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做梦呢?
    ”周铭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男人,像你这样的男人,这辈子注定是要被女人环绕的,我不会介意你有多少女人,只要是你爱的,我就会和你一样喜欢她,去接受她当姐妹,谁让我就迷上你了呢?”左边的林慕晴深情款款.

    ”周铭我爱你,你是我认定的男人,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如果你要慕晴姐的话,我也会试着去接受她,不会让你为难.”右边的苏涵楚楚动人.

    周铭坐在中间非常感动:”慕晴姐小涵,我周铭何德何能能得到你们这样女子的钟情,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

    两只纤纤玉手一齐捂住了周铭的嘴巴,林慕晴先说:”周铭你千万不要这么说,能爱上你这样的男人,才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苏涵则说:”良宵苦短,周铭大官人我们还是先歇息吧?我们之前已经有过欢愉了,你却一直没有宠幸过慕晴姐姐,我也知道你一直很想要慕晴姐姐,慕晴姐姐也很想给你,所以今天就让慕晴姐姐先吧?”

    林慕晴羞的俏脸通红,伸手打了苏涵一下:”小涵妹妹你说什么呢?我还没准备好,还是小涵妹妹你先吧.”

    周铭哈哈一笑,张开双臂抱住俩女:”都这时候了你们还谦让什么?要我说咱们就一起来个大被同眠好了.”

    周铭的这句话音才落,林慕晴和苏涵的脸色顿时就同时变了,随着”无耻,流氓”的两声娇骂,左右两记巴掌也抽了上来,让周铭睁开了眼睛.

    躺着看着天花板,周铭一脸被搅了春梦的不爽,他拿起放在脸上的手,手心里躺着一只刚刚被打死的蚊子,显然这就是刚才造成巴掌的罪魁祸,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周铭才想起自己是睡在了客厅沙上了.

    唉!

    周铭叹了口气,自己终归还不是后世那些小白文男主,就算是再爱自己的女人也不会无脑到那个程度,更别说不论苏涵还是林慕晴,她们都是很聪明很优秀很有主见的女人,更不可能会那样无脑纵容自己了,什么坐享齐人之福那终归和自己无缘了.

    ”早知道不那样说了,如果选一个还能睡床.”

    周铭嘟囔了一句,他还记得就是自己最后嘴欠想两个都选,才会让两女都生气,一人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各自回房睡觉了.

    如果自己选一个,不管是苏涵还是林慕晴,应该都可以跟她回房间睡的,不过那样另一个就该伤心了,所以要是让周铭再选一次,他还是会让她们都把气撒到自己头上.怎么说都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让她们对自己生气总比她们相互生气要强很多.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周铭嘿嘿笑了:”恐怕这个时候慕晴姐和小涵都在房间里数落我吧?小涵会把枕头当我打,慕晴姐会在纸上写我的坏话.”

    周铭心里想着林慕晴和苏涵可能会在房间里的举动,不过他并不知道他所想的和事实却正好相反.

    此时此刻,林慕晴是侧躺在床上怀抱着枕头用力捶打着,一边打还一边说着:”周铭你这家伙真是个混蛋!看着你这家伙在商场上胆子挺大的,怎么在女人这事上就这么有色心没色胆,非要我主动吗?可是我是女人,怎么能那么不要脸的主动呢?真讨厌,你要是再没胆,我可就不要理你了.”

    林慕晴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然后又喃喃的说:”可是我还是好爱你.”

    而另一边苏涵的房间里,苏涵摊开笔记本在上面画着一个小人,还写着周铭的名字,她狠狠的戳着纸上的小人,嘴里还不停嘟囔着.

    ”周铭你就是个最坏的坏蛋,为什么你都要了我了,还要去招惹慕晴姐呢?难道是我不够漂亮不够她有魅力吗?讨厌你,以后都不想理你了!”

    苏涵同时还在纸上拼命写着‘不理’,但突然间她就停了下来,也和林慕晴一样喃喃的说:”可是我还是好爱你.”

    就这样,周铭和林慕晴苏涵这一男两女在各自的纠结中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林慕晴和苏涵仍然各自摆出了一副臭脸给周铭,显然是气都还没消的样子.

    周铭想偷偷和苏涵亲近一下,不过苏涵却瞪眼警告他:”不要嬉皮笑脸的样子,在你认识到自己错误之前才不要理你.”

    周铭很想说自己哪来的错,不过在女人生气时是完全没道理可讲的,这是周铭前世通过无数次失败的恋情才总结出来的经验,所以这时就只能自己无奈的报以苦笑了.

