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言天堂一语地狱
    一言天堂一语地狱,89年12月25日在安国证券公司门口的人们才身临其境的理解了这句话。≥≥dian≥小≥说,o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完,所有人立即哄笑起来,因为周铭这句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在训斥一个不懂事的小朋友一样,那么事实好像也的确是这样,原本安国证券公司在这里按部就班的搞自己的开业典礼,姜春华不请自来的闹场,可不就像是一个过来闹情绪的小学生吗?

    这样的想法,让大家笑得更加开心了,唯一不开心的恐怕就只有姜春华本人了。

    姜春华站在那里,瞪着一双眼睛狠狠的看着台上的周铭,感觉就像要把周铭给吃掉一样,他咬牙切齿气的浑身发抖,周遭传来的笑声对他来说就如同一记一记巴掌一般,让他感觉到了发自心底的羞辱。

    为什么?自己刚才明明已经抓住了他们的软肋,知道有些事情他们是万万不敢公开说出来的,自己才能那么高调的讽刺他们,才能在这里这么畅快的谩骂,不管是金融班的高材生李阳,还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李宏,亦或是南江证券实际上的负责人罗韩,他们对都是一dian办法没有。

    回想起他们那种愤怒着急但却又无计可施的表情姜春华就觉得非常爽快,可是这一切现在周铭这个王八蛋只一句话就改变了?

    姜春华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抬头怒视着周铭又喊道:“周铭!我告诉你你的阴谋是没有办法得逞的,我一定会揭露你所有想.操纵市场的想法,让你的所有计划全部破产!我告诉你,我今天会到这里来并不是代表我一个人的,还有很多人都会为我撑腰的!”

    姜春华的喊叫让围观人群的笑声突然减弱了下去,因为他们都想起了姜春华所代表着的是什么。

    不过台上周铭却仍然不慌不忙的dian头说:“我知道了小花,你说就说想做就做,不过请等一下吧,现在我这里这个开业典礼还要进行下去,可不是你胡闹的时候,你再闹小心就会有大灰狼过来把你叼走了。”

    周铭一席话让原本慢慢严肃担心起来的人们再次爆发出了笑声。

    姜春华忍不住的说:“周铭你不要叫我小花,这不是你这样的杂碎可以叫的,还有你给我严肃dian,我今天就是来闹你的场,就是要让你这个开业典礼进行不下去的!”

    周铭这一次严肃了起来:“小花,我现在是好声好气的和你讲,你现在的行为已经严重干扰到了安国证券公司的正常营业,公司是有权力报警抓你的,我们是有交情我才提醒你的,如果你还在这里纠缠不听,那待会就会有警察叔叔过来把你抓起来了,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

    姜春华哪里会听周铭的话,相反周铭这番话让他骂的更狠了:“周铭我哭你大爷,我抓你全家!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闹场的,有本事你就来抓我,你特么来抓我呀!”

    “小花你好像搞错了一dian,不是我抓你,我并没有这个权力,而是派出所来抓你,因为你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周铭纠正他说。

    “没错我就是扰乱了你正常的经营秩序,我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怎么着?有本事你报警你喊警察来抓我呀?”姜春华很嚣张的说。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从来没有听过你这么犯贱的要求。”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完,突然几声刺耳的警笛声响起,人们这才发现就在公司门口就停了几辆警车,在警笛声中,几个警察下车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来到姜春华的面前。

    为首的一位警官很礼貌的向姜春华敬礼:“姜春华同志你好,由于你涉嫌妨碍了安国证券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根据规定,我们要对你进行为期一个礼拜的行政拘留,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说完他身后的一位民警就拿出明晃晃的手铐铐住了姜春华,也直到这时姜春华才反应过来,他拼命挣扎起来:“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道你们这是在滥用职权,也是在助纣为虐吗?我劝你们赶紧给我把这玩意给摘了,要不然我回去分分钟就能扒了你们的皮!”

    周铭在台上看着下面姜春华的挣扎,摇头叹息说:“如果我是他,这个时候就该认栽,啥话也不多说,该咋处理就咋处理,了不起到了派出所再想办法就是,现在他这样只是自找麻烦,还知道他是谁吗?他也不看看抓他的是谁。”

    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就见带队的警官狠狠给了姜春华一巴掌,怒骂一句:“你叫什么叫,进了局子有你好受的!”

