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我要你的工作业绩
    “周铭先生您没事吧?”

    市长柴立来到周铭身边关切的询问,在不远处的地上是被酒店保安制服压在地上的叶建林,他刚才愤怒朝周铭冲过来,但有兵王保镖保护的周铭哪是他能近身的?几下就给撂倒了,然后酒店保安随后过来一拥而上,叶建林基本没任何反抗的就给摁在了地上。≤,

    只是叶建林被保安摁在地上以后仍不消停,还在骂着周铭:“周铭你这杂碎,老子就是日了狗了,你特么要这么针对陷害老子,老子真应该当初不抓李庆远去抓你,把你给丢进号子里……”

    后面的话叶建林就说不出来了,因为饭店经理实在听不下去,让保安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块布塞住了他的嘴巴,把他带到一边等着公安局过来提人。

    “市长你也看到了,叶建林这个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思悔改,还想着找我报复,还是在市长你的面前,这样罪大恶极的人,如果不给他以严惩怎么对得起被叶建林伤害过的老百姓?怎么对得起法律的尊严?”

    周铭一番话说的非常有气势,就像旧社会号召人们反抗暴.政的领导者,不说是旁边的保安和饭店经理,就是市长柴立都被他说的一愣,然后当场点头表示一定会指示公安局严肃办理这个案子。

    这么看起来仿佛就是周铭的气势感染了柴立一般,但实际上周铭却明白这是另有原因的,首先且不说原本叶建林和索尔尼联合侵吞娃娃笑公司的事情被这样公开,本身让他有些下不来台,后面叶建林这么当众上来扬言要报复周铭,就更是在扇这个市长的耳光了。

    尤其最后在叶建林冲过来的时候,兵王**在出手制服他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柴立,这就更让他恼火了。

    其实这个碰到也就是一个无心之失,但柴立那边就感觉自己市长的颜面在这一刻全部扫地了,他又没法说周铭或者是**的不是,就只能把火气全部发到叶建林身上了。

    由于是堂堂市长报的警,因此市局的出警速度特别快,不消几分钟警车就开到了饭店门口,还是由局长亲自带的队,见到警察过来了,柴立当即做出批示:“严惩,对于叶建林这个案子一定要严惩,把所有涉案人员都一定要抓起来,这是损坏改革开放大局的恶劣事件,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成一个时代的标杆榜样!”

    柴立这番批示乍听起来并没什么问题,不过听在周铭的耳朵里怎么听都像是故意出气的味道。

    “柴市长不愧是我们杭城市的父母官,是真正做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在柴市长的领导下任何犯罪分子都受到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周铭就柴立刚才的指示大声称赞着,可这个称赞听在柴立的耳朵里却让他非常不爽。

    柴立能当上这个杭城市长他并不笨,今天这个事情他只要细细想一下就觉得不对劲了,他不相信这一切都只是碰巧,肯定是有人安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借自己的手最快的解决这个事情,而能布置这个局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手腕高明的周铭了。

    可恨的是明明就是周铭做了这一切,他还表现的这么无辜的样子,他的这种称赞在柴立听来根本就和讽刺没什么两样。

    然而即便如此柴立仍然不能拿周铭怎么样,这才是最让他恼火的地方,没办法他就只能把这股邪火给倾泻到自己作死的叶建林身上了:可以想象,原本叶建林和索尔尼并没有造成任何事实犯罪,按照法律原则他们会处理但绝不会太严厉,但现在有了市长的愤怒干预,只怕市长的火气不消,叶建林就只能在监狱里关着了。

    “周铭先生过奖了,我想碰到了这种事,但凡任何一位有责任心的干部碰到了都不会坐视不理的。”柴立先咬着牙谦虚了一句,然后接着说,“戴先生周铭先生,我们上去包厢吧,不要给这个事情坏了心情。”

    周铭明白柴立还惦记着投资的事情,他本着人敬他一尺他还人一丈的原则,很爽快的答应了。

    随后柴立带着周铭和戴廷伟来到了饭店经理准备的顶级包厢,大家坐下以后,首先柴立主动问了这次事情的另一个当事人李庆远,然后柴立举起酒杯敬了大家一杯,在第一杯以后,就是柴立的秘书出来活跃气氛敬酒了。

    随着几轮酒喝下肚,周铭站起来表示:思铭投资公司未来一定会在杭城投资包括食品和饮料在内的很多企业,还会和娃娃笑公司洽谈合资的事情。

    这番话让柴立非常高兴,毕竟这些投资未来一旦落实了就是他的工作成绩呀,尽管他现在年轻,未来只要不犯大错总会接位市委书记位列省委常委的,但有了这些成绩不仅会为自己增色不少,更重要的操作得当还能帮自己更快的跨过那道从市到省的坎。

