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我们的优势
    “周铭,你觉得李庆远他真的有办法能拿到这个订单吗?”

    苏涵问周铭道,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湖滨大厦回到了车子里,当车子启动的时候,赵俊和李庆远以及其他两位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正在不远处朝他们挥着手,尽管周铭并不需要,但他们还是坚持送周铭他们下来了。…≦小,o

    周铭打开车窗也朝那些人挥挥手,回头过来他也并没有回答苏涵,而是反问她:“你觉着呢?”

    苏涵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会有一定的难度,赵俊是我任命的杭城市分公司总经理,他的工作能力是我和几个副总都考察过的,杭城市分公司才成立几个月就做到了几百万的月销售额,我们临阳八宝粥的响亮品牌固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但在赵俊的个人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很重要一方面。”

    “所以现在面对这次的招标,他会退而求次的选择和杭城市供销社联合,然后从供销社手上拿订单,我想肯定是因为直接拿订单的难度非常大。”苏涵说。

    “难度当然是非常大的。”周铭也说,“首先杭城供销社和航运公司是老合作关系了,且不说他们之间的私人关系有多好,就单是供销社对航运公司的了解,就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他们很清楚远洋货轮上需要什么,知道所有货物应该如何配给,知道如何去做临时预案这些。”

    “其次,”周铭接着说,“杭城市供销社也是滨江省内最大也是最全面的供销公司,不管是蔬菜水果还是其他日用品,都是最齐全的,他们有最全最广的商品渠道,我们却全部要临时准备。”

    周铭说着靠在了汽车的椅子上呼出一口气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dian,供销社那边恐怕早就在为这个订单做准备了,不管是请航运公司的负责人吃饭喝酒桑拿,还是承诺给什么回扣好处这些,他们的公关工作早就铺开了,而我们只是临时的突发奇想,除了一脑门热血什么准备工作都没做。”

    苏涵愣愣的看着周铭,虽然她已经习惯了周铭的说话方式,但这时听到周铭列出的这么一大堆难题,还是让她感到难以理解。

    周铭对此笑了笑:“不过尽管在我们面前摆着这么多的难题,相比供销社也存在很大的劣势,可我们却还有一个谁也比不了的优势。”

    “什么优势?难道周铭你要找杜鹏的关系过来吗?还是希望政府介入这次的招标?”苏涵问。

    周铭摇头说:“并不是,如果我们需要动用政府机关的关系强制介入的话,就失去了商业本身的意义,而且如果只能这样没其他办法的话,这个单子也没必要交给李庆远了,因为他根本没可能完成的。”

    苏涵敏锐的捕捉到了周铭的弦外之音:“那照周铭你这么说,用商业的方式竞争我们都还有机会?”

    “为什么没有呢?难道小涵你不觉得这些难题同时也是我们的机会吗?”周铭反问。

    苏涵默默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周铭的反问,最后还是不明白,周铭只好给她一dian提示:“小涵,如果你是供销社的负责人,在知道自己有了这种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你还会继续紧张的准备吗?”

    “当然不会了。”

    苏涵下意识的说,也随着这个答案的说出口,让她立即意识到了周铭所指的是什么了:“周铭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放松警惕会骄傲自大?”

    “这是必然的,因为他们在这次的招标会上已经没了对手,如果照赵经理的那么做的话,他们还需要紧张什么呢?”

    周铭语气轻松的说,不过苏涵虽然得到了答案,但她的表情却一dian也没有轻松起来,因为她很清楚事情不可能会这么简单,要真这样的话,岂不随便谁都可以逆袭了吗?显然还有其他原因。

    不过让苏涵所没想到的是,周铭接着说:“小涵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了,因为供销社是国营单位,他们的体制僵化并不灵活,做出反应也会很慢,只要我们能想办法抓住他们的一个漏洞,就能穷追猛打直到把局面翻转过来。”

    苏涵听着周铭这席话感到非常激动:“周铭那要不然我们来做这个单子吧?我来帮你,就算不动用太多资源,我相信我们也能成功!”

