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伟大的接盘侠(下)
    (鞠躬感谢“sjk占”的月票支持!)

    “这个周铭真是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他以为他是谁,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发展顾问吗?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什么事情都要靠别人,和特么要饭的有什么区别?还敢在我们面前猖狂,真是反了天了!”

    “就是说呀,什么狗屁发展顾问,我看他就是搭着陈云飞的一条狗,这要不是在南江,要是他敢来杭城市,看我不找人玩死他!”

    包厢里这些各个企业的老板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矛头直指向刚刚离开的周铭,而带头的李董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心里实际对这些人的话只是报以冷笑,因为刚刚周铭还在这里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就只是和死人一样闭嘴,现在周铭走了就都跳出来了,这什么玩意?

    还来信砍,不知道周铭才从杭城过来的吗?他还在杭城市完成了一次商业收购,这么吹牛也不看情况的,有能耐你在周铭面前说呀!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在吹牛皮的,金光公司的王董就过去问李董:“咱们还要投资南江股市吗?”

    王董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却在一瞬间让包厢里都安静了下来,那些刚才还在声讨和嘲讽周铭的人都回头过来看着李董,等着他做出的决定,毕竟他们【来南江的目的是赚钱,什么周铭什么南江发展顾问,背后骂一骂就算了,谁也不会真的去和他较劲。

    “当然要投资南江股市了,刚才我和周铭说话不是都已经决定了吗?”李董说。

    一句话让包厢里一片哗然,大家惊讶的看着李董,有些复杂的情绪,李董对此笑了一笑问:“你们不会是真的怕了那个周铭,在南江吃了一次亏以后就要向他投降,灰溜溜的从南江股市里撤资滚蛋吧?”

    “当然不是,”李董才问完,下面马上有人回答说,“不过我们也不会和周铭赌气,那样就中了周铭的圈套了。”

    其他人跟着附和:“没错,周铭刚才那么说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就是在激我们!”

    李董打手势让大家安静,他接着说:“我明白大家的意思,我特么又不是傻b,我当然也知道南江股市已经走到了一个顶点,接下来就是要往下跌的,事实上当初我们选择来南江做空股市,不也都是这个原因吗?毕竟我们只是生意人,赚钱才是第一目的,政治要沾边,但也不能陷进去。”

    说到最后,李董突然问:“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周铭他说的也确实是心里话呢?”

    李董的解释让所有人一头雾水,他们不明白既然李董也知道赚钱才是最重要的目的,也明白南江股市未来要下跌,那他为什么还要选择继续进入呢?至于心里话,难不成周铭还真是为自己这些人好不成?这不就是以德报怨,那周铭的思想品质也太高了一些。

    李董环视包厢一圈,见大家都是非常疑惑不解的样子,他把腰板挺的更直了接着说:“你们是不是觉着我是在给南江股市送钱,是在帮周铭救市?”

    大家下意识的点头,李董马上反问:“但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这是大家脑海里下意识的答案,别说李董和周铭还是对手了,就算是有过交情的朋友,貌似也没这个义务吧?因为要稳住南江股市,需要的资金可不是一点两点,那李董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就像是听到了大家的心声一般,李董回答说:“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赚钱,而且不是我一个人赚钱,我还要带着大家一起赚钱,我认为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李董说:“现在是什么时候?证交所刚刚成立,是南江股市绝对不能跌的时候,所以当我们做空股市的时候,周铭才找来了港城财团和我们对冲,为的就是稳定股市。”

    “其实我挺佩服周铭的,他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李董先夸了周铭一句,然后接着说:“既然股市不能跌,那我们就帮着港城财团一起继续推高股市好了,你们都玩过股票,你们肯定也明白,一支股票上涨肯定比下跌能更直接的赚到钱。”

    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李董还是先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们会被套在里面,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只是来投机赚钱的,并不是想要持有他们南江的股票,只要我们在推高了他们的股市,在即将崩盘前撤走,不就是赚了钱吗?至于剩下的烂摊子,管周铭怎么解决。”

    李董的这个办法顿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确,周铭要的是保持股市的稳定,他们要的是赚钱,那么只要他们能在赚了钱以后及时撤走,那不就是两全其美吗?

