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计划好的栽赃和诬陷
    “李经理,公司正在准备合同签订以后的庆功宴,你可是这一次公司拿下订单的大功臣,是这次庆功宴主角中的主角,可不能少了你呀!”

    李庆远正准备出门,赵俊的秘书就从突然出现在门口对他这样喊道,李庆远则回头对她说:“不好意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出门,麻烦你告诉赵总一声,可能去选场地这个我就去不了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这个庆功宴也能推迟几天再说。○”

    说完,李庆远也不管秘书的反应,就一头冲出门去,打了一辆车来到了西湖饭店,跟着服务员来到了一个包厢。

    “王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招标会上已经定好了吗?怎么现在还会有变数呢?”

    才走进门,李庆远张嘴就问道,而坐在包厢里的就是航运公司的总经理王平,他起身对李庆远说:“李经理,招标会上的确是已经定好了的,但公司里很多人都在说这一次的招标会是受到了认为操纵的,是不合法的,所以他们要求取消你们八宝粥公司的招标资格,或者重新举行招标。”

    “简直无耻!”李庆远拍桌子怒骂道,不过李庆远也明白在这里怒骂没有任何结果,并且他今天来也并不是来王平面前发牢骚的,因此李庆远很快稳住了心情,他接着问王平,“王总那最后是怎么处理呢?”

    “讨论会上大家争执不下,最后提交党委会讨论。”王平说。

    这是事业单位一个很普遍的做法,秉承着党领导一切的传统,但凡在一般会议上没有结果的事情,就会提交党委会讨论,由党委班子成员来做出最后的决定。

    一般来说,能进党委会的都是各级的重要干部,和一些思想先进的员工,以及一些离退休干部,这些人要么就是关系很硬,要么就是有特别的本事,总之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在本单位深深扎根了的,因此由他们做出的决定无疑是最附和单位领导阶层利益的。

    而一般党委会都是由党委书记所把控的,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单位,无论谁多多少少都要给老大一dian面子的,因此按照正常情况,如果一份决定被提交到了党委会讨论,那对党委书记来说就十拿九稳了。

    可现在航运公司的党委书记就是王平,那情况恐怕就有些不一样了。

    因为王平是才空降到航运公司的,对公司的掌控力还并不够,所以才会想到搞招标会,目的就是要打破公司内部的局势,现在那么多人反对招标会结果,这样闹到党委会上去,王平对结果很不看好。

    “党委会的决定一般是举手表决,可我现在这边所确定能掌握的票数还不到三分之一,要想通过根本不可能。”王平说。

    李庆远吐出一口气说:“不要紧的,只要王总你能拖住就行,我这边再想办法。”

    王平有些惊讶:“你能想什么办法?”

    “王总你说你是想打破现在航运公司的内部局势吧?如果把事情闹大一dian呢?”李庆远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闹大一dian当然没问题,最好能让所有人都跳出来一网打尽!”王平说,“不过李经理你可以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吗?”

    “很简单,就是利用媒体,直接把这个事情给曝光了,我再组织公司的人去有关部门那里抗议一下,相信就会有人过来管这个事情的,只要政府部门介入了,有些人再跳也都没用了。”李庆远说。

    听到这个答案,王平当即拍手道:“这个办法好,就是要这样闹,那些家伙他们不是觉得自己很在理吗?那咱们就干脆把事情给整个公开了,看谁怕谁?”

    这边王平的话音才落,就听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办法好是好,但很可惜,你们没这个机会了。”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包厢的门被猛然打开,随后几个人冲了进来。

    王平拍案而起,指着最后进来的那个一个中年人说:“钱副总,你带这么多人来这里是想要干什么?想要用黑社会的手段来逼迫我吗?”

    这个人李庆远也认识,他就是航运公司的副总,不仅是王平在公司最大的对手,也是最支持供销社中标的人,如果八宝粥想要顺利过关,他就是一个必须要搬开的石头。

    钱副总摇摇头说:“我说王总你也太没眼力劲了,我还用得着那些卑劣得手段吗?看来你是不知道这些人得身份了,不妨告诉你,他们是纪委的,这一次来就是来这里调查你违纪受贿涉嫌操纵招标会的案件的。”

    什么?

