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证券公司大新闻
    张洪是南江报社的主编,早上他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撕掉床头上的日历,看着上面的日期说:“今天是90年的第一天,新的一年新气象,我一定会有更多好新闻的!”

    也不知是真这么巧还是怎么的,当张洪才这么说的时候,他家的大门就被敲响了,张洪套上衣服去开门,是组里的小王。

    此刻的小王满头大汗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这让张洪感到非常惊讶和疑惑,不过还没等张洪问出口,小王就朝他大声道:“主编快!证券公司有大新闻!”

    证券公司?大新闻?

    这话让张洪感到有些惊讶,这并非是他的新闻敏感度低,不认为证券公司会发生什么大新闻,相反他还很明白目前南江的发展中心就是在证券市场这一块的,要出大新闻这一块也最有可能,他的惊讶在于他在之前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居然是组里的小王上门敲门来喊自己。

    张洪的想法放在国外是很不可思议的,因为难道有什么大新闻,不是自己去发现还得是对方上门来请他们去采访吗?那样采访出来的东西还叫新闻吗?不应该叫宣传通告更好一些吗?

    这个想法听起来好像有点天方夜谭,但实际就是这么回事,这个年代的报社媒体就是大爷,下到一般的县里镇里都要被当祖宗供起来的,免得他们回去以后给他们乱写一通,就是很多公司也需要给他们塞很多好处,让他们更多的正面报导自己,所以一般有什么大新闻,这些记者媒体都会事先得到通知的。

    而张洪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这代表就连他的上级主管也不知道,才让他感到了惊讶。

    “小王你说有大新闻?是股市又暴跌了吗?这个我们报报事后分析就可以了,顶多你去拍些现场照片出来给我。”张洪说,他的语气并没有把小王口中的大新闻当回事,倒不是说股市暴跌不是新闻,而是这个消息并不值得太过于关注,毕竟自己这是综合报纸,不是金融时报。

    小王拼命的摇头说:“主编不是什么股市暴跌,而是证券公司要宣布新规定!”

    “新规定?”张洪感到很诧异。

    “是的新规定,我刚才路过证券公司想去看看最新股价的时候看到的,证券公司今天宣布要试进行证券交易所改组,证券公司要进行某些业务的分离,以后不再负责证券开户和指导股民的业务,所有这些业务都由通过证券公司认证的券商代理完成。”

    小王一口气把这些话给说完了,说到最后都气喘吁吁的,张洪愣在那里,他并不在意小王那到最后几乎要缺氧了的说话,相比之下,他更震惊小王这番话的内容。

    作为报社主编,张洪是了解一些政策发展方向的,甚至为了搞清楚时下最流行的证券金融,他都特定跑去港城学习了一段时间,因此他很清楚证券要想真正走上正轨,证交所和券商的出现是必然的,那么现在证券公司的这个新规定,岂不就是迈向正规化的第一步吗?

    这的确是个大新闻,但是为什么没有通知呢?

    张洪来不及去想这个问题,或者说他有一种现在已经今时不同往日的预感,因此他只是在向小王确认了一遍以后马上就换衣服出门了。

    “小王你马上通知组里其他人,让他们务必马上赶去证券公司!”

    张洪丢给小王这么一句话,然后跳上了自己的摩托车,风驰电掣的赶去了证券公司。

    张洪的家距离证券公司并不远,因此才不过十来分钟以后,张洪就赶到了证券公司,证券公司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毕竟这里分分钟就有多少万在交易,可以说每分钟都有人在赚钱也有人在亏钱,可是今天的情况却很不相同,因为张洪看到了那边有证券公司的人在发传单。

    “各位股民同志大家都注意了啊,根据股市发展的需要,也为了能给各位股民带来更好的服务,杜绝**,证券公司决定要进行一部分的业务分离,从今天开始,证券公司将不再负责股民朋友的开户和交易申请,以及指导工作,这一切都要通过得到证券公司认证的券商来操作。”

    有人站在证券公司门口的台阶上,拿着大喇叭对着下面所有股民喊着,尽管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但证券公司好像临时休市了一般,而说话的这个人张洪认识,他是证券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李宏。