    那警官是真的用力打的,当时就把姜春华给打蒙了,老实被俩民警架在那里。

    “感谢民警同志帮我们维持了现场的秩序,抓走了扰乱秩序的捣乱分子。”周铭对下面的警察们说。

    下面打了姜春华的警官也堆出笑容说:“周顾问客气了,我们作为人民警察,本来就是应该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更要为改革开放社会和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证券发展是改革开放和南江发展的必然,现在有不法分子妄图扰乱这一正常的发展秩序,我们南港派出所一定会坚决捍卫人民群众的利益!”

    说完那警官就大手一挥,然后一辆警车开过来,两名民警架着姜春华上了车。这时候也不知道姜春华是被打蒙了还没清醒过来,还是他已经完全清醒,知道自己再怎么挣扎都是无用功,总之他就是这么老老实实被民警架上了车。周围的人民群众们则都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眼睛看着下面,罗韩问周铭:“原来周顾问您之前让派出所出警来维持秩序就是料到会有人过来捣乱吗?周顾问您真是太厉害了!”

    周铭对此笑着摇手说:“我可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我只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毕竟咱们安国证券公司是全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券商,关系到以后证交所发展情况的,小心一dian总归是好的。”

    “可是周顾问,他就这么被带走了?只是南港派出所,能处理这个事情吗?”罗韩又问。

    这一次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一句:“那么你觉着如果让区公安局来,或者是让市公安局来,就能处理这个事情了吗?”

    面对周铭的反问,罗韩先是一愣,不过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周铭的意思。

    周铭的意思很简单,说的就是姜春华的身份,或者说是他背后的身份,姜春华之所以敢在这里这么嚣张,无非是因为他了解这里的人都明白他来这里的目的,也都知道他代表着是哪方面的势力,那么连这些国企或者干脆是公司代表都能明白的事,体制内的官员不会不明白,既然体制内的官员明白,他们哪里还敢来处理呢?

    能坐到公安局长位置的,没有谁是傻瓜,这种替人出头,可能会把自己官帽给撸掉的事情,谁做谁傻b,只能让派出所来做。

    这一方面是因为派出所级别太低,派出所的人想不到那么多东西,另一方面是就算他能想到也无所谓,毕竟自己级别不够,这种打架的神仙也不会自降身份来处理他这种小官员,反而如果能把事情给做漂亮,让上级高兴了,那么前途就是能一片光明的,这样低风险高回报的事情,傻b才不去做了。

    罗韩想到这里恍然大悟,马上对周铭竖起了赞叹不已的大拇指:“周顾问您这一手安排实在是太精妙了,简直堪称完美!”

    “什么完美不完美的都没用,我们现在还是把这个开业典礼给搞完才是最要紧的。”周铭说。

    罗韩听后忙不迭的dian头附和,周铭随后走出来说:“大家都请看过来,现在捣乱的人已经给抓去派出所了,这也证明了我们安国证券公司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正规券商,无论谁想要捣乱都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一年前南江要成立南江证券公司,那个时候有人说证券公司不好,可后来的发展情况……”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想大家都知道了,证券公司这一年的发展已经证明了成立证券公司是非常有必要的。那么现在,我们安国证券公司要成立,也同样有人跳出来反对。”

    “我一dian也不惊讶,真的。”周铭说,“因为我在初中学历史政治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任何时候社会想要进步,总会有一些守旧势力的人跳出来阻拦,但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发展的脚步也不会因此停下,到未来,历史发展的轨迹会回头来嘲笑这些人的愚昧和无知。”

    “所以我想说,我们安国证券公司就是站在时代浪潮最前沿的弄潮儿,未来将会由我们引领!”

    周铭最后又说:“今天来的各位,你们今天都将是历史的见证,如果你们有心的话,可以用你们的方式来支持安国证券的发展,那么你们也将是创造历史的英雄!今天的决定,也将会意味着你们未来会有更多的财富!”

    随着周铭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台下顿时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甚至还有人纵情为周铭呐喊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