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盼周铭
    两个小时以后,陈树他们的大巴车到了机场,由于南江机场现在仍在筹建当中,因此现在不论是南江人坐飞机去其他地方,还是其他地方坐飞机来南江,都是要到省会的白云机场。

    车虽然已经到了机场,但陈树和李阳他们这些金融班的同学都并没有着急下车,李宏站在车头对他们说:“同学们,刚才我在车上接到了罗总的电话,罗总他们的车已经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了,并且罗总还说咱们南江市委的陈云飞书记也一起过来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车上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惊叫起来,因为陈云飞这个名字他们太熟悉了,他不仅是南江的市委书记,更是岭南的常务副省长,享受的正部级别待遇,就连普通人都能明白这代表着南江,的绝对权力,就更别说是这些金融班的高材生了。

    那么现在陈云飞这么一个级别的官员居然过来给周铭接机,这如何不会让陈树他们沸腾惊叫呢?

    周铭老师果然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面对陈云飞这样级别的人,其他人都只有去迎接他的份,但是到了他这里,居然可以让陈云飞主动去接他。

    过了几分钟,几辆挂着南江市委牌照的轿车开到了机场门口,李宏带着陈树他们这些金融班的学生等在这里,见到陈云飞走下轿车,尽管之前李宏就已经告诉了所有同学们陈云飞会来的事,可现在当他们亲眼见到陈云飞的时候,还是让他们从心底感到了激动: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真的来了!

    “同学们好,我知道你们都是从全国精心挑选出来的高材生,能在我们南江的证券公司里学习,是我们南江的荣幸。”

    陈云飞先是和同学们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又给跟他一起下车的证券公司第一副总罗韩做指示道:“这些都是未来国家的希望,你一定要给他们最能充分发挥能力的空间,更要帮国家照顾好他们知道吗?”

    罗韩忙不迭的点头说:“请陈书记放心,我保证尽我最大责任去照顾他们,确保他们能最好发挥自己的能力!”

    陈树则说:“太感谢陈书记了,不过我们也是为了锻炼来的,我们也希望能遇到真正的困难,只是很惭愧,现在困难是出现了,可我们却根本解决不了。”

    “这并不是你们的问题,你们已经很努力了,至于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已经超出了你们的能力范围,根本不是你们能解决得了的。”陈云飞笑着摆摆手,“我都听罗韩同志说过了,自从你们到了证券公司以后,整个证券公司的运转已经上升了好几个台阶,他还总是在我面前夸你们不愧是金融精英呢!”

    “好了,现在距离周铭同志的航班到达时间已经很近了,我们还是先进去机场吧。”

    说着陈云飞就又朝他们招手,带着他们一起进了机场,为了表示亲近,陈云飞是让班长陈树跟在身边的,一路上陈树还和陈云飞说着话。

    “陈书记,真没想到居然要您来亲自接我们周铭老板,真是太感谢您了!”陈树说。

    陈云飞则摇头说:“并不用谢我,因为要真说感谢的话,也应该是我这个市委书记对你们老师说感谢才对,你们的老师这一次来南江是来解决证交所筹备的问题,而先证交所的筹备是南江最重要的事,现在周铭同志能来,我想无论是我个人还是所有南江的人民群众,都应该是要来迎接他的。”

    这话让陈树情不自禁的握紧了一下拳头:这才是周铭老师!

    陈云飞和同学们一边说着一边走着,很来到了一个专门的贵宾候机室里,当他们推开贵宾室大门的时候,却看到已经有人等在了这里,看到这个人,就连陈云飞都感觉到了惊讶:“曹董不愧是将门虎子,真是行动如风,我们才到你却已经等在这里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南江证券公司和南江发展银行的董事长曹建宁,父亲是仅有的元帅之一,靠着家里的关系,尽管曹建宁很少待在证券公司和银行,但他双料董事长的位置却谁也夺不走,甚至都不会有人有这个想法。

    曹建宁站起来和陈云飞握手,客气的说:“书记过奖了,我只是刚好在这附近办事,所以才能这么早过来,还是书记你太难得了,亲自过来了机场。”

    只是一句话,就可以显示曹建宁和其他人的区别,别人称呼陈云飞都是陈书记,这个称呼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但听起来就好像是什么普通的小书记一样,并不那么庄严肃穆,而称呼一句书记,却能让人感觉那是唯一的书记,只是一字之差,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的。此外曹建宁还特意说自己是就近过来,又抬了陈云飞一下,这种炉火纯青的客套,没有一定功力还是用不出来的。

    又过了约摸一刻钟左右,随着候机大厅里的广播响起,周铭所乘坐的飞机就缓缓降落在了白云机场的跑道上。

    听到广播,陈云飞先站起来和同学们一起去机场迎接,他们跟着机场工作人员的指示走进机场,看着客梯车架起客梯,打开舱门,周铭出现在了门口。

    “周铭老师!”

