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无论涨跌都是亏
    “周顾问不好啦,现在证交所那边都在传一个小道消息,说是证券市场马上就要崩盘暴跌了!”

    安国证券公司总经理李宏急急忙忙跑进公司的会议室,一边跑还一边嚷嚷着,而这个时候周铭正坐在这里翻看着公司最近一段时间的业绩情况。¤小,o虽说周铭并不是安国证券公司的任何领导,甚至都不是政府主管部门的官员,但此时此刻他要查看公司的业绩情况,却不会有任何人觉得不对。

    听到李宏的声音,周铭抬头起来:“李经理你说清楚一dian,证交所那边传了什么小道消息?”

    李宏心里着急,但还是细细给周铭解释:“是这样的,刚才一位转户到我们证券公司的一位股民打电话过来,说在证交所那边,很多人都在传股市要崩盘的消息,所以他才打电话过来向我们求证情况。周顾问这个人我认识,他是南湖区一个老实八交的农民,他的话完全可信。”

    周铭默默的dian头然后问:“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告诉他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在造谣,不过也不排除可能是某些投机商或者国外敌对势力在散步谣言故意制造市场恐慌情绪,好准备引导股市下跌好从中渔利的行为。”李宏回答说。

    周铭dian头表示这样子回答不错,李宏接着说:“周顾问你说这究竟是回事呢?”

    “我说李总你不是都已经告诉那位股民了吗?怎么现在还来问我呢?”周铭失笑说。

    这让李宏吃了一惊:“周顾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消息是有人故意抛出来准备对南江动手的,可现在我们的股市还有很多地方不完善,并没有真正对外开放,外国资本要进来有一定难度,并且这种不成熟同时封闭的市场他们也未必会愿意进来,那不会是姜春华那边搞的鬼吧?”

    周铭却摇了摇头:“单凭姜春华恐怕还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找几个人散布谣言没问题,但谣言之后呢?我们南江的股市现在每天都有千万元的交易在进行,市值已经过亿,要撬动这样一个股市,他至少要拿出几千万才行,不过这么巨额的一笔资金,就不是家里条件能办到的了。”

    “那谁能办到?”李宏脱口问道。

    周铭伸手指了指上面:“当然只有姜春华上面那些人了,那些家伙为了阻止南江证交所的发展,就必须调动资金给南江股市来一击迎头棒喝了。”

    李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能了解那些人是谁,因此他的语气有些沮丧:“如果是那些人可就麻烦啦,他们那可是未来要掌握中央的政治集团,他们至少掌握了现在全国一二成的财富呀!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政治上的话语权,一旦给他们找到破绽,那我们南江股市就很难过了!”

    相比李宏的慌乱,周铭倒是表现很淡定:“看起来是这样,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杨老还在,就算未来退下去也还会有非常强的影响力,并且他们现在还并没有真正进入中央,所以不可能太过明目张胆,至于他们所能调动的资金,我也有办法应对。”

    “照周顾问您这么说,一旦南江的股市出了问题,市政府会出来救市的对吗?”李宏问。

    “并不是,咱们南江虽说是享受全国支援的特区城市,但要市里拿出几千万来救市还是没可能的。”周铭的答案让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可周铭却并没有对他解释太多,只是又对他说:“好了李总,明天跟我去见几位港城来的客人吧,至于证交所那边,让李阳去看看情况吧。”

    ……

    李阳几分钟以后就到达了证交所,老杨还等在电话亭那里,李阳一眼就看到他了,马上小跑过去和老杨打招呼:“同志您好,请问您就是老杨吧?刚才是您向公司举报说有人在证交所这里散布股市崩盘的谣言,公司派我过来看看,我是安国证券公司的大堂经理我叫李阳。”

    “李经理您好。”

    老杨和李阳打招呼,不过他眼里却对李阳的年轻有些疑惑,李阳看出了老杨的顾虑,马上给他解释说:“我是从燕京人大过来的,是证券经济专业的。”

    “原来是首都来的高材生,您好我真是失敬了。”

    老杨歉意的说,他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因为对他这样的老实农民来说,首都就是最神圣的地方,而李阳是首都的大学生,那在过去都是状元呀!自己还怀疑他的年轻,他如何不感到羞愧呢?

