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老师顾问最重要
    时间回到25年前的南江,这个时候的南江正处在一个大发展的时期,那震惊世界一天盖一层楼的南江速度也就是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的。¤小,o

    在国际会展中心门口,很多人围成一团,这些人他们很多都是拿着照相机扛着摄影机,或者拿着本子和笔在写着什么,这些都能很明白的彰显他们记者的身份。

    这里正在召开一个临时的新闻发布会,之所以是临时的,是因为这次的新闻发布会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组织,完全是一个一时兴起的行为,是由于某位南江的干部来这里视察会展中心的建设情况,刚好被守在这里的记者蹲了个正着,这些记者关于南江的问题太多,于是才只能被逼无奈的接受了采访。

    如众星拱月般被围在中心的这个官员瘦瘦高高的,戴着眼镜,他就是南江市发展领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张恒,虽然他在市里并没有任何实际上的职位,但现在却是协助所有市委官员,规划领导着整个南江的各方面发展。而市委市政府的官员都有各自的一摊工作要忙,因此对于这些发展工作,很多时候张恒都可以一言而决的。

    “张主任,会展中心是打造南江中心区的核心工程,会不会赶在一月份的经济会议前完工呢?请问张主任经常来视察会展中心,是因为这个会展中心在建设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吗?”

    当然这些记者除了有问关于会展中心的情况以外,也有记者问了其他非常有新闻性的问题:“张主任,听说目前南江证交所的筹备工作陷入了停滞当中,是因为在机关内部出现了阻挠对吗?”

    面对这些记者轮番轰炸一般的提问,张恒不慌不忙,因为他自从被任命为这个办公室主任以后,张恒和记者们打交道并不是一天两天了,因此他已经基本掌握了回答记者问题的方法。

    “各位记者同志,很感谢大家都能对南江市的建设如此关心,我想说的事,无论事会展中心还是证交所的筹备工作,都没有任何问题,所有的一切都很井井有条,机关内部出现阻挠这样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目前我们发展办已经向公安局报案了,一定会追究这些造谣人员的责任,也请大家不要相信这些谣言,更不要传播!”张恒回答说。

    张恒的答案非常笼统简单,这样的答案哪里能让这些好奇心爆炸的记者们满意呢?于是这些记者马上又问出了更多的问题。

    “张主任您说会展中心和证交所的筹备工作都没有问题,那为什么都已经超过了最初的准备时间呢?而且在规定的准备时间里工程还停了下来,市委市政府和发展办也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你们说要要追究造谣者的责任,是不是要在内部排查是谁泄露了消息呢?如果抓到了人,会如何处理呢?”

    记者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着,还有问题转移到了张恒身上:“张主任,您曾经就是证券公司的负责人,现在证交所的筹备您仍然是负责人,您对南江证券市场的发展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现在南江的区域证监会正在筹备当中,到时候您会不会作为政府代表出任第一任主席呢?”

    “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目前都还不好说,一切都得等着市委领导得安排,我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

    张恒回答,这个时候他的助力拿过来一个呼机给他,张恒接过来看了一眼,马上脸色就变了,周围的记者很快的捕捉到了他的这一变化,纷纷又提出了问题:“张主任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是不是关于会展中心或者证交所筹备的?还是造谣的人被公安局抓住了?”

    面对这些记者的提问,刚才还淡定回答的张恒,这次却只是丢下一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失陪了”,然后就着急的拨开人群离开。

    看到张恒如此反常的做法,顿时刺激了所有记者的八卦神经,他们拼命的围住张恒,举起手中的话筒对着他,大声问着问题,然而他们的努力却并没有用,张恒只是在其他工作人员的护卫下成功上车离开了会展中心。

    随着张恒的车子启动离开,只留给所有记者一脑门的疑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这些记者面面相觑,虽然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却不难猜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不准就是关于证交所那边的,要不就是市委市政府或者干脆是中央有什么新的政策和命令下来,否则以张恒现在的位置和他一贯的稳健作风,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态度。

    只一条呼机信息他马上就匆匆离开,要知道这可是即便在股市暴跌时候都没有过的事!

