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黑户证交所
    2014年12月15日,全国券商会议仍然还在燕京的国际金融中心召开,当上午的会议结束以后,一个央视的记者团队来到了休息室。

    “大家好我的央视财经的记者,我现在就在全国券商会议的现场,大家都知道随着会议的进程过半,出席会议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要了,很多在金融界很有资历的老人也都出席了会议,现在我们要去采访的就是这么一位老人,他叫罗韩。我知道这个名字大家都一定听过,是的,就是他筹建了全国第一家证交所,南江证交所就是他一手创办的,可以说我们全国证券市场的大戏,就是他一手拉开的!”

    记者面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然后镜头就跟着她走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沙发上,记者走上前去:“罗韩老先生您好,我们是央视记者来采访您的,今天江海股指突破七千点大关再创历史新高,您作为南江股市的创始人,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

    由于在进门的时候记者就被告知罗韩的身体不太好,因此她也就没有过多的客套,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听着记者的问题,年近八十的罗韩欣慰的点点头:“江海股市能一路走高就好,我们就没白做这个工作呀!我只想说,咱们国家的股市从无到有走到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希望大家能珍惜这么好的环境,也更希望我们自己的股市能越来越好。”

    “罗韩老先生,作为当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想您一定是背负着很大压力的吧?那么当年有什么事情是您记忆最深刻的吗?”记者又问。

    “这怎么可能会没有,”罗韩说,“当年那是一个非常的年代,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了,只要不违法只要是从人民利益的角度出发,该怎么做就能怎么做,并不会遇到太多太大的阻力,在那个时候是没这个条件的,你们别看现在南江证交所的发展很好,每个月都能有多少亿的成交额,可是你们并不知道,当初南江证交所,其实是个连准生证都没有的黑户。”

    记者一挑眼皮急着追问:“罗韩老先生,请问您说的没有准生证是个什么意思呢?是说证交所的成立是不被上级机关批准的吗?”

    罗韩先是点了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是也不是,那个年代是一个很纠结的年代,谁都知道搞证交所好,上级机关也都想搞,但谁也都害怕搞,因为以前谁都没有搞过这个东西,大家害怕政治上会有负担,也害怕会搞出问题,所以一直上级机关都不敢给一个明确的答复,直到91年才正式下了文件,在那之前,证交所都是一个黑户的形式,并不被上级机关所公开承认。”

    “原来是这样,可是罗韩老先生,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南江证交所是在90年就已经开业了的,那这么说来是罗韩老先生你们先把证交所开起来再去要政府文件的对吗?那这样说起来你们是非常有胆略的,如果不是你们当初的先做起来,恐怕我们国内的股市就又要拖上许多年了,您真是国内股市的大英雄!”

    记者说着对罗韩竖起了大拇指,不过罗韩却苦笑着摇起了头:“大英雄?我哪配得上这个称呼呀。”

    记者本以为罗韩这么说只是谦虚一下的,却没想他接着说:“要说英雄的话,当年只有一个人能配得上这个称呼,因为如果不是他,南江证交所根本不可能会那么早成立,甚至我们都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不敢贸然搞证交所,更别提黑户了,那是我们都没有这个勇气。”

    这位央视记者一下愣在了那里,她看着罗韩那一副感慨回忆的样子,她知道罗韩这么说并不是表演,事实上以罗韩这样身份和地位的人,也根本不需要这样做,那么也就是说当年真的有这样一个大英雄,他帮助罗韩搞起了证交所,如果不是他,证交所的出现或许要延后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的想法让她感到奇怪,因为她突然想起她曾经在很多地方都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似乎在那个年代,就有这么一个人,他用自己的一己之力,几乎贯穿了全国,任何重要的事情总能看到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难道真的有这么一个在历史背后推动所有大事件发展的人吗?只是他不愿意公开露面。

    央视记者心里无限疑问和激动。

    ……

    时间回到了89年底,周铭坐着自己那辆奥迪车来到了南江市委,和周铭同行的还有证券公司的第一副总罗韩。市委一秘彭胜友在门口迎接周铭,见周铭他们下了车,彭胜友主动上来和周铭握手问好,并带他们进市委大楼,直接来到了陈云飞的办公室。

