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老杨,你的任务
    早上九点左右,老杨骑着自己的二八大杠来到了证交所,他照例是先把自己的车放在车棚里停好,然后来到报亭买报纸。

    “看那,老杨来了;老杨你好,老杨每天都是这么精神,老杨每天都看证券报,以后也能去证券报当个股评啦!”

    老杨一路过来,就听很多人在给他打招呼,当然也还有人向他询问股市情况的:“老杨对今天的股市有什么看法没有?我自己看最近的股市形势非常好,可能还会有一段时间的大牛市,但是今天股评专家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股市的情况会非常不稳定,老杨你怎么看呀?”

    听着这些人向自己的招呼和询问,老杨也是没办法,自从上次那次股市的技术性修正,自己逆市而上,在大家都在抛的时候买进股票,结果成了最大的赢家以后,自己再来证交所,就总会有很多人主动和自己打招呼问好,也有来找自己询问股市情况的,就好像自己已经是明星选手,是什么股神一样。

    在股市两年多了,这些人的心态老杨如何会不知道呢?

    他们大多数人和自己村的那个孔乙己一样,都是不想脚踏实地,总想着从哪里搞到一点小道消息,钻着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空子赚钱。

    正是这个原因,自己每次1↗和他们解释只要听安国证券公司客户经理话就能掌握基本的股市动向,他们就是不听,还认为自己是故意藏着掖着不告诉他们,反倒是自己随便透露点什么,就能让他们欣喜若狂了,今天也不例外,自己才过来,他们就都借着打招呼的工夫问东问西了。

    既然是每天都会遇到的情况,老杨也已经轻车熟路了,一边走一边说着:“现在的股市情况不好不坏,可能涨也可能跌了,形势不那么稳定。”

    其实老杨说的这就是一句屁话,但其他人在听到以后当即恍然大悟,一个个或回头看向证交所上面的大屏幕或跑到一边研究什么去了,当然也有人大声称赞起老杨,说他就是股市的天才!

    面对这样的夸赞,也让老杨不那么高兴起来,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走进了证交所。

    才进来交易大厅,一位等在门口的工作人员就找上他说:“请老杨同志跟我去一下二楼的办公室吧,我们领导找你有事情要说。”

    老杨并没有摆谱,他听后点点头就和工作人员走了,可老杨这只是很平常的举动,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面对老杨的背影,大家纷纷讨论起来:“看见没?老杨被证交所的工作人员请走啦,肯定是股市上有了什么小道消息了,要通过内部告诉他。”

    还有人分析了老杨的性格:“老杨这家伙你别看他平时傻傻呆呆的,但实际上他可精明着呢,你看他有什么股市的信息会主动说出来不?从来不,包括上一次的股市修正也是一样,事先他连个屁都不放的,只是自己跑去柜台买的,他那叫扮猪吃老虎!”

    这些人的谈论并没有故意避着老杨,因此老杨听到这些话也只能是无奈的摇头苦笑。

    老杨决定不去管这些人,他问工作人员:“请问究竟是哪位领导找我?”

    “是罗总,他说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工作人员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说,“而且听说周顾问也过来了。”

    原本听是罗韩找他,老杨并没有太大反应,但一听是周铭找他,当即瞪起了眼睛,激动的说:“原来是周顾问找我吗?那他有没有具体说是找我什么事,是有什么重要的安排要交给我吗?哦不对,你只是工作人员,可能你也并不知道,很抱歉,还是我上去见了周顾问就知道了。”

    对于老杨的语无伦次,那工作人员心里也是苦笑不已,不过也难怪,周顾问的确就有这样的魅力,事实上如果知道周顾问其他事迹的话,会更加崇拜他的。

    几分钟后,老杨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里,周铭和罗韩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见到老杨过来微笑着向他招手:“老杨同志过来啦?来过来坐这边,我这边有个事情要拜托你。”

    老杨听周铭这么说马上激动的过来说:“周顾问您有任何任务都可以直接吩咐,我一定会尽力把事情做到最好!”

    周铭笑笑拍拍老杨的肩膀,不过周铭还是并没有直接说事,而是先问了老杨一句:“老杨同志你每个交易日都在股市,你觉得现在股民朋友们对股市的趋势怎么看?”

    “经过了上一次的股市修正以及港城资金的高调投资,大家对股市的前景都非常看好,认为这会是下一个大牛市的开端。”老杨直话直说,不过虽然老杨为人老实性子直,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什么,他接着问,“周顾问,是不是股市未来又要发生什么变数了?”

