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你们放手干
    上午八点五十,一辆奥迪轿车驶过长长的南港大道,最后到了证券公司,这个时候正是南江股市正要开市的时候,证券公司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他们正目不转睛的紧盯着证券公司门口的显示屏,就好像会生怕漏看掉酒店开市以后各支股票的价格一样。

    这辆奥迪是周铭留在南江的,这一次坐车来的也正是周铭和苏涵,周铭下车从侧门进入证券公司,避开了正门的人群。

    这个时候证券公司正在开市的前期,公司里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收集昨天的交易数据,以及一些由于休市原因并未来得及处理的订单,综合算出今天每支股票的开市价格。

    其实这些工作都应该是要在昨天完成的,不过由于市委书记陈云飞带着周铭过来开会的缘故,这些工作就拖到了今天,他们一边忙碌着一边看到周铭过来了,都纷纷起身和周铭打招呼,表现的很积极很兴奋,毕竟周铭自身的传奇,以及昨天他在会议上的自信宣言都还历历在目。

    周铭对此却并没有太多的表现,只是挥了挥手然后找来了办公室主任:“去通知罗副总、李经理,还有金融班的¤f陈树和叶凝,马上来会议室开会。”

    交代完周铭就直接朝会议室走去,其实他的这句交代是非常违和的,因为按照证券公司的人员配置,由于董事长总经理曹建宁不经常在公司的缘故,罗韩这位第一副总和李宏这位市场部经理,就是实际上的总经理和副总了,可现在周铭过来就直接一句吩咐让他们过来开会。

    要换成其他人这办公室主任肯定会觉得他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一点,可面对的是周铭,他却感觉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周铭来到会议室坐下,几分钟以后罗韩李宏和陈树叶凝分别走了进来,周铭招手让他们全坐下说:“今天咱们简单开个小会,你们都说说现在咱们证券公司要变更成为证交所,还有哪些困难?今天不像昨天,还有陈书记和那么多员工在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大家都开门见山的说。”

    虽然周铭这么说了,但根深蒂固的身份观念还是让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到了罗韩身上。

    罗韩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周顾问,我们证交所现在缺少足够的会员企业,因为证券交易所这个名字有点不太好,所以很多企业都在担心政治影响,都不敢贸然进入。然后就是证交所的职能转换问题,因为现在的证券公司又开户又审核又操作,所有股民们也都已经习惯了在证券公司里这种包干操作,我担心一旦操作方式变更以后普通股民会接受不了,没办法平稳过渡。”

    罗韩起了头以后,李宏也马上跟进说:“是的周顾问,不管是股民还是省里的领导,他们都担心这样做会滋生一些不好的现象,会有很多黄牛公司打着证券公司的名义帮股民开户,赚取手续费。”

    “周顾问,我想您肯定知道我当初销售南发展银行的股票是有多难,现在人们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股票,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李宏接着说,“另外来说,周顾问你说的这个股指也有很大的问题,因为按照你给出的公式来算的话,我们南江股市的股指相当低,只有一百多,这会让市场很没有信心的。”

    “这并算不上什么问题。”周铭摆手丢下这么一句让罗韩和李宏感觉诧异的话,然后转头问陈树,“你们在这边实习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陈树想了一下说:“老师,我认为现在证券公司变更成为证交所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问题,只要能把证券公司遗留的数据给整理好就可以了。”

    周铭又看向叶凝,叶凝则说:“老师,我和陈树同学的想法一样,但我比他有多一个担心,就是担心证券公司变更成为证交所以后市场的反应,会不会有人趁机投机哄抬股价或者人为制造市场的恐慌情绪抛售股票。”

    听着叶凝的话,周铭默默的点头然后问:“除了这些以外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周铭问完以后静静环视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后才说:“既然没有其他问题了,那么咱们就开始吧,先准备一份证券交易所的申请报告,上交到南江市委市政府报批,不管怎么样我们得先拿到资格才行。这份申请报告简单平实一点,不要太花哨,争取在三天之内弄出来给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面对周铭的问题,罗韩李宏和陈树叶凝四人一下都愣住了,都惊讶的看着周铭,如果不是看到其他人也是这么惊讶,他们都会认为自己失忆了,刚才不是在说变更证交所的困难吗?怎么就要准备什么申请报告了呢?那些困难不是都还没解决吗?

