还真的敢监督吗?”

    其实还有一句话周铭没说出来,那就是现在国家对舆论这一块控制的很严,大多数人都只能通过电视和报纸来了解时事,并没有后世无孔不入的网络,而电视和报纸这两方面都是给政府控制着的,如果有足够能力,通过官员要控制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恐怕我们的李董要吃亏了,还会是一个不小的亏。”

    周铭默默说着,这边他的话音才落,那边立即有了变化,只听几声刺耳的警笛声响起,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是谁批准你们在这里集会了?你们有向谁申请,你们这么做是受谁指使,你们想颠覆和破坏什么,要制造什么谣言吗?”

    一位警官下车对着李庆远他们劈头盖脸就是一串问题,李庆远一直都是大大的良民一个,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当时就愣住了。

    而趁着李庆远愣神的工夫,叶建林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满脸怒气,一副恨不能要把李庆远给生吞活剥了的样子,他指着李庆远对警察说:“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家伙在这里造谣诽谤,他不仅损害了我们娃娃笑公司的名誉,他还诽谤一位来这里投资兴业的外国友人,快把他给抓起来!”

    听了叶建林的话以后,警察立即过来抓住了李庆远,直到冰冷的手铐铐在李庆远的手腕上以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我犯了什么法?”李庆远挣扎着叫喊着。

    “老实dian,你叫什么叫?”抓他的民警在后面拍了他一下,“这位叶建林同志报警说你在这里诽谤造谣,我们要依法对你进行拘留,请你配合一下。”

    听他这么说,李庆远挣扎更厉害了:“我没有造谣,他真是要卖厂,是要和外国人合作,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见证!”

    李庆远想把围观群众都扯上,毕竟法不责众,但那警官只是冷冷一笑,转头对围观人群说:“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人在这里非法集会,要把非法集会的人都带回去,你们都是在这里非法集会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所有围观群众马上摇头说没有,然后飞快的散开了,只有李庆远的妻子左慧珍留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叶建林又去找那些记者们说:“各位记者同志们,刚才这都是一场误会,都是这个家伙搞出来恶作剧,都不是真的,希望记者同志们都能笔下留情,这样我也知道各位记者同志来一次不容易,我也不让你们白跑一趟,我做东请大家吃顿饭,好好犒劳犒劳大家好不好?”

    说着叶建林就带着记者们高高兴兴的走了,临走前对李庆远不屑的一笑,啐了他一口说:“给我找麻烦,有你受的!”

    这一幕让李庆远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你们蛇鼠一窝,你们都是王八蛋!”

    啪!

    那警官一巴掌打在李庆远的脸上,居高临下没好气的说:“少在这里鬼喊尖叫的,到了局里有你叫的时候,带走。”

    桑塔纳轿车里,周铭见李庆远被警察带走了马上伸手对苏涵说:“小涵把手机给我,我需要打个电话,李庆远不管怎么说都是咱们八宝粥公司以后的领导者,我可不希望他真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