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打垮南江股市!
    “让我们共同举杯,庆祝这一次的合作成功!”

    在东区别墅的客厅,一场浩大的酒会正在进行当中,十来个中年人围在桌子旁边,勇叔站在举杯高声道,而随着他站起来,就坐在他身边的姜春华也马上跟着站了起来,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固然勇叔是带头举杯,但他却并不是坐在上座的,因为在上座那里还坐了一位中年人。

    当所有人都喝了这杯酒以后,勇叔很适时的把那位上座上的中年人给推出来了:“我们这一次的合作非常庆幸能得到黄秘书长的亲自指点,下面我们有请黄秘书长给我们大家说两句。”

    说完勇叔就带头鼓掌起来,其他人也跟着一起鼓掌,黄秘书长就在所有人的掌声中站了起来,他打手势等掌声弱下去以后才说:“同志们好,在座的都是非常有本事的企业家,你们也都是改革开放的希望,这一次大家一起来南江,就是希望你们能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共同完成好这一次的合作。”

    “其实这改革开放呀也是一种合作,只有大家一起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成功,而一直以来咱们滨海都是我们国家的经济中心,现在国家为了大局着想发展岭南,给南江设立特区,以适应国外敌对势力的围堵,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扶持也是需要一个∈度的,不能一味的帮持,那样到头来只会拔苗助长。”

    黄秘书长接着说:“所以我们到了这里,我们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一方面是鼓励大家积极参与岭南的经济活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检验这里的股市是否达到了证交所的标准,是否只是表面文章。当然这个工作单凭任何一个人都是没有办法完成的,我们必须要同心协力才行。”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准备工作,相信各项工作都已经就绪,明天是礼拜一,是南江股市经过两天休市重新开市的日子,请大家努力加油,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黄秘书长说完率先举起了酒杯,其他人也都跟着举起了酒杯,大家先后喝完了杯中的酒。

    喝完了酒,黄秘书长就抱歉一句然后出门上厕所了,不过包厢里面的话语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因为这个时候中年人勇叔又开始说话了。

    “各位,大家都是江海一带最成功的企业家,我们一直的依托就是以滨海为中心发展的,滨海一直以来也是全国唯一的经济中心,不仅是过去现在,更要是未来,南江这边是中央规划的特区,但也必须要在我们滨海之下,不能让经济中心会有转移的可能!”

    勇叔接着说:“就在去年,我们滨海的泽康书记被调往了中央,被视为下一届领导班子的接班人,这原本应该对滨海这一片是非常好的消息,滨海也会因为这个消息而得到一次大发展才对,可偏偏这个时候南江要把证券公司给改成证交所,这可不行。”

    “为什么?因为这全国第一家证交所必须是在我们滨海的!”

    勇叔语气坚定的说了这么一句以后就又谆谆善诱起来:“股市这个东西咱们滨海也有,在座的各位也都跟着改革开放的脚步让公司上市,吃到上市以后的好处了,不过我想说这还只是试运行阶段,在成立了证交所以后,股市才真正时成型了。”

    说到这里勇叔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可是现在南江却想要先把证交所搞出来,这不是在抢我们滨海的风头吗?让我们所有滨海人的面子往哪放?让我们的泽康书记面子往哪放?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反正如果换成是我,我肯定会更愿意在滨海上市,而不愿意千里迢迢跑到南江这里来上市的。”

    勇叔说完话环视了一圈,今天能到这里来的都是自己人,他们也都是人精了,自然很懂人情世故的马上接了话。

    “勇哥说的对呀!南江这边算是个什么玩意?说好听点叫特区,要说实在点不就是个被政策扶持起来的小屁孩,没了政策就和断了奶一样什么都不是了。再看看我们滨海,那才叫有丰厚历史底蕴的城市,尤其现在泽康书记还进了中央,未来要主宰中南海的,我们滨海就更要压住南江了!”

    “没错,外地人不总是说我们滨海人精明吗?那是因为我们懂得审时度势,该出手时才会出手,第一家证券公司我们可以放给南江,那是我们滨海人大度,毕竟那也是试运行阶段,让他们先试试水也是好的。但是现在要上升到证交所,那对不起,我们滨海就一定要争先,决不能放了!”