    柴立高兴但戴廷伟就很郁闷了,要知道他才是思铭投资公司的中国区总经理,可现在对公司在杭城市的投资计划,都是周铭在和柴立谈,还谈的理所应当,他这个总负责人居然一点发言权都没有?这如何能让他不郁闷?哪怕可能只是周铭的酒喝高了的缘故。

    要是其他人,戴廷伟只怕早就摔杯子走人了,你特么牛你就和柴立去投资协议好了,有能耐里以后别来找爷!

    不过对于周铭,戴廷伟却毫无办法,因为自己不同意他还可以直接找林慕晴,以林慕晴和周铭的关系,戴廷伟不认为自己发的脾气有什么卵用,相反要是闹不好,自己的工作还要丢了。

    正是这些原因,戴廷伟固然是郁闷到快要发疯,却仍然只能死死把自己的屁股摁在椅子上,不说有多迎合饭局的氛围,但至少一点也没有破坏,整个饭局就在一派热情洋溢的氛围中进行到了结束。

    “周铭先生今天和你的聊天非常愉快,我代表杭城市政府欢迎你们随时来投资,届时我一定会给你们最优惠的政策支持。”饭局结束临走时柴立这么对周铭说。

    周铭也并不客气:“我代表思铭投资公司也很感谢柴市长对我们公司的支持,有了市长你的承诺,我相信关于来杭城市的投资计划,未来一定会很快提上日程,会找柴市长你兑现的。”

    送走了柴立,戴廷伟也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周铭先生,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我先回去了。”

    “好的,这次非常感谢戴先生的配合了。”周铭和戴廷伟握手道谢。

    “周先生客气了,我这都是服从总公司的安排。”戴廷伟不爽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周老板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一切就像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术!”

    那边戴廷伟才离开,这边李庆远就兴奋的叫喊起来,其实从刚才饭局前见到市长柴立开始,李庆远就很激动,到后来被邀请到饭局上和市长一起吃饭喝酒,还被市长秘书敬了好几杯酒,和市长一起讨论娃娃笑和思铭投资公司合资的事情,那时他就已经非常激动了。

    只是那时有其他人在李庆远还能压抑着自己的心情,但现在随着市长柴立和戴廷伟都离开了,他就再也忍不住喊出声来。

    “周老板您今天是找区公安局长来接我出来,是您在区局里有熟人吗?还是您在市里有熟人?今天在西湖饭店遇到戴廷伟先生和柴立市长也是您安排的吧?正好在那么多记者的面前揭露叶建林和索尔尼的阴谋,让叶建林后.台再硬也逃不掉处理的办法,这完全就是神来之笔呀!”李庆远说。

    对于李庆远的话,周铭则微笑着解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南江的市委书记陈云飞刚好有一位老同学在杭城市里,我之前是南江发展顾问和陈书记的关系不错,就找他帮忙联系的这边,虽然他那老同学并不是书记市长那种绝对实权的位置,但要让区公安局长出面去派出所捞人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能在西湖饭店碰到戴廷伟和柴市长,老实说这就真是运气了。因为我是联系了思铭投资公司那边,他们的中国区经理戴廷伟也答应过来帮这个忙,他的到来也够资格让柴市长出面迎接,却没想会在同一个饭店。以戴廷伟和柴市长的身份,他们肯定是要选最好的地方,但叶建林这边就未必了。”

    周铭说到这里摊开了双手接着说:“可是没想到叶建林就是这么聪明,他利用了这次这么多记者的优势,就请他们来了这西湖饭店吃饭,为的就是彰显自己的身份,这才给了我机会,这让我无法拒绝。”

    要是其他人,对于周铭这番话自夸自雷的话就该要吐了,但说这话的是周铭,却让李庆远非常高兴:“因为只有周老板你才能这样做!”

    周铭则摆摆手:“好了李庆远同志,不管你是真心实意还是拍马屁,这些话都不要再说了,因为解决了叶建林和索尔尼的事情以后,娃娃笑这个品牌未来是要并入八宝粥厂的,而你也要进来从新做起,虽然以你在娃娃笑的资历不用从最基础的业务员开始,但就算是一个小经理,也同样需要工作业绩。”

    李庆远马上站直了身体说:“周老板您请放心,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大的成绩,对此我非常有信心!”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