    有一些眼睛尖的记者看到了那条让张恒离开的信息,不过却让他们更惊讶了,因为那条信息上面就一句很没头脑的话:老师的航班起飞了。

    航班起飞张恒就离开?难道是要去接机,有什么大领导要来吗?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应该是市委领导过去才对,他只是一个南江市发展领导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要是什么大领导,也轮不到他去接机吧?并且白云市那边肯定会有消息过来的,那么反过来要不是什么重要的领导,他还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这个问题就像是个无解的悖论一般折磨这些记者快要疯了,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给张恒发这条信息的,是在证券公司里实习的金融班班长陈树。

    当张恒这边急匆匆离开的时候,在他所要去的证券公司里,也是一派急匆匆的样子,几十个金融班的学生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速度非常快,就是一副赶工的样子。

    而在旁边的会议室里,证券公司市场部经理李宏也是匆匆和几个公司老总道歉:“很抱歉各位,我那边有dian事情要处理一下,还请各位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着李宏就要起身,他的这话当时就让对方不乐意了,只见一人拍拍桌子说:“李经理你什么意思?从刚才到现在你就心不在焉的,现在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谈完你就嚷嚷着要走,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吗?”

    他的话带起了其他人的共鸣,旁边一人也说:“就是说呀李经理,我是南江玻璃公司的董事长,我们南玻公司可是整个岭南地区最大的玻璃制造企业,我们想在本地上市就是想支持一下证券公司转向南交所转变的,我们和你们领导也都是认识的,怎么你在这里看不起我们吗?”

    李宏马上摇手说:“并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怠慢你们的意思,我们南交所现在正在筹备,也的确非常需要各位的帮助,不过现在我的确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还望各位能海涵。”

    说着李宏就不管他们,起身离开了房间,可他才走出房间,就看到两个年轻人迎面过来,这两个人分别是在证券公司里实习的班长陈树和副班长李阳,李宏快步走过去。

    “李经理,你交给我们的工作我们已经完成了,现在我们金融班所有人要去接机,我代表同学们来向李经理您说一声。”陈树对李宏说。

    面对公司老总,李宏非常的硬气,但面对陈树和李阳,他却好声好气:“可是目前正在南交所筹备的关键时刻,还有很多数据需要汇总完成,我知道你们的事情重要,但总可以留下一些人继续完成工作吧?”

    “不行!”陈树说,“李经理,我们金融班是一个整体,我们必须一起行动,而且数据汇总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工作,不差这一会的时间。”

    “这我知道,不过留些人下来,还可以应付一下其他的突发状况什么的。”

    李宏还想试图说些什么,不过陈树却仍然斩钉截铁:“李经理,我们只是临时在这里实习的,并不是永远在这里,如果我们不在怎么办?而且李经理你也知道我们是要去接机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别说现在没事情,就算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有老师解决不了的吗?”

    李宏这才放弃的低头下来:“我明白了,你们快些去吧,代我向周顾问问好。”

    “谢谢李经理。”陈树和李阳说着就转身离开,带着其他学生离开证券公司。

    当张恒的车到了证券公司门口的时候,看到这里停着一辆大巴车,几十名金融班的同学都等在了这里,班长陈树和副班长李阳在车门口那里,见张恒的车过来,他们急忙三两步的走上来说:“张主任你怎么来的这么慢?老师的航班都已经起飞快半个小时了,我们过去万一赶不上了怎么办?”

    说话的是急性子的李阳,而面对李阳的质问,刚才在记者面前叱咤风云的张恒,只是陪笑着道歉:“很抱歉同学们,都刚才我在会展中心那里视察的时候,被记者围住了,你们也都和记者打过交道,知道他们有多难缠的,所以我才耽搁了一dian时间,我在这里向大家说声抱歉了。”

    李阳还想说什么,不过这时陈树拉了他一下,自己先说道:“我知道张主任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都能理解,但也请张主任能理解我们对老师的感情。”

    “我当然能理解,”张恒说着看了一眼后面的大巴车,“你们金融班所有同学都去吗?”

    “那当然,老师曾和我们说过,我们金融班是一个整体,那么在去接老师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我们更不可能放下任何一位同学!”陈树骄傲的说,他随后也补充了一句,“当然,证券公司这边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放下,重要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的,不会给单位里制造麻烦的。”

    张恒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你们不愧是周顾问的学生,明白事理团结同学,工作上又这么积极认真,也都很有工作能力!”

    陈树和李阳也都骄傲的昂起了头:“张主任,比起您说的,我们更庆幸能成为周铭老师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