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价格博弈
    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走上主席台,这是航运公司的总经理王平,也是今天这一次招标会的主持人,而随着他的上台,台下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王平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才说:“欢迎大家来到滨江省航运公司的招标会现场,我是航运公司的总经理王平,随着国家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加深,我们航运公司也需要不断的改变自己努力进步,所以才会组织这一次的招标活动,就是让我们更好的去适应这个市场化进程。”

    这一番开场白以后,台下再一次响起了掌声,随后王平宣布启动招标流程,王平先分别介绍了一遍五家公司,然后现场的工作人员端上来五个牛皮纸袋。

    “五家公司的标书就全在这里了,为了公平原则,标书全都以不记名的形式分别放在了完全一样的文件袋里,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确保审核标书的公平性。”

    王平接着说:“这一次的竞标是采取一种综合打分形式,他会根据各个公司递出标书的产品列表参数的综合分析分别打分,最后现场再报价格进行价格分的计算,竞标采取的是分数相加的形式进行最终判定,而打分的计算方式已经写在了招标公告里,为了节省时间,现场也就不再重复了。”

    说到这里王平停了一下,旁边工作人员很懂事的递上了牛皮纸袋,王平接过牛皮纸袋:“现在每个公司标书和相应的分数都已经在我的手里了,接下来我就会为大家宣读每个公司的分数。”

    王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第一个牛皮纸袋:“这是八宝粥公司的标书,他的各项参数分加起来总共是76分;然后这是杭城市供销社的标书,他的各项参数分数加起来总共是80分;然后是西湖食品公司的标书,他们的各项参数分数加起来总共是72分;这是白兔食品公司……”

    作为航运公司的总经理,王平只是单纯的直接念出了投标公司和他们相应的分数,并没有像其他主持人一样加一些什么修饰性的话语。

    在台下,供销社的区域和八宝粥公司的区域就是前后挨着的,在听王平报完分数以后,供销社的总经理刘丰就转头回来说:“李经理承让了,看来贵公司虽然八宝粥生意做的很好,但在其他方面,还是欠缺了很多呀!”

    李庆远却很惊讶:“刘总现在说这话早了点吧?竞标现在不是才刚刚开始吗?”

    刘丰笑着说:“刚刚开始?李经理你这是还没有睡醒吗?连分数都已经出来了你居然还能说是刚刚开始,我真不明白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和信心,还是说你依然还抱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李庆远无谓的耸了耸肩说:“价格分数不是还没有出来吗?这一次的竞标是以各项参数分加上现场报价的价格分进行相加的,我怎么就没有机会了。”

    “看来李经理是准备了一个非常低的价格了,不过这并没有用,”刘丰语气遗憾的说,“我想李经理还没有看最新的招标规则吧?这一次的竞标的确是以标书的各项参数分加上现场报价的价格分,但是你知道这价格分是怎么算的吗?他并不是你的价格低分数就一定高的,而是综合其他公司的报价进行综合算分的。”

    “简单来说,就算李经理准备了一个比我低的价格,但其他公司的价格也非常低,你的价格就体现不出优势,那么这个分数就不会很高,除非李经理是准备为了这个项目亏本甩卖了,不过要真这样的话,我想就算李经理要殊死一搏,但你们八宝粥的大老板也不会同意吧?”刘丰说。

    “那可不好会说,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出现呢?”李庆远说。

    这话让刘丰心里猛然一跳,他犹疑的看着李庆远,想等着李庆远接下来的说法,但李庆远却并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打算。

    刘丰恨的牙痒痒,但却又无可奈何,他不由在心底猜测李庆远难道真的准备了一个非常离谱的价格?可这是不可能的呀,如果说八宝粥是国营企业还能理解,反正是亏的公家的钱,但八宝粥是私人企业,会枪毙的活听说有人做的,可亏本的活就不可能会有人做呀!

    突然刘丰想到了一个可能:由于价格分是一个综合算法来进行的,如果大家的分数比较平均,那自然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可如果有些公司人为的把价格区间给拉大,来制造八宝粥公司的价格优势呢?

    这个想法让刘丰心里一惊,不过随后他就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给甩出了脑海,因为这怎么可能呢?他李庆远又不是故事的主角,哪可能有这个能力?