    ”虽然股市昨天已经开始上涨了,而且港城那边得资金也已经在6续到位,不过周铭你今天上午还得去证交所看着,以免生什么不可预知的状况,周铭你现在可是南江股市的主心骨了,只有你出现了才能给股民最大的信心.”林慕晴对周铭说.

    不能不说尽管林慕晴和苏涵两女她们嘴巴上都说着不要理周铭了,但行动上都还是支持和离不开周铭的.

    对于她们这种纠结的心情,周铭其实很能理解,谁让她们有优秀女人特有的矜持和傲娇呢?但周铭仍然还是会在心里泛起阵阵的窃喜.

    早上他们分别坐着自己的车子来到了证交所,为.[,!]了给股民以信心,周铭他们特意没走侧门,而是从正门下的车.

    看到一辆凯迪拉克和一辆奥迪还有桑坦纳跟着的车队过来,门口的股民一下子都沸腾了起来,他们欢呼着:”看那,是周顾问,还有港城来的大老板,看到他们的车了吗?那都是国内没有卖的高档奢侈品,那车子代表了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就是他们在拯救我们南江的股市,是他们让我们的股票重新涨起来的!”

    不过在欢呼间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呼,因为人群当中突然冲出来一个人,他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朝周铭的胸前扎去.

    ”周铭小心!”

    林慕晴和苏涵她们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突然冲出来的人,她们娇呼一声,下意识的就冲前两步挡在了周铭身前.

    周铭也看见了这个人,但他却不慌不忙,还说了一句:”要活的.”

    周铭这话或许听起来很没头脑,但却是对**说的,因为林慕晴和苏涵有女人的直觉,她们的反应也都是下意识的,但一直低调跟在周铭身边的兵王**显然比她们更快.

    事实上,就在这个人冲出人群的瞬间,**的目光就锁定了他,而当他即将冲到周铭身边的时候,**迅猛出手,他一步滑向前,伸手就擒住了那个人的手腕,同时还架住了他的手臂,如果不是周铭及时说了一句,**可以在第一时间翻转匕刺向他自己的胸口.

    干净利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制服敌人,不带任何花哨,这就是兵王的战斗方式.

    对于**,周铭一向是很放心的,所以他分别拉起林慕晴和苏涵的小手,让她们放心,然后周铭走出来,尽管那个人低着头,长长的头垂下来挡住了脸,但周铭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孔乙己原来是你?”周铭说,”怎么你老板让你造谣不成,又要雇你来对我行凶了吗?”

    周铭的话音才落,人群当中就有人站出来了,是那位老杨,他指着孔乙己说:”孔乙己你这个王八蛋,过去我只认为你是喜欢吹牛皮但心眼不坏,但现在看来你就特么是个人渣,你还说自己是什么狗屁知青,是什么村里过去唯一的文化人,我看你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畜牲!”

    老杨说完,孔乙己忍不住的抬头说:”你懂什么?我告诉你这周铭就是咱们南江股市的毒瘤,有他在我们南江股市就不可能正常起来!”

    啪!

    老杨狠狠一巴掌打在孔乙己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就是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杂碎!”

    老杨骂完还想打,不过却被周铭拦住了,他拍拍老杨的肩膀,告诉他这个事情让他来处理,周铭回身站到了自己的车子上说:”各位股民同志们,刚才的事情我想大家都看见了,孔乙己想杀我,这是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我稳定了股市,让他们故意给股市制造恐慌的计划破产了吗?”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南江的股市现在就处在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只要大家不听谣不传谣,不盲目的跟风,相信你们各自的客户经理,咱们就是能跟着股市展的脚步让大家越来越好的!”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老杨马上附和道:”我完全支持周顾问,各位股民同志们,为了我们的股市未来能越来越好,我们一定要支持周顾问,我们要支持证交所和安国证券公司的展!”

    在老杨的劝说下,其他所有围着的股民一个个高高举起了手臂大声喊着:”支持周顾问,支持南江股市!”

    听着所有股民自内心的呐喊,周铭才松了口气,暗想这孔乙己来的可真是时候,本来要想让股民完全相信自己还要花一番工夫的,现在有了这个事情,就能直接跳过很多直接到结果了.虽然不知道姜春华那边究竟是怎么想的,但也实在太感谢他了.

    ”周铭赶紧报警吧,你虽然没事,但我们也绝对不能放过姜春华了,这太危险了,他居然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了!”

    从车上下来,林慕晴马上上来担心的对他说,苏涵也跟着拼命点头,周铭则给了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报警是需要的,不过姜春华那边,我想已经用不着我们动手了,自然会有人去收拾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