    周铭也毫不避讳的点了头说:“是的,不瞒你说,股市未来很有可能会陷入一段很长时间的衰退。”

    周铭的话让老杨先是一惊,不过随后他仿佛领会到了什么问周铭:“周顾问,那是不是需要我带动股民们一起继续投资支持股市的发展?还是要我暂时保密,以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动荡。”

    看来.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这老杨也成长了,不再是原来的一根筋了,也懂得从大局出发了。

    不过周铭却摇摇头说:“并不是,老杨同志,这一次我是希望你能把这个消息带出去,让股民朋友们能尽可能的从股市里抽身出来。”

    老杨下意识的张嘴想问为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点头。

    见老杨这个样子,周铭却说:“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很简单,我要你这么做就是为了能让股民朋友们能尽可能减少损失,而这个消息证交所是不能直接说的,那样会造成股市的动荡,你也知道证交所刚成立不久,是不能承受这样动荡的,所以这个消息只能从老杨你嘴里当小道消息说出去。”

    “原来是这样,周顾问您真是太伟大了,为了不让股民朋友们吃亏,您居然要冒这个天下之大不韪,周顾问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务!”老杨向周铭坚定的保证,他的语气充满了对周铭的敬重。

    老杨的话让周铭感到一阵哑然,因为说起来自己只不过是在做着亡羊补牢的事情,甚至于这个牢破了还是自己留的口子。

    实际上当初在成立证交所的时候,周铭就知道南江股市已经涨到了一个顶点,再往下除非国家出.台什么特别大的政策,或者是对南江的投资等一些巨大的利好消息,否则就会是随时可能的熊市;而之前姜春华和那些滨海企业家的做空,更是给这个熊市开了一个头。

    现在股市还处在一个上扬的阶段,那是因为有林慕晴从港城带过来一个亿投资的缘故,不过这也只是给南江股市打了一针鸡血,是一种暂时的假象兴奋,过了劲以后那种虚弱会来的更加猛烈。

    南江股市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但凡对股市有一定了解的人都能看到,但凡有能力坐庄的,都会纷纷撤资,只有普通股民才会幻想着未来的牛市。

    这个假象是自己为了避免动荡一手促成的,自己总得想办法解决才是,否则等到股市真崩溃了,这些散户股民就真倒霉了。

    自己现在就是这么去做的,却没想就被老杨给夸上了天,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伟大,这真是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没什么,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那这个任务就交给老杨同志你了。”

    周铭鼓励了老杨两句,尽管他因为老杨的鼓励感到很脸红,但也只能接受,总不能把大实话说出来吧?那样就太伤人心了,而且以老杨现在的状态,只怕就算说了他也未必会信,搞不好还会更多夸一些,所以就现在的情况还是默默接受更好一些。

    老杨那边则是重重点头又向周铭保证了一番,然后就马上迫不及待的起身告辞了。

    看着老杨离开的背影,罗韩问道:“周顾问,你说这个老杨他真的能做好吗?”

    “如果是在刚成立证交所的时候,我肯定相信他能做好,不过现在……”

    说到最后周铭重重摇头叹了口气,他接着说:“天下熙攘皆为利往,股市里想赚钱想投机的人太多了,就算现在已经进入了熊市,还会有很多人奋不顾身想着去抄底的往里跳,更别说现在形势还是一片大好了。”

    “我们只能能救几个算几个了,其他人就听天由命了。”周铭说。

    罗韩那边也没话说,他也很清楚周铭说的就是对的,周铭拍拍手说:“好了罗总,我们现在就是问心无愧,总有人是要为自己的贪婪和无知付出代价的,再说不经历失败的痛苦,我们的股民就永远会是温室里的花朵,太脆弱了,这样不会是好结果的。”

    说完周铭站起身来:“好了罗总,既然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港城那边可以开始撤资了。”

    “现在吗?周顾问,会不会太早了一点?”罗韩问,言语当中还有些担心。

    周铭摇头说:“我们现在就是在和时间赛跑,我们没法确定滨海那边的快进快出是什么时间,只能尽量提前我们的时间了。”

    罗韩被周铭说服了,周铭却拍拍他肩劝慰他说:“放心吧,你要对滨海的企业家们有信心,他们毕竟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接盘侠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