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你以为只有你会叫人?
    周老板来了?

    李庆远从绝望中抬起了头,他看到不远处站着的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身影是那么熟悉,那不是周铭还能是谁?在这一瞬间,李庆远就像是溺水了的人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直让他激动到想哭。⊙小,o

    现在这个时候,刘丰已经串通了航运公司的钱副总,他们联合纪委和记者,就是今天要在这里堵他们一个正着,污蔑他们操纵招标,再来宣布废除招标结果,转而把项目给供销社。这个想法说起来是很简单的,可现在他们被纪委抓着,还是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再不是真的也都变成真的了。

    现在这个局面,李庆远感觉自己已经一败涂地,甚至刚才都感觉到了绝望,他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这时如果是其他人过来,李庆远不会相信还能有什么办法,但是对于周铭,李庆远却非常有信心,他相信无论局势恶劣到了怎样的地步,只要有周铭在,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这就是一种信念,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就连李庆远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这是八宝粥公司的老板周铭对吧?你好我是杭城供销社的总经理刘丰,能见到你真是幸会,只是今天这个时间有dian不太合适,不过今天这个事情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周老板手底下居然出了这样的人,不过我相信这肯定是和周老板没有关系的,都是这位李经理的擅作主张……”

    刘丰上前和周铭打招呼,但周铭却并不理他,直接从他面前走过,来到李庆远面前。

    “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搞成这副样子了?”周铭对李庆远说,是一种并没有生气的善意责怪。

    “很抱歉周老板,这一次是我太疏忽,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做,现在居然还要让周老板您来救我,我真是太失败了!”李庆远悔恨的说。

    “好了我也没有怪你,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接下来这个事情就交给我了吧。”

    周铭微笑着对李庆远说完,然后就转头看向刘丰,这位供销社的总经理,刚才周铭过来对他的无视让他非常不爽,现在见周铭看过来,他很不客气的说:“如果周老板还想说什么的话请下次再说吧,现在我们这里还有事,相信对于八宝粥公司在这次招标会上的舞弊行为,相关部门会给出处理决定的。”

    听着刘丰的话,周铭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刘总这么嚣张,你家里人知道吗?”

    刘丰那边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我不知道周老板你在说什么,不过你的八宝粥公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也是让其他人失望的。”

    “现在人在你手上,你当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周铭说。

    刘丰哈哈大笑起来:“我一直以为周老板你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种耍赖的话来了?我承认今天是我向纪委举报的,那也是因为你的人实在做的太过分了,你们不光在招标会上弄虚作假操纵招标结果,现在招标结束了你们还要相互私底下交易,我想这是任何一颗正直的心都不能容忍的!”

    啪啪啪!

    周铭为刘丰鼓掌起来:“刘总的话说的真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刘丰感觉到自己的智商被深深侮辱了,他怒视着周铭一副要把他给生吞活剥的表情,周铭则说:“好了多的话也不说了,我只想和刘总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把人放了,这样没意思。”

    “如果周老板你这样求我,放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不等刘丰的话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我想刘总是误会了,我可没有任何求你的意思,而且这次航运公司的订单我也想要拿下。”

    “周老板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是天方夜谭嘛?如果我回答不呢?”刘丰笑着问。

    “我劝刘总最好能想一想再回答,因为我认为你现在有dian自信心爆棚了,以为只有你会叫人呢?”周铭说。

    “周老板你什么意思?”刘丰问。

    “刘总你先和钱副总串通好叫纪委过来抓李经理和王总,然后再叫来记者,当着记者的面给他们污蔑罪名,你以为这样你就能掌控局面了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如果是其他人在刘丰面前说这话,刘丰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现在说这话的人是周铭,就让刘丰感到压力了,他拧着眉头说:“周老板你想怎么样?你不会是想干涉纪委执法,还是要干扰舆论自由呢?”

    “我可没这么厉害,只是我也想要报警,这里有人要进行非法拘禁。”周铭说。

    非法拘禁?

    刘丰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周老板我没有听错吧?你是想说纪委的执法是非法拘禁吗?这么多记者同志都在这里,周老板你说话可注意dian,不要贻笑大方啦!”