    周铭才踏出舱门,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周铭向下看去,只见下面居然有几十个人站在了那里,这些人周铭都认识,他们就是自己金融班的学生,而站在他们前面的就是南江市委书记陈云飞和元帅之子曹建宁,以及证券公司的第一副总也是现在证券交易所的筹备负责人罗韩。

    看到这些人,周铭不免有些惊讶,这个时候陪他一起坐飞机过来的苏涵在后面小声对他说:“就说你是妄自菲薄吧。”

    周铭笑着摇摇头,自己的确是有些妄自菲薄了,因为刚才苏涵还说周铭来岭南,别人不说,至少陈云飞曹建宁和罗韩肯定会来接的,周铭却说自己的身份还够不到那个程度,现在果然让她一语中的。

    当然周铭会那样说也并不是妄自菲薄,只是他觉得自己固然在北俄那边的待遇很好,可那边和国内并不一样,那边在商场上属于是一个乱世,自己刚好插了一脚进去,很容易成为市场的领导者,那么他们来接自己很正常,现在自己回到国内,且不说大家的思想还是官本位,就单说自己的身份就远不够格。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了自己!

    在心里,周铭这么自嘲了自己一句,不过同时也让周铭更明白南江这边恐怕是真遇到了难题了。

    周铭走下飞机,陈云飞上前和周铭握手:“周顾问,欢迎你回到南江。”

    只是一句话,但对陈云飞来说已经足够表达了,毕竟他是岭南的常务副省长南江的市委书记,这样身份的人物他总需要有自己的矜持,不可能说太多感谢和欢迎的语言,他能亲自过来这一点,比说什么话都要实际的多。

    周铭不是体制中人,但也能明白这点,他紧握住陈云飞的手说:“感谢书记来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

    随后曹建宁也上来和周铭握手:“盼星星盼月亮可总算把周铭你给盼过来了,现在南江证交所正在筹备的关键时刻,少了你可真不行。”

    相比陈云飞,曹建宁的话就多了不少,虽然他是元帅家的公子,但现在的身份毕竟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可以说的话自然就多了。此外曹建宁也是真的关心证交所的发展,不仅是他有公司在证券公司上市,现在试运营就能赚这么多钱,那么成立证交所以后就更不用说了,肯定更加可观。

    当然在政治方面更是如此,曹建宁并不是曹家长子,现在获得的曹家资源仅仅是父亲的喜爱,在父亲过世以后他曾和大哥斗过两场,为了名正言顺成为曹家掌舵人,证交所这个政治资源必不可少。

    “曹董说笑了,其实我认为有大家在这里才是完成问题的关键,我可没有一个人建成证交所的本事。”周铭客气了一句。

    对于政治家族的情况,周铭也有所耳闻,曹家并不是只有曹建宁兄弟几个,还有其他在各个部门当官的叔叔伯伯以及其他依附在曹家身上打着曹家招牌的官员,这些人的认可才更重要;只有得到了这些官员的认可,才能是曹家的掌舵人,否则这些人不听你的,你也没办法。

    对此,曹建宁哈哈笑道:“周顾问还是那么自谦,虽然我承认周铭你说的都对,但往往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就需要周顾问你有这样的本事。”

    在曹建宁之后,罗韩也说:“周顾问您好,只要您来了,我就相信我们南江的证交所很快就能成立!”

    罗韩之后,陈树李阳和叶凝代表金融班全班同学欢迎周铭。

    这次欢迎的时间并不算短,如果再加上有记者在旁边拍照的话,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型的欢迎仪式了。

    面对这个欢迎仪式,周铭感到了由衷的压力,原因很简单,南江这么多重要人物都亲自过来接自己了,由此可见南江那边遇到了怎样的麻烦。然而最终能不能成功,周铭自己都没有任何把握,毕竟有些事情或许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