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要你放人
    (鞠躬感谢“sjk占”的月票支持!)

    “警察同志,这是新上市的橘子,你们尝尝很甜的,还有这烟也是不伤身的好烟,你们每天在大街上巡逻保卫南城区的社会治安,你们都辛苦了,我这是代表南城区的老百姓感谢你们的。”

    在杭城市南城区一个派出所的院子里,一个中年女人正拎着一袋水果拿着一包精品烟不停的散给院子里的警察,嘴上也还不停的说着漂亮话。

    领导模样的警察吃着橘子抽着烟,斜着眼睛对中年女人说:“我说左老师你也就别白费工夫了,你知道你老公犯的是什么事情吗?他犯的是非法集会,是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这个事情是必须要进行严格审查的,以确保他不是受到了国外敌对势力或者其他不法分子的指使。”

    这个中年女人就是李庆远的妻子左慧珍,她是看着李庆远被警察带上车到这个派出所来的,关心丈夫的她也就马上跟过来了。

    当然李庆远做了两年生意,她跟着耳濡目染也懂一些规矩,所以她虽然心急如焚,但还是先去市场买了两斤橘子和一包精品烟,然后才来的派出所,见到所里的警察,她就先挨个发橘子散烟说好话了,目的就是为了能把李庆远给捞出来,但听这警官的话,显然是有难度的。

    “警察领导,我家庆远一直都是老实人,他前段时间还嚷嚷着要入党来着,怎么会和国外敌对势力或者不法分子有什么联系呢?这肯定是搞错了。”

    左慧珍好声好气的说,不过那警官却是眼睛一瞪说:“搞没搞错那也不是你说了算,得是调查结果说了算。”

    “是是是,一切都得是调查结果说了算,肯定要有证据才能说话嘛,这个道理我懂的。”

    左慧珍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包递到那警官手里,那警官却马上触电一般的跳开,指着左慧珍说:“你想干什么?你这是要公然贿赂国家公职人员,你是想也被一起抓起来吗?”

    左慧珍见他这个态度也急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这只是想庆远他能尽快出来,我也是着急了呀!”

    左慧珍说着哭了出来,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边拍着地板一边哭诉道:“这是造了什么孽呀?我家庆远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你们就把他抓起来了,还说他勾结什么敌对势力,这真是冤枉死人啦,我就说你老老实实的在厂里上班就好了,咱成分不好多吃点苦也是应该的,你偏要去做生意,现在做出事情了吧?”

    “左老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可以先起来说话吗?”

    那警官说着就要上前扶左慧珍起来,但左慧珍一下哭得更厉害了:“天杀的庆远呀,你就不该相信什么改革开放,那都是当官的骗我们老百姓的,别人都不信,就你傻傻的信呀!还有叫你不要搀和什么娃娃笑公司的事情,谁要卖公司就让他卖好了,你偏不听,现在好了被抓了吧?”

    左慧珍说到最后把矛头又指到了旁边警官的身上:“还有你们这些警察,一位披上这层皮就能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你们不是要抓我说我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吗?你们也来抓我呀,反正庆远被抓进去了,你们也不在乎再多抓我一个,多抓一个你们有更多功劳呀!来呀都别客气!”

    面对左慧珍这样的撒泼耍赖,那警官也很头疼,因为他之前说抓她是吓唬她的,平白无故抓人是要受处分的,他可还想往上爬呢!

    没办法,那警官只好上前开到左慧珍说:“左老师,我家小孩是你的学生,其实我也是很想帮你的,但你也知道我只是这个派出所里的小队长,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呀。”

    “那谁能做主?”左慧珍问。

    那警官伸手往上指了指:“只能是上面了,今天是所长亲自给我们下的命令去抓的人,左老师你看你们肯定是得罪人了,只要解决了问题我们这边就能放人了,否则不管左老师你在这边怎么闹都是没用的。”

    听到这个解释,左慧珍一下蒙住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不是因为那警官这话是在敷衍她,而是左慧珍明白他说的都是事实。

    李庆远是怎么被抓起来的?不就是因为和叶建林闹了矛盾吗?今天还在公司门口闹了这么一出,以叶建林那暴脾气要不做点什么那才不对了。

    解铃的确最好还找系铃人,但如果他们要和叶建林关系好的话,也就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怎么办?如果不低声下气去找叶建林的话,难道庆远就要一辈子被抓起来了吗?