    刘丰一边说着还一边指了一圈周围的记者,这些记者也很懂事的拿起照相机和摄影机对准周铭狂拍起来。

    周铭对此只是无谓的两手一摊:“是不是非法拘禁可不是我说了算,而是相关部门说了算。”

    刘丰那边则笑得更开心了:“周老板你不要逗我好不好,还相关部门都出来了?哪一个部门还能管到纪委的头上?”

    周铭也不和刘丰解释,他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张队长吗?请问你们还有多久能到,这边的犯罪行为非常严重,请你们火速出警到现场。”

    刘丰哟一声说:“周老板报警啦?看来周老板你是体制中人,很不了解这个体制是怎么回事呀,这里是纪委在办案,就是机关里最厉害的部门在办案,警察是没权力管的,甚至于纪委还能把警察给抓起来。”

    “那也要看是什么级别的纪委和什么级别的警察了。”周铭说。

    就好像是要给周铭的话以正名一样,当他的话音才落,就听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响起,然后就见一个车队开到了这里,这是一个非常混合的车队,打头的是一辆挂着市纪委牌照的车辆,然后是两辆警车,最后是一辆吉普和军用大卡车,他们都挂着武警牌照。

    四辆车先后开来停在了饭店门口,几个人从车上下来,都走到了周铭面前,他们分别是市纪委办公厅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和市武警支队副队长。

    在和这些人都打过了招呼以后,周铭马上伸手指向一边:“就在那边,我们公司的营销经理正在被人非法拘禁,他们说他们是纪委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也不知道纪委为什么会这么听一个公司总经理的话,我只是询问一下他们就威胁要抓我。”

    随着周铭的话,武警部队最先反应,随着副队长的一声令下,二十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如猛虎出笼一般跳下车子,朝李庆远那边过去。

    见到这个架势,那边的人急忙放开了李庆远和王平,一个一个的纷纷摇头说:“我们不是非法拘禁,我们是区纪委的,我们是奉命来办案的!”

    这个时候就轮到市纪委主任出面了,他跟着武警战士过去大声质问道:“我是市纪委办公厅主任,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叫你们领导出来,没有领导就全先带回去!”

    在市纪委主任的质问下,一个年轻的纪委干部走出来懦懦的说:“领导,我是区纪检室的负责人,我是接到了群众的报案,说这里发生了很严重的违纪案件,也是受到了上级领导的指派才来这里处理的,我只是在这里办案,绝对没有非法拘禁,领导您看我都还没有带走他们。”

    在市纪委主任的威严下,这个小干部直接叨叨絮絮说了一堆,甚至都直接把领导给供出来了。

    不过那是纪委内部的事情,周铭没深究的兴趣,他又指着刘丰对公安副局长说:“还有他,他就是这次非法拘禁的主使,快把他抓起来。”

    听到周铭的话,公安副局长也没二话的下了命令,两个身强力壮的警察三两步的跨过去把手.铐铐在了刘丰的手上。

    刘丰愣愣的站在那里,其实当他看到这个混合车队开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他实在想不到周铭这一报警居然来了这三个强力部门的官员,还都是市一级的干部,尽管不是最主要管事的,但在普通人眼里都是很了不起的大官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根本让刘丰反应不过来,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真实的世界里而不是在做梦,因为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不过当手铐的冰冷传来,才让刘丰确定自己就是在现实当中,他这才拼命挣扎起来:“不要抓我,我没有违法!”

    这话让周铭感到可笑:“你说没有违法就没有违法了吗?那刚才我公司的李经理说他没有违法的时候你怎么不听呢?”

    刘丰马上转头对周铭说:“周老板周大哥,我深深的知道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来招惹您呀,您要这个订单就给您,还请您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您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好不好,我求求您了!”

    周铭却不为所动,伸手指了指另一边的钱副总:“还有那边一位,也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公安副局长也叫人过去抓钱副总了,相比刘丰,这钱副总就淡定很多,或者说他根本就已经认命了,知道这个时候再反抗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还不如束手待毙,谁让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