    当然等他们的资金撤走以后南江股市会跌成什么样子,周铭会为此愁成什么样子,那就不是他们所担心的了。

    见大家脸上的表情都高兴了起来,李董最后说:“好了,为了能利用这次机会赚更多的钱,我们明天一开市就马上进入股市,大家一起操作,这次我们要协调好,我们要快进快出赚了钱就走!”

    所有人高声应和着,李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周铭呀周铭,你自以为你很聪明吧,还伟大的接盘侠,我这次就好好教教你该如何做人做事吧!

    ……

    与此同时在外面酒店的走廊上,周铭和张恒罗韩已经离开了李董他们所在的包厢,罗韩回想起刚才包厢里的情况,忍不住的问周铭道:“周顾问,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听到罗韩的问题,另一边张恒也看过来了,显然他也是和罗韩有着同样的疑惑。

    “很简单,和我们当初的决定一样,就是让他们进股市呀!”周铭回答说。

    张恒和罗韩都很惊讶,因为周铭这个答案是在他们意料之中同时又是意料之外的,罗韩想了想又说:“周顾问你真的是打算用这种办法来激他们的吗?虽然周顾问你的办法很好,你也调动了他们的情绪,可他们毕竟人多,而且他们也都是很多疑的,未必会按周顾问你想的那样做。”

    “罗副总你不就是想说我太自以为是小看了他们吗?”周铭说。

    被周铭一句话说到了重点,罗韩很不好意思的小了,他接着对周铭说:“周顾问我肯定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多和他们商量一下,而不是这么直接的离开。”

    周铭摆摆手说:“大家都是有自己想法的成年人,你真的觉得我多在里面坐一个小时就能改变他的想法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想也太廉价了一点,能被这样改变的人我想也不值得我去多说什么了。”

    罗韩想说什么,不过周铭马上问了他一句:“如果你是李董,你觉得你来南江的目的是什么?”

    “是什么?”罗韩下意识的问。

    “当然是赚钱了,难不成还真要把南江股市怎么着了吗?恕我直言,别说他们,就算是他们上面的人来了都没这个胆量。”周铭说,“那么言归正传,你觉得他们在南江赚到钱了吗?”

    罗韩摇头,周铭继续说:“既然没有,他们肯定会想要继续赚钱的,而只要他们想赚钱,就一定会继续投资咱们的股市,我激不激的结果都一样。”

    “尽管我并不想这么说,但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股市未来会走下坡路吗?”罗韩问。

    “他们当然知道,而且也正是他们知道,所以我才百分百肯定他们会进股市,事实上这才是我今天故意激他们的目的所在,我就是要用我的嚣张和嘲讽,让他们尽情的对我发泄愤怒。”周铭说。

    罗韩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但张恒却有些明白了,他问周铭:“周顾问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报复性的推高股市,把烂摊子留给我们?”

    “没错就是这样,”周铭打了一个响指,“虽然我相信就算我不激他们也会这么做,但效果可能就没这么好了。”

    “他们这是做着快打快走,还是要故意搞乱我们股市的,周顾问我们要早做准备呀!”罗韩说。

    “我们这不是正在做准备吗?”

    周铭的反问让罗韩一脸的莫名其妙,但紧接着周铭就给他做出了解答,周铭说:“罗副总你难道忘了上午港城来的林董她做的撤资决定了?”

    罗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港城的资金走了,但是他们填进来了,周顾问您真是一个计划的天才!他们的打算是快打快走让我们或者是港商最后收拾局面,可他们就不知道从他们进来开始就出不去了!”

    周铭拍拍罗韩的肩膀:“好了,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股民那边了,毕竟股市涨也好跌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股民闹出乱子来。”

    罗韩慎重的点头说:“周顾问,我会做好宣传工作,让股民都认识到股市的本质……”

    周铭打断罗韩的话说:“不罗副总,我们从现在开始宣传股市形势不好,我也会联系报社,让他们多做一些不利的评论。”

    最后周铭又把目光放在了张恒身上:“张主任,我希望政府这边也能帮忙做一下股民们的思想工作,早准备早预防。”

    “周顾问放心,包在我身上!”张恒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