    想到这里左慧珍一下对未来充满了绝望,虽然说过去李庆远因为成分问题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家里一半的开销要靠她当老师的工资,但有李庆远在家,她总能感到心安,可如果李庆远要被抓起来,还要被关在牢里那种地方,这个情况只是想想就让左慧珍无法接受。

    “好了左老师你先起来吧,老是坐在地上可不是个事。”

    派出所警官说着就扶左慧珍起来,可左慧珍这时突然一下反应过来急忙抓住警官的胳膊说:“同志我求求你就帮帮忙吧,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放了我家庆远的,他真的真的没有犯任何错呀!”

    “左老师你怎么就是说不通呢?我说了这个事情我不能做主的……”

    这警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沉稳的声音给打断了:“你能做主的,放人吧。”

    这警官本来就被左慧珍给吵的有些烦心,现在又有人捣乱,娘希匹的,老子不抓女人,难道也不敢抓其他人吗?

    “特么的谁呀敢在派出所这么说话?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抓起来?”警官站起来有些恼火的说。

    来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嘴角洋溢着淡淡的微笑:“同志你好,我叫周铭,是来接李庆远同志的,请你配合一下马上放人吧。”

    这个年轻人就是周铭,他从派出所正门进来,当然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身后似乎还有一些人,但那警官并没有细看。

    “草!”这警官被周铭的话给气乐了,“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到派出所来撒野了,你叫我放人,你以为你是谁,公安局长吗?”

    “我肯定不是公安局长了,不过我倒是把公安局长给你带来了,你看管用吗?”周铭说。

    这话让那警官第一时间愣住了,而在他这一愣神的工夫,陪着周铭一起进来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上前来:“你好,我是南城区公安局长,你们领导呢?”

    那警官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虽然只是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官,但在单位组织学习的时候,也是有幸见过局长大人的,只是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现在看到他的样子立即被吓了一跳,马上立正敬礼:“局长好,欢迎局长来我们派出所检查工作!”

    局长恩一声对他点了点头又问:“你们领导不在吗?”

    “局长,我们领导刚刚有事出去了,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

    那警官说着就要找人去打电话,不过局长却摆了摆手:“不在就算了,你在也是一样的,我知道刚才有位李庆远同志被带到你们这里来了吧?马上放人。”

    “局长,可是这是领导……”

    原本这警官下意识还想推脱什么,但随着局长一瞪眼,他马上改口道:“没问题,马上放人!”

    说完这警官就立刻带人回去所里放人了,这边周铭和苏涵则来到左慧珍旁边扶她起来:“左老师你放心吧,李董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左慧珍这个时候则是呆呆的看着周铭,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庆远他真的能被放出来吗?”

    这时那位局长走上前来说:“左老师你放心吧,我是南城区的公安局长,有我说话你还不放心那?”

    公安局长?

    左慧珍转头向局长那边,情绪一下子又失控了:“局长大人您真是来的太及时了,您真是人民的好干部,是包青天在世呀,太感谢您了,要不是您我家庆远就要在里面受苦啦!”

    对于左慧珍的话,公安局长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左老师这是我应该做的,都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才会让下面的同志乱办事,我还要向你和李庆远同志道歉,如果不是这位周铭先生恐怕我还不知道呢。”

    一句话就引到了周铭身上,这让左慧珍又愣住了:周铭?

    其实刚才在左慧珍最绝望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到过周铭,毕竟李庆远是因为他才去做那些事情的,现在李庆远被抓起来了,那他这个老板怎么样都要负一定责任的。不过左慧珍随后又想到周铭不过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这次的事情是衙门里的,他一个生意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最后左慧珍才没想他什么,可现在却没想到,周铭这个生意人居然能直接带来一位公安局长,难道说他们刚好认识吗?

    一阵脚步声传来,是派出所的民警带着李庆远走出来了,左慧珍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她想不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只能对着周铭深鞠一躬:“非常感谢周老板的帮助!”

    “其实是应该我说不好意思才对,毕竟李董也是因为我才惹的这个事情,”周铭扶她起来说,见左慧珍还要说话,周铭先说道,“好了,你丈夫出来了,我想他现在肯定是很需要你的,去他那里吧。”

    左慧珍这才点点头,朝李庆远那里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