    听着在座这些人一波又一波的言论,勇叔满意的点点头:“所以我今天才会召集大家到这里来,这一方面是为了给南江这边的小瘪三们一点教训,告诉他们究竟谁才是国内经济的领头羊,股市这个东西不是你想搞就能搞的,而另一方面,则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赚大钱的好机会。”

    要是一般人或许只能听懂勇叔一半的话,但对于在座的这些人而言,他们却能完全听明白,所以他们的眼睛都一下亮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国内的经济先锋,也在股市里摸爬滚打一年多了,虽然不敢说对股市有多深的了解,但至少也能明白股市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其实股市就是一个非常诚实的交易平台,有人亏钱就会有人赚钱,没当股市暴跌,无数人破产的时候,总会有人赚得钵满盆溢,那么他们现在来南江是为了让南江股市崩盘,赚钱自然就是顺带着的事了。

    尽管他们都是滨海的商人,但也都知道南江这边的股市是活跃度很高的,平均每天的交易量都能达到几千万元,总资产更是有超过了一亿,这么庞大的资产量,如果能撬动了这里的股市,那好处肯定是大大的有了,暴利也是随之而来的。并且更重要的,这一次行动还牵扯到了政治层面。

    “各位,如果我们能通过我们的实际行动让南江股市崩盘,就可以证明南江目前还不具备搞证交所的条件,就能让第一家证交所在滨海开业,这样我们的泽康书记就能在中央给予最大的支持,否则就算泽康书记未来就是当选了一号首长,也还是要两碗水端平,很难给予我们太大的帮助。”

    勇叔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接着说:“从南江的成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国家支持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现在随着泽康书记进入中央,我们以泽康书记为中心的滨海政治集团已经成型,我们要想未来享受到和南江同等甚至还高一等的待遇,为了能让泽康书记未来能多照顾滨海的老根据地,我们首先得自己争气才行!而眼下这一次狙击南江股市的行动,就是我们必须要打的胜仗!”

    勇叔虽然是召集者,但他的身份地位还并没有达到那种万人臣服的地步,所以很快有人向他提出了疑问:“勇哥,可是我知道南江这边股市之所以能搞这么红火,是因为他这里有一个叫周铭的人,他是个金融天才,甚至还有杨老和杜主席对他的支持,恐怕不要弄呀!”

    有人带了头,就有其他的人也跟着附和道:“是呀勇哥,我听说他可是在北俄那边一个人就打垮了美国的金融战集团,如果他在南江,我担心我们讨不了好呀!”

    面对这些汹汹疑问,不等勇叔开口,姜春华就先说话了,他先站出来向所有人鞠躬:“各位叔叔伯伯好,我叫姜春华,我和谭少就曾经和这个周铭交手过,我了解他的一些情况可以向各位叔伯汇报一下。”

    “首先各位叔伯的情报都是真的,我也不否认周铭在金融方面的才华,不过那是有前提的,不管是南江的股市还是在北俄,都是有国家在背后支持,周铭才能做成那些成就,否则就凭他一个人,根本没可能!”

    姜春华断然说:“其次我认为我们可以根本不必管这些,为什么?因为这里是南江。”

    “南江的股市总值就只有一亿元,盘子就这么大,这是周铭无论如何都改不了的;再来各位叔伯都是滨海江南的大企业家,手里掌握了很大一笔财富,这笔财富已经超过了南江的股市总值。”

    姜春华最后说:“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我们就是直接拿钱要砸死南江股市,周铭他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凭空变钱出来救市吧?除非他想要把他的八宝粥公司给卖了,或者把南发展银行给卖了,不过这种杀鸡取卵,还是为别人做嫁衣的事情,我想只要他的脑子稍微正常,就不会去做吧。”

    勇叔满意的拍拍姜春华的脑袋,他又说:“小姜讲的很不错,我们现在就是要这样做。”

    说着勇叔伸手指了指外面:“黄秘书长过去就是泽康书记最信任的秘书,现在他都已经亲自到了南江,无疑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泽康书记的态度,他就等着我们的结果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大家最后说:“我们身为滨海人,就是应该要为自己的家乡争得荣誉,我们都会支持泽康书记的!”

    “打垮南江股市!”

    所有人最后举起手异口同声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