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找人接盘
    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东区别墅门口,中年人勇叔匆匆下车进去,他在客厅门口停了一下,看到姜春华低头坐在客厅的沙上,他走过去坐在姜春华对面,用一种很不经意一般的语气说:”小姜,就在今天早上,我听说有人在证交所门口试图对南江展顾问周铭行凶,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面对勇叔的问题,姜春华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他表面上还维持冷静:”原来有人要杀周铭吗?这可真是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呀,看来周铭在南江股市这里瞎搞已经让很多人恨他入骨了……”

    姜春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勇叔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姜春华,你倒现在还没有认清自己所犯的错误吗?”&nbs小说p;被勇叔这么一吼,姜春华的头一下低了下来,但还是说:”勇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姜春华虽然话说的很随意,但他在说话时,眼睛却是根本不敢看向勇叔的,这显然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勇叔冷笑一声又坐回到了沙上说,”行凶的人姓孟,人送绰号孔乙己,今天早上在证交所门口试图对周铭行凶,不过却被周铭的保镖给拦下来了,现在这个人已经被扭送至派出所了.”

    勇叔说话时是一直看着姜春华的,他能看到姜春华脸上的肌肉非常紧绷,勇叔接着说:”小姜,你也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我想你应该知法懂法,行凶杀人要负法律责任,而教唆或者雇凶杀人,也同样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现在孔乙己已经进了派出所,以派出所的审讯手段和他的韧性,恐怕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把什么都招了.”

    说到这里勇叔顿了一下才又说:”小姜,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姜春华轻轻的摇头:”很抱歉勇叔,这个事情是我做的,可是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呀!”

    原本勇叔就是强忍着满腔怒火的,现在听姜春华这么一说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会这样?那你想到会怎样?本来南江股市我们再力不是没有办法,可你现在这么来一出,本来好好的局面马上被你打破了,今天周铭利用这个事情在证交所门口做了文章,那些股民就无条件相信他了,现在我们要再想撬动股市就基本没可能了!”

    勇叔说着吐了口气:”就在我来之前,黄秘书长打来电话说他要准备回滨海了,还有重工的李董事长,他也打电话给我说要从股市撤资了,其他人也有一部分打了传呼过来说要撤资了,至于剩下的,他们只是现在不好意思开口,但是再有一些时间,他们的选择恐怕也是一样了.”

    姜春华当时就蒙了,他下意识的问:”撤资?要离开南江,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勇叔像看笑话一般看着姜春华,”姜春华同志,你想告诉我你不知道吗?”

    不管是从勇叔的称呼还是他严肃的语气,都让姜春华不寒而栗,但勇叔这么说可不是为了吓他.

    ”你觉着黄秘书长还有其他企业家来南江的目的是什么?帮你去找周铭复仇吗?那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他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搞乱南江股市,就是要趁乱赚钱的,可是现在你再看看,因为你的愚蠢让他们的目的全部落了空,你还能给他们一个不走的理由吗?”勇叔质问道.

    ”勇叔,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是真没想到会这样的,我只是觉得周铭他是南江股市最重要的人,要想打垮和弄乱南江股市,最快最有效的办法不就是从周铭下手吗?所以我才会……”

    不等姜春华说完,勇叔就嗤笑一声说:”你是真蠢呢还是在这里给我装蠢?南江随便一个大企业的老板身边都有人保护,周铭他一个只身去了北俄和美国打金融战的人,你觉得难道他身边会没人保护吗?”

    ”而且你看看你选的是个什么人?一个留在乡下的破知情,随便一个农民都知道他只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废物?”

    勇叔继续往下说:”我可以告诉你,跟在周铭身边保护他的是都卫戍军的特种兵上尉**,是最精锐部队当中的精锐军人,有他的保护,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在没有周密部署的情况下都未必能得手,你找这样一个废物,就算没有**的保护,我看他都未必能派的上什么用场!”

    姜春华低着头,神情显得非常落寞:”勇叔,就因为这些事情,所以他们才都要放弃了吗?我认为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见他这个样子,勇叔也不是真的要杀了他,最后也只能无奈摇摇头说:”有什么机会?你以为他们只是放弃那么简单吗?”

    姜春华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放弃那么简单,那他们还要做什么?”

