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证券闹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脉,是助推一个国家和经济发展的引擎,可以通过跨时间和跨空间的价值交换为中心城市的各方面发展提供源动力。『≤『≤dian『≤小『≤说,o证券交易所是金融及资本市场体系的最重要组成部分,通过证交所可以尽可能的实现资本积累、推动社会需求、促进技术创新和优化产业布局。

    南江要实现跨越式的大发展,证交所的设立是必然的,他不仅能更好的助推南江市的经济发展,加快南江市的改革开放步伐,同时也能更好的让南江融入进国际资本的大环境里。

    今天南江证券公司与新成立的安国证券公司携手进行了证交所规定的试运行,南江证券公司宣布不再直接受理股民的开户和关联业务,全部转交给安国证券公司管理,而安国证券公司也因此成为首家得到认证的券商。

    在国际上,证交所都是必须要和开户交易这些职能分开,由专门的券商公司来负责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能更好的优化资源配置,专门提供证券服务,同时也能更好的保证证券交易所的公正性,尽可能的减少**发生,这更是南江证券公司迈向正规化和国际接轨第一步!

    ……

    这些是南江日报发在头版的新闻,尽管不是头版头条,但也只是放在了第二,只在市委书记陈云飞的新年会议下面,在国内的政治环境下,这已经是给予了最高的尊重了。

    不过导演了这出新闻的周铭,他在看到这则新闻以后却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没想到,原本我只是打算低调秘密的把事情给办了,却还是给媒体抓到了,不是说现在国内的媒体都是大爷要八抬大轿去抬的吗?怎么到我这里都不请自来了呢?而且还是当天的报纸,这南江报社也太积极了dian吧。”

    听着周铭这么说,旁边的罗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这个情况要换做别人,被媒体这样跟踪采访,估计都得高兴上天,毕竟就像周铭说的,现在国内的媒体都是大爷,为了能上新闻,多少企业是挖空了心思的,有记者媒体下来也都是小心翼翼伺候着的,生怕惹到了不高兴。

    或许在南江这个改革开放的桥头堡这里,这样的情况会稍微好一些,但南江日报这种事业单位还能牛上天的,可现在周铭还会怪这些媒体多事了,不过也就只有周铭有这个资格和能力了。

    但也正是有了周铭这样的人,南江的证券市场才能搞得这么成功吧。

    罗韩心里这样想着,同时对周铭说:“周顾问是这样的,我听说是南江报社有人在证券公司里炒股,今天早上过来看行情,就刚好碰到了这个事情。”

    周铭摆摆手说:“我也不是非要计较这个东西,虽然现在这个制度只是在试运行阶段,我不想被那么广为宣传,但现在给曝光了也无所谓,反正这么大的事情要瞒也没可能瞒住的,只是我们不要给这些东西干扰到了,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吧。”

    罗韩dian头说好,周铭又转头对另外一边的李宏,他现在是国内第一家券商的总经理了,不过在周铭面前,他还是一副战战兢兢临危受教的姿态。

    “李经理,你这边是国内第一家券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你身上的担子会很重,尤其现在我们还被别人恶意盯着,陈云飞书记也因为一些原因并不能公开支持我们,你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论任何事都必须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来做,切记不要犯任何错误,明白了吗?”周铭叮嘱李宏说。

    “请周顾问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李宏说。

    面对李宏的信誓旦旦,周铭还是有所保留,这倒不是周铭信不过他,而是有些事情根本不是谁能保证得了的。

    ……

    南江日报是南江市委市政府的喉舌单位,也是南江本地影响力最大的报社,那么当周铭这里拿到了第二版的报纸以后,另一边的姜春华手上,自然也有了一份。

    还是那间别墅里,还是姜春华和那中年人,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姜春华看着手上的报纸,不免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勇叔,没想到周铭他们这些家伙还真敢做呀!居然今天早上宣布了要运行证交所一些新规定,他们这是要给证交所打前哨了!”

    相比姜春华,中年人就淡定许多:“周铭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以南江现在的情况,证交所是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要搞起来的,就算他不想搞,也会有人逼着他搞,或者干脆换一个人来搞。”

    “那最好还是不要了,如果搞证交所的人不是周铭,那将毫无意义,我还要给他找麻烦呢!”姜春华说。

    中年人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下,严肃的对他叮嘱道:“小姜,我能理解你对周铭的怨恨,也认可你的能力,所以你要亲自去做这些事情我也不反对了,只是人要能吸取教训,你之前吃了那么多次亏,那么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多注意一dian,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勇叔你放心吧,有些屎我踩过一次,肯定不会再踩第二次的!”

