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小花,别闹
    姜春华一席话让全场皆惊,因为就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就并不已经是简简单单过来闹场那么简单了,他这是要直接一巴掌打死周铭的。∑小,o

    或许在国外涉嫌操纵市场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不仅调查取证相当困难,就算最后能定罪ding天不过罚款加坐几年牢了事了,不管操纵市场造成了什么样的祸害;但在国内,十年之前要是谁被定罪操纵市场的话,那搞不好就是要枪毙的,即便现在搞改革开放,对商业行为放的很宽了,但操纵市场还是一个让人忌讳莫深禁区。

    姜春华高高扬起自己的头,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非常挑衅的看着台上的周铭等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所有在场的人,大家看看姜春华又看看周铭,谁都不敢说话,因为今天来出席这一次开业典礼的都不是笨蛋,大家都很清楚这背后可能牵扯的是什么。

    其实安国证券公司究竟是不是金鹏公司投资成立,总经理李宏和李阳是不是都听周铭的摆布,这些并不重要,因为就现在南江证券市场的这个形势,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不想狠狠捞一把呢?这边周铭借着自己最了解证券市场,又是证券市场创始人,他要动dian脑筋大家也都是心里有数的。

    此外今天在这里的人,都是走在南江潮流前面的人,都炒过股,而李宏又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可以说今天来现场的十个人里有至少七八个都认识李宏,就连在证券公司实习的李阳,也都有好些人有些印象,只是印象归印象,他们都没有戳穿。

    原因很简单,作为南江发展顾问,股市的真正创始人,现在在证交所成立的关键时候又被请回南江,谁都知道他背后站着的就是市委书记陈云飞,要说安国证券公司成立周铭没有和陈云飞打招呼,那是打死都不信的。

    既然打过招呼,那很有可能安国证券公司的成立就是陈云飞授意的,是为证交所打前哨的。

    这样一个东西,谁要是反对那不就是和陈云飞过不去吗?而陈云飞作为岭南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市长,说是南江的皇帝一dian都不为过,甚至在往上还牵着中央的线;那么在南江的地头上和南江的皇帝过不去,那不是脑袋让门给挤了,不想在南江混下去了吗?

    现在姜春华就站出来唱反调了,当然他的脑袋是没有让门给挤了,只是因为他背后站着另一方势力,另一方因为证券市场而和陈云飞这一派在上面有利益冲突的势力。

    正是这个原因,这就并不是姜春华出来挑衅周铭那么简单,而是两方巨大势力通过他们在这里的交锋。

    这两边一边是绝对掌控南江的市委书记,另一边是入主中央甚至未来还能主政中央的大派系,他们的交锋,谁要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进来,那就是典型的吃饱了撑的,不嫌自己事多了。

    姜春华站在人群中间,他非常享受自己被人这样注视的感觉,哪怕自己现在只是给别人做事的,但至少背后也站着别人只能仰望的势力,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那方势力未来还是能主政中央的,那么一个小小的特区发展顾问,就算是市委书记又能怎样?

    在这样的想法下,姜春华把自己的腰板故意挺的更直了,他看着周铭又说:“周铭你这个操纵市场的无赖,你以为真的只有你懂得证券市场,就可以随意更改规则,玩弄其他人于鼓掌之间吗?我告诉你,只要我姜春华在这里,这就是不可能的!”

    “我还告诉你,最先搞出证交所的,只能是滨海!”姜春华又说,“本来南江是又机会的,但是现在南江被你这样的小人给操纵了,只有滨海才是真正自由,真正为了发展证券市场的地方!”

    姜春华这一番话让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因为他已经在这番话中公然讲出了他背后的那一方势力。

    在政治上很多事情可做不可说,现在姜春华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谁也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在这里瞎胡说什么?周顾问他是我们南江证券市场的领导者,如果他想要操纵市场的话,直接当初在创建市场的时候定下有利于他的规则不就好了?何必还这么多此一举呢?只有你这样恶心的人才会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想.操纵市场的人我看是你吧?”

