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唯一希望大单
    签约之后的第二天中午,两辆桑塔纳一前一后的开到了西湖饭店,周铭苏涵和李庆远以及临阳八宝粥杭城市分公司总经理赵俊分别下车走进了饭店,饭店经理亲自在门口迎接他们进去了包厢。∮∮dian∮小∮说,o

    来到包厢,服务员上好饭菜,周铭一边倒酒一边给赵俊和李庆远做着介绍:“赵经理,这位李庆远过去是娃娃笑公司的董事长,现在我们并购了娃娃笑,我准备任命他为咱们新娃娃笑八宝粥的营销经理,主要负责咱们八宝粥在整个杭城市的营销和未来发展等工作,你是公司总经理,希望你们以后相互配合。”

    经过周铭的介绍,李庆远首先向赵俊举杯:“赵经理你好,我是李庆远,我很高兴能够成为新娃娃笑八宝粥公司的一份子,我过去虽然也有过食品销售的经验,不过比起赵经理你还是一个新手,赵经理光杭城市的销售额就有好几百万,这是非常厉害的,希望赵经理能多多帮助。”

    “李经理过奖了,我的成绩那都是周老板建立起来八宝粥的自身品牌优势,我只是在按部就班的做事而已。倒是李经理的名字是让我如雷贯耳的,把娃娃笑这么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给带成了南城区最成功的企业,这份能力是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敬佩不已的。”

    赵俊也客气的对李庆远说,周铭能听出他这么说也就只是在客气客气,并不是真的要夸奖什么,相反他对李庆远还是比较反感的。

    其实这个原因也正常,毕竟从杭城市八宝粥分公司成立以来,赵俊就一直是总经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李庆远,要来做什么全市的营销经理,怎么会让他心里好受呢?哪怕这是周铭的决定,哪怕他明白公司并购了娃娃笑公司,肯定要对李庆远有所安排的也是一样,不好受就是不好受。

    如果是发展成为大集团了以后还好,那赵俊这个省分公司总经理,自然不会对增设一个市营销经理有什么意见,可现在八宝粥的市场主要就集中在省会这里,那么多一个市营销经理,赵俊要是会乐意那才有鬼了。

    至于李庆远同志原来在娃娃笑公司的业绩,一个月销售额还不到一百万的人,能拿什么在他月销售轻轻松松几百万的人来比?

    “赵经理李经理,杭城市现在正在大发展,可以预料未来杭城乃至滨江省这边的发展肯定会非常好的,新娃娃笑公司在这边也肯定会随着城市和地区的发展更上一层楼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携手共进,把娃娃笑公司发展更好!”周铭只是很平常的做出了鼓励,并没有对赵俊的态度多说什么。

    这不是说周铭不能把李庆远给提起来,而是他现在在八宝粥公司这边并没有任何成绩,强行提起来不能服众。

    毕竟在周铭的理解当中,公司并不是一个领导说是,下属全部dian头的强权机构,那样会丧失了整体的活力,周铭需要的是李庆远去在工作中发挥他的能力,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用业绩来升官。

    一个是进来什么事情都没做就直接被任命总经理;而另一个是进来从普通经理开始做起,做成几个大单子给公司带来巨大利益以后再任命总经理,哪一个方式更好?这是一目了然的,周铭也是很直观的选择了后者,因为周铭相信只要李庆远还是那个李庆远,他就能做到,在这上面拔苗助长只会害了他。

    对于周铭的考虑李庆远也是心知肚明的,在饭局结束以后,当周铭问到他时,李庆远说:“赵经理会这样很正常,因为严格来说我并没有做过食品方面的营销,并且就是过去娃娃笑口服液的销售成绩,对他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现在贸然给我一个经理,作为总经理的他当然会不服气。”

    李庆远说到这里一转话锋接着说:“不过这并不要紧,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所有人都接受我的!”

    “我相信李经理你的决心和能力,但你还是不要过于自信的好。”

    周铭对李庆远说了这么一句话,最后却一语成谶,因为在随后的一个多礼拜时间里,李庆远虽然东奔西跑努力在做营销推广,也跑了很多单位,但最后却收效甚微,这一方面是他并没有什么门路,另一方面也是公司那么多分区的业务员,只要是容易打开的市场,他们早就打开了,哪里还轮得到李庆远来做呢?

    这一天天黑了李庆远才回到家里,他回家以后就直接坐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妻子左慧珍过来关心的问:“庆远今天下乡也没有进展吗?”

