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周铭真特么能惹事
    “非常抱歉周老板,我没能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这是李庆远见到周铭以后说的第一句话,看着这位创业中年人,前世的全国首富,周铭面带微笑的说:“其实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明知道叶建林那边在机关有这么硬的关系,还让你来做这样的事情,现在害得你还进了一次局子,吃了那么多苦头,真是让人非常过意不去。◎小,o”

    周铭这番话让李庆远非常感动:“周老板您真是一个最好的老板,这个时候还想着开导我帮我担责任,我果然没有看错,您一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领导者!”

    周铭感到有些脸红,因为周铭认为自己根本就没他说的那么高尚,依然还是本着残血收头的态度,让他先去浪一波,自己再过去收拾残局的,至于李庆远会进局子,周铭也是就没想那么多,现在开导安慰他说到底也就是自己厚道一dian,却没想自己这么做居然无形之中又在他那里提升了不少逼格。

    不过经过那么多事情,周铭的脸皮也早已磨练了出来,这种高尚腆着脸也就认下来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了?没有哪里不舒服吧?”周铭关心的询问,虽然派出所这里并不是真正的监狱,但进了这种地方终归没什么好事的。

    李庆远却摇摇头:“我没什么关系,只是娃娃笑公司就要被卖给外国人了,而且按周老板您的判断,还可能是被人给骗了的,这让我很不甘心呀!”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你就放心吧,我说过娃娃笑品牌我要买下来和我的八宝粥合并到一起就一定能做到的!”

    李庆远愣愣的看着周铭,要是其他人对他说这话他一定嗤之以鼻,但周铭他却不知道了。

    李庆远看了一眼过来接他的公安局长,想到莫不是周铭在杭城市这里刚好有什么认识的领导,又刚好比叶建林的关系要硬?可叶建林怎么说也是杭城市的地头蛇,他在政府机关里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的,听说和区领导都能称兄道弟的,除非是市里一级的大官,否则就很够呛了。

    周铭看出了他的想法对他说:“别想那么多了,叶建林那家伙我看出来了,他就是个纸老虎,看起来能张牙舞爪,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说完周铭就带着李庆远要走,李庆远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去哪,周铭回答他:“去看一场好戏。”

    对于周铭的这个答案李庆远完全摸不着头脑,周铭也并没有多解释什么,他随后又对那位赶来的南城区公安局长道了声谢,局长也客气回了一句为人民服务,看起来很像领导视察一般。

    出了派出所,周铭带着李庆远夫妇坐上了车,来到了西湖饭店,因为根据消息,叶建林请那些记者吃饭就选在这里。

    下了车,周铭抬头看看这栋饭店大楼,感慨说:“据我所知这西湖饭店是你们南城区这里目前最好的饭店了吧?没想到这叶建林还挺舍得下本钱,居然请记者朋友们都来这里吃饭了。”

    “周老板我想叶建林这么做恐怕是另有原因的。”李庆远说。

    周铭好奇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李庆远分析说:“叶建林也是一个很聪明很懂得利用条件的人,虽然今天我请记者来是为了曝光他倒卖娃娃笑公司股份的事,但现在记者被他请去吃饭,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记者再做一番文章,就可以把这个事情完全翻转过来了,比如说再把那位索尔尼先生请过去。”

    经过李庆远这一番分析让人恍然大悟,这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因为如果请这些记者吃饭,只是单纯的为了解决今天带来李庆远的麻烦,那就太亏了。

    要是换一种方式,利用这些记者在这里,同时把索尔尼给一起请过来吃饭,这样一面可以在索尔尼面前表现自己在国内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可以把一条本来可能的负面.新闻,转换成为正面新闻了。而这也解释了叶建林请这些记者吃饭为什么要来西湖饭店这个南城区最好饭店了,无非就是显得正式,可以抬高身价了。

    “能一下子想到这个办法,叶建林也算是个人物了,不过很可惜,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今天我们就去教他做人吧。”

    周铭说着就带李庆远他们上了楼,通过询问服务员他们知道了叶建林的包厢,他们直接过去了包厢,而这个时候,叶建林正在包厢里大放厥词。

    “各位记者同志,这位就是索尔尼先生,他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下属思铭投资公司的国内区负责人,他这一次来杭城是因为要和我们娃娃笑公司谈注资的事情,简单来说就是索尔尼先生对我们娃娃笑公司的未来发展前景非常看好,准备要给我们投资,加快娃娃笑品牌的发展。”

    叶建林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他接着又说:“其实这种注资的事情在国外的股份公司里是非常常见的,是一种双赢行为,并不存在什么出卖公司利益的事情,只是有些人思想陈旧,才见不得这些事情,而我是相应党的号召解放了思想的,所以我才敢于去接受这些新鲜事物。”

    “今天我能请到索尔尼先生还有各位记者同志一起聚在这里,我也是感到非常荣幸的。”

    叶建林一边说着一起带头举起了酒杯:“那么就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敬大家一杯,大家都吃好喝好。”

    随着叶建林的话说完,包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周铭带着李庆远走了进来,见叶建林这一桌人都举杯站起来了,有些惊讶的说:“哟?这都已经喝上了?叶总不介意多加几个杯子吧?”