    可想固然是这么想的,但随着这个念头的出现,却让刘丰感到越来越担心。

    “接下来是现场价格的评分阶段,为了确保对价格的公平和保密,请各个参与竞标的公司代表把你们各自的价格写下来装在你们面前各自标着代号却不记名的信封里,交到我们现场的工作人员手上,最后会由我们公司的评估组进行现场打分。”

    王平在上面介绍着流程,下面包括李庆远和刘丰在内的各个公司代表都分别按照要求,写好了价格装在信封里递交上去。

    在一番紧张的评判以后,王平拿到了结果:“首先是杭城市供销社,他的价格分是十分,加上之前的各项参数分80分,总分90分。”

    这个结果让台下一片哗然,因为尽管这样的评分并没有满分可言,但根据这次招标规则和评分组的计分习惯,就算是最完美的方案和价格,也大概就在一百分上下,那么供销社能拿到90分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分数了。

    现场一阵镁光灯闪烁,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供销社所在的那片区域,而刘丰本人也志得意满的享受着这一切。对于此刻所有人来说,这杭城市供销社不愧是滨江省最大最全面的综合供应公司,也是航运公司的老合作伙伴,就是懂航运公司最需要什么,看来这次的订单就是要给他拿下了。

    不过即使现场的媒体和刘丰本人,甚至是航运公司总经理王平都这样认为的时候,紧接着形势马上发生了变化。

    王平接着打开第二个信封:“这是西湖食品公司,他的价格分是……三分,加上之前的各项参数分72分,总分75分。”

    如果说刚才供销社的评分出来是让台下一片哗然的话,那么此时西湖食品公司的评分,则是让台下的人都愣住了,甚至连王平在念的时候都顿了一下。

    当然不是说西湖公司的评分有多好,正好相反,而是说西湖公司的评分很差,尤其是在价格分方面。供销社是十分,现在西湖公司只有三分,按照这次招标会的评分标准,这就是说他报了一个非常高的价格。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西湖公司原本在各项参数上面的得分并不高,按理来说,他怎么样也要在价格分上争优势的才对,可是现在他居然报了一个很高的价格分,平白拉低了自己的分数,这是要干什么?

    西湖公司的得分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同时,供销社的总经理刘丰却一下瞪大了眼睛,因为随着西湖公司的得分出来,他心里的担心越来越强烈了。

    王平随后又先后打开了两个信封,分别是新浪潮食品公司和白兔食品公司,他们的价格分和西湖公司的一样,都是三分,甚至白兔公司的价格还低到了两分,这个结果意味着他们也同样报了一个非常高的价格,这个结果让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过他们隐隐也感觉到了什么。

    最后一个被打开的信封无疑就只剩下了八宝粥公司了,王平念道:“八宝粥公司的价格分是15分,加上各项参数分76分,总分91分。”

    这个结果出来顿时引爆了现场的气氛,台下所有人全部惊呼出声,因为这个结果的出来也就意味着八宝粥迎了,尽管只是领先了供销社一分,但领先就是领先,按照招标会的流程,这个订单就是八宝粥公司了的!

    “作弊,这是作弊!八宝粥公司用了非常卑鄙的手段!”

    刘丰站起来指着李庆远大声抗议,其实对于刘丰的话,大家心里都有数,八宝粥公司是怎么拿下这场招标会胜利的?还不就是和其他公司达成了某种协议,让他们都报了非常离谱的价格,平白拉高了价格区间,让八宝粥公司的低价变得非常有优势,从而获得了最高的价格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八宝粥公司这样的做法的确很不光彩,是用了手段的,可商场如战场,为了胜利,用点计谋算的上什么呢?只要不违法。

    面对刘丰的指责,李庆远不慌不忙的抬头说:“刘总,说话要讲证据的,你怎么能证明我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呢?”

    李庆远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的确,恐怕今天的事情就只是几个公司的负责人私底下敲定的,这个事情谁会承认呢?即使承认又能怎么样呢?商场上为了一些原因放弃利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这个正常的事情,是在围攻供销社就是了,但也没办法,谁让你警觉性不高呢?

    不过不管刘丰和李庆远如何争执,最后的决定权还在航运公司那里,王平宣布:“我宣布这一次招标会的中标者是八宝粥公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