    姜春华信誓旦旦的说,然后那叫勇叔的中年人又嘱咐了他几句,姜春华这才离开了别墅,自己开车来到了南港大道上的安国证券公司。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姜春华才走进安国证券公司,就有一位女孩上前询问,姜春华转头看去,只见这女孩穿着制服,他上下贪婪的扫视着,那贪婪的眼神把女孩吓到了。

    不过姜春华也明白自己今天过来是要做什么的,所以他很快收起了眼神说:“我是从证券公司那边过来了,我听说现在开户是由你们这里负责了对吗?还有你们这里可以帮我们炒股赚钱?”

    “是的先生,现在股市开户的的职责现在已经由我们负责了,并且我们安国证券公司是目前南江唯一一家得到证券公司认证了的券商,您不管是开户还是关联第三方,都由我们负责,不过有一dian我需要提醒您,我们只负责开户并不负责帮您炒股赚钱。”

    女孩虽然很讨厌姜春华的眼神,但她的职业素养是很优秀的,还是耐心给了姜春华解释。

    “只开户不炒股?那我为什么要在你们这里开什么户?我在你们这里开户有什么好处?你们这里不就是骗钱的吗?我可听说你们这里要收开户费并且每手交易也都要抽钱的!我还不如回去证券公司那边,你们这里就是一个骗子公司!”姜春华大声嚷嚷道。

    “这位先生并不是这样的,”女孩急忙解释,“我们的确是要收开户费和提取每手交易的佣金,这都是有规定的,在国际上也都是通用的,但我们的确不能替客户炒股,这样是违规操作的,不过我们的客户经理可以给您提供相应的股市信息,指导您进行交易,不过这个指导只是给您单纯提供参考。”

    “参考?我特么要参考个屁,老子来你们这里开户就是要赚钱的,你们不是专门的券商吗?连这dian都做不到还是趁早关门滚回家玩泥巴去吧!”姜春华说。

    姜春华的一句句话说的都是很蛮横无理的,那女孩被他说的感到很委屈,都要哭出来了。

    不过这里是证券公司并不是菜市场,并且今天还是第一天接受开户和关联交易的业务,很多人都不知道,证券公司那边为了方便宣传也还暂时保留了这些业务,因此来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公司大厅非常安静,姜春华在这边无理取闹很快就得到了其他人注意。

    金融班的副班长李阳在这里担任大堂经理,他听到情况马上赶了过来,见是姜春华,脸色马上就拉下来了。

    “姜春华先生又是你?”李阳很不高兴的说。

    接待女孩见李阳过来下意识要和他解释,不过李阳却对她摆摆手:“这个人我认识,老混蛋了。”

    姜春华故意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李阳几眼很不屑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金融班的小朋友呀,果然认了个爹效果就是不一样了,都能到这个证券公司里来当领导了。”

    “我放你娘个屁,你这杂碎就只会满嘴喷粪吗?”李阳怒道,最后还抬起了手要打他。

    “哟?你特么还想打我?来呀,朝我脑袋上打,使劲打,让全南江和全国的人都看看咱们的安国证券公司是什么样的一个暴力单位,今天你不打你就是我儿子!”姜春华指着自己的头很嚣张的对李阳大声说。

    李阳最后当然还是没打下去,因为他看到了跟着姜春华一起过来的记者,为了不给他留下把柄,李阳只好愤愤的收回了手。

    见李阳认了怂,姜春华一下更开心了,他接着挑衅道:“怎么不敢打了,不过我也没兴趣再认你做儿子了,因为我可不想有你这么垃圾的儿子,哈哈!”

    这话让李阳当时就忍不住了,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李宏听到消息跑了出来,他过来对姜春华说:“姜春华先生你好,我是安国证券公司的总经理李宏,请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我会报警的,我想你不会想再去派出所吧?”

    这话让姜春华想起了自己之前被抓进派出所的事情,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不过很快他就压住了怒火,但还是咬牙切齿的对李宏说:“李经理你好,我可并没有无理取闹,我只是来开户的,是你们的人在这里无理取闹,我只是在和他们理论而已,还是你们不给我开户了?”

    李宏diandian头:“那好吧我知道了,如果姜春华同志你真想开户,就请按照流程来,我们的工作人员会给你办好的。”

    “那就太感谢了。”姜春华说。

    李宏给了李阳一个眼色:“找个细心聪明一dian的人盯紧了他,有记者在千万别给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李阳dian头表示明白,不过在李宏对李阳交代这些的时候,姜春华却扬起了嘴角露出了阴谋得逞一般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