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要进取不要保守
    西湖东岸靠近滨江省委的沿湖大道上有一座湖滨大厦,这座湖滨大厦是去年才兴建起来的,目前是杭城市乃至滨江省最先进的摩天大厦,由于靠近省委,这里的租金也是非常昂贵的。∽↗∽↗dian∽↗小∽↗说,o

    不过这对于周铭的八宝粥公司来说并不叫事,当初八宝粥进入滨江省请示公司选址的时候,周铭看也不看,只听了苏涵的介绍,就大笔一挥,选在了这座最新的湖滨大厦,没办法,有钱就是要任性一dian,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靠近权力机关有些事情要办起来也会更方便一些。

    上午十dian,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开进了湖滨大厦停在了大厦的露天停车场里,由于湖滨大厦是新建起来的,进驻的公司并不太多,另外也由于这个年代的杭城市经济正在起飞,车位并没有后世那么紧张,偌大的停车场里只稀稀拉拉停了几辆车。

    周铭和苏涵走下车,直接走进了大楼,坐电梯来到了17层八宝粥公司所在的楼层。

    走出电梯就能看到临阳八宝粥公司的标志,尽管现在他们已经收购了娃娃笑品牌,但由于目前临阳八宝粥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高,随意变更品牌名称是一个非常慎重的选择,也由于李庆远现在在新的八宝粥公司里也还并没有做出任何成绩,因此现在公司仍然是叫临阳八宝粥公司,只是在旁边多加了一块娃娃笑公司的牌子。

    走过长长的走廊,周铭和苏涵走进八宝粥杭城公司,前台小姐下意识要喊‘先生您好’,不过她这声问好才只喊出半句就愣在了那里,瞪着她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周铭木愣愣的问:“请……请问您是周铭老板吗?”

    周铭dian头说:“我是周铭,你通知一下赵俊经理,让他和李庆远经理一起来会议室开会。”

    一边说着周铭就一边和苏涵径直朝会议室走去,两位前台小姐看着周铭离开,然后那个和周铭打招呼的女孩兴奋的叫道:“那是周老板耶!好年轻好帅好有气势,你看他刚才那话说的,直接dian名叫咱们总经理去开会,而且咱们这公司还只是他在全国那么多省份分公司的其中一个,这太了不起,这才是男人呀!”

    可另一个女孩却说:“你快别犯花痴了,你没见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女人吗?她多漂亮,而且听说还是咱们八宝粥公司的全国总经理那!”

    那女孩撇撇嘴:“那有什么,要我和周老板一个地方,我死皮赖脸我都要缠着他的,搞不好现在当全国总经理的人就是我了。”

    也幸好周铭和苏涵这个时候已经离开前台了,否则苏涵要是听到这两个前台姑娘这么评论,肯定要怒了的;至于周铭作为一个男人,被女孩这样评价心里总还是很高兴的。

    只是高兴归高兴,但周铭对于这两个女孩的反应还是很不满意的,毕竟自己之前又不是没有来过这个分公司,干嘛还要那一副惊讶到心里的表情,如果这样以后有市里省里的领导来了,周铭很难想象她会有什么很好的表现,尽管这只是一个分公司。

    来到会议室里,周铭并没有着急坐下,而是走到了窗边,打开遮阳板,看着窗外感慨道:“别说这大厦的位置倒是很好,过了湖滨大道那边就是西湖,像现在这样天气比较好的时候,从这里看过去直接能看到对面的断桥残雪,只是不知道一千年前白素贞有没有和许仙在上面相会过。”

    “周铭你刚才说的是白蛇传吗?有有dian印象,”苏涵问,“如果周铭你真喜欢这里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自己开发一座商业大厦出来,我听说杭城市政府正在筹备重新规划这一片的土地。”

    “那倒用不着,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倒是可以趁着杭城市政府买地的时候先把地给囤下来,过个十年二十年就死一笔巨款了,以杭城市这里的潜力我估计未来会是全国房价最高的地方。”周铭说。

    在周铭和苏涵讨论地价的时候,杭州分公司的总经理赵俊和营销经理李庆远走进了会议室,赵俊主动向周铭问好:“周老板您好,您来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呢?我好下去接您,对了听您刚才提起杭城市的低价,您是准备未来再在杭城市做房地产项目吗?”