    张洪知道在证券公司里,董事长和总经理是甩手掌柜,基本只挂个名字,第一副总罗韩才是负责人,而这位李宏就是第二负责人。

    现在证券公司的第二负责人都出来喊话了,那么证券公司的消息肯定就没任何疑问了。

    张洪在心里笃定的想,他还向四周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其他媒体同志,张洪这才能肯定自己是最先过来的,看来小王那个家伙炒股还是对工作很有帮助的!可是这么大的事情,证券公司为什么不通知媒体做舆论宣传呢?还要这样派发传单,还要李经理出来拿着喇叭叫喊,和街边卖大力丸的一样。

    张洪不明白这点,但也来不及深想了,因为抢在其他媒体前记下这条新闻,然后赶着在第二稿发出去,自己一定会得到领导褒奖的!

    可想法归想法,张洪回头看了一下,小王去通知其他组员了,他们现在还并没有到,只有自己在这里,这让张洪急到不免有些跳脚。

    该死的!那些家伙都在干什么,怎么还不过来?

    张洪在心里骂骂咧咧的,他只好自己往李宏那边移动,想着自己先顶一下,问些有价值的内容,照片可以再补上。

    可想法是好的,但张洪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由于前面的人太多了,而且大家也都拼命在朝前挤着,当然这些人他们并不是记者,也不是故意要挡在张洪面前的,他们只是想第一个知道证券公司的新规矩,好先人一步能在股市上多赚一些钱。

    这个想法很正常,虽说现在南江的股市一直处在上升期,但每一次政策有调整,股市总能给出最大的积极反应,那么现在证交所试运行这么大的事情,股市怎么可能会一点动静没有呢?

    可知道归知道,但张洪还是不能不在心里骂骂咧咧的,毕竟对他来说新闻才是最重要的,然而这时突然就听人群当中一阵惊呼:“看啊,那是证券公司的罗总,难道他也要来给我们宣传这个新规定吗?”

    听到这声惊呼,张洪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抬头向台阶上面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位南江知名的证券公司第一副总罗韩。其实原本有李宏在这里宣传就已经可以确认了,现在再加上一个罗韩,消息就更没跑了。

    张洪这么想着,可人群中接二连三传来的惊呼让他来不及动作:“看那边,那是咱们南江市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张恒,那可是市里很了不起的人呀,是能直接给陈云飞书记汇报工作的,连张恒主任都来了,咱们的证交所看来是要成立啦!”

    有人马上反驳:“张恒主任算什么?你好好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他前面那个年轻人再说,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陈云飞书记的秘书,他在外面可是能代表陈云飞书记的,他在这里才是最大的定海神针!”

    听着周遭群众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张洪也抬头向台阶上看去,顿时他也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却并不是因为张恒也不是因为彭胜友,而是他看到了在张恒身后那个貌似毫不起眼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肯定不到三十,他所处的位置也很靠后并不突出,相比前面的张恒和彭胜友,也并没有什么人评论他,可张洪却一下瞪直了眼睛,因为这个人他认识。

    张恒算什么,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的秘书又算什么,他们对于南江的证券市场顶多就是个点缀的作用,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只能在旁边悄悄边鼓,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定海神针,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会有南江的证券公司,不会有现在这么红火的股票市场,证券公司也更不可能会这么快有变更证交所的机会!

    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平时非常低调,甚至还在南江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如果翻开南江证券市场的发展史,这个人是绝对绕不开的!

    他是经济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当初是他带着南江的考察队去的港城,自己还在港城听过他的演讲,他的一席话直接煽动了几百港城学子,最后回到南江建立证券市场,当证券市场无人问津的时候是他带起了证券市场的暴涨,当证券市场暴跌甚至要出**的时候,也是他一个人站出来稳住了整个局势。

    要说传奇,他无疑就是整个南江的传奇!甚至自己也受益于他,当初要不是偶然碰到他采访到了一条独家新闻,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快能升到主编。

    张洪激动的握紧了拳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他肯定不记得自己这个平凡的人了,但自己却肯定能记住他的名字——周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