    “我们这当老板的,还是不要去抢下面员工的饭碗了吧?”周铭笑着对苏涵说,“这个项目既然给了李庆远,我们就要相信他能做下来,只要供销社那边不找政府关系强压,或者动用什么非法手段,我就不会出手。”

    “可他万一拿不下来呢?”苏涵又问。

    “拿不下来就拿不下来了,不过就是一个几百万的单子,难道咱们还缺这么些钱吗?相比之下,还是李庆远的能力更重要。”周铭说。

    对于周铭的话,苏涵有些感慨万千,遥想就在两年前,他们还是一个连几毛钱都要省着花的,几十块钱都是一笔巨款的穷人,看到几百块那是要兴奋到过年了的。可是现在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周铭却可以说丢就丢了,只是为了测试一个经理的能力,不能不让苏涵感慨命运的神奇。

    苏涵看着周铭,暗暗在心里想着:这才是真正的男人,也只有他才能完成这个神奇的转变,自己也一定要努力充实自己,跟上他的脚步,永远做他的女人!

    当周铭和苏涵在车里谈论着这些的时候,在湖滨大厦里,赵俊和李庆远也回到了八宝粥公司里。

    “李经理,来一下我的办公室吧,我有dian事情要和你说。”

    赵俊主动向李庆远发出了邀请,李庆远dian头说好,就跟着赵俊去了他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赵俊请李庆远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坐下,并主动给他和自己分别泡了一杯茶。

    赵俊拿着茶坐在了李庆远面前,把茶递给李庆远对他说:“最近事情比较忙,并购娃娃笑,李经理来公司也已经有一个礼拜了,我都没来得及和李经理好好这样面对面的聊天,真是要和李经理说声抱歉。”

    李庆远摇头说:“赵总过谦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的,我能理解赵总,毕竟咱们八宝粥公司现在正处于一个蒸蒸日上的时期,赵总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李经理能理解就好。”

    赵俊diandian头,端起茶杯喝一口接着说:“我知道李经理过去是娃娃笑公司的董事长,现在娃娃笑公司被我们八宝粥公司收购了,李经理被周老板聘请为营销经理,肯定是很着急想要做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的。”

    李庆远也喝了一口茶说:“赵总,我的确是希望能在公司里做一番成绩出来,毕竟我是半路进来公司里的,而且一进来就被安排在营销经理的位置上,不过我并不是急功近利的人,我也并不会为了一diandian能做出成绩的机会,就胡乱接手各种项目,那样不是做成绩,反而还会败成绩。”

    “看来李经理也是个明白人呀,不过也对,李经理能做到娃娃笑董事长,把娃娃笑那么一个公司从濒临破产带到月入百万,也肯定是有自己一番本事的。”

    赵俊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包烟来,自己抽出一根,剩下的递给李庆远,同时说:“那么这一次航运公司这个单子,李经理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果然是这个问题!

    对于赵俊这个问题,李庆远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而是先拿起赵俊的那盒烟,他也抽出一根放嘴上dian燃,那边赵俊也并不催促。

    李庆远想了一会以后才回答说:“赵总是这样的,我仔细分析过航运公司这次招标的形势,我认为我们公司是有机会争取下来的。”

    “是吗?”赵俊说,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一边把自己才刚dian燃的烟给摁灭在烟灰缸里一边问,“李经理是杭城市本地人吗?”

    “我祖籍并不是杭城人,但我在杭城市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也算是一个杭城人了。”李庆远回答说。

    “既然李经理是杭城人,为什么你还能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

    赵俊说着,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李经理,你难道真以为解决了货源渠道的问题,我们自己有了决心,就能从供销社手上把订单抢下来吗?你知道供销社和航运公司的关系有多紧密吗?我不怕告诉你,我昨天还看到供销社的老总和航运公司的董事长一起去打了高尔夫球的,这样的关系,你拿什么去争?”

    “还有,你以为争完了失败了认输就没事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供销社也是我们八宝粥公司的大客户吗?你现在和他抢订单,那么转头他来中断和我们的合作了怎么办?”

    赵俊质问李庆远说:“周老板不知道这边的形势就算了,怎么李经理枉你是娃娃笑的董事长,还是老杭城人了,怎么也这么幼稚呢?”

    赵俊一句一句的质问都像重锤一般打在了李庆远的心上,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他的头上立即冒出了冷汗。

    不过李庆远还是扛住了压力:“赵总,首先我要声明自己并不是自私只为了自己的成绩,我也真的有想过你说的这些,但是我认为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问题。”

    “供销社的老总和航运公司的董事长他们的关系好又怎么样?这一次的招标活动是公开招标的,只要我们的表现足够优秀,订单谁也抢不走!还有和供销社的合作我也认为并不重要,因为随着未来大商场和百货大楼那样的经营方式兴起,供销社所占的份额会越来越小,况且我也认为仅凭这一次订单之争,他们并不会真的那样做!”

    李庆远最后说:“况且,我也并不是认为我们一dian优势都没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