    “搞个皮包房地产公司囤地还行,卖商品房我还没那兴趣。”周铭说,“好了先不说这个了,赵经理李经理咱们先坐,我来这里有dian事情要和你们商量。”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赵俊和李庆远坐下,大家坐下以后周铭也不客套直入主题:“赵经理,听说最近咱们有个关于航运公司的单子出了dian问题?”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赵俊下意识的看了李庆远一眼,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目光回答道:“周老板是这样的,对于这个单子我们的竞争力就不强,所以我的想法是联合杭城供销社一起来拿,这样我们就可以确保从中拿到属于我们的那一份订单了。”

    周铭眼神不变:“有多少?”

    “如果运气好一dian的话,应该能有二十万左右。”赵俊回答。

    “如果?还要运气好一dian?应该?才二十万?赵经理,我要是没了解错的话,这个单子可是为期一年的。”周铭说。

    “是的周老板,这个单子的确是为期一年的,但这是供给航运公司远洋货轮的,他们所需要的东西非常繁杂,并不是我们所能提供……”

    赵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无情的打断了:“好了赵经理,你说的这些理由我都明白,那么我们再听听营销经理的意见吧。”

    周铭说着把目光对准了李庆远,李庆远见周铭看过来马上坐的笔直说:“周老板,我认为我们完全有能力独自拿下这个订单!”

    对于李庆远的这个态度,赵俊当时就皱起了眉头:“李经理,我想很冒昧的问你一句,你觉得远洋货轮上的海员们,每天都吃我们的八宝粥这可能吗?”

    “赵经理,我只是说我们有能力独自拿下这个订单,并没有说完成订单的时候全部给八宝粥,这样是很可笑的,”李庆远说,“首先我们作为食品生产企业,本身和农场就有联系,也就是说我们能够给予瓜果蔬菜的渠道;当然我们也可以不直接自己做,在把其中一些订单交给别人来做也行。”

    李庆远最后给出结论:“但是不管如何操作,我所说的前提就是首先这个订单得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

    “你有多少信心?”周铭问。

    “百分之百!”李庆远回答。

    “如果你拿不下这个订单又怎么办?”周铭又问。

    “公司由此遭受的一切损失都由我来承担!”李庆远说。

    周铭默默的diandian头然后站起来朝赵俊招手:“赵经理我们去隔壁的房间谈谈。”

    周铭带着赵俊来到隔壁的房间,才关上门赵俊就说:“周老板,单凭我们拿下这个订单根本是不现实的,我们只是八宝粥公司,并不具备独立供给远洋货轮的能力,所以联合杭城供销社一起,依托他们来拿到中间属于我们自己的那一份订单这样才是最合理的。”

    “几百万的订单拿二十万?”周铭问。

    对于周铭的反问赵俊低头沉默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个数字也着实让他义正辞严不起来。

    “赵经理我知道你这么做是非常稳妥的,当然我并不是反对稳妥,但在商场上,所有的利益都不可能是等来的,都必须要靠自己去积极争取才行,其中也包括这个几百万的订单。”周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用力在桌子上dian了几下。

    “周老板这么说你是要相信李经理的话了?”赵俊问。

    周铭微笑着说:“李经理是我公司的员工为什么我要不信他呢?赵经理你也是一样。”

    “赵经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购娃娃笑公司吗?”周铭说,“就是因为我们的八宝粥公司正在起步阶段,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保守,而是大刀阔斧的勇于进取,就连国家建立以后不仅守土还要复开疆呢,我们怎么能躺在过去的功绩上睡大觉呢?”

    “所以,”周铭最后说,“既然对于这次的航运订单赵经理你还没有准备好,就让已经准备好了的人去拼搏吧。”

    赵俊呼出一口气默默的dian了dian头,周铭则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说:“赵经理我们出去吧。”

    说着周铭就带头离开了房间,而在外面的会议室里,李庆远则是很紧张的等在这里,他不知道周铭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尽管他相信周铭的眼光和进取心,但赵俊毕竟是公司的老将了,如果他真的一味反对,周铭不管怎么样都是要照顾他情绪的。

    正是这个原因,李庆远才会非常紧张,他很害怕失去这个机会,那样恐怕在短时间里,自己就没这么好证明自己的机会了,周老板究竟会怎么决定呢?

    周铭也看到了李庆远的紧张,他走过去问他:“李经理我问你,如果你争取这个订单失败了,公司需要收回你一定量的股份以弥补这一次的损失,当然如果你成功的话,该给你的提成一分都不会少你的,你愿意吗?”

    “我愿意!”李庆远坚定的回答。

    这个答案是在周铭预料之中的,他笑着说:“那么好,从现在开始,这个单子就交给你李庆远负责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