    李庆远摇摇头,一脸的疲惫:“我跑了好几个供销社,但他们里面也都有了和八宝粥厂的合作协议,并且我了解过了,他们这些协议的量也并不大,就算我能找到没有被开发出来的供销社恐怕以他们的需求也是杯水车薪的。”

    “蚊子再笑也是肉,庆远你多跑几个供销社肯定是有结果的,只要供销社多了,庆远你的销量不就也上去了吗?”左慧珍说。

    “这个办法是个勤快的好办法,但我却并不能这么做呀!”李庆远叹息一声说。

    左慧珍好奇的问为什么,李庆远回答说:“很简单,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业务员,那我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我现在是周老板任命的营销经理,我这么做一来时间不够,二来这么做也是在和普通业务员争抢市场,是会引起公司内部矛盾的,这样就算我做出了成绩以后也不利于我管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庆远你这究竟打算怎么办嘛!”左慧珍很苦恼的说。

    “我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做成一个大单子才行,只有这样我才能最好最快最直接的证明自己,让所有人都承认我的能力!”李庆远说。

    “大单子?现在连乡下供销社的小单子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大单子?”

    这边当李庆远和左慧珍在家里聊天的时候,另一边在酒店房间里,周铭和苏涵也谈到了李庆远现在的情况,苏涵当时就这么问道。

    “周铭,我是很相信你的眼光,我也相信李庆远有把握能做好大单子,可现在公司里几乎所有的大单子都是掌握在赵经理和两个副总的手上。”苏涵分析说,“难道要让李庆远从他们手里抢单子吗?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就是人为的在公司内部制造矛盾,还是高层的矛盾,这是对公司管理非常不利的。”

    周铭摇头说:“小涵放心吧,他是李庆远,他的骄傲肯定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如果他真的打算动这个脑筋,那就算他再有本事,心思不对,我就要开除他。”

    对于周铭的答案苏涵并不惊讶,周铭就是周铭,是她深爱和尊敬的男人,他并不会任何事情改变自己所坚持的原则。

    不过在同时,苏涵又有所担心起来:因为如果李庆远不这么做的话,他怎么能在短时间内做出成绩呢?

    这个时候,周铭突然问苏涵:“小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最近不是有一个滨江远洋货运公司的国营单位在招标远洋食品?这个单子听起来应该挺附和我们的客户需求的,怎么好像出了问题?”

    苏涵想了一下dian头说:“的确是有这么一个招标会,是和航运公司的一年供给合同,如果能拿下来至少是百万级别的大单,多的可能会有千万。而且八宝粥无论是从营养口感还是从保存难度上来说,都是船上非常适合的产品,对于这个招标会目前公司总经理赵俊正在负责跟进,只是他并没有多少信心拿下。”

    “这是为什么?既然我们有这么大的优势,为什么会没有信心呢?难道他得罪了航运公司的老总?”周铭好奇的问。

    苏涵摇头说:“并不是,只是这个航运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和杭城市供销公司做的合作,那边所提供的供给也是最全面的,价格也是比较公道的,和他们相比我们并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所以赵俊的想法是他去和供销公司那边谈谈,看能不能从这个大单子里拆出一部分来做。”

    周铭笑了:“这么看起来这个赵俊倒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既然吃不到肉那么能喝dian汤也是好的,不过恐怕我想李庆远就没这么大方了。”

    苏涵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周铭你是说李庆远会来争取这个项目?他要把这个单子给全部吃下来?”

    周铭dian头说是,苏涵倒吸了一口气说:“这是要和供销公司正面对抗呀,如果只靠着滨江分公司甚至是李庆远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拿下来的,而且我们只是八宝粥公司,航运上不可能只供给八宝粥的,恐怕他们要的蔬菜米面那些,我们也供给不了呀!”

    “我认为这并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八宝粥公司原本就和一些农场有合作,现在我们只是进八宝粥原材料而已,未必就不能再进一些米面蔬菜这些,就算这方面我们不懂,也完全可以把单子拆开再发给别人嘛,或者再去想其他的办法,不过这个前提就是单子必须掌握再自己的手上!”周铭说。

    苏涵崇拜的看着周铭:不愧是周铭,做出的决定说出的话都那么有气势,可这是周铭,那李庆远会有这个胆量吗?

    苏涵对此表示怀疑,周铭却安慰她说:“放心吧小涵,只要李庆远还是那个李庆远,他就会有这个胆量的,因为这是现在他所有可能拿到用来证明自己价值的唯一大单。”

    就像是要证明周铭的话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的时候,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想起,周铭拿起来接通,那边立即传来了李庆远的声音:“周老板,我想要负责航运公司那个单子的竞标项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