    叶建林这时候正要喝酒,听到周铭突如其来的声音差dian没喷出来,于是他愤怒的放下杯子转头,他正要说话,却又看到了旁边的李庆远,这让他惊讶道:“李庆远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不好好在里面待着你跑我这里来干什么?还有周铭,这里很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叶建林愤怒的双眼里能喷出火来,但周铭却仿佛没看到没听到一般,只是走进了包厢,径直来到了这一桌唯一一个外国人索尔尼面前向他伸出了手:“索尔尼先生你好,听说你是代表思铭投资公司来和娃娃笑公司谈合资事情的对吗?不知道你在思铭投资公司担任的是什么职位呢?”

    面对不请自来的周铭,索尔尼皱了皱眉:“哦陌生人,我并不认识你,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索尔尼先生,你的回答让我非常惊讶,因为我是思铭投资公司的国内区特聘顾问,你居然不知道我吗?”周铭说。

    “周铭先生,我认为你的这个玩笑非常恶劣,让人恶心。”索尔尼很严肃的说。

    周铭两手一摊说:“索尔尼先生,我想我并没有在开任何玩笑,我说的是很认真的。”

    “够了!”叶建林愤怒的打断周铭的话,“周铭我知道你是临阳的大老板,但这里是杭城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要再在这里无理取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铭笑了:“叶总不要这么着急嘛,我来这里是来帮你以免你上当受骗的。”

    叶建林眼睛一瞪:“我上什么当受什么骗?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赶紧给我滚蛋!”

    说完叶建林还朝包厢外面喊道:“服务员呢?我们要吃饭,快dian把这些家伙给赶出去!”

    相比叶建林的情绪激动,周铭却不慌不忙:“说起来也是凑巧了,今天思铭投资公司的国内去总负责人戴廷伟先生刚好也来了杭城市,正好也就被邀请在这个饭店里吃饭,不知道叶总有没有兴趣见一见呢?还有索尔尼先生,你不认识我,但这位戴廷伟先生,我想你不会不认识了吧?”

    所有记者从周铭进门开始就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以他们的职业眼光来看,肯定会有一台大戏开场了,现在听周铭这么说,他们的目光立即全部转移到了索尔尼身上。

    面对这么多目光,索尔尼断然说:“你这是在说谎,戴先生还在南江,他也根本没有任何来杭城市的打算,除非我这里成功和叶建林先生达成了协议。”

    周铭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又说:“时间差不多了,戴先生应该已经到了饭dian,我是不是说谎你们跟来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周铭想了一下又补充一句道:“另外再说一下,今天杭城市柴市长也会一起过来。”

    留下这句话周铭就带着李庆远他们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叶建林索尔尼和一众记者在包厢里面面相觑,不管是突如其来的周铭,还是他过来说的这番话,都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又说思铭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真来了,还是由杭城市的常务副市长一起陪着来的,这实在让人感到混乱。

    最后索尔尼最先打破了气氛:“大家不要理这个疯子,我根本没有接到任何公司的通知,他肯定是在骗我们的!”

    虽然索尔尼的语气非常肯定,但这些记者还是说:“索尔尼先生我们很愿意相信你,可万一他说的要是真的呢?我认为我们可以过去看看一辩真伪。况且柴市长也来了,这肯定是一条很重要的大新闻,我们作为记者是肯定要捕捉的,如果放着这么一条大新闻不去管,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

    这些记者你一言我一语把索尔尼和叶建林给说蒙了,但他们就是不松口,最后这些记者没办法:“叶总还有索尔尼先生,要不这样我们先过去看看,你们等在这里,然后再回来告诉你们情况。”

    说完那记者也不等叶建林和索尔尼的回答,就直接跑出了包厢,而有了第一个记者的带头,其他记者也都纷纷跟了过去,生怕自己会落后一样。

    索尔尼呆呆看着这些记者离开,转头问叶建林:“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跟上去了,难道真在这里傻等吗?”叶建林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娘希匹的,这周铭真特么的能给我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