    最后是罗韩开口替大家问了出来:“周顾问,您这么说的意思,是要把这些问题都暂且放在一边不管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周铭回答说,“你们提的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好的,也是在实施过程中肯定会遇到的。”

    周铭的答案让罗韩他们更加感到了费解,因为如果周铭说先把这些问题放在一边,等遇到了再解决那还能理解,毕竟整个证券市场的发展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不可能会有万全的准备,只能先搞起来再说,这也是南江发展的一贯思路,周铭也要这么做也能理解,可现在他并不是这么想的,就让人很不明白了。

    对于他们的费解,周铭能看到,周铭叹了口气说:“在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究竟谁才是证券公司的负责人?证券交易所开业以后究竟又是谁在这里上班?”

    “当然是我……是我们,我是证券公司的第一副总,他是市场部经理。”罗韩回答说,不过他的回答非常没有自信。

    “对,你们两个一个是第一副总一个是市场部经理,是现在证券公司实际上负责人,而你们现在的负责,就是把你们的事情全都往我这里丢吗?”

    周铭伸手点了罗韩接着说:“罗总,你看看你们所提的这些问题,缺少足够的会员企业,担心股民的接受不了改变的反应?我想说缺少会员企业你们不会去找吗?担心股民的接受不了不会多多去宣传,或者向市委申请相关部门帮忙做思想工作吗?现在全都丢到我这里算什么?让我去拉会员企业,让我去给股民们做思想工作吗?我想说我只是南江的发展顾问,不是你们幼儿园大班的生活老师!”

    在周铭的质问下,罗韩和李宏都低下了头,不过周铭的话也并没有到这里就结束了,他接着说:“我没来你们就留着问题给我,我想说你们这两个领导的工作也太轻松了,那么我很想知道,如果没有我你们准备把这些问题留给谁解决?中央领导还是老天?”

    “在这里,我只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发展顾问只是来给你们做决定的勇气,除非真的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关键难题。”周铭最后说。

    周铭的话音才落,那边叶凝就首先说:“老师对不起,都是我们太过依赖您了,您让我们先过来南江实习,就是为了锻炼我们独立面对问题的能力,可最后我们还是要把问题留给老师您,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数据整理和市场反应这些,我们都辜负了您对我们的期望,非常抱歉!”

    叶凝的话让罗韩恍然想起,周铭虽然是南江发展顾问,他现在也在南江,但他却并不会永远待在南江,甚至还有可能很快就会离开;那么一旦他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离开了,就像他说的,难道还真能把这些问题留给中央领导和老天吗?那这样还要自己这个第一副总有什么用呢?

    这样的想法让罗韩感到非常羞愧,因为曾几何时,自己也是立志要冲破一切困难都要创造属于自己国家的证券市场的!

    可是现在呢?

    只不过这么一点难题,就让自己打了退堂鼓,就想着等周铭来解决,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

    也的确是像周铭说的那样,他是那样一个超越了时代的人物,并不是来辅导自己这些幼儿园的生活老师,自己应该自己学着走路,而不是每一步都要老师带着才能走。

    在这样的想法下,罗韩对周铭说:“周顾问我明白了,我也要对您说声抱歉,也请您放心,这些小问题我们是能解决的,我们会尽快把证券交易所的申请报告拿出来交给您审阅的。”

    “你们记住,现在的你们,信心和坚持,才是你们所最缺乏的,只要你们相信,当你们碰到了任何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我都会在你们身后,其他的你们只管放手去干就是了。”周铭说。

    罗韩李宏和陈树叶凝他们不约而同的一起站起来对周铭深鞠一躬:“非常感谢周顾问,我们记住了!”

    “行了你们都先去忙你们的工作吧,把证券公司变更成为证交所,是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的。”

    周铭说,罗韩他们四人告辞出了会议室,等他们离开以后苏涵却给周铭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周铭笑着摇摇头说:“我不是不想帮他们,只是他们的问题都没在关键上,我等着的是那关键的一下。”

    “我当然明白,周铭你是最厉害的人,这些事情都不值得你出手,就像在杭城市的时候一样。”苏涵微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