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
    老杨是南湖区的农民,南湖对面就是港城,由于距离非常近,老杨是有亲戚在港城那边的,他也通过亲戚了解了一些关于股市和证券方面的内容,也因此成为了南江第一批进入股市的老股民。

    老杨买的第一支股票是南江发展银行的股票,当然他买的时候还叫南江合作信用社,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证券公司,他买这支股票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家里支持市政府拆迁得到了一大笔补偿款,这位单纯的农民想用这笔钱为国家做点什么,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当时他买股票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笑他傻,说国内的股票都是骗人的,包括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结果后来证券公司成立,老杨靠着他持有的股票,两年就成了村子里有名的百万富翁,所有人都傻眼了。

    现在老杨已经搬出了村子,就在证券公司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成了职业的股民。

    作为职业股民,老杨很早就来到了证券公司,当然现在已经改名叫证券交易所公司了,老杨不懂证券公司和证交所公司之间的区别,也不懂原来的证券公司为什么要分拆成证交所和券商,不过他知道现在还能炒-股,自己买的股票还是能在这里换成钱就可以了。

    “老板你好,我要一份今天的第一份和昨天的最后一份证券时报。”

    老杨到了证交所,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先在门口的报亭要了两份报纸,这也是老杨的习惯,他以便能掌握最详细的信息,老杨从来都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炒股天赋,也不信什么股神,这个老实八交的农民就相信任何事情都是要靠自己脚踏实地一点一点累积出来的。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报亭老板把报纸递给老杨,由于老杨几乎是天天都要来买报纸的,所以一来二去时间长了报亭老板也认识他了,知道他会天天来,就早早准备好了。

    老杨对报亭老板道了声谢就转身要进证交所,不过报亭老板却叫住了他:“喂老杨,我这里昨天听到了一点小道消息,你要不要听一下?”

    老杨收住正要离开的脚步,回头问:“什么消息?是关于股市的吗?”

    报亭老板笑了:“当然是关于股市的了,如果不是关于股市的我和你说他干嘛。”

    老杨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也对,你看我这问的不都是废话嘛,那老板麻烦你说一下给我听吧,谢谢了。”

    报亭老板招手让老杨侧耳过来,在左顾右盼了以后,才很神秘的对他说:“老杨你知道我能在这开报亭,是有亲戚在市政府的,报社和证交所里面也有熟人,他们昨天都和我说了一个事,就是股市现在的形势非常危险,随时可能会出现崩盘。”

    这个消息让老杨感到非常惊讶:“崩盘?不至于吧,现在股市的形势不是还很好吗?”

    “老杨你也小点声,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听见吗?这可是非常秘密的消息,都没有对外公布的,就是怕引起股民的恐慌!”报亭老板说。

    “老板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了,不过我觉得现在的股市走向很好呀,所有的股票都在涨,并且上涨的幅度还并不小,怎么会出现崩盘呢?”老杨表示不解。

    “要不然怎么说老杨你不懂股票呢?这股市都是风云变幻的,他不可能在崩盘之前还要通知你的,老杨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前年的股灾,那个时候谁事先知道股市会崩盘呀?还不就是毫无征兆突然崩盘的。”报亭老板又说,“而且老杨你也知道这股市之前上涨了很多,一般股票在暴跌之前不都是在涨吗?”

    对于报亭老板貌似很有道理的话,老杨怔怔的点着头,报亭老板接着对他说:“老杨这也就是我亲戚在市政府里,我才提前知道的消息,你不是很崇拜咱们南江那个什么发展顾问周铭吗?这就是从他那传出的消息。”

    “真的呀?如果是周顾问这么预测的话,那证券报上肯定会有消息的!”