    勇叔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一句:”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他们来南江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姜春华突然瞪起了眼睛,”勇叔你担心他们有可能会选择和周铭合作?这怎么可能,他们来南江这里不应该是和周铭敌对的关系吗?而且之前也是他们要搞乱南江股市,他们怎么能合作?”

    ”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了,你现在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勇叔.[,!]说,”还是那句话,你也成年了,你做事是需要负法律责任的,趁现在事情才生不久,你主动去公安局自吧,我有人在里面,争取给你宽大处理……”

    对于勇叔的建议,姜春华马上表了态:”我不去公安局,我已经进了两次派出所了,我誓不会再进去了的,勇叔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你这么厉害,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对姜春华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让勇叔从心里感到恶心,他站起身给姜春华留下一句好自为之,然后就离开了别墅.

    随着勇叔的离开,姜春华就好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怎么会这样?周铭他不过就只是个在金融方面有点天赋的普通人而已,我这边有勇叔还有黄秘书长以及滨海派别的支持,为什么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

    过了好半天,姜春华突然想起来什么:”不行,我不能再进派出所了,我是岭南的华少,岭南是我的后花园,怎么能被抓起来呢?”

    一边喃喃的说着姜春华一边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走向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不过他并不知道,当勇叔的车前脚才离开别墅,后脚就有几辆警车悄悄开来并没有鸣笛,他们围住了别墅……

    与此同时在证交所里,周铭正通过电脑查看着今天股市的交易情况,港城的投资代表林慕晴和苏涵都在这里,林慕晴和苏涵和周铭挨着很近,毕竟早上就生了那样的事情,哪怕现在孔乙己已经被抓进去了,故意杀人未遂情节严重至少要五年才能出来,林慕晴和苏涵还是非常担心.

    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开,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张恒走了进来对周铭说:”周顾问,刚从公安局传来的消息,区公安局接到报警以后马上对嫌疑人实施了抓捕行动,在姜春华即将出逃前抓住了他.”

    听到这个消息,林慕晴和苏涵当即高兴的叫喊起来:”太好了!都是这个家伙要对周铭不利,只要抓住了他,周铭就安全啦!”

    周铭也露出了笑容对两女说:”我说吧,小花这个家伙触犯了法律,会有人制裁他的.”

    周铭的话引来两女的白眼,不过周铭嘴上这么说,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因为他的确没想到姜春华居然会找人来杀自己,毕竟严打才过去没几年,就算是某些高官的子女只要犯法同样不会姑息,这样的记忆都是深深印刻在每个人心底,姜春华没理由会忘记.

    那么他会这样做的原因显然就是情绪失控了,否则他要是真想行凶什么的,至少也该找个有胆量有能力杀人的人吧?不说什么职业杀手,但也不能是孔乙己吧?至于他为什么会情绪失控到这个地步,那就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了,要说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有这么个疯子随时都想和自己拼命了.

    都说不怕贼偷怕贼惦记,更不要说现在还是有人惦记着自己的小命了,不过现在被抓了就没事了.

    心里这样想着,周铭随意的摆摆手说:”既然人抓住了就好,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们管的了,相信公安机关会严肃处理的,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还是在股市上.这一次南江股市的崩盘,看起来是因为姜春华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但实际上股市内部也是存在问题的,还是不小的问题.”

    张恒点头说:”周顾问你说的没错,根据我对股市的了解,一个正常展的股市是不可能持续上涨不下跌的,我们南江的股市已经连续上涨过一年了,尤其还有过一个月时间是连续的涨停.”

    张恒说到这里就没敢往下说了,周铭知道他不好说什么了,于是把话头接过来说:”现在南江的股市已经涨到了一个瓶颈,毕竟南江是一个才展不过十年的地方,就算政策再好,也不是无限制的,所以这一次就算没姜春华他们来捣乱,南江股市也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持续衰退.”

    ”周顾问这可不行呀!”

    这一次张恒仍然只说了一个开头就不好往下说了,周铭只好帮他说:”这的确不行,毕竟现在证交所刚改,如果就陷入了股市衰退,股民才不会管市场情况,肯定只会把矛头全部指向证交所的改革上,而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最好是能找个接盘侠,来把这个盘子给接过去.”

    ”接盘?”

    包括林慕晴苏涵和张恒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