    王平和李庆远都震惊了,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上前来对他们说:“你们好,我们是南城区纪委,我们接到举报说你们涉嫌受贿徇私舞弊,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我们没有!”王平叫喊出声,他还指着钱副总说:“你们抓错人了,真正徇私舞弊受贿操纵招标会的是他们!”

    相比王平,李庆远冷静的多:“王总,看来他们的动作可比我们快多了。”

    “看来还是八宝粥公司的李经理更懂一些。”钱副总说。

    王平微微一愣,在他这愣神的工夫,那边纪委已经行动了起来,四个人过来分别架住了他们,带出了包厢。

    王平和李庆远被架着来到了饭店门口,很多记者已经等在了这里,见到王平和李庆远被带出来,他们马上争先恐后的蜂拥上来,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和摄像机朝他们拍过来。

    在这些记者的前面,还有一个人在做着介绍:“各位记者同志,真是想不到呀,一位国营企业的老总,一位私营企业的经理,他们居然一起做着这样恶心的事情,以权谋私操纵招标会,他们这样怎么能标榜自己是最正当的商业行为?他们这么做就是在破坏市场经济,是最恶劣的犯罪!”

    “刘丰!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没有以权谋私!”李庆远朝他喊道,那个人正是供销社的总经理刘丰。

    “没有吗?那为什么你们会从一个饭店的包厢里被抓出来呢?我就说我们供销社怎么会竞标失败了,原来是你们在这里捣鬼,李经理,你这次又给了王总多少钱呢?”刘丰故意问道。

    “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一起吃饭而已,这不能说明什么!”王平也说,不过这时他的话并没有任何说服力。

    这时那位航运公司的钱副总正好走出饭店:“王总呀,这能不能说明什么好像并不是你说了算的,得是证据说了算的。”

    一边说着这位钱副总一边来到各路记者的面前,语气沉重的说:“今天真是让人感到惋惜的一天,我真是没有想到我们一直尊敬的王总他会是这样一个人,他一直都说他是想要改革,我们航运公司上上下下的同志就都相信他尊敬他,并支持他所做的一切决定,可谁知道他居然就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这太让人痛心了!”

    那边刘丰也说:“是呀,其实就在招标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问题,不过那时我还想要相信或许八宝粥公司确实是有这个中标的可能,但现在看来那都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已经证明,那个招标结果就是一种作弊行为,就是无效的!”

    “没错,这样的招标结果肯定是无效的!”钱副总也跟着说,“鉴于王平同志和李庆远同志这样的行为,我们本着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原则,决定第一次的招标结果无效,并且取消八宝粥公司的竞标资格,按照招标规则,我们将会把资格顺延给第二位的杭城供销社。”

    听着钱副总的话,李庆远简直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莫须有的屁话!什么叫做公平公正公开,就是他们叫纪委过来抓人,然后他们再在记者面前拼命的抹黑他们,然后再把招标的结果给强行改掉吗?要说徇私舞弊,他们这才是真正的徇私舞弊吧?

    李庆远气得浑身发抖,他想要喊出来,可是他也知道那并没用,因为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刘丰和钱副总安排好的。

    李庆远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刘丰这个时候也刚好在看他,对他不屑的笑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李庆远能看出来他说的是:“我说过你不要以为就这样赢了。”

    李庆远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无力的绝望,难道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度过了那么多日夜,拼命想办法利用招标规则存在的漏洞,去找白兔、西湖和新浪潮三个公司的负责人商量,就差自己没给他们跪下了,就算后来知道刘丰他们可能会做的事情以后还第一时间找到了王平,想要商量对策。

    可自己就算做了这么多,难道也要功亏一篑了吗?难道注定这个招标会自己没办法真正拿下来吗?这个奇迹就真的只能像灰姑娘一样,只能维持到十二dian,不能永久保持吗?那么究竟谁才能有办法真正做到?

    李庆远在心里发出了绝望的呐喊,那边刘丰则是非常高兴,他知道李庆远为了尽快把订单确定下来,肯定会找王平商量的,更不要说在航运公司那边,钱副总还把招标的事情闹到了党委会上,他们就更要见面商量了,所以自己就找关系叫来了纪委和记者,目的就是把他们给彻底抹黑,只要他们不在,这个项目不就只能是自己的了吗?

    刘丰嘴角上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过这个时候,却有人走过来说:“没想到这里挺热闹嘛!”

    听到这个声音,让李庆远又充满了希望的抬头:“周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