    尽管周铭他们是陈云飞通知来的,但该守的规矩还是不能少,彭胜友先通报了一声,在得到首肯以后才带周铭他们进去。

    周铭和罗韩进去办公室,陈云飞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向他们招手,周铭罗韩过去坐在他面前,陈云飞看看周铭又看看罗韩,突然叹了口气。

    “这一次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陈云飞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这一份是你们交上来的报告,我已经看了,报告做的非常好,从现在国内目前证券市场的发展情况分析,很明确的阐述了证交所的必要性,而我本人也是非常支持证交所成立的,我已经在上面盖好了市委的钢印。”

    陈云飞说着把文件翻开,在文件的头尾果然看到了南江市委的印章。

    如果是在一般时候,听到陈云飞这么说那一定是非常高兴的,但这个时候周铭听到陈云飞这么说,却反而感觉事情不对了。

    果不其然,陈云飞接着说:“不过文件现在因为一些政治上的考虑,暂时还不会给你们,也不会发出来。”

    “陈书记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要等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吗?”罗韩有些疑惑的问。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这么回事。”陈云飞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这份文件我暂时不会提交去中央,你们也别想直接把文件上报中央,是不会有人批复的。”

    罗韩这一下才明白了过来:“陈书记,您这样就是说不会有任何正式文件承认证交所了?这怎么可以?我们的证交所是一个正规部门呀,也是证券市场的中心,现在还是在发展的关键阶段,这样不是会打击原本蓬勃发展证券市场的积极性吗?”

    陈云飞并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周铭这边,不是陈云飞看不上罗韩,事实上陈云飞很清楚罗韩的本事,当初陈云飞才过来南江,那个时候还是常务副市长的时候,罗韩的南发展银行第一副总的职务,还是陈云飞亲自指定的,不过现在有了周铭在这里,陈云飞还是更愿意听周铭的想法。

    周铭想了一下问:“书记,我们这里是特区,在政治上有一定特权的对吧?”

    陈云飞点头说:“当然,不过这个特权也是在一定范围内的。”

    “那么在南江注册成立一个新的证券结算公司,我想并没有问题吧?”周铭问。

    “周铭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说把证交所弄成一个公司的形式?”陈云飞皱着眉头问,周铭点头说是,陈云飞想了一下又说,“我觉着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现在的问题出在不是证交所的形式上,而是证券交易所这五个字,只要是证交所就不可能会有明确的批复。”

    周铭点头说:“我知道,我也并没有说我是要用证交所公司的形式是为了绕个弯子拿到批复文件,我只是单纯的觉得现阶段我们用公司制的方式会更适合证交所的发展,毕竟现在国内的证券市场才刚起步,要想找到足够的会员企业也确实有一定困难。”

    陈云飞和罗韩都愣住了,倒不是他们不明白周铭的话,而是周铭的回答有点答非所问的味道。

    “那批复这边呢?难道证交所就不要准生证了吗?”罗韩愣愣的问。

    “当然要,证交所是一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地方,没有政府部门的认可是不行的,不过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某些时候也是可以变通一下的,当然在这里,我想向书记讨一个保证就是了。”周铭说。

    陈云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什么保证,你说。”

    “就是不会查封证交所的保证。”周铭说,“现在我们需要先把证交所公司给搞起来,在没有拿到正式批复的情况下,书记不要以我们公司违法查封证交所。”

    陈云飞笑了:“原来是这个保证,我的回答是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因为没有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复,这个公司就是非法的,如果出了问题是一定要查封的,不过由于行业的特殊性,也由于相关部门对这个行业缺乏一定的了解,这个调查取证工作的时间会稍微长一些。”

    周铭也笑了,他知道这已经是陈云飞所能做的最大保证了,毕竟他是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不可能公开去支持一个打擦边球的事情,只能用一种很委婉的方式,对新兴事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改革开放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先例,更别说这里还是特区了。

    “谢谢书记,我想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慎重考虑的。”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