    老杨说着就要翻手上的报纸,不过却被报亭老板一把按下来了,报亭老板对他说:“老杨你傻呀,这种消息怎么可能会这么堂而皇之在报纸上登出来?那周铭听说也是商人也炒股,他肯定是先顾着自己撤资了呀,这种事情也就只有我看咱俩关系这么好了才会偷偷告诉你的。”

    “原来是这样,那谢谢老板了,改天请你喝酒。”

    老杨对报亭老板道了声谢以后就离开了,所以老杨并没有看到当他走了以后,那报亭老板又对下一个老股民说:“我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咱们这股市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马上就要崩盘啦……”

    老杨听不到这些,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走进了证交所大厅,作为老股民,老杨虽然不是什么股神证券大亨,但由于经常过来这里,熟人还是很多,因此他才走进来就有好多人和他打招呼。

    “老杨来啦?老杨今天来挺早呀,今天没去公园散步吗?今天又买了两份证券报,你可真是证券报的大忠实读者,估计证券报的老板都要在背后笑死了吧。”

    这左一句右一句的话,老杨只是呵呵的点头致意,偶尔回他们两句,突然老杨感觉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老杨,先别急着看大盘了,我这边有个小道消息要告诉你。”

    声音很熟悉,老杨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孔乙己了,是因为某些原因留在村里的知青,在村里出大学生之前他就是村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由于经常教育村里人学文化,又自视甚高,总喜欢说一些大家都听不懂的大道理来教育人,所以久而久之,村里人都送了他一个孔乙己的外号。

    当初老杨买股票炒股,孔乙己就很反对,说这是旧社会的毒瘤,是资本家残害百姓的工具,还吓唬老杨只要买了就要中毒就会家破人亡的。

    那时候村里人都被吓住了,只有老杨买了,后来老杨赚了钱大家都在背后骂孔乙己,都说是他断了村里人的财路,就这样,孔乙己在村里成天被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来,再加上他自己看到老杨赚了钱也红了眼睛,就跟着一起进城住下来当了职业股民。

    不过和老杨所不同的是,孔乙己并不踏实炒股,他总想耍些小聪明,他从不看证券报纸,也不记录股市走势,只是去调查一些小道消息。

    孔乙己认为老杨不过就是走了狗屎运而已,他认为自己要比老杨文化程度高,也要比他更聪明,之前只是不了解股票这个资本家的玩意,只要他进来,赚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一年多下来孔乙己也的确赚了不少钱,不过这并不是他的小道消息特别管用,而是股市本身给力一直在涨,只要炒股就几乎没有不赚的;另外孔乙己为了打听这些小道消息请人吃饭喝酒花了不少钱,他赚的钱几乎都这样花出去了,没留下多少,如果说有好的,就是他租的房子,已经从一间小平房变成了筒子楼。

    “什么小道消息呀?”老杨很好奇的问,他也真的是很好奇,因为老杨每天来证交所,偶尔也能碰到孔乙己也会打打招呼,不过孔乙己是个很小气的人,他几乎从来不和别人分享他的小道消息,不管这个小道消息是怎样的,像今天这样孔乙己这么神秘的上来打招呼还是很少见的。

    孔乙己拉着老杨到了一边,很神秘的小声对孔乙己说:“我告诉你,就是咱们南江的股市现在的形势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要崩盘啦!”

    “崩盘?你怎么知道的?”老杨很惊讶的问。

    “老杨你也小声点不要那么大声音,这是小道消息,可别给别人知道了!”孔乙己说,“我当然能知道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都是天天和证交所领导吃饭的人,这就是他们昨天悄悄告诉我的。”

    “你知道之前证券公司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改成什么证交所吗?这根本不是什么狗屁计划好的改革,这就是实力的官员看到了股市已经不行了,才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给股市续命而已,但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效果。”孔乙己接着说,“我这也看你是同村的老乡才告诉你的,要换成别人我才不告诉他呢!”

    孔乙己见老杨愣在那里,他非常得意:“没想到吧?所以你要赶快准备抛掉股票知道吗?要不然等股市崩盘你亏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老杨也是真的没想到,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股市可能的崩盘,而是孔乙己告诉他的和前面报亭老板告诉他的,居然是同一个消息,这是什么情况?

    可还没等老杨弄明白情况,就听旁边又有人说了:“我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咱们南江的股市要崩盘啦!”

    这一下老杨是真的傻眼了,他愣愣的看了孔乙己一眼,就见孔乙己也很尴尬:“这个小道消息可能他刚好也知道。”

    老杨当然不会相信孔乙己的这种鬼话,不过无风不起浪,这么多人在传这同一个消息肯定是有问题的呀!

    老杨抬头看了一眼大盘,想了一下,然后给孔乙己道了声歉,就先离开了大厅,走向门口的一个电话亭,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你好李经理吗?我是在你这转户的,我今天早上听到证交所这边都在传一个小道消息,我想向你这边咨询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