    李阳指着姜春华大声骂道,相比其他人,还只是学生的他可不知道什么政治高度,更不了解什么背后势力,他只知道姜春华在侮辱他最尊敬的老师,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他张口就还击起来。

    姜春华很不屑的看了李阳一眼说:“小朋友,我看你还是多在校园里念念书吧,大人之间很多事情不是你这种傻b能理解的!你说周铭操纵市场是多此一举,那你怎么知道他当初不就是为了今天呢?”

    李阳想说什么,不过却被李宏拦住了,他对姜春华说:“这位华少你好,我是李宏,我知道你曾经和周顾问有些过节,但这并不是你今天在这里造谣在这里无事生非的理由。”

    李宏接着说:“对,我确实原来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现在成为安国证券公司总经理,我想这并没有任何冲突,反而我认为我之前在证券公司上班对我是很大的帮助,让我了解了什么是证券,我才会投身到这个事业当中来,现在和以后,我也会努力做好安国证券公司,用我自己的行动来配合和支持南江证券市场的发展。”

    随着李宏的话说完,下面立即有人为他叫好起来,不过姜春华却只是很冷淡的看了那人一眼:“没事不懂瞎叫唤什么?什么就好了?”

    姜春华又转头回来说:“李经理你好,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一个好好的人不当,干嘛要去当一条周铭的狗呢?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要你这样为他说话?还了解了证券,还投身这个事业?我呸!”

    姜春华狠狠啐了一口继续说:“我特么就不明白了,怎么现在投机商也能把自己标榜的那么高尚了吗?你说你都已经承认你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了,你也承认是周铭成立新证券公司找你过来当总经理的,那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呢?不就是周铭看中了证券市场里的钱,想通过你来操纵这个证券市场吗?”

    听他这么说,李宏也一下着急了:“我没有,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只是说我原来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我并没有承认要操纵什么市场,这都是你诬陷的!”

    姜春华哈哈大笑起来:“你刚才自己都承认了,现在却跟我说没有,我说李经理你好歹也是要帮周铭操纵市场的人,能不能有dian智商?”

    罗韩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华少,李宏同志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证券公司变更证交所也是证券市场必然的发展趋势,不过现在因为一些原因,南江缺少相应的券商,为了照顾市场,券商的成立也是必然,李宏同志作为对证券市场和金融行业都非常了解的同志,他就任安国证券公司总经理,并没有问题。”

    “罗副总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你也想跟着一起操纵市场,当然会说没问题了!”

    姜春华摊开两手,很吊儿郎当的说:“罗副总你说要变更证交所我懂,券商成立是必然我也懂,但你说因为一些原因缺少券商我就不懂了,难道就只有你们知道券商的重要啊?我看这就是你编造出来的借口罢了,如果不是那有本事你说出理由来呀!”

    面对姜春华的这番逼问,罗韩没办法回答了,不过这个理由有多复杂,相反这个理由还非常简单,可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才更难以启齿。

    因为这个理由涉及到了现场所有大大小小的公司,无非不就是这些银行或者保险公司不想搞券商,为此还放了周铭鸽子,他们被逼无奈才只能自己搞了吗?可这个理由总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那样不就等于打了所有人的脸,让他们以后只会更加针对证交所,加重大家相互之间的矛盾。

    正是这样,罗韩只能站在那里干着急,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他就不能说。

    看到罗韩在台上着急的样子,姜春华更开心了:“怎么样?说不出来了吧,我就说你们肯定是故意的嘛!如果不是你们想要操纵市场,怎么会接二连三的答不出问题来呢?我看你们就是心里有鬼!”

    对于姜春华这么犯贱和挑衅的样子,罗韩直气到想要吐血,对方就把着那个关键,让他无论如何也都没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可恶,这个姜春华也真有自己嚣张的本钱,明明很简单的事情,自己拿他就是没有办法,但是自己真的好不甘心,难道今天这个开业典礼,就真的要给他搞成一场闹剧吗?

    罗韩李宏和李阳都很不甘心的想着,不过猛然间,他们都想到了一个人,只有他才能挽回这一切。

    “我说小花呀,你闹够了没有?如果闹够了就到一边好好待着去吧,我现在没空搭理你,开业典礼过后会发你糖吃的。”周铭站出来对姜春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