    “没关系的,不过我们还是先看看这里传谣言的情况吧,我想我们李总也和你说过了,这很有可能是国外敌对势力妄图打击我国新生的股市。”李阳对老杨说。

    听李阳这么一说,老杨也立即重视了起来,他马上带李阳来到了证券公司前面,老杨给李阳指出来:“李经理你看,那边是报亭老板,还有那个年纪大一dian的孔乙己,还有那几个年轻的混子,就是他们在这里散布股市要崩盘的谣言,早上一来我就看到他们在这里传谣言了。”

    顺着老杨手指的方向李阳看过去,就见他说的那些人还在那里散布谣言,李阳和老杨就静静看着这一切,一直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一个离开了证交所,都来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李阳和老杨跟了过去,只见一辆桑塔纳轿车停在那里,这些人都是过来领钱的。

    “这该死的孔乙己,他居然真的和国外敌对势力勾结起来,简直王八蛋!”

    老杨气恼的说,他说着就要过去教训孔乙己,不过却被李阳一把拉住了:“老杨你干什么?我知道你气你老乡,不过你这一出去我们不就露馅就打草惊蛇了吗?”

    老杨先是一愣,才不甘心的叹口气说:“这个孔乙己真是个痴线,以前我都以为他好吹牛只是喜欢走一些歪门邪道的dian子,遇事总想着多占小便宜,但心思还不坏,没想到他居然还和这些敌对势力勾结在一起了,他好歹也是下放来的知情,是读书人,难道他连这dian好坏都分不清了吗?真是个畜牲!”

    李阳拍拍老杨的肩膀,安慰他说:“那边为的只是散布谣言搞乱我们的股市,有他没他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不过这样看来那边肯定也下了血本了,而且现在他们在散布谣言很有可能他们的行动已经开始了,我们这边完全没有准备,恐怕未来几天股市是会有一轮下跌情况,再加上谣言的影响,恐怕跌幅会不小,老杨你最好这几天把你手上的股票给抛了,免得遭受损失。”李阳对他说。

    “谢谢李经理,不过他们这样做,国家就不管吗?”老杨很惊讶的问。

    “当然会管,他们翻不起什么浪的,你别看他们现在跳的很欢,那都是我们没准备,等我们准备好了,股市不仅能稳定下来,而且还会有一轮新牛市,他们会为他们行动付出代价的!”李阳很有信心的说。

    老杨也跟着信心十足起来:“那我就相信国家,既然股市还会涨起来,那我就留着钱放里面好了。”

    “老杨你还是先抛掉拿钱出来好一些,因为股市不管是先涨后跌还是先跌后涨,结果你都是要亏钱的,更不要说未来可能还是会暴跌了。”李阳说,“所以你还是趁着他没跌之前先拿出来,等涨的时候再买进去,这样就能保证自己能赚最多的钱了。”

    “可是这救市的钱都是国家投进来的吧,我怎么能赚国家的钱呢?不行不行,我还是跟着国家同进同退好了。”老杨说。

    李阳觉得老杨真是太老实了,老实到让人根本不忍心去骗他去让他吃亏,甚至他的老实会让人自己都觉得理亏。

    所以李阳只好对他说:“老杨同志,其实你并不需要这样的,你赚的也不是国家的钱,因为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不管股市是先涨后跌还是先跌后涨,结果股民都是亏的,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那些妄图搞乱市场的敌对.分子,所以亏钱的是他们,你赚的钱都是他们亏的。”

    “真的吗?可为什么不管股市是先涨后跌还是先跌后涨结果都是亏呢?”老杨有些不明白。

    “很简单,股市先涨后跌是在涨了价格以后的基础上跌下去的,而先跌后涨则是在跌下去以后的基础上涨起来的,所以都不可能回到原价。”

    李阳见老杨还是不明白,便举例来说:“我们比方今天股市从100dian涨到了105dian,就是涨了5%,那么再跌5%,就只会有99.7dian了,这不就亏了3‰吗?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如果股市先跌5%,就是95dian,再涨5%也还是只有99.7dian,还是亏了3‰。这还是用100举例,如果是一千一万十万呢?这亏的就多了,不是吗?”

    老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呀,还是你们读书人聪明,要我就想不到这dian,怎么不管跌涨只要是同样的涨幅跌幅还会亏呢?”

    “这都只是小聪明,只有老杨你的品质才是真正难得的大智慧呀!”李阳夸他说,“所以老杨你还是听我的先拿钱出来吧,到能买的时候我们会通知你的。”

